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愣头小子成长记龙 争 虎 斗

作者:十月帝 来源:飞卢小说网

龙威在发功震碎自己之前,曾向着东方高声呼唤一句师傅,是的,龙威是在呼唤师傅,他在向他的师傅告别。

龙威的师傅紫阳大帝,也居住在东方紫来山上。他是一位仁慈憨厚的长者,鹤发童颜,道法高深,神秘莫测。他与天地同时而生。那么,他为什么对龙威的生死置之不理呢?他又是怎么收龙威为徒呢?

龙威来自生活在黄河两岸的一个古老的民族。他的母亲姜姬,勤劳勇敢,朴实善良,正值豆蔻年华,生得匀称标致,美丽无双。

一天,风和日丽,姜姬端着木盆到黄河边儿去浆洗衣服。那时的黄河可不像现在这样浑浊,那是清澈见底呀。姜姬蹲在河边,一件一件地洗搓。洗着洗着,连日的劳累,加之头上那轮火辣辣太阳的照射,姜姬忽然感到极度疲乏,头脑有些迷迷糊糊,便随身一倒,躺在了柔软的草地上,不一会儿,竟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睡梦中,姜姬来到了一座山上。这座山巍峨耸立,古树参天,百鸟争鸣,溪水潺潺,姜姬觉得这里的景致好美呀,她正边走边欣赏着,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座巍峨的宫殿,斗角飞檐,富丽堂皇。姜姬兴致勃勃地推门而入,就见面前站立一个伟岸男子,青丝皓目,唇红齿白,英俊潇洒,风度翩翩。那男子见了姜姬,礼貌地点了点头,莞尔一笑,顾盼生辉。

姜姬落落大方地问道:“小女子斗胆请教,敢问公子,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万古神山。不知小姐因何来此?”

“我也茫然不知,可能是鬼使神差吧。”姜姬一脸的顽皮。

“哈哈哈,小姐真会说笑。你知道这是身地方吗?”男子开怀大笑,一指周边建筑,歪着头问姜姬。

“山野村姑,孤陋寡闻,烦请公子赐教。”

“这是生阳殿。”

“生阳殿?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有。你只有走进室内,方知其妙处。”

说罢,男子伸手揽住她的腰肢。姜姬不禁脸红心跳,欲言又止,想入非非。但她并不推挡,也不羞怯,二人款款步入内室。这内室家具古朴,纱幔轻垂,香烟缭绕,斯兰馨香,让人不禁心旌摇荡。男子撩开纱幔,凝视着姜姬。姜姬脸色绯红,心跳加速,胸脯一起一伏。男子也是呼吸急促,他轻轻解开姜姬的衣裳,雪白的酮体一览无余。男子轻轻地嗅着,慢慢将姜姬拥到床上------

一阵风轻轻吹来,姜姬打了个寒战,猛然醒了过来。但见蓝天如碧,白云舒卷,黄河之水波翻浪涌。姜姬静静地仰卧着,回想着刚才的梦境,不禁羞愧万分。但姜姬觉得十分奇怪,刚才那种奇妙的感觉似乎还停留在体内,自己的身上似乎还留着那男子的体香。这是怎么回事呢?

回到家里,她没敢把自己河边奇遇告诉父母。但没出几日,姜姬的腹部突然隆起,连连呕吐,她怀孕了。未婚先孕,那还了得。这消息一下子疯传开了,父母再三追问,姜姬只好如实回答。但任凭她怎样信誓旦旦,但也百口莫辩,父母和族人谁能相信,于是,不容分说,姜姬被逐出了家门。

走出家门的姜姬,心里却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她对她所做的一切丝毫不感到羞耻与后悔。恰恰相反,姜姬感到自己从未有过的亢奋、期待,甚至她觉得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倒不是那美妙销魂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值了,也不是因为这样的奇遇不是自己所能左右的,而是她肚子里已经孕育了新的鲜活的生命。尽管她有些忐忑,有些惶恐,甚至有些恐惧,因为她不知她肚子存在的是什么样的生命。但一切,对于姜姬来说,都无所谓了。

纷繁复杂的感受一过,姜姬有些茫然了,因为她不知道她现在该去往何处,天苍苍,野茫茫,哪里是她的容身之所,栖息之地?“前路茫茫,何处是家乡?”姜姬一声叹息!叹息后,姜姬立在原地,她在寻找答案。最后,姜姬一咬牙,决定按照梦境情形,去寻觅那神秘的万古神山,去寻觅那带给她愉悦的生阳殿。

