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姹紫芳华之缘起(1)

作者:无良的过客 来源:晋江文学城

顾停云毕业之后留校任教,租了个两室一厅的房子,一个人住。学校附近的房子价格贵,他积蓄微薄,负担不起,只好舍近求远挑了个房租较为低廉的小区,好在出行便利,去学校也要不了多长时间。

N市物价高,且一室一厅的房子难找。屋子大,租金自然高,个把月不太要紧,时间一长,顾停云就觉得力不从心起来,只得找个人分担房租,来减轻自己的生活压力。

没过两天,租房中介就带了个人来。

这人在省电视台上班,平时也接一些杂志的平面摄影工作,收入可观,来这里看房是因为该小区离他单位最近,设施崭新,环境清幽。中介告诉他,他来得比较迟,小区已经没有空房,但巧在有个年轻的大学老师正好想找人合租,问他要不要去看看,他当即应了下来。

顾停云跟这位准室友打上照面的时候,很明显愣了一下。

来人跟他年纪相仿,气质安静,衣着整洁,顶着一头文青范十足的微卷短发,身材颀长清瘦,皮肤很白,灰色羊毛衫的领口下隐隐露出形状分明的锁骨。

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他是见过的,在很久以前。

顾停云看人,首先看长得好与不好。喻宵的长相,无疑是应该被归在“好看”那一类的。而顾停云对自己看得顺眼的长相一向记得很清楚,越好看,越清楚。

他记得很清楚,他在上高中的时候曾经跟喻宵有过几面之缘。

那时候他还在老家。某一天起,他常去的那家便利店的收银员换了人,从一个爽朗健谈的阿姨换成了一脸不食人间烟火的少年。少年拿着扫描枪的手几乎皮包骨头,指节嶙峋,苍白的皮肤下青筋根根分明,瘦得简直让人心疼。

但架不住有一副好皮囊,所以顾停云对他印象很深。

便利店就在他家对街,他隔三差五就会去买点东西。喻宵永远只专注于手上的活计,很少抬头看人,应答的话也只有“嗯”“是”“可以”几句,两人一直没有交谈的机会。

直到某一次,顾停云在结账的时候看到他眼眶发红,嘴唇紧抿,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泪水在他眼里打转,但几次都让他咬牙忍住了。

顾停云顿时心生怜悯,也不管唐突不唐突,一边把刚买的日用品和零食往塑料袋里塞,一边问:“你什么时候下班?我请你吃饭好不好?”

喻宵抬起头,湿漉漉的眼睛不解地看向他。

“是六点换班吧?我在外面等你。”顾停云冲他眨了眨眼睛。

“什么?”喻宵没有反应过来。

“就这么说定啦,别一个人偷偷溜了啊。”顾停云见他迟疑,又安抚道,“放心,我不是什么奇怪的人。我家就住在对面,经常来这里买东西。你可能对我没什么印象,但我留意你很久了,想跟你交个朋友,没别的意思。还不放心的话,我把身份证押你这儿?”

“72块6。”喻宵说道,“不用。”

“给我个大的袋子。”

“72块8。”

“行,下班到门口找我啊,等着你。”

顾停云的爱心或许不合时宜,但并不是不分对象。别人哭了他不一定管,但这个收银小哥哭了,他是一定要管一管的。

于是,当天喻宵下班以后,莫名其妙跟一个陌生人共进了一顿晚餐,并全程保持着沉默,听对方从班主任扯到花间词再到吴梦窗,装了一个圆融的逼,结束了这场全靠一个人撑着的“交谈”。

一个多小时下来,喻宵的眼眶是不红了,但脸色仍然很臭。两人只是萍水相逢,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顾停云捞起他是一时冲动,不是天生自来熟,所以也开不了口问他究竟遭遇了什么。

没过多久顾停云就搬家了,跟着调职的父母去了另外一个城市。这段短暂的缘分就这样不了了之。

然而冥冥之中似有注定,时隔多年,他又在另一个城市,见到了长大**的收银小哥。喻宵的面容依稀还是当年模样,没有太大的变化,然而除了长相,其他地方都让顾停云感到陌生。至少,他想,这样一张无悲无喜的脸上不应该出现泪痕,这样一双拒人千里之外的眼睛,也不会在他人面前盛满漫漶的泪水。

岁月把人从一杯温白开晾成了一杯凉白开。

转念一想,他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

久别重逢,对面的人淡淡地看着他,礼节性地冲他点了点头,脸上一点意外之色都没有,大约是不记得他了。

顾停云领着他在屋子里四处转,寒暄几句之后说道:“我们以前见过的,还记得我吗?”

他已经预备好收到一句冷冷的“不记得了”,孰料得到的是一句“记得”,竟然还带了些细微的情感波动。

他回头讶异地看着喻宵,“真的?”

