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多想成为你的鹿九级浪

作者:秦嘉 来源:晋江文学城

李岸飞看着略有些紧张的于升,笑道:“于叔不必那么紧张,我只是了解一下情况,并没有要治罪的意思。”

于升叹了一口气说:“管带,末将也明白,如果未经批示就私自携带无关人员上船,这是不符合规定的。但是,末将对于此也无可奈何。”

“于叔有何难处?”

“末将一家十人都是从提城迁到九通海港的,一家人都效忠于镇远舰队,我老婆和我的三个女儿隶属后勤,我和我那四个儿子都在战舰上服役,除了于小八不到服役的年龄,末将一家的性命几乎都和镇远舰队绑在一起了。”于升顿了顿接着说,“可是最近不知道怎么了,舰队内下辖的各个分队频繁接到调令,连同后勤人员一起调动。港内舰队的各个分舰队也不知道是接到了什么任务,到现在都出港去了,所以我老婆和我其他的孩子也都出港了,就剩末将和小八在九通海港内。”

“你是说港内几乎没有舰队了?”李岸飞疑惑地问。

“大概只有指挥舰队在港,各个战斗分队、补给分队和其他的分队大多已不再港内。”

“知道了,于叔你继续说吧。”

“后来末将又接到了辅助管带的任务,再加上我在这里没什么朋友和亲戚,所以只能将小八带在身边。”于升说,“事情就是这样,管带如要责罚末将,末将也绝无怨言,只是小八绝无责任。”

“于叔这是那里话。我就是问个情况,哪里敢有责罚的意思,况且这船还要仰仗您啊。”李岸飞说到,“我也没什么事,就是随便问问。您忙您的吧。”

于升缓了一口气,道了声告退,便匆匆向船舱走去。

李岸飞有看向那一根根错综复杂的缆绳,喃喃地说:“这是要打仗了吗?”

李府的议事堂内,这座院落表面的荒芜也掩盖不住此时紧张的气氛——两个男人在大堂内争执着。

“大哥,你难道还下不了决心吗?”李知山逼问道。

李江河冷哼一声说:“如果你急匆匆地把我从常青轩叫到这里就是为了让我下令开战,那我可以告诉你这不可能。

“大哥,你还看不清局势吗?如果教廷对我们先发制人,我们又毫无防备,到时候就是对李家的毁灭打击!”

“你有什么证据能说明教廷会对我们先发制人?倘若真的是这样,教廷只会先打通漠西走廊,先拿下沙海关。知山,他们要的是土地,不是海洋。”

“万一他们全都想要呢?教廷的商船已经四个月没有到九通海港了,难道这你也不怀疑吗?”李知山厉声道,“好歹我也是李家议事堂的阁臣,我也要为李家的将来考虑。”

“李知山,你要明白,我才是家主!这件事我也有我的考虑。舰队主力我已经派出去了,他们被部署到鹿港。一旦有变,我们也有缓冲的余地。况且安插在教廷那边的捕风也没传来消息。现在当务之急是安内,不是攘外。至于教廷,这你就不必操心了。”

“你……哼!”李知山气急,一挥衣袖,转身离去,“兵权在你手上,我也奈何不了你的决定。希望你能为李家负起你的责任!”

李江河看着李知山因忿忿不平而离去的身影,摇了摇头轻声说:“匹夫。”

夜幕下的海水褪去了迷人的蔚蓝,无边无际的漆黑如同未知的深渊,将飞翎号包裹在其中。粘稠而迷人的夜拉扯着飞翎号的风帆,迫使它在海面上缓慢地行进。

这已经是出航的第四天了。李岸飞沮丧地躺在床上,他没能捕捉到那缕源气,或许来日方长,但他有种说不出的迫切与失望。他突然有些羡慕于小八——每个人都希望回到那个充满童真的时候,不用背负着使命与责任。李岸飞自嘲的笑了笑,人或许就是要背负着某种东西走完这一生。小八也终究要长大,也要背负起他的责任,要么为了生活而奔波,要么为了梦想而奋斗。李岸飞静静地躺在床上,听着海水敲击船体声音,渐渐入睡……

