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列表
仙侠小说
  • “方云,交出神剑,可以饶你不死!”泰山之巅,数十名武林人物,将泰山之巅,围得水泄不通,那怕是一只蚊子也休想飞过!这数十名武林人物来自各门各派,其中领头的乃是赫赫有名的少林、崆峒等八大门派!而如此数目众多的武林人物齐聚的唯一目的,正是来自于于数日之前的一场武林奇观!泰山之巅,一道数百丈的剑气破空而来,
  • 到目前为止,贝拉对嗜血战神的感观都很不错,本人的性格完全不像名字那般狂妄,不过这也怪不得他,毕竟取名字的都是父母长辈,想来是对他日后的期望吧。而且穆尔大叔虽然看着为人和善,但其实并不是那么容易接近的,更别说推荐人来庄园工作了,能让他另眼相看的,也不会是什么坏人。其实很少能有村民留在内院工作的,大多都
  • 男人惊恐地看着眼前的刀尖,背后又是墙,想躲都躲不了。秦既白托腮想了想,窜到厅里拿了把瓜子,又飞快地窜了回来,蹲在地上嗑起了瓜子看戏。僵持之中,宋霁已经快举不动刀,上下晃悠地厉害,几乎下一刻就要砍断男人的腿。“我我我我错了!”为了保住自己的腿,男人麻利地解下自己头上的绷带,“师父别杀人啊!”从表面上来
  • 入夜了,清凉的晚风一扫白天的闷热,月光下的夏天多了一丝神秘的气息。叶岚讲述着17年前发生的事情,思绪也回到了那热爱过的,哭泣过的,永远带着遗憾的年代。叶岚1987年从音院附中升入音乐学院民乐系专攻古筝演奏,从进入大学的第一天开始,她的行动轨迹就只在宿舍和教学楼之间两点一线,直到她遇见李筱君。李筱君应
  • 很多人,在没有见过鬼之前,都觉得这并没有什么,等到一切真正危急到了自己的生命的时候,才会真正得体会到恐惧,没有谁是自带主角光环的玛丽苏,在这样诡异的情况之下,就能确保自己不死。“是呀!这是刺激,都刺激到了命都没了。”我翻了一个白眼之后,没有好气地说了一句,有点想丢下程霜了。崔妍也是一脸无语的看着沈羽
  • 平行世界的蓝星,公元2033年,8月2号。夏国,鹏程,益果研究所,地下一层,解剖室。“苏佳,你真丢人!”这名叫苏佳的女子,站在一张解刨台旁边,看着小手上的橡胶手套,上面满是血迹,无奈的自嘲着自己。这血液带着余温,在26度的中央空调下,冒着丝丝热气。“苏助理,职业不分贵贱。”一个中年老头穿着黑色的防水
  • “Sir,我觉得你可以休息一下了。”天空中,操纵钢铁战衣的托尼听到贾维斯的报告愣了一下。“贾维斯,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还有那么多齐塔瑞的军队。”一记掌心炮击落了一艘齐塔瑞小队的飞行器,托尼吐槽道。“看来你需要更新换代了,贾维斯。”托尼笑道,他还以为贾维斯为了安慰他紧张的情绪在跟他开玩笑。“Sir,
  • 一片金碧辉煌的城市,巍峨的城墙完全由金砖构建而成,那鳞次栉比的房屋建筑以及精致巧妙的亭台楼阁,瞬间呈现在他的眼前。这座城市极为浩瀚,金砖城墙不知绵延多少里,一眼望不见尽头。城墙之上,极尽奢华,全部是金光闪闪,流金溢彩,十分壮观!这样豪华的城市,简直如同人间仙境一般,又好比是天上的宫阙。只是城墙之上有
  • 虽然是自己主动的结束了这个话题,但鱼皎皎的目光还是不由自主的落在了棠华手上。她到底还是觉得有些好奇的。这怎么又能跟自己扯上关系呢?若是缩短了一厘米,又能有什么影响?她看着棠华的手,她的手被保养得很好,嫩滑白皙,修长细柔,指甲上并没有像班里其她女生那样染上过什么颜色,而是原本的色泽,也没有刻意留长,不
  • 襄阳伯夫人心里把老混蛋骂了一通,装模作样的本事确实是不错,但那短短的两个字是什么意思,怎么着也得多说几个字吧,平日里哄小妾的本领死哪去了。她连忙打破这局面,笑道:“都动筷吧。”眼角余光扫到襄阳伯又动筷去挑那水煮鱼片,不免疑惑,这老东西什么时候这么宠窈窈,这次为她抬脸面未免也牺牲太多了点。不过高门贵女
  • 两条平行线也有相交的一天。-————题记(一)清晨的阳光总是如此的温馨甜蜜,就像蜜罐里的蜜糖一般,滋润着付筱黎的心情使她格外的开心。“姑姑,你又要去哪?”付筱黎刚刚慢跑回来,边擦着汗边和姑姑说话。“筱黎,我呀要去一个神秘的地方。”姑姑一直喜欢吊筱黎的胃口。“哎呀,姑姑,你就告诉我吧。”筱黎摇着姑姑的
  • 蓝曦走进办公室,看到梁菁正对着电脑发呆,冲过去拽过梁菁的手臂就往外拖。梁菁一脸懵逼。“怎么了?”梁菁小声问出声,可惜蓝曦无暇顾及。等到了卫生间,确定了里面空无一人之后,蓝曦把她塞到最里面的隔间里,一回头就看到梁菁一脸惶恐的看着她。“你今天早上称体重了吗?”蓝曦凑近梁菁小声问道。“称了。”梁菁不知道蓝
  • 就快到冬天了,傍晚,风柔柔的吹过~~泛起一丝凉意……今天对安帝学院来说,无疑是个重要的日子,迎新会是为了迎接新的学期而举办的盛大舞会.众学生们都兴致高昂地期待着今晚的降临,在安帝想看此气派的场景,可不是每天都有的啊...唯独一人还囧着脸,似乎对这个重要的日子一点都不“感冒·····“酥!我快被你气死
  • “总裁,小少爷他……”一旁的保镖也忍不住对小少爷起了同情心。“多磨练一会儿也没关系。”秦慎之的口吻,语气虽然都很严厉,但还是对台上的秦政流露出关心。然而没过多久,秦慎之又对手底下的保镖说到:“等会要是还没有人来,你就随便给我找几个员工的孩子来陪他摆擂台,直接跟职员说,给双倍的工资,明白了吗?”保镖立
  • 梁雯惊得差点把灯牌扔了。“举起来啊!”梁雯干笑一声,“要不,你拿着吧。”宣兰无情地拒绝了她,“我还有同款。”梁雯一脸黑线。“雯雯,你当臣民太冷静。这样不好的。咱们都盼了两年。好不容易我臣回来,还不赶紧把你炙热的爱爆发出来啊。”宣兰:“来,像我这样举高高,老公才能看得见。”梁雯嘴角抽抽。请不要逼良为粉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