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风灵之风起篇第十章 迷死人不赔命

作者:不用剑的剑仙 来源:纵横中文网

翟星点了点头,笑道:“当然了,我知道你很能说,尤其是那句‘别动刑,我招~~~~~’,真的是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吴晨怒吼一声,举拳向翟星打去。翟星哈哈大笑,转身就跑。吴晨追在后面怒吼,拼了命的追,拳头离翟星的后背却总是差一两寸。两人一前一后,也不知跑了多远,吴晨累得一身大汗,终于停了下来,双手扶在膝头,弯下腰使劲喘气。

翟星反身走了过来,道:“呵呵,怎么不追了,你这样走走停停,什么时候才能到襄阳?”

“扑通”一声,吴晨躺倒在地上,双手双脚大字摊开,喘着粗气道:“急,急什么,反正要待的日子长了去了,走一天也是到,走一年也是到。”

翟星在吴晨身边坐下,笑道:“大少爷,地上很脏的,说不定此刻就有什么爬虫、蜈蚣、竹叶青之类的……”吴晨惨叫一声,腾的站起身来,翟星哈哈大笑。吴晨立知又被奸商骗了,瞪大了眼睛盯着翟星,双手拳头紧握,要不是现在全身酸疼,动一动也难,立刻就要扑上去给翟星一顿老拳,现在却只能用眼睛瞪着翟星,意念中用目光杀他一百次,一千次……左侧的树林突然动了动,此时月朗风清,树影婆娑,吴晨汗毛连根倒立,急向坐在地上的翟星蹭去,颤声喝道:“什,什么东西?”

树影晃动,从林中走出一人,一身青布长衫,脸容枯槁、苍白,却是蒯良。

“是你?”吴晨见是个人而不是野兽,心中大定,说话也有了主音。蒯良点了点头:“两位小哥跑得好快。”翟星向吴晨传音道:“刚才你和荀谌对话的时候他已经来了。”脸上堆起微笑,起身向蒯良深作一揖,道:“这位老丈好。”蒯良摆摆手,道:“不用多礼。你们是荆州人吗?”翟星道:“不是,我们是长安人氏,前些日子马腾、韩遂沿渭水围攻湄城,我们两兄弟为躲避战乱这才到了荆州。”蒯良点了点头,苍白的脸色突然现出一丝红晕,剧烈咳嗽起来,急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正要拿掉瓷瓶的瓶塞,手一抖,瓷瓶掉在地上,蒯良全身哆嗦着俯身去拾瓷瓶。

蒯良和荀谌相斗时,身手矫健,气力绵长,剑招更是千变万化,极尽变化之能事,如今却尽显苍凉老态,前后反差如此之大,吴晨看着不忍,走上前去,拾起瓷瓶递给蒯良:“老丈,你的药……”

翟星见吴晨想上前就想拦住吴晨,但蒯良未露敌意,自己这般做反倒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吴晨递药给蒯良,翟星立知不妥,蒯良右手电疾shen.出,一把捏住吴晨的脉门。吴晨犹不知大祸已临头,向蒯良微笑道:“老丈,你手抖得这么厉害,我帮你服药吧,这药怎么服的?”

蒯良看着吴晨明澈的双眼,心道,你对我毫无机心,我若用计对你,倒显得我手段低劣了。松开手,微笑道:“三粒内服。”吴晨轻应一声,打开瓶塞倒出三粒药丸。那药丸桐子大小,全身赤红,在手心不住转动,吴晨将药丸递在蒯良手中,蒯良仰脖吞下。吴晨塞好瓶塞,将药瓶递还给蒯良慢慢走了回来。翟星心头一松,放下心头一块大石。暗道,幸亏傻人有傻福,侥幸,侥幸,却突然看见吴晨的左眼对着自己眨了两眨,立时恍然大悟。吴晨被蒯良抓住脉门,他不是不知道,而是装作不知道。这小子表现的镇定沉着,连自己都被他骗过了,心中大呼厉害。

蒯良微微一笑:“两位小哥如何称呼?”吴晨走到翟星身边,转身道:“我叫吴晨,年纪还小所以没有取字,这是我哥叫吴用字废物。”耳畔立时就听到翟星的冷哼,吴晨指桑骂槐胜了一场,当即咧zui大笑。

蒯良笑道:“今天能在此处遇到两位,老夫很是欣慰,刚才听两位说要去襄阳,老夫也要去襄阳,不如同路好了。”

吴晨正要点头答应,耳畔传来翟星的声音:“刚才他可是已经试过你了,说明他对你是有戒心的,你再一路跟他下去,以蒯良的智慧,很容易就能看出你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你考虑清楚哦!”

