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男配大佬总在威胁我撩他第5章在线阅读

作者:言下之意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是。”观海应到,抖擞精神,巡视面前大小丫鬟们一圈,又言,“众所周知,咱们院子里,管着这避子汤药的人,是跟着二奶奶从京中侯府陪嫁过来的人……你们别以为奶奶还是未嫁时那个和顺脾气!不自己招了,让二奶奶查出来……那时候可不会顾念情分,直接棒杀!”

观海狠话搁完,队伍里还是一片静默。

观海有些沉不住气了,一咬下唇正要再恐吓一番,没想到张冉动了动,开口问人要茶。

另外一侧站着的听涛倒了一杯热茶,递了过来。

张冉这一杯茶喝得是慢条斯理,喝得底下人那吊起来的心又往上蹿了两分,几乎要从喉咙里蹿出来。

好不容易候着二奶奶将这一杯沉重的茶水喝完,观海扭头,递给张冉一个请示的眼神。

张冉对她摆摆手,撑着椅子将身子往上挪了挪,坐直了,懒洋洋地说了句话:“天冷,这事还是速办速决罢。那犯错之人不肯自首,那你们没错的人尽可以揭发,有赏。”

张冉这番话说完,又是一片寂静回应她。

但这寂静维持不到盏茶时间,跪在第一列里头的一个丫鬟突然“碰碰”磕了两个头,指着她身边的一个丫鬟说到:“回二奶奶!奴婢觉得冬梅最近不对头!前天我还在她箱子里看到了一副寿字簪儿,瞧起来像是香姨娘的用物!”

那冬梅猛然直起身子,推了一把那丫鬟指向她的手,瞪圆了眼睛反骂她:“秋菊你胡说!你诬蔑!”

“是不是胡说,是不是诬蔑,查查你的箱子不就明白了?”张冉冷冷地看了冬梅一眼,唤了一声听涛,“听涛,你领着宝德家的去翻翻冬梅的箱子!”

冬梅“唰”一下脸都白了,正要扑出来,就被两个妈子死死按住。

扬手在冬梅的脸上抽了一记,观海训斥道:“冬梅!你是我侯府的家生子!这般没规矩,是谁教的你的?!”

冬梅只死死地咬着下唇,目次欲裂,怒气冲天地瞪着那揭发了她的秋菊。

秋菊只胆大了那么一会儿,此时畏畏缩缩,恨不得把自己整个人埋到地底下去。

听涛办事效率甚快,不一会儿就带着人搬着冬梅的箱子过来了。

听涛撂翻箱子,底朝天地往地上一倾,冬梅的私人物件撒了一地。

除了秋菊提到的那对寿字金簪,竟然还有一串个个都似龙眼大小的东珠串儿,并银锭子若干个。

观海眼尖,从那里面捡出一条大红绉绸重穗子汗巾,质问冬梅:“这东西是哪儿来的!”

那汗巾子才一露相,连小妾队伍里头的姨娘们都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这东西有什么稀奇吗

张冉不解地暗中研究那条汗巾。

看到观海手中那条巾子,冬梅眼神一柔,答:“这巾子……是二爷给我。”

张冉微微一怔。

“还有这串东珠,这个香囊,还有这个荷包里面包着的玉佩……都是二爷给我的。”既然被拆穿了,冬梅是脸皮子也不要了,自己全招,“我已经是二爷的人了。二爷说,待他从京中归来,就抬我做姨娘。”

冬梅话音方落,观海又一个耳刮子抽过来:“姨娘?!你以为是这般好当的?!告诉你,你到死都是张家的人!二奶奶不放手,二爷也抬举不了你!”

冬梅冷笑着,衬着脸上两个明显的五指印,显得阴森可怖:“二奶奶,你嫁入薛家三月,二爷碰都没碰过你罢?!你可知道二爷怎么和我说的?他说,一看到你,他就恶心!”

“你!”