从这一刻起,姜姬用她那柔弱的双脚开始一步一步地丈量着脚下的土地,她毅然决然地穿行于风雨之中,她过了一河又一河,走了一山又一山,她栉风沐雨,她风餐露宿,她衣衫褴褛,她食不果腹,终于有一天,姜姬历尽千难万险,来到了一座高山。姜姬突然觉得这座高山对于她是那样的熟悉,却又是那样的陌生。那种感觉亦真亦幻,奇异诡谲,心里感觉清晰,但又无法用语言表述清楚。她只觉得这山好亲切呀,好让她激动啊。她觉得这里就是她梦寐以求的万古神山,那山顶就耸立着金碧辉煌的生阳殿。她现在多么渴望和希冀那个他还潇洒地立于生阳殿内,温暖的手再一次揽住她那酥软的腰肢。可令她诧异的是,这个念头一出,她身体所有的能量仿佛一下子喷涌而出,她,筋疲力尽了,她,身心涣散了,整个身体如一滩泥,稀里哗啦地倾倒在了地上,姜姬软绵绵地依靠在一棵五针松下,慢慢地疲惫地闭上了双眼------

姜姬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几个时辰吗,还是几天几夜?要不是腹内一阵阵的剧痛,她很可能还不会醒来。她揉了揉惺忪睡眼,感觉肚子疼得越来越厉害了。先是如蛇在腹内乱窜乱咬,再后来就是似烈火焚烧,姜姬实在忍受不了了,她狂躁地一把扯碎上衣,与此同时,她的肚子迅速鼓起,越鼓越大,姜姬感觉就要爆炸了,啊啊——姜姬不由自主地大声叫唤起来。啊啊——,嘭——,随着姜姬一声长吟,一声巨响传来,她的肚皮爆裂了,哇——,一声婴儿响亮的啼哭,一个小男孩儿从她的肚皮破处蹦了出来,三百六十度的飞快旋转,落到地上,纹丝不动,鼓溜溜的脸蛋红扑扑的,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忽闪着,惊奇地看着这个陌生的世界------

姜姬低头一看,自己的肚皮完好如初,全无一点痛感,她忘记了刚才的一切,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孩子,我的孩子——”她一把抱过这个小家伙,发疯死的紧紧地搂在怀里,生怕被人抢去。

“妈妈——”小家伙朗朗地叫了一声,似天籁之音,激荡着姜姬的耳鼓。啊,姜姬大吃一惊。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刚出娘胎就会说话,但她一点也不恐惧,脸紧紧地贴紧小家伙嫩嫩光鲜的小脸蛋。姜姬被幸福和喜悦缠绕着、燃烧着------

就在这温馨美好万籁俱寂的时刻,一声虎啸传来,姜姬心头一颤,下意识地抱紧了儿子,抬眼观瞧,就见一只吊睛白虎从树后跃出,向她母子扑来。

“孽畜,不要伤害我的儿子!”姜姬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和勇气,她拼命地大喝一声。那白虎被她的一喝,竟停住了脚步,有点疑惑不解地盯着这母子俩。人畜对恃了一会儿,白虎仰头向天长啸一声,纵身一跃,窜起一丈多高,凌空而下,张开血盆大口向姜姬母子狠命咬去------

啊——,姜姬一声大叫,急忙迅速翻身,顺势将儿子抱到自己的身子底下,双肘撑住地面,将儿子严严实实地保护起来。

就在姜姬母子眼看落入虎口之际,说时迟那时快,晴天一声霹雳,山风鼓荡呼啸,天空层云漫卷,一道金光迅疾射来,一条金龙从天而降。轰隆——,咔嚓——,随着雷声,从天而降的金龙迅疾摆尾,一下子扫向白虎。白虎一见,向前一滚,躲过龙尾,愤怒地咆哮起来。一声长嘶后,回转虎身,向金龙扑咬过去。金龙腾空而起,立起身形,龙尾一甩,抽向白虎。巨大的力量扫起一阵烟尘,身边的树木唰唰折断,树叶簌簌落下,如蝶乱飞------

万古神山上,一场龙争虎斗激烈上演,姜姬一下子昏厥过去,身底下那个小家伙却爬了出来,站立一旁,饶有兴致的观看起来。

白虎一见龙尾搅来,一个虎蹲,就势一滚,躲开了龙尾。金龙迅疾转身,龙头压下,一只龙爪陡然伸长,一下子击中虎腰,白虎嚎叫一声,翻滚在地,撞得碎石乱飞,身形一晃,仓惶地没入树林,不见了踪迹。

