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重生之秋晓夏然(现代重生)在线阅读第7章

作者:小水妖精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站在半山腰上,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先下山。等我出了这片山林,取回玉坠,再回来找这只哈士奇也不迟。如果像个二愣子一样扭头回去找,说不定我和它都得困在山上。而且刚刚的困境,十有八九是有人针对我设的,那只哈士奇现在和我在一起反倒可能更加危险。

我加快脚步下山,路上经过一片杨树林。杨树的枝桠和叶子将大半的月光都挡住了,在里面很难看清脚下的路。我拿出手机,想要打开,借着手机的光亮继续向前走,可是我摆弄半天,手机也没打开。我的手机坏掉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既然不可能是它自己坏掉的,那就是我又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困住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刚刚我还想着,千万不要又被困在山上,这就又被困住了。我在心里一边问候那个困住我的东西的全家,一边观察四周,看到在我的左前方似乎立着一块碑,月光洒在碑上,似乎没有遇到遮挡,碑后也没有杨树。我断定那是杨树林的尽头,一路小跑,到达那块碑前。就算被困住,也要被困在一片光线比较充足的地方才对我有利。在这个杨树林里,我连脚下的路都看不清的,心理上就矮了敌人一截。

果不其然,这块碑立的地方就是杨树林的尽头。到了碑前,我这才发现在碑的另一面有三个鲜红的大字,这三个字看上去和历史书上的象形文字有些神似,但是给人更加古老的感觉。这三个字,不知道是谁所书,也不知道写的具体是什么内容,但是看了之后,我的突然感到天旋地转,昏厥过去。等我醒来,却发现自己的灵魂虽然还在身体里,五感也还能感受到,但是身体完全不受控制。不仅如此,我眼前的场景也变了。

我看到自己站在一片花丛中,花是鲜红色的,形状有点像骷髅。这骷髅的下颌和牙齿是分开的,就像是在笑。如果不是这种花有暗红色的叶子,我几乎能确认它就是传说中的彼岸花。

我感到一滴湿热的液体从我的脸颊划过,我猜测那是眼泪。我的身体疼痛不堪,一只手紧紧地捂住胸口,那里有汩汩