吴晨连忙摇头道:“谢谢老人家好意,不过我们还有一些其它事情……”蒯良微微一笑,甩手丢给吴晨一面令牌,道:“两位既然有其它事情,我也不勉强。老夫对你和荀谌说的话很有兴趣,若到襄阳,可凭此牌来见我。”转身走进密林。

吴晨一把接过令牌,却是一块紫铜片,正面写了一个大大的“令”,背后写了几个篆字却是看不太懂。

“喂,奸商,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吴晨将牌子递到翟星面前。

翟星面容非常古怪:“侠士,我这趟去襄阳投亲,能得您一路护送,我真是感激不尽,不过这夜黑无光的,我们是不是要停下来休息,休息啊!”

吴晨听的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正要抢白他几句,却发现翟星使劲向他眨眼睛,转头向身后望去,淡淡的星光下,前面五十尺处不知何时已经立了个人。

吴晨暗呼痛快,心道,奸商,你不是不想往前走吗?那我就拖着你往前走。口中喊道:“啊,啊,没关系了,既然已经错过了宿头,那就继续赶路好了。”拖着翟星就往前走。

“好,好,这是你自己愿意撞上去的,有什么事我不管啦!”吴晨耳边响起翟星的声音。

吴晨一怔,脚步不由停了下来。

“两位是去襄阳的吗?”前面那人却自己走了过来,星光下脸看得不是很真切,但在吴晨眼中只觉来人风采无限,轻轻的夜风缓缓托起她的衣带,犹如散花的仙女。

吴晨点头应道:“是啊,是啊!”

“荒山野岭的,你不是打劫的强人吧!”翟星怯怯的在吴晨身后探出头来问到。

那女子shen.出手撩了一下被夜风吹散的秀发,微笑道:“不是,我也是去襄阳,这次是回来探亲的。”

吴晨侠义心起,笑道:“那正顺路啦,我看我们一起走好了。你一个女孩儿家,一个儿走不安全。我叫吴晨,他叫翟星,他也是去襄阳探亲的,我是保护他的,你叫什么?”

那女子目光突然一亮,吴晨只觉脑袋轰的一声,当即一片空白,脚下一软,差点瘫在地上,身后一股内力涌入,在身体中转了两转,吴晨才觉恢复过来,心下大骇,这女人到底什么来路,用眼神也能伤敌。

那女子目中强光大盛,语气却是非常柔和:“刚才是在林中见人打斗吗?”

吴晨大声应道:“没有,没有……”

那女子转脸向翟星的方向,zui中又蹦出一串话,吴晨只觉那声音宛如玉珠跌落银盘,叮叮咚咚,煞是好听,却是一句没听懂,翟星叽里咕噜的跟着说了一串。

吴晨大声说道:“你们在说什么?”

那女子歉然笑了笑,柔声道:“哦,没什么。我还有事,你们还是先走吧!”身形随风而起,转瞬不见。

“se狼,你说了什么,把这么漂亮的妹妹吓走了?”吴晨呆呆的望了一会儿,终于想起来了身后的罪魁祸首。

“哈哈,我看是你猪哥的样子把人家吓走的吧!”翟星不理他,迈步绕过他,继续往前走。

“哼,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们刚才是不是在说荆州的本地方言。她看你的确会说,所以就不怀疑你这个骗子了,连带着我这个帮凶也相信了,对吧。”

“呵呵,虽不中,亦不远也。”

“哦,那女孩的那对眼睛好凶的,我看一定是练过‘迷魂大法’。”吴晨拍了拍xiong脯,心中好生后怕。

翟星大笑:“不是‘迷魂大法’,而是‘明心见性’,若不是刚才我在身后助你,只怕你连祖宗十八代的名字都会告诉她。”吴晨一愣,诧异的说道:“不会吧,这么厉害?咦,‘明心见性’好像是佛教的东西,那个女的好像不是尼姑啊?”翟星笑道:“‘明心见性’的确是佛教的东西,那人虽不是尼姑,只是她的师门和安世高有很深的交情,所以她就会‘明心见性’了。”

吴晨道:“安世高是谁?她师门又是什么?”翟星道:“安世高本名安清,字世高,原本是安息太子,汉恒帝初年开始在天朝内地传播佛教,与天师道的干吉,道教的张道临并称当世三大绝顶高手。”

吴晨道:“那她师门呢?”