睡梦中,他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紧紧地缠绕,那种熟悉的窒息感再次袭来。李岸飞伸出手去触碰缠绕在自己身上的东西,当他指尖触碰到那个东西时,一种粘稠感刹那间传导到他的大脑里。李岸飞猛地睁开双眼——一只暗紫色的触腕紧紧地缠绕在自己身上。他耳边那熟悉的呢喃声再次响起。

“吾长眠于深渊……执吾之触……承吾之愿……”

“混沌……秩序……”

“众生尽为吾之血肉,皆不得免……”

随着窒息感越来越强,李岸飞感觉自己的骨骼将随着力道的加重而渐渐破碎,他眼前的景物也变得模糊起来。忽然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晃动着,缠绕在身上的触腕也伴着这阵晃动,松开自己的躯体。李岸飞又恢复了自己的视觉,他眼前的景物再一次回到了熟悉的船舱之中,但他有感觉眼前的一切不同寻常。船舱内一片狼藉;呼啸的海风透过小窗,在狭小的船舱内咆哮;咸涩的海水泼进这片空间;船体在狂躁的海面上摇摆;在海风的咆哮声中夹杂着雨点击打在船体的声音。

此时,舱门被狠狠地撞开。右手打了绷带的于升闯了进来,严肃地说:“公子,九级浪!”

李岸飞仓促地更换好衣服,说道:“九级浪?这个季节怎么会有九级浪?这几日向来是风平浪静,这风暴来得丝毫没有征兆啊。于叔,您的手是怎么回事?”

“一个大浪打过来,从舵台跌倒甲板上。”于升急切地说,“现在别说这些了,公子,我们人手不够了,您能不能……”

“于叔,要我做什么,您尽管吩咐。事态紧迫,也不必忌讳什么了。”

于升点了点头说:“好,那末将就直说了。公子,你敢掌舵吗?”

“掌舵?”

“末将现在掌不了舵了,剩下的水手也没有什么过于丰富的经验。末将听闻公子是掌舵的高手,现如今全船四十多人的生路就落在公子手上了。”

“事态紧迫,定当竭尽全力。”李岸飞说完话,连忙冲出房间,直奔舵台而去。李岸飞冲到甲板上时,忽然被卷起的大浪震慑住。突然涌起的大浪从海面上突起,如同神明一般蔑视着这艘帆船。飞翎号在这狂躁的海浪下,好像一个被顽童肆意摆弄的玩具,随着海浪的上下起伏,在海面上挣扎着。

“快掌舵!”于升大声地说。

李岸飞这才回过神来,他匆忙走向那个舵台。由于船体的晃动幅度越来越大,李岸飞的每一步都十分困难,他艰难地握住船舵的握把,大声地问:“开向何方?”声音透过雨幕,被海浪的拍打声遮掩去一大半,在海风的咆哮声中模模糊糊。

于升抬头看向桅杆上的瞭望手吼道:“你看到的陆地在什么方向?”

瞭望手抹去脸上的海水,他的双手紧紧地扣着瞭望用的围栏,向四周寻觅着那一个岛屿。如果不是在风暴中隐约看到那个陆地,他的心也许就死了。没有人能在九级浪下保住船只,而在一片汪洋中,没有了船只就没有了生命。它在哪?难道是幻像?不是的!找到它!一定要找到!瞭望手另一只手死死地攥着那个生锈的望远镜——这可是一船人的生命之眼!

“看到了!我看到了!那是真的岛屿!”瞭望手大声的说。他颤抖着打开小罗盘,接着说:“二零七!二零七方向!”

于升听到后,紧握了一下拳头,附近有岛屿就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公子!二零七方向有岛屿!开过去!剩下的人回到岗位上去!快!”说着,于升也攀上舵台,给李岸飞递过去自己的小罗盘。

“二零七方向么?”李岸飞小声说,他接过罗盘判断出方向,随后将罗盘还给于升。

李岸飞抬头看向一层又一层的海浪,任由海风在耳边嘲笑。

“来吧。看看你这片海有什么能耐!”

右满舵!转向!前进!