“便利店。”喻宵说道,“我欠你一顿饭。”

“好巧,竟然又见面了。”顾停云笑道。

人们讨厌命运,讨厌的是它无端端的捉弄,但都喜欢它赐予的惊喜。顾停云十分欣喜地想,两人原本只是萍水相逢的尘中客,缘分浅薄到才驻足片刻便擦肩而过,没想到还有机会重新遇见,还有机会当个朋友。

他没有想过更远的事,就只是朋友。

喻宵大略看了看屋子的陈设便决定入住,于是那间多出来的客房就变成了他的房间。顾停云在他自己那张单人床上睡得惬意,加上从他房间窗口望出去就是小区里最大的花坛,他很满意这样的视野,因此心甘情愿地把双人床让给了喻宵。

喻宵寡言少语,顾停云也不算健谈,两人就这样互不打扰,舒服自在地开始了合租生活。

在喻宵的记忆里,这样的生活只持续了一年不到,而顾停云已经过了三年这样的日子。

与过去彻底告别之后,人的脚步就会变得轻盈起来。

深秋的阳光缱绻,N市在清晨时分慢慢苏醒过来。小区里行道树的叶子几乎已经落尽,黄叶堆积了一地,几朵万寿菊却仍开得烂漫,花瓣如裙边的褶皱一般,层层叠叠地把娇小的花蕊包裹起来。花坛里几团金黄与橘红不分彼此地紧挨着,算得上秋日里最热闹的景象了。

顾停云拉开百叶窗,阳光的暖意并着清新的空气一齐灌进来。他伸了个懒腰,四肢百骸都充满了活力。

一只喜鹊在他的窗台上蹦蹦跳跳。他正要伸手去碰,它却突然摆摆翅膀飞走了。

他睡得晚却醒得格外早。今天是周日,天朗气清,宜出门闲逛。他没有换下睡衣,叠好被子就出了房间。喻宵的房门关着,昨天出门穿的大衣也仍然挂在衣架上,估计人还在里面补觉,看来昨晚又爆肝修图了。

难得顾停云起得比喻宵早。他看了一眼时间,根据经验推测出喻宵再过不久就会起床,于是他迅速地洗漱一番后打开冰箱取出食材,开始做两人份的早饭。

炒了一盘鸡蛋,切了两根火腿,煮了两碗粥,还剩下几勺蜂蜜……也泡两杯吧。那一位每天都靠黑咖啡续命,也是时候养一养胃。

一桌简单的早餐刚刚做好,喻宵就打开房门走了出来,发型睡得有些凌乱,头顶一根卷毛恨不得翘上天去。

桌上两人份的早饭还冒着热气。顾停云正坐在餐桌边上,弯起眼睛对他笑。

喻宵无声地打了个呵欠,“难得见你周末也起这么早。”

顾停云道:“最近精神特别好,睡不多,起来活动一下。”

喻宵想了想,挤出两个字,“厉害。”

毕竟喻先生惜字如金。顾停云笑了笑,“洗漱去吧,等你一块吃。”

喻宵应了一声后进了洗手间,没过多久就回到了客厅,在顾停云对面坐下,一言不发地开始进食。

两人不紧不慢地吃完了早饭。喻宵看看摆在自己面前的一杯蜂蜜水,又看看顾停云,欲言又止,似乎对他额外的关心感到疑惑。

“我那瓶蜂蜜下个月就过期了,我一个人喝不完,所以泡了两杯。你喝不喝?不喝的话……”

顾停云还没说完,喻宵就举起杯子往嘴里灌了一口,喉结随着滑下食道的蜂蜜水上下滚动了几个来回。顾停云的视线再往下一些,看到他被衣物遮盖住一半的锁骨,若隐若现,形状好看得很。

他认识喻宵三年,但两人几乎只在家里有交流,出了家门就是各过各的日子,朋友圈子也没有交集,所以虽然认识的时间不短,但都不怎么了解对方。

以前没有仔细观察过喻宵,现在多了个心,才发现他长得这么养眼,一举一动都别有风致。

为什么以前没好好打量过他?简直暴殄天物。

越看,心里好像越不对劲。顾停云赶紧刹了车,眼观鼻鼻观心,端端正正地坐着,闭上眼睛,宛然一介得道高人,超尘脱俗,心外无物。

一杯水还没喝完,喻宵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他握着仍有余温的被子,眉头微蹙,“好,我现在出门。”

顾停云不用想就知道他又接到紧急任务了。可怜的新闻工作者,日子过得一点也不比人民警察轻松。

喻宵挂了电话,向顾停云点了点头,语带歉意,“不好意思,我现在就得赶去单位,桌子要麻烦你收拾一下,今晚我来洗……”