翟星笑道:“看来你还是比较在意那个被你吓跑的妹妹。”

吴晨道:“你别打岔啦,她师门到底叫什么?”倒是没反应过来又被翟星骂了。

“临渊阁。汉初‘文景之治’时一位皇太妃建的,汉初以黄老之术治国,所以当时的人都参读《道德经》、《黄庭卷》,那位皇妃也一样,不过她另辟蹊径,竟参透了一身的武功,就建了临渊阁,取意是《大学》中的‘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象征对待生命与天道的谨慎。”

“哈哈,我还以为是庄子的‘临渊羡鱼’呢。不过听来它应该是比较维护汉朝了?”

“也不是太对,应该说比较倾向于维护在战争中处于弱势地位的老百姓,或者说她们比较反战。”

吴晨道:“啊,对了,刚才和你动手的那个穷凶极恶的老太婆和刚才那个女的好像是一样的装束,她们是不是一伙的?”

翟星道:“那人不老,你不要不喜欢人家就编排人家的不是。”

“哼,怎么不是穷凶极恶的老太婆,不分青红皂白就拿剑乱刺,幸亏你武功高,不然我身上早被她戳了十七八个透明窟窿了。反战?真是说一套,做一套。”

“呵呵,以战才能止战,她们一向是这样想也是这样做的。一般为了能迅速结束战乱,她们通常是会去帮助她们认为能够迅速结束战乱的人。”

“她们认为能够迅速结束战乱的人?她们以为自己是谁?”吴晨深不以为然。

“呵呵,那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就目前来看,她们还没错过,刘秀她们就帮过了,所以临渊阁在东汉的地位还是很高的。”

吴晨瞪了瞪眼睛:“我管她地位高不高,不分青红皂白拿起剑就乱刺,就是她的不对。”

“呵呵,是,是她的不对,我不和你争。”翟星看看天色,叹了口气对吴晨说道:“还是我背你吧,你走的这么慢,我们什么时候到襄阳啊!”

※※※

襄阳,育水,折水、丹水、汉水,四水交会之地,与樊城隔襄江而望,航运业发达,四水浇灌,农商兴盛。战略上,北进可攻洛阳、长安,南下俯视整个长江中下游,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昨晚投店之后,吴晨一觉睡到了下午,最后终于因为肚子实在饿的不行才起来。大声唤来小二,打了盆水洗脸,顺便照了照。昨晚用了“小病小痛一抹不留痕”后脸上的浮肿消去了不少,脸上被长草拉出的伤疤也消了不少,不由心上一乐,走出房间,一脚踢开翟星的房门,大叫道:“懒虫,还不起chuang,太阳都晒到屁.股了。”

屋里竟然没人!

“死奸商,不知道又跑哪儿去骗人了。”吴晨在房子里翻了翻,希望能找点儿银子,好出去买点什么填填肚子。其实他和翟星都没什么行李,翟星可能身上就一张卡,而他身上除了卡之外,还有一瓶药膏,几页《天人合一诀》,蒯良给的令牌,剩下的就是那本《葵花宝典》了。虽然一想心里就窝火,不过还是没把它烧了。

转出房间,肚子实在是饿的受不了了。吴晨暗忖,我先点好的,吃饱了等奸商回来再说。打定主意,迈步向楼下走去。刚走到楼口,就听见了翟星的招牌笑声。探头看去,果然见这奸商正和老板打的火.热,老板是襄阳人,脸色白净,不过可能是坐的时间太长,走的时间太少,运动不足,年纪不过三十,已经是满脸肥油了,挤的眼睛只剩下两条缝,笑起来满脸ròu不停的抖,就像打了水的肥膘,看的吴晨直犯吐。不过看来翟星是一点儿也不反胃,而且和老板谈笑风生,说到兴致浓处,更是前仰后合。

“果然是物以类聚!”吴晨在心中暗骂,缓步走到柜台前,大声说道:“我饿了!”

“哦,三弟饿了啊,小顺子,快来招呼。三弟,你要吃什么,今天大哥做东,随便吃!”老板抖着满脸的肥ròu,直着舌头说着半生不熟的官话对吴晨说道。

“唉,这怎么好意思呢。大哥,我们还没什么孝敬您,就先让您这么破费,这实在是说不过去,银子我们是一定要付的。”说罢翟星站了起来,手shen.进怀里要往外掏。

“二弟这么做,难道是看不起我这个当大哥的。”店老板佯怒的站了起来,一把按住翟星的手,大声说道:“虽然小本经营没什么拿的出手的礼好送,可一顿饭还是能请的,二弟不要再说了,再说就是看不起大哥我了!”