金龙摇头摆尾,迅疾升空,张开龙嘴,吐出一个巨大火团,如一道闪电划过,向白虎没入的树林滚去,随即一阵烟雾腾起,白虎没入的树林突然燃起熊熊大火,噼啪炸响。金龙回转身来,在姜姬母子的上空蜿蜒盘旋一会儿,摇头摆尾,腾空而去。

这场大火燃烧了一阵,天空突然降下倾盆大雨,大火被瞬间浇灭。小家伙摇醒姜姬,搀扶起母亲,一阵肉香随风传来。母子二人随即寻着香味走去。

这肉香是从起火的树林里传来的。姜姬母子没走多远,就见一只烧得金黄的老虎横卧地上。姜姬心有余悸,怯怯地不敢上前。倒是儿子童心无忌,快步跑上前,小手撕开虎身,扯下一块肉来,递与母亲。很久没有食物进肚了,烤肉的香味刺激着姜姬的味蕾,她迟疑了一下,便大口地吃了起来。小家伙也不客气,张开小嘴,大快朵颐。

姜姬母子吃完虎肉,就觉得周身燥热,姜姬不由自主地伸展了一下胳膊,顿觉身体轻盈,一下子漂浮起来,渐渐向上飞升。“儿啊——”离开地面冉冉升空的姜姬伸出手来去抓儿子,但一股强大的力量使劲地托举着她,使她控制不了自己,很快升入云端------

“妈妈,妈妈——”小家伙在地面上翘着脚,也使劲地够着母亲,他这一用力伸手,使他的身体神奇般地徐徐长高,瞬间成了巨人。然后,忽地飞升,和母亲站到了一起-----

这时,一轮红日从东方喷薄而出,万道金光照耀着万古神山。神山上空,一只仙鹤翩然飞来,引导着一朵祥云载着姜姬母子向东方慢慢飘去------

延伸阅读

DIH加盟  http://www.nec-z1.com/y5zv.shtml
立即注册,开始您的创业之旅:http://www.xingnanwang.com专注

联昌铜铝加盟  http://www.nec-z1.com/gipp.shtml
联昌铜铝是广东联昌铜铝材料有限公司座落在广东东莞市虎门镇,是一家生产铜铝材料的公司同

富高加盟  http://www.nec-z1.com/doon.shtml
富高香精香料是一家专门从事香精香料研发、生产、销售与服务的高新技术企业,公司拥有科学

挑战100分教育加盟  http://www.nec-z1.com/bcat.shtml
苏州挑战100分教育有限公司“挑战100分”总部位于人文荟萃的太湖之滨——无锡,并在

宝天健加盟  http://www.nec-z1.com/pg7h.shtml
宝天健保健食品,拥有配套完善的信息资料中心、研究开发中心、质量检测中心和生物发酵车间

焱鑫加盟  http://www.nec-z1.com/ymt7.shtml
焱鑫童车总部经销批发的玩具、童车、玩具、童车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

载普加盟  http://www.nec-z1.com/xjnf.shtml
高雅运动车,品味格调生活,感受英伦小资风情golf作为一项贵族享受娱乐活动,一直广受

乘邦美缝加盟  http://www.nec-z1.com/uuf3.shtml
乘邦是一家专业从事瓷砖美缝产品生产与销售的专业公司,拥有10年装修行业经验。公司主要

ZZPL培林玩具加盟  http://www.nec-z1.com/bj6n.shtml
郑州培林玩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培林公司”)成立于1995年2月,IAAPA国际游艺

微恒加盟  http://www.nec-z1.com/gadp.shtml
教学软件诚招加盟商---微恒MEM教育系统,教学管一体化解决方案选择!公司简介:成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为小哥儿第3章在线阅读

    王璐看了看时间,终于放弃了对峙。“去现场,这个案子侯局已经知道了,跟我去现场自然能见到他!不过,手铐不能打开!”牛大致没的选择,只能光着膀子被两名警员押着走了出去。……牡丹市中心医院和牡丹市专科医学院只有一墙之隔,而在两者中间就是牡丹市公安局法医鉴定中心的所在。这是坐落于两个单位中间的独立的小院子,