“碗”字还没出来,顾停云就抢过了话头,“别在意,你赶紧去吧。”

喻宵拿起手机往玄关走,系大衣纽扣的时候,听到顾停云从厨房里喊了一声:“等下顺带帮你把衣服洗了?不麻烦,也没几件,我会分开洗的。”

他一直知道,顾停云虽然从不把关心放在嘴上,但永远都在照顾他的各种毛病。洁癖、话废、不喜欢打电话……

他心弦一动,回了一声:“好,谢谢。”

收拾完碗筷后,顾停云把自己昨晚换下的衣服一股脑扔进了洗衣机,然后走进喻宵卧室去捞他的衣服。

黑色背心、白色衬衫和驼色圆领毛衣跟厚实的被子躺在一起,阳光从窗外打进来,洒下一片金色,让这张双人床看起来暖和得很,叫人不禁想要窝在上面不动弹,度过寒冷的深秋,一躺就是一整个冬天。

顾停云看着空气里浮动的彩色尘埃,忽然生出一股困意来。

他懒洋洋地坐在喻宵床边,闻着阳光的气味和床单上残留的洗衣液味,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近晌午。洗完了两人份的衣服,他打算出门去吃个午饭,再四处走走。

喻宵回到家的时候暮色正四合,顾停云还没有回来。他走进自己的房间,看到自己昨晚换下的衣服全部叠得一丝不苟,整整齐齐地放在床上,眸光闪了闪。

顾停云是个温和的人,但总带着一股隐隐约约的疏离感。他不会打扰别人,也不会对别人有超出原有交情的关怀,跟他同处一室让喻宵觉得自在。虽然现在顾停云对他的态度没有太大改变,但喻宵总觉得最近的顾停云似乎不太对劲。

他无法把这些事情理解为顾停云想要拉近和他的距离的讯号。直觉告诉他,顾停云不是会主动去接近别人的人。

偏偏他自己也是这样的人。越想靠近,反而离得越远,永远隔着不可填平的山海。

他沉思片刻后明白过来,一些事情顾停云不说,那便是他认为不必说,所以他也就不去问。既然对彼此的生活都没有妨碍,那便继续按各自喜欢的方式过,这样最好。

延伸阅读

掌上名猪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xszhu.cn/g33k.shtml
秦二柱心里的小算盘打得滴溜溜地转,但是事情并没有按照他的想法来进行。秦怡扯起嘴角,为

「秦时明月」隔世·惊鸿照影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xszhu.cn/xy79.shtml
平天府,地处淮扬,气候温湿、多雨重雾,有淅川、渐水两条河从城中穿插而过,又有联系着各

我的家里住着一群祖宗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xszhu.cn/nlu9.shtml
三日月宗近的本体是一振名贵奢华的太刀。其刀身修长、线条优雅;刀纹锃亮、新月浮华;刀面

巍巍青川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xszhu.cn/ua6k.shtml
“见过太子殿下,二皇子殿下。”两名素衣的婢女走进来福身行礼,慕容枫如蒙大赦的侧头看去

慕少夫人又在捉鬼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xszhu.cn/xpky.shtml
叶升按照过去人们商量已久的方案,决定从旁边的下水道偷偷潜到警察局旁边的地方,然后接下

荒野求生之幸运天王之变身成鸟见到他  http://www.xszhu.cn/sw6d.shtml
“鸡……”你全家,你才是鸡!她明明是鸟儿好伐?奈何自己的脖子被掐住,她吐出一个字后,

契约之风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xszhu.cn/p5f2.shtml
博物馆里响起了警报声,伴随着警察急匆匆的脚步,以及某一个追着基德不放多年的警部暴怒的

太宰治和蛤蜊家族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xszhu.cn/p9uo.shtml
录完那一期“谜男”后,谢湖就一直窝在家里闷头写歌,为出新专辑做准备。宅了快半个月,终

恶灵散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xszhu.cn/gb73.shtml
夜,如同一张黑色幕布,缓缓从天边而来。濮阳城的夜晚,甚至比咸阳还要冷。风雪夜归人,柴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xszhu.cn/aa8h.shtml
“我操,萧哥,照你这么说,各种怪物轮番冲击,人类不是要完蛋了?”顾晓南问道。“人类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幻之都庶女卑贱

    杜景月看寒笑脸色微变,于是便假装呵斥道:“胡闹,怎么可以以下犯上,你们可知罪!”她虽骂了,只是声音里毫无责备的意思,反而有些许赞扬。“是,奴婢知罪。”那几个丫鬟见杜景给她们使眼色,便虚伪的行礼道歉,可那样子又不像道歉,倒像是在说寒笑小气,这样就生气了。“妹妹不会跟下人计较吧!”杜景月握着她的手,一副