“古人说‘白首如新,一见如顾’,昨日晚间一见,已觉大哥有若陶朱公再世,今日与大哥畅谈,确有古人遗风,现下世风不古之世,仍能有大哥如此风范者,真是叫小弟钦佩!”翟星继续翻弄着迷死人不赔命的话。

“哈哈,赢老弟缪赞了,大哥一向钦佩古人,可这陶朱公一说,实在是不敢当,不敢当!”老板听的是小眼放光,两边肥ròu止不住的颤抖。

吴晨冷眼看着这两个奸商一唱一和,看着老板被翟星拍的已经忘了自己姓什么的样子,不禁暗叹:“看来这马屁神功,我也要多学一学。前日,这奸商一通胡拍,我们就在刘备那儿,白吃白住了两天,今天这一拍,看来又能白吃白住两天了。”

这一顿酒饭吃的酣畅淋漓,吴晨确是饿了,管它两个奸商说什么呢,甩开腮帮子大嚼,翟星却是继续和老板山南山北的胡侃,不时捧一捧老板,逗得老板浑身肥ròu直颤。翟星本来就见识广博,人又FengLiu倜傥,说话又风趣,店里来吃饭的,喝茶的都被这桌吸引了,连那些小二都觉得原来我们这一毛不拔的老板是这样一个心怀百姓,忧国忧民、见识广博的人,都不禁为自己以前被老板克扣工钱,私下咒他的行为而暗暗悔恨。

※※※

吴晨甩着牙签,左看看,右看看,从来没有见过古代都市,所见的一切都是如此新鲜,耍把式卖艺的,捏糖人的,卖各种小玩艺的,卖丝绸的,卖水果的,卖水粉的,还有卖药材,玉器的,看的眼花缭乱,这个也想买,那个也想要,这边摸摸,那边碰碰,只是惦记到自己兜里一个子儿也没有,要不然就全包了。

“刚才那个老板要给我们银子,你为什么不收?”吴晨终于忍不住发难了。

“呵呵,白吃白住,你还想要白拿,太贪心了吧!”翟星一边说,一边向街上走的大姑娘,小媳妇露出自己迷.人的微笑,弄的很多人都脸红红的,低下了头,但不经意间还要抬起头来偷偷瞟一瞟他,是不是还是在看自己。

吴晨恨恨的说道:“白吃白住不是你捣的鬼吗,现在又来装好人!”

翟星的星眸继续着放电的事业,微笑着说道:“我说要白吃白住了吗,你没看到我要掏银子,他不肯的嘛,有人喜欢作怨大头,我只好成全他了。”

“哇,你也敢啊,我不知道你吗,你身上有银子吗?万一那个奸商和你一样奸,你陶不出银子那丑可是出大了。”吴晨想着奸商窘迫的样子,露出奸奸的笑容。

一不留神,一个人正撞在身上,吴晨没有防备,一下就被压在了地上。

“没银子还来找姑娘,我‘呸’!”两个打手样的人,撸了撸胳膊,骂骂咧咧的向秀楼走去。

吴晨可不愿意了,推开身上的人,爬起来破口大骂:“你两个不长人眼的东西,没看见爷爷我在路上走吗?胡扔什么,眼睛让狗吃了?”

两个打手转过身来,这“东西”两个字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可是这“不长人眼”倒是懂得。只是吴晨衣衫鲜丽,人物俊俏,一时不知道什么来头,也不好发作。

一个走过来说道:“这位小哥,听口音不是襄阳人吧!”吴晨瞪着眼说道:“不是襄阳人又怎么了,不是襄阳人,你们就可以往我身上推人了!”