飞翎号在狂风骤雨中冲出不知休止的海浪,一点点靠近生的希望。

“礁石!大片礁石!”瞭望手吼道。

于升和李岸飞心里一沉。“能绕行吗?”李岸飞大声问道。

瞭望手再一次看向那边礁石区。一个又一个突起的礁石如同一柄柄钢刀刺穿他的希望——那座岛屿被一片接着一片的礁石包围。

“不能绕行!”瞭望手绝望的喊道。

“可恶!”于升看向视野里那片隐隐约约的礁石,重重地捶了一下栏杆。

“可以通行吗?”李岸飞又大声问道。

“什么!”于升吃惊地看着李岸飞说,“公子,我们不必冒这个险,我们可以放弃这条船,用小艇将人员运上岸……”

李岸飞看着于升说:“于叔,你应该知道,放弃这艘船意味着什么。一旦放弃,我们就把生命交付给天意了,在这片大海上去等待搜救船的到来,您觉得我们有多大的活路?”

“这……”于升咬了咬牙没有说话。

“于叔,我是管带,我会为船上兄弟们的命负责。”

于升听罢狠狠地说:“瞭望手!可以通行吗?“

瞭望手听罢,愣住了,他看着李岸飞略有些幼稚的面庞,又看向远处错综复杂的礁石,不自信地说:“虽然礁石密布,但大体来说,还有可供航行的航道。只是,这样贸然航行,万一触礁……”

“说那么多干什么!能还是不能!”于升喝道。

瞭望手咽了咽口水,大声说:“可以!”

李岸飞镇静地握住舵盘说:“那就出发!”他的心神是前所未有的平静。不知道为什么,越是靠近那座岛屿,自己就越无所畏惧。那种惊骇于眼前的巨浪的感觉,不知道是由于什么缘故,和船员们舀出去的海水一并离去。那座岛上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我,是那缕与自己产生共鸣的源气吗?李岸飞不确定。但就算不是,也要为了这四十多条人命搏一把,这是管带该做的事。

李岸飞看着前方,面色凝重。

延伸阅读

玛勃朗加盟  http://www.citidexlipub.com/xfu9.shtml
窗帘初的作用就是阻隔外界的干扰,保护自我的生活空间。现在的窗帘更多的是装饰的作用。,

丰桦加盟  http://www.citidexlipub.com/ay6a.shtml
丰桦胶袋包装是生产各种好重量级PO、PE、PP、OPP、PPE、PVC包装环保胶袋,

睿途酒店加盟  http://www.citidexlipub.com/6rej.shtml
睿途酒店加盟睿途酒店是深圳市华侨城国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新创立的定位中高端有限服务的新

伊尔萨洗衣加盟  http://www.citidexlipub.com/6kqk.shtml
伊尔萨洗衣简介四十多年前,伊尔萨(ILSA)诞生于欧洲现代洗衣技术的发祥地—意大利波

乾朝珠宝加盟  http://www.citidexlipub.com/sy9x.shtml
广州乾朝珠宝有限公司是一家专营缅甸翡翠、鸽血红宝石和天然海水珍珠的一家大型珠宝企业,

H&A 海洋之心加盟  http://www.citidexlipub.com/639n.shtml
香港八心八箭钻石珠宝(集团)、完美典范钻石珠宝(北京)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钻石贸易

小灯神加盟  http://www.citidexlipub.com/p88k.shtml
小灯神养生盐晶灯晶盐矿石含氟化纳98%以上,其余元素包括铁、钙、镁、钾、铝、锌、镓、

健奴体育用品加盟  http://www.citidexlipub.com/u53v.shtml
“健奴”作为运动服装品牌,一直以来都是健康、努力的代名词,“健奴”品牌含义源自古代神

贝尔箱包加盟  http://www.citidexlipub.com/btpw.shtml
贝尔箱包加盟详情贝尔品牌始创于1997年,专注生产、经营各类皮具产品十多年,集研发、

香格里拉大酒店加盟  http://www.citidexlipub.com/6gcu.shtml
香格里拉大酒店高耸入云的山峰反映在澄清的湖泊上,秉承香格里拉(Shangri-La)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心之所向在线阅读第二节

    接过张肖端来的皮蛋瘦肉粥,范瑶瑶拿起勺子大口的吃下去,因为太烫,热气一直从口中冒出来,口感鲜滑爽口的皮蛋,粥里带着咸咸香香的瘦肉。虽然比不上范瑶瑶亲手做的美味佳肴,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填饱肚子要紧。看着桃洛歆呼噜呼噜直接把一大碗份量的粥干下去,张肖呆若木鸡,询问了医生后得知只能先吃一