观海气得两手颤抖,连抽耳光的手抖抽到了冬梅的额角上。

张冉听明白了,倒是不以为意,宛然一笑,说:“二爷不肯碰我又如何,二爷看到我恶心又如何?偏偏我就是这薛府里的二奶奶,就是你们的正经主子。我要你三更死,你便活不到五更!”

“你以为二爷会顺你的意?!”冬梅是豁出去了,挣扎着往前靠,“没错!香姨娘的汤药是我掉的包!因为她应承了我会在二爷面前多说我的好话!二奶奶!我劝你少与二爷作对!你苦心积虑嫁入薛家,难道就愿意因为我和香姨娘两个人让前番努力付诸流水?!善待我们二爷指不定还会回心转意!”

“回心转意?”张冉冷笑一声,“谁稀罕?!宝德家的,拖下去,打二十大板!回头再听发落!”

————

张冉上午才干掉一个丫鬟,下午薛夫人就收到了信儿。

心神不定地念了两句佛,薛夫人还是忍不住问了跟随她多年的赵妈妈:“赵妈……你看小二媳妇这一番作为,明着是在发落身边的丫鬟,暗着……是不是在埋怨我保下了香姨娘?”

“夫人,您多想了。”赵妈妈安慰着薛夫人,“冬梅本是二奶奶从张家带过来的丫鬟,她要打要杀,咱们也管不着是不?”

薛夫人略一踌躇,又说:“我听闻小二已经收用了那个冬梅,看样子还是有些喜欢的……小二媳妇将她发落了出去,小二回来见不着人,伤心了怎么办?我是不是该出面,再把冬梅保下来?”

心底暗自叹息着薛夫人不明白事理,赵妈妈面上还是很有耐心地开导她:“夫人多虑了。二爷若是真心喜欢这个冬梅,早在离府前就和二奶奶说明,开了脸做通房丫头,何必又这样遮遮掩掩?可见二爷也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被赵妈妈这样一说,薛夫人才稍稍安了心。

念了句佛,薛夫人叹道:“小二也该从京中回来了罢?多日不见,我还真是想他。”

————

薛大奶奶才吩咐完厨房做今晚的饭菜,二奶奶那边就来了人。

宝德家的将今早的事情给薛大奶奶简略地讲说了一遍,复才提起正事:“大奶奶,咱家二奶奶说了,虽然冬梅是她陪嫁过来的丫鬟,但是出嫁从夫,按着理说,冬梅反先是薛家的丫头,后才是她身边的丫头。故而让我前来,劳驾大奶奶将冬梅打发出去,是罚到庄子里种地还是直接卖了,全听大奶奶的安排。二奶奶只希望着别留她在府里,眼不见,心不烦吶。”

薛大奶奶微微一怔,略一沉吟,对宝德家的说了句“知道了”,再命身边的翠锦给她封了个荷包,送她出去。

薛大奶奶身边另外个贴身丫头朱绣过来给她换茶,问到:“奶奶,您意下如何?”

“弟妹这一招借刀杀人师出有名,我不得不接下这活。”薛大奶奶接手朱绣手中新茶,说,“但这冬梅于她如烫手山芋,于我不过微末小事。送佛送到西罢。朱绣,叫来吴管家,把冬梅领了出去,让牙子卖了罢。”

朱绣得令,就要下去吩咐。

“等等。”薛大奶奶叫住朱绣,“记得吩咐吴管家,卖得越远越好。”

朱绣脚下一顿,转身行礼回道:“是。”

————

折腾了一上午,张冉也累了。

囫囵睡了个午觉,起来的时候日已西斜。

张冉迷迷糊糊地让观海听涛给她整理了妆容,起身,突然想起她答应的给薛大奶奶写封信回京请大夫一事,于是便吩咐观海听涛笔墨伺候着,她要写家书。

穿得好了,不仅记忆在,笔迹也在。

张冉信手写来,写完了薛大奶奶不孕不育症的事情,微微思索,还是将自己前些日子被小妾下毒大病一场的事情写了上去。

换行时,张冉略一停顿休息,心中突然一股不对头闪过……

“听涛。”

听到主子传唤,听涛放下手中活计,凑过来:“二奶奶有何吩咐?”