翟星一听,就知道惹祸精又要惹麻烦了。

“小兔崽子,往你身上扔是抬举你,你不识抬举,大爷我今天还要揍你。”另一个一听原来这小子什么也不是,立刻换了一副zui脸,撸袖子就要来打人。

那个被扔出来的人,终于哼哼唧唧的爬起来,走到那个打手旁边,低声说道:“两位大爷,其实我兜里还是有些银子的,刚才是没拿出来,现在我就掏出来让你们瞧瞧……”说罢,向怀里掏去。

吴晨也就是仗着翟星一身鬼神莫测的武功,想着这两个打手打自己的话,他不会不管的,没想到的是,翟星却躲在人qun后面,一副看热闹的样子,心里又恨又慌,现在看到事情有了转机,想顺着台阶下,也就不说什么了。

两个打手看那人要掏出银子,就看着他走近,却没想到他飞起一脚正中左边打手的要害,右边打手刚反应过来,他的脚也到了,这一下痛彻心扉,捂住要害,嘶声惨叫,一蹦三丈高。

那人却没有见好就收,边打边骂:“好啊,你们这两个不长眼的畜生,敢打你祖宗,看你们下次还敢不敢!”左一拳,右一拳,打得两个人哭爹喊娘的,那人见吴晨呆愣在一旁,立即向吴晨招手,大声说道:“来啊,打狗啊!”

吴晨也是贪玩,跑上前去就是两拳。秀楼里的其他打手早听到叫声,呼拉一下又跑出三个,那人一见,大叫一声:“快跑!”领先就向街头跑去,吴晨眼见敌手众多,撒腿就追了上去。

吴晨吃了“万试万灵,强身健体,扎稳基础”丹后,身上有了五年功力,手脚灵便,而这书生虽然没练过武功,身手却也是异常敏捷,一会儿提起鸡笼子丢向那些打手,一会儿抓起一堆青菜向后面扔,一会儿跳菜摊子,一会儿钻水果摊,一会儿掀饭桌,一会儿扯翻布摊,或者逮住什么扔什么,几人所过之处,尽是鸡飞狗跳。

打手追得异常吃力,不是被菜摊子绊了个狗啃屎,就是被菜头砸了个正着,要不就是跃摊子时脚下打滑,摔个仰八叉,跌的乱七八糟,在街上乱滚,爬起身时,两人已越跑越远,没入人qun。

#审核:1198570594 时间:12 9 2019 11:18AM#发布:1198570594 时间:12 9 2019 11:18AM#

延伸阅读

魔方格学习社区加盟  http://www.ok6k.com/bhtb.shtml
北京云学时代科技有限公司管理团队于2008年初组建,于2013年6月正式开始企业化运

宝泉集奢汇加盟  http://www.ok6k.com/g3ty.shtml
宝泉集奢汇公司成立于1990年,注册资金2000万元,公司现在全国各地区开展连锁加盟

一家通便利店加盟  http://www.ok6k.com/6sme.shtml
一、品牌概况:湖南一家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一家通)成立于2007年,是全国首家电子商

周大发珠宝加盟  http://www.ok6k.com/smed.shtml
香港“周大發”珠宝是正元珠宝(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强势品牌。品牌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创立

千千海婴儿游泳馆加盟  http://www.ok6k.com/udui.shtml
千千海婴儿游泳馆是近几年崛起的新兴细分行业,作为在这一领域深耕10余年的品牌,已经发

法瑞集成环保灶加盟  http://www.ok6k.com/svgt.shtml
法瑞集成环保灶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优化吸油烟机、消毒柜、燃气灶功能,美化传统厨房电器。

欧俊荣加盟  http://www.ok6k.com/aj6q.shtml
德国欧俊荣科技集团(亚洲)有限公司下属浙江欧俊荣电器有限公司是集设计开发、生产、销售

美伊和田玉时尚珠宝加盟  http://www.ok6k.com/sxxo.shtml
美伊和田玉时尚珠宝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美伊,一个承载中国传统吉祥文化,历时十年发展的文

发光礼品加盟  http://www.ok6k.com/numf.shtml
发光礼品将全心全意为用户提供从产品详细介绍和技术培训.本着“质量,信誉至上,精诚合作

博纳姿化妆品加盟  http://www.ok6k.com/q5v.shtml
2002年,博纳(国际)控股将博纳姿品牌引入中国,造就了亚太区第一个专业美眼品牌。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师父太爱我怎么办在线阅读第七节

    叶奕回到他所挖出来的一个山洞里,这是他找累的时候用来睡觉的地方,傍边还有一道瀑布可以用来洗漱,倒是不至于破破烂烂的。刚回到山洞叶奕便迫不及待的拉出系统仓库,里面躺着三个银箱子,意念点了一下看到有两个选项,打开一个和全部打开,略微思考了一下便选择了全部打开。叮!“恭喜宿主打开银箱子获得奖励:一阶灵晶×