  • 玄幻都市之万界猎杀在线阅读第一章

    许氏集团顶层许伟推开办公室的门,走到许振东的背后:“叔叔,你找我?”许振东没有回头:“嗯,西皇珠宝要进军国内市场,派了人过来,是秦萱冰。小姑娘都好哄,你多努努力……我们要是能和西皇珠宝联合,起码能在玉石界压过张氏集团!”许伟一点头:“好的,叔叔,那我现在就去准备!”许伟有些兴奋,能压过张氏集团的公司

  • 人间第一流在线阅读第8节

    王凤英已连续昏迷了几天,至今仍然还没清醒,每天都是胡里胡乱地嘀咕几声后又失去知觉,然而,今天她醒了,一个恶梦把它惊醒。她猛地从chuang中ting起身来,发现自己头晕目眩,四肢麻木,xiong口偶尔还伴有着一阵剧痛,一侧垂下xiong前的发丝已变得粗糙斑白,吓坏了她。更令她一跳的是自己旁边还躺了个

  • 法师记事[全息]在线阅读第9章

    到了芷依那简陋的小屋,只是一个小单间,连坐的地方都没有,只有一张木床靠墙边,大家只能坐在床上。林名诚主动地坐到芷依旁边,问她:"最近在看什么书呢?"他知道芷依爱读书,他自己也经常看书,就这样问道。"《菩提人生》。""能借我看看吗?""可以。"此时齐丹丹走了过来,她见林名诚坐在芷依旁边,有点不悦了,说

  • 传奇兵王在都市在线阅读第三章

    宋知浔是美貌的,他对自己的美貌,也非常的有自知之明。同样宋知浔也绝对不是固执的,有些时候必须利用的条件,他也从来不会吝啬。“神后殿下,属下并不赞成您这么做。”在宋知浔的手搭在睡衣的第二颗纽扣上之时,骑士的声音阻止了他。“宫殿下是完整发育的成年男性,现下精神状态不稳定才以幼态示人,您如果过分刺激宫殿下

  • 一世天尊第四章

    安如风被莫知远牵着走进了家门。她完全没有去注意周遭的环境,只看着两人相握的手,那里似乎少了一点东西,比如——戒指。安如风暗想:我真是贪心。一开始只想着能再见他一面,等见到了就开始想要和他认识,认识之后又盼望着能和他在一起,等到领了结婚证,居然还不满足,还是想要戒指。这样慢慢的,我岂不是会幻想他爱上我

  • 莲生敦煌·上第二章在线阅读

    神鸟速度极快,眨眼的功夫,庄齐就乘着她来到了五人面前。也是直到此时,庄齐才有机会仔细的看看这五人。就见这一行五人中有两女三男。三个男子此时正坐在树下,样子有些狼狈,看起来好像是刚刚从什么地方逃出来似的。两位女子可就好多了,皆是气质空灵,御空站立。这两位女子看起来年龄是一大一小。其中那年龄稍长些的,气

  • 昏君养成计划之普通的第一天2(2)

    医务室的窗帘是两块浅蓝色亚麻布,以几朵手工绣的兰花为装饰,以白色瓷砖铺就的窗台上摆着一盆小小的仙人掌,绿油油又水嫩嫩,尖刺细细小小的。虞青躺在床上悠闲地望着窗外,窗子像是太久没擦了有些蒙蒙的,从这个角度看,教学楼的轮廓有些模糊不清。虞青试着推开窗户,却发现它被锁死了。李丽丽端来了一杯黑乎乎的粘稠液体

  • 宇宙之王的二次元介绍在线阅读第6章

    路明非已经不太想得起来他们是怎么走到这条路尽头的。尸守果然出现了,但是只有单独一只,大概是因为它只排在第十四个的原因,难度还没有逆天。不过这家伙本来就是只会攻击活人的死者,不会后退也不能再死一遍,他们不得不把它切**棍才算“击退”了守关boss。第十五只不是吴邪重点提及的高攻击性的任何怪物,而是他只

  • 两个顶级流量结婚后在线阅读第四章

    那边河清到了太后的寝殿,午膳刚刚上。河清洁了手,坐下就吃。她同太后聊了聊近期遇到的趣事。又说起了这么多年,皇兄还是没能将太傅留下。太后有些心不在焉,刚刚想说什么听她说起了海宴,又生生停了下来。一顿饭河清吃的很是满足,太后却有点食不知味。吃完饭后,太后拉着河清到了院子里。询问了最近河清的情况,又嘱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