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列表
都市言情
  • 虽然由于东部大陆以外的其他大陆实力远远强于傲天大陆,傲天大陆没有什么值得高手所向往的,没有高手修炼所需要的东西所以傲天大陆没有受到其他大陆的威胁。一值是一个孤立的大陆。夜深了,天空的明月似乎不愿意打扰夜晚的宁静,躲进云彩中,只靠月色,朦胧朦胧的。突然,龙家庭院中的大树似乎摇晃了一下。远远听去只觉得是
  • 九卿一阵害羞的说:“啊啊啊,我们才刚见面,你就求婚啊。我都还没做好准备呢。”九卿的一头秀丽的长发,捏成了乖巧可爱的类型。身材匀称,声音甜美温柔。虽然是的**人物,但对一醉千觞而言,的确是个理想型的老婆。也害怕被人挖走,就决定先下手。一醉千觞说:“要什么准备啊,又不需要戒指和婚宴。只要在媒婆那里登记一
  • 没过一会,一声系统提示声,突然响起,秦少风那带着几星半点血迹的脸庞,微微一笑。可配合此刻一身血衣的模样,倒是略显阴森了。“系统提示:恭喜玩家经验达到升级要求,玩家秦少风等级提升到2级!”玩家:秦少风等级:淬体二重,0/200(距离下一级淬体三重还差200点经验)内气值:60/60(淬体二重拥有20点
  • 半月后。“啪啪啪......”清风谷内,一名身穿青色长衫的少年在一块巨石之上,手持一根长一米左右,食指大小的树枝在巨石之上不断前刺,斜挑,竖劈,横切。少年每一次挥动树枝,都会产生一道轻微的破风声响,随着少年的加快速度,一时间,轻微的破风声响如同鞭炮声一般在巨石之上响起。某一刻,少年眼神一凝,手中树枝
  • 离开县城五里左右的地方,有一个小山包,站在山包上,就可以看到县城。通往南原村的大路就从山包顶上通过。山顶道路的东边,是一片小树林,树林的边沿就紧挨着大路。穿过树林,是一个不大的山坳,刘德利领着三十多人隐蔽在这山坳里。在小树林的边沿,刘德利晚上就让人挖好了两个掩体,准备安放木炮。为了防止暴露,按时没有
  • 这世间的一切巧合,都是在早已准备了良久之后,才会偶然发生的。若你只是一味的去等待,那么机缘巧合便如同奢望一般,久候而不至。只有你努力的朝着希望去一步步搭好了桥梁,奠定了基础之后,你才真的有可能去迎接到命运的安排,幸运突然降临。不过,人们很难去体会到这一点,他们总是对上苍抱有希望或者说是幻想,而后在碌
  • “哇!好热闹啊!”千纯自顾自的说着边打量这繁华的景像,似乎一点也没有来到异境的警觉心。不过他也没忘记首先要做些什么,就是先找个地方把身上的饰品卖了,好换点这里通用的货币。走进了一间看似当铺又象是手饰店的铺子后,就把那些带来的东西马上换成了银两,虽然是一些不锈钢的玩意竟也值几百两!千纯不禁想着“早知道
  • 为了盗棺案元凶尸体认主一事,衙门忙得焦头烂额却一点结果都没有,毕竟盗贼盗的棺材不是普通棺材,那可是刘族族长的棺材。几个便衣衙差躲在角落里,没日没夜的守着尸体,看到哪个眼色不对就抓回去审问。青天老爷名叫刘有邦,几次悬赏望族人提供线索,赏金从几十到一百再到一千,衙门门口一个人影子都没有,更别说提供线索的
  • 正午,酷热!凌箐凌夕两女坐在树下乘凉,等着叶琴回来。就在这时…一个满脸猥琐尖嘴猴腮的人笑道:“嘿嘿!这么漂亮的妞,弟兄们要不要上!”“孙洪,你不要命了!大姐大回来知道的话,那还不宰了你啊!”名叫孙洪的男人猥琐一笑:“嘿嘿!怕什么!有我爹在,不要怕!死在女人的肚皮上,做鬼也风流啊!”“不了,我们没有你
  •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昏暗的地方发出一丝响声“呃,好疼啊!这是什么地方啊?有人吗?”宝宝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明亮的眼眸扫视着周围,发出了**。“啊!你是什么东西啊”,宝宝看着眼前突然冒出的黑团,尖叫着问道。天啊,谁来救救她啊,不就是不想读书了,背着爸妈出去旅游吗?哦!顺便坑了那对无良的中年男女一笔吗?
  • 第九章另有目的虽然四人逃出了教室,可是这些鬼学生似乎没准备放过他们,手上的指甲瞬间长出了三尺,咆哮着朝连宁雨他们攻击了过来。熙熙攘攘的鬼学生们冲将过来,他们眼眶中流出的粘稠的血液在地上滑行,很快就形成了个血水潭!虽然连宁雨用跆拳道的技术不断击倒扑上来的鬼学生,奈何鬼学生人多势众,双拳难敌四手,很快胳
  • “苏烈先生”我带着些水果和夜静一起来看住院的苏烈,袁晓在旁边一直照顾着受伤的苏烈,“那个我带了些水果看看你”果然我还是学不会怎样和人相处,每次都是不经意说些没有营养无聊甚至恶毒的话语。“哦,谢谢你,小羽”苏烈先生就是这样的人总是大大咧咧的很容易跟客人打成一片,“好痛”苏烈本想起身但因为伤口的缘故起来
  • 没等秋忆寒沉思太久,这时候,广场正上方高台上传来一声高喝:请大家安静!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高台,却是一名黄袍老者站在了高台的中央,压了压手,望着底下所有的修士。修士都安静了下来,望着高台。“我是问道阁的副阁主司空无痕,今天召集各门派弟子前来,主要是为了荒古禁地!”司空无痕的声音以真元加持扩散而出,
  • 2025年,宁城。“林哥,嫂子在楼下等着呢。”林珝将身上的警服脱下,换上自己的便服,语气严肃地说“小张你敢再说一遍吗?”不等小张有所反应,他就快步走出办公室了。“隔三岔五就来这里一趟,这又不是别地儿。”小张喃喃道。走出大楼,林珝老远就看到了她。“珝哥哥,我在这儿!”看到林珝走出来,她边跳边挥着手,娇
  • 第一站是日本住吉大社。住吉大社是日本最古老的的神社之一,也是少数保留日本传统神社建筑原形的神社之一。安室透牵着藤井阳的手,慢慢走上台阶,然后穿过那扇掉色的红色古旧木门。放眼望去,满目皆人。此刻,因为节日的缘故,平日里少有人参拜的神社内人声鼎沸。参天的古木经过夏日阳光的滋养,叶子长得格外幽绿宽大,近乎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