“我……前些日子我大病一事,可有消息传回侯府?”

似没想到张冉会提及此事,听涛愣了一愣,略加思索,回道:“那些日子奴婢心里头只关心着奶奶,倒无暇顾及这些……不过前些天寻宝德家的做事时,她有提及说夫人是写了信寄去的……只不过奶奶一好,马上又派人半路上把信截了下来。”

张冉说了句“知道了”,只扭头又去写信。

看着自家主子面上不辨喜怒,听涛心里忐忑,但也不敢多言,悄悄退下,再一旁静候。

声情并茂地写完了自己在薛府怎么受委屈小妾们怎么嚣张连个丫鬟都欺负到头上去了,张冉才笔锋一转,恳请父亲出面,向薛家提出和离。

一蹴而就地写完,张冉这才满意地搁下笔,拿起信笺又看了一遍,改了几个错字,方才吹干墨迹,叠好信纸,装到信封里头。

封好了信封,写上家父张侯爷的名字,张冉将这厚厚一封信交给听涛:“快马加鞭送回京中,千万!”

延伸阅读

安德玛运动装加盟  http://www.myelvisworld.com/buvh.shtml
安德玛公司由前美国马里兰大学橄榄球选手凯文·普朗克(KevinPlank)于1996

欣瑞环保加盟  http://www.myelvisworld.com/xxiy.shtml
欣瑞环保是生产斗式提升机,输送设备,给料设备,埋刮板输送机的生产厂家。主要产品有:T

各省市雯莉加盟  http://www.myelvisworld.com/a3v2.shtml
1.我司(北京世纪雯莉珠宝有限公司)经营大量的珠宝饰品:珍珠、珊瑚、贝壳、玛瑙、玉石

施耐德电气加盟  http://www.myelvisworld.com/6nhv.shtml
施耐德电气有限公司(SchneiderElectricSA)是世界500强企业之一,

九阳阳光豆坊加盟  http://www.myelvisworld.com/s40s.shtml
九阳阳光豆坊隶属于杭州阳光豆坊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借多年的饮食调理健康行业营销经验,以

三乐加盟  http://www.myelvisworld.com/yfqs.shtml
三乐婴儿用品从事婴儿用品的产品发展,生产及销售,新引进进口模具大力引进于学习,现具有

尚德在线教育加盟  http://www.myelvisworld.com/gbqw.shtml
暂无

X原道加盟  http://www.myelvisworld.com/n3ja.shtml
X原道男装主营的男装T恤、男式t恤、短袖t恤、长袖t恤,休闲裤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

消费通加盟  http://www.myelvisworld.com/pvew.shtml
“消费通联盟”,是由“消费通通用积分运营商”、“消费通通用积分联盟商户”、“消费通通

青权加盟  http://www.myelvisworld.com/aa9d.shtml
青权灯饰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以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逆诸天在线阅读第6章

    生死时刻的儿女情长便是慢性死亡,瞳落恒没有再回头看,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显得帅气?可和死亡比,帅又值什么。刚才自己已经体验过了濒临死亡的感觉,如果不是焱磊和段明轩在那掩护自己,自己早已淹没在了六足怪物之中,这可能就是一份恩情。“我这是在干嘛?搞得这么正派帅气,也没人看得到啊,感觉自己好

  • 逆光初夏之重逢系竹马

    把格瑞斯和克拉克互相介绍了以后,艾西就带着她去洗澡睡觉了。艾西调好水温,把浴缸的水装到一半,让格瑞斯泡在水里。她打湿了格瑞斯的头发,给她摸上香波。头顶一窝泡泡的格瑞斯欢快的拍打着水面,突然格瑞斯一脸好奇的看着艾西,问:“姐姐,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哥哥?”“想什么呢。”艾西笑着捏了捏格瑞斯肉嘟嘟的脸蛋,“