  • 和闺密的儿子谈恋爱在线阅读第一节

    艳阳如火。云天如画。繁华奢靡的都市。不过……奇怪,非常的奇怪。明明是午间时分,原本熙攘的商业街此刻竟然悄无声息,甚至带着肃杀之气。仔细看,也不是没有人,而是很多人。这些人同属一类——特警。大批整装待发的特警将一幢不高却装潢崭新的大气建筑围了个水泄不通,个个虎视眈眈的样子好像要把这幢楼整个拆掉一般。被

  • 你是我的绿茶[快穿]口是心非

    夜雨泽推开门,走进卧室里,桌上的台灯的昏暗的光照着这个诺大的卧室,昏暗的光照在了那个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甜的女人的脸,将她精致的容颜完美的照映了出来。她长长的睫毛像精灵一般微微颤动,透过那微弱的光,睫毛的影子映射到她的脸上。脸颊泛起淡红,几丝碎发落在额头上、脸颊上,看起来疲惫极了,像是很久没有睡过一次

  • 甜宠不够:豪门来撑腰之第七章

    终于要起飞了。在一片UP声中,机长莉兹卡有点紧张。虽然已经差不多习惯了魔法的存在,但就靠这么一根毫无保护的小扫把在天上飞来飞去,实在是让她不放心。好在莉兹卡早有想法。她拿出时刻不离身的魔杖,开始给自己套Buff。一系列她所学会的保护类魔咒从她口中念了出来。这让旁边的马尔福发出了带着气音的笑声:“真没

  • 豹脾气与豹可爱[星际]是梦境还是真实?

    课堂上,高数课,老师正在黑板上书写着“乱七八糟”的公式......突然,王琴猛地站起身来,右手捂着右脸,低着头,直接又快速地穿过教室的走廊向教室外奔去!引起邻近的课桌、课椅一片乱响!老师惊讶地转过身来,王琴已奔到教室门口……“怎么回事?”老师问道。王琴没有应声,而是直接向楼梯口冲去,转眼间已不见人影

  • 爱情公寓之穿越冒险在线阅读第6章

    秘密也一点点的浮现,圆盘的自启,阿塌斯所埋藏的究竟是何人何事。灵气呼应的生命之灵按理说可以破掉任何的机关以及任何的力量,但这个圆盘却依旧启动。水池中央的圆盘似乎旋转的越来越快,灵气也越来越强。这股灵气现在散发出的居然是忧愁,又夹杂着一种伤感和浓浓的爱意!随着水的向上喷而洒向这个水池的范围之内,也渐渐

  • 留给你的日记在线阅读第九章

    金发男子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仔细的确认了下门牌,“就是这里吗?”伸手轻轻按下门铃,在看到里面携手相拥走出的夫妇后,男子摘下墨镜,如死水般静寂的蓝眸在看清两人时,才涌上了属于人类的情绪,那是对未来的希望。“泽田家光先生,还有夫人,可以给我少许的时间,私下谈谈吗?”男人彬彬有礼的一揖,行为举指仿佛贵族般

  • 小金刚教你做人[综英美]在线阅读第十节

    第二章齐飒齐飒遇上了麻烦。他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是,当他注意到的时候,唐茜已经好几天不出门了。他原本以为是那天早上客厅里的那片狼藉吓到她了,可根据他再三观察,唐茜对那件事情,对于那档子事情,根本没有任何概念和反应。那她这是为什么呢?齐飒一直很小心,尽可能不刺激唐茜,尤其是在性上。因为性对于唐

  • 道师伏魔之戴绿帽

    知道谢成洲对徐择没有死心,杨延了解自己这个朋友,感兴趣的东西总要弄到手里玩玩,他只要那个孩子,孩子出生后徐择想跟谁那是徐择的自由。当时杨延是这样想的。只是他自己也不知道,就在几天后,他的脸被自己打得啪啪啪响。不是杨延先看到徐择的,而是杨延的小情人陆声。那会杨延约了些朋友吃饭,把陆声给带着。离开的时候

  • 兼职勇者和他心爱的小白虎第9章在线阅读

    “方寸”身旁传来少女冷冷的娇嗔。“呵呵”方寸挠挠头干笑道“按经验来说这边应该要有人的呀。”“失误失误,呵呵。”方寸也没想到这破地方竟然这么大,说好的翻过这座山就能看到人家的,没想到这山特么的这么大,都走了快要一个月了。方寸比少女更崩溃,好歹她是个大佬,而自己呢就是个弱鸡中的战斗鸡。虽然能感觉到这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