  • 露浓花瘦在线阅读第十章

    终于到了壁外调查的日子,薇拉觉得比起训练,她更想去壁外调查,她坐在马背上,和佩特拉他们并成了一排,队伍为首的是艾尔文团长,后面为辅的就是利威尔,韩吉,还有米克三个人。道路两边站着来送行的居民,闹哄哄的声音一直在薇拉耳边喋喋不休,说实话她还在宪兵团的时候,也曾目送过调查兵团出征,可是那时候完全就是抱着

  • 未几鱼化龙之到燕京

    杨成他们两家六口人,下了直升机,来到了不远处停留在那里的两辆军用吉普车前,杨建国边用车钥匙开门边说道:“你们也都饿了吧,我带你们去吃燕京最有名的烤鸭怎么样?”杨成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倒是被周纯翔抱在怀里的小丫头,高兴地手舞足蹈了起来,口中欣喜的道:“杨叔叔最好了!”说完小丫头又转过头对周纯翔说到:“爸

  • 大道长歌在线阅读第7节

    戚庄觉得头有点疼。他没给周围人一个眼光,可奈何不住身边还有一个猪队友。猪队友叫周恒,屁颠屁颠地凑到他身旁,自以为隐蔽地扫过戚庄和沙发相贴的屁股,“你真的被他……那啥了吗?”语气隐隐夹杂着兴奋和好奇。戚庄优雅地转头看他,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让周围凑过来的一圈人听见,“宝贝,原来你昨晚就是和他在一起啊。”

  • 玄幻:我杀遍所有主角在线阅读第5节

    沙发上,安晨炐盘腿而坐,腿上放着平板电脑,双眸瞬也不瞬地盯着平板电脑,对任灵悦的话置若罔闻。没得到回应,任灵悦偏头朝坐在沙发上的安晨炐看了一眼,转回头看向身边的安晨微,见她盯着坐在沙发上的安晨炐,目光平静,不知道在想什么?任灵悦伸手拉了拉安晨微身上的病号服,得到安晨微注意后,倾过身在她耳边小声问:“

  • 洪荒:西游两开花第十章

    俞恒才皱眉,连疑惑都没有问出来,就被喧闹声打断了。以私.密,安静,不被打扰著称的餐厅,包间门被推开了,一个小矮子被好几个大高个,如众星捧月一般走进来,分明只是个清秀长相,偏偏要做凌厉姿态,抬着下巴,强装倨傲与盛气凌人。“西格诺!”小矮子一进来就冲西格诺大喊,吸引注意力后,又当着西格诺的面,轻蔑的看了

  • 大秦:从小兵到冠军侯最大的金手指--二姐赫尔德!

    一顿美味的方便面过后,周烨将面饼带汤给横扫一空。时间已经来到了晚上9点左右,这个时候正是群里曾经大学同学们活跃的时间段!大家都刚刚毕业,对于找工作什么的都有很多的话题。群里时不时的传出某个人找到了八千、一万等的工作。还有说要回去继承自己老父亲养猪场的工作等等,引起很多人的羡慕之意。随即,当话题转向了

  • 醉月风下在线阅读第九章

    阿朱和阿碧虽然是仆从的身份不过和辛野一路谈笑也没有多少拘束,可以放心大胆的和他开玩笑。“好啊,那就说说前朝吧。比如,前朝宰相陆元方,是苏州人吧?”辛野张口就来一个。“辛少爷说这些,婢子不懂,所以就当他有这个人吧。”阿碧一副我没知识我骄傲的态度。“好吧,既然说那么远的你们不知道,那就说说近的。范仲淹,

  • 都市仁医在线阅读第1章

    “嗯。。。唔。。。”凝舞皱了皱眉,“好闷啊。。。我可是特地找的一个最凉爽的一个大树啊。。。”她想转个身,可身体好像被卡住了,“嗯?!”她突然停止了那小小的动作,“怎么。。。回事?”很明显,现在的她动不了,而且周围好湿啊!“自己,这是在水中?难道又是那个臭女人阴我?可是,什么水能这么粘?”就在凝舞还在

  • 全世界都吃我的药在线阅读第10节

    陆猴儿感觉今天倍有面子,运气不错的,居然可以钓到一条鱼,准备将他带走。“快快快!把鱼捞出来,然后准备烧烤了,来上星**这么久了,我可还没有钓到过一条鱼呢!”易小楠瞧着陆猴儿提着刚钓到的鱼过来迫不及待的搓了搓手。余诚诚听着,嘿嘿一笑:“你哪里没有钓到过,上次不是钓到一条了么,不好意思,准确的说是一只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