  • 我和世界五五开在线阅读第九章

    沈锦乔用马车带了两个妹妹回侯府,等她们下车了,自己却没有下车。“明诛,去东街的戏楼。”马车慢悠悠的往东街而去,停在一间戏楼的门口。东街多的是达官贵人,锦衣华服到处都是,沈锦乔这一身锦服穿着入宫拜见可以,走在这大街上也不会太突兀。尤其是这东街最大的戏楼---流芳阁,这里面的戏子都是这盛京里最出名的角儿

  • 敬事房悠闲日常 [参赛作品]章踢馆

    上官雅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来,已经被唐晨飞一把位到了怀里,同时她明显感觉到子弹擦着肩膀飞了过去。“他玛的。”司机骂了一句抬手举枪,这次唐晨飞可没给他机会,手一扬一道银光飞出,司机只觉手上一陈巨疼,枪已经落在了地上。“下车。”唐晨飞冷峻目光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这名司机真正身份其实是职业杀手,因为

  • 荡漾几多回在线阅读天悦公主

    当马车来到村外的时候,马车被拦了下来。“这条道路已经被官府给封住了,请绕行。”大汉丙说道。在马车上驾车的南侍卫从怀里扔出一块玉牌给大汉丙,大汉丙看到玉佩直接就跪了下来,口中恭敬的说道:“小人无眼,竟不知公主殿下来到。”从马车里传来清冷的声音说道:“平身吧,你可知村里的情况怎么样了?”大汉丙恭敬的说道

  • [全职]枪王和影后在线阅读第2节

    在这个危险的世界里面,这个**对于自己的帮助,赵穆只要稍微想想便能够明白。对此,即便是赵穆也是不禁喜形于色。而后查看了一下,赵穆发现虽然自己的修为全部都是归零了,但是根骨以及曾经**之中的副职却是保留了下来。不单单如此,自己的背包之中,依旧是满满当当,上一世中所有珍贵的物品都是在背包之中。见此,赵穆

  • 天间录之乖巧?(10)

    “靠近我。”断断续续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短短的三个字让李野琅的背脊发凉,“这女鬼想干啥?”虽然不清楚女鬼的目的,但资料在女鬼的手上,李野琅也只能小心翼翼地一脚一脚迈向散发黑气的手机。当他站到手机的身边时,原本淡了些的黑气猛然浓郁,一张模糊的血脸突然从手机里蹦了出来,吓得李野琅虎躯一震,大叫一声,声

  • 被迫上进的日子在线阅读第九章

    越是观察,青青越是满腹疑虑。此时已是正午,整个县城却仍是空空荡荡。没有往来行人,也没有叫卖的摊贩,连那惹人厌烦、斗鸡走狗的纨绔子都没见着一个!各个店铺的老板和伙计百无聊赖地守在店里,看着极其沉闷和麻木。走过酒楼,没看见有客人,也没有闻到饭菜香气。倒是明目张胆开着妓院,两层高楼,织秀堆叠,门宽匾大。虽

  • 三国的命运老子第一恨就是人妖

    随着刀疤男子的一声令下,从中跳出了十多名大汉,狞笑着冲向唐伯虎两人,其势之猛,犹如猛虎下山一般,要将唐伯虎两人吞噬掉。“慢!”关键时候,唐伯虎一喝,声音如阵天之雷,一下子让冲过来的大汉忽地一顿,“大家冷静一点,万事好商量嘛!”唐伯虎见大汉们停了下来,仿佛是挺满意自己的吼声似地,笑了笑,道,“真的,大

  • 我在英雄联盟当boss之芬里尔(捉虫)

    签了卖身契,就算圆小肘再怎样心头打鼓,也不得不在宠物店里住下来。毕竟那可不是普通的劳务合同,是具有魔力效应的契约,一旦违反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别说她一个见习魔女,就算是第一魔法学院的一众老妖怪亲自到场也没法解除契约。作为一个识时务的俊杰,圆小肘果断选择了当一个听话乖巧会卖萌的小新人。还自带小黑猫可以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