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列表
校园小说
  • 等时语心情平复下来之后,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搬了出来,在那里看李姐给她发过来的剧本。时语认真看完了剧本,对女主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简单来说这就是一个人生赢家型的女主,在深宫中踩着生生白骨笑到了最后。“这个角色我一定要拿到的!”时语放下电脑,一脸认真的说道。贺谨州在一旁,从看到那个剧本名字开始心里就产生
  • 楔子:梦界,独立存在的神秘幻界,与世隔绝,神秘奇幻,传闻梦界的精灵,灵兽,奇花草木都具有十分强大的神秘功用。千万年来,无数族群强者都在探索,却未能找到这个世界。梦族介立独处,为护太平不再理会世事。梦族女王,千寻悠诞下公主千寻梦,身体虚弱,灵力散却之际,却不想遇叛军趁机夺位,攻上宫殿。山顶高峰,群雾缭
  • 我早上来到学校的高一b班老师说‘今天学校来了转学生介绍一下自己把’下面真的吵得很吵‘安静’真的没人说话了看向说话的人是浩我依旧低着头说‘冷薇’冷冷的全班同学冷颤了一下浩从这个女生一进来就开始注意竟然会读懂她的表情帮助了她‘我坐在那里老师’对着老师微笑了一下草痴a‘温柔诶我的’。。。。。。。。老师‘随
  • 戚风神情戒备地盯着突然进来的“高手”,除了不像是凡人的发色目色,此人身长九尺肩宽腿长身上毛发旺盛,他所见过的弱小人类,就算是北方的蛮族也难有如此的身高和身材。究竟是什么妖?!但对方似乎完全察觉不到他的存在,想到这里戚风暗自吁了一口气,看来修为还还远不及自己。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又让戚风额角一抽,只见那“
  • “大姐姐,别着急!我来帮忙了!”李天河大喊道,同时捡起了地上的一根树枝……冲了过来!那黑发剑客美女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阵黑线,她刚才想救了这小子,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过来自己找麻烦了……不过好吧,反正这些地精她自己也杀不完。而且那家伙拿的居然是树枝……黑发美女本来也没怎么介意,但是后来她才发觉居然有点不对劲
  • 【东北交界—须弥关】离开星墟已是卯时,脱离了那方昼夜紊乱的天地。在其余的地界里枯草万物便是一个小小的轮回。时间是过得是那样快,就比如他睁眼闭眼地一瞬间,便是二十年。二十年,不长也不短,刚好抵过他们这些不老的怪物的一个漫长叹息,也不过是人类短暂而有力的青年时代。只是,在这二十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星墟里
  • “他的脑中有个洞!”一个穿着白衣大褂的眼镜男子对一个年轻女子说道,“但是,奇怪的是,他的身体一切都很正常,似乎并不受这一点的影响!”“有个洞?”年轻女子吓了一跳,“这怎么可能?”“林医生,我觉得他现在一切都正常,脑子里也没有洞!”一个年轻男子对那眼镜男子说道,“你说我说得对不对!”“可是……”“呵呵
  • 到了地方,苏禾便把人放了下来,让她自己进去了。然后她就在外间喝茶。她听着面前的大太监一通天花乱坠地吹逼,面带微笑地不停点头。然后过了半个时辰,领走了从里面出来双眼通红的小徒弟。大太监看着苏禾离去的背影,有些愕然。这就走啦?怎么没给点赏赐啥的?书上说的什么俗世中人得了仙师的喜欢,随手便赏了一件法器什么
  • 程昱清翻动着眼前的资料,皱起眉头,仿佛在思考什么严肃的问题。办公桌对面西装革履的程启宾面带微笑:“十四岁被星探发现,做了三年练习生,十七岁出道,一直演了七年,到今年拿到影帝,昱清,他可是跟你一样的年纪。”这话潜在含义就是,瞧瞧,人家是影帝,你是二世祖。程昱清刮了刮眉毛,继续翻动资料。“看起来不像啊,
  • 一名全身披黑色铠甲的人从屋内走了出来。这副铠甲看起来就像恶魔。长满尖刺的漆黑铠甲包覆全身,没有露出半点肌肤。带著长有爪子的金属手套,一只手拿普黑色盾牌,另一只手非常轻松地拿著巨斧。身后则和墨墨一样是血红色的披风。看起来十分的炫酷。“花了一些时间准备,让墨墨桑大人在门口等了这么久真是十分抱歉。”两人都
  • 该死的银狼,让我抱成一个球原来是为了方便这个魔鬼鱼吃的吗?等我出去的,看我不给你好看。张强在黑暗中摸索着,忍受着手上滑腻的感觉慢慢的站了起来,嘴里依旧对银狼不断的进行着咒骂,不过也因为对银狼的怒气让张强心中的恐惧和紧张缓解了不少。起码他可以在这个黑暗的环境中探索了不是,至于为什么他通过魔鬼鱼那满是利
  • 收拾完药箱,小翠把之前急急放在桌上的糕点端到了萧瑶面前,一脸讨好的看着她“小姐,你肚子饿了吧!你尝尝这糕点,看看喜不喜欢?”萧瑶狐疑的看了一眼小翠,又看了看眼前的糕点,拿起了一块白色的桂花糕。“小姐,其实刚才我去厨房的时候糕点已经没有了,那我就急了啊,糕点没了可怎么办,我家小姐肚子还饿着呢。”小翠趴
  • 手里拿着他自己制作的简易长刀,向着记忆中的天源古董店的方向走去,一路上他尽量避开丧尸只有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和丧尸厮杀。他记得之前有一次公司举办的古物保护活动和同事们去了这家天源古董店,无意中看到了这家店的镇店之宝是一把古剑,听那个老板说这把古剑是他家祖上传下来的已经有了非常久远的历史了至于出自那
  • 林水月精神恍惚地看着墙上的画像,画迹有些旧了,但更衬得它古色古香,画中的人,是一个极美的女子,一身雪白的长衫,袖笼清风,飘飘欲仙,墨色的长发,似澄谭般散落在萧瑟的秋风中,螓首鬻容,水木清华,冰肌玉骨,似玉生香,淡雅的眉眼,百转千回,无限悲凉……虽是笑着的,但却总是透着浓浓的忧伤,和化不开的无奈,画中
  • “我去!你不是系统吗?怎么我看破你的弱点也有心魔值可以获得?”郭佳对心魔系统问道。“宿主,理论上来说我并不是人类,但是,系统的设置可以算是我的内心性格,你看出了我没有告诉你的隐藏设定,就等于看破性格弱点,那就是看破了我的内心,虽然我的内心毫无波动,但是还是产生了心魔值。”“这并不是系统bug,因为无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