  • 香蜜之花神长女在线阅读第二章

    她还没有醒的时候就觉得冷,而且是那种从骨头缝里透着寒气的冷。呼吸也不太顺畅,仿佛胸口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要把她死死压制在某个地方。想动一动,又像是整个人被禁锢在了某个容器里无法挣脱,只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很缓很重,咚咚地震在胸腔里。这些感受让她有些烦躁不安,挣扎着想睁开眼睛,但眼皮实在太沉太重了,努力

  • 都市之无敌神算在线阅读第八节

    第八章端柔公主眼睛转了转,突然问道:“二姐,想什么呢?”苏瑶回过神:“在想下个月的云华会。”云华会自端静公主定亲就交由她来办,京城适龄的少男少女都以收到云华会的帖子为荣。这个变相的相亲会成名已久,成就良缘无数。端柔公主也极高兴,这回二姐姐将云华会放在了——清河园,那是父皇送给二姐姐的及笄礼,听说里头

  • 战神联盟之花开夏落之穿越

    沈宜君觉得自己很不舒服,想着刚做过手术不舒服是正常的,可是突然又想起来自己不是手术失败,术后第二天就死了么!那现在为什么还会有不舒服的感觉呢!强迫自己睁开眼,入目的是一个素色的帐子,沈宜君眉头微皱忍着头疼缓慢的扭头朝外看,这一眼让她实在有点镇定不下来。这是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虽然一切家具和摆设都很简

  • 神言法则第8章在线阅读

    夜色正浓,如墨一般的夜幕中繁星闪烁,从威锋大楼的最顶层看出去,风景格外好,视野开阔,几乎能够看清楚整个卞市的夜景,霓虹灯五彩缤纷,犹如星河。夜风带着几丝秋意,微凉。现在的气氛却有些凝重,一名体型微微发福的中年男子正尴尬的站在一旁,眼前美不胜收的景色现在却没有半点心思来去欣赏,夜风拂面而来,带来刺骨的

  • 修仙可以不之天之骄子

    整个沧沥国,无人不知,再过一个月就是当今神武圣皇陛下极度宠爱的十一公主的十六岁生辰。说起这个十一公主,世人似乎已经找不到贴切的词汇来形容她至尊至宠的地位,比如,她一出生就被圣皇陛下授予“长”的封号,这个字意外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并且为她修建了大型奢华的公主墓,历来只有圣皇才可以大兴坟墓,也只是登基

  • 熊出没之神秘组织之失窃案 (二)

    这个院子住的人也不算多,一楼除了房东的北屋,剩下的就是西屋,南屋和东屋,三户里分别住了一对小夫妻,一个美女,还有一个开小店的少妇,而楼上,就住了3户,黎邈住在二楼西户,正好在那对小夫妻的楼上,而剩下的两户就剩小张和小周了。所以随后大妈亲耳听到了小周的锁大门的声音,这时候大妈偷偷瞄了内衣一眼,发现还是

  • 灭神在线阅读第一节

    帝都的某个房间内,一位少年正坐在电脑前,卖力敲着键盘。“哒哒哒”少年的双手如蜻蜓点水般,而屏幕中的人物则施放着绚丽的技能。“给我出!”随着少年的一声低吼,一道金光在屏幕中由小变大。“哈哈,魔战肩!终于凑齐魔战套了!”少年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左手略微颤抖地按下了X键。“嗯?什么情况?”屏幕中的人物蹲下后

  • 两个大明星第三章在线阅读

    “这里是什么地方?”李吉忍不住地问了一句。“哈哈!这里便是你的识海,我和这金塔是天地玄诀中的精髓所化,上次你来过这里,可能现在你不记得了,因为你强制启动天地玄诀,造成了你的灵根破碎和记忆封印。”听见这道人一说,李吉更加茫然,又开始努力想之前的事情,但是一无所获。“你不用想了,你的记忆已经被封锁了,只

  • 天才神医嫡女在线阅读第2节

    一名白发的老人缓缓现出,身高八尺,穿着一身白色的锦绣长袍,虽面色苍老,但气质无双。老人身上的气息就如普通人一般,但是须华可不敢小看了他。这位老人是造化天宫的一名太上长老,道号无尘。这位老人活了多少岁了,须华也不知道,自从他知晓这位的存在时,他甚至来圣子之位都还没坐上,仅仅只是一名核心弟子。而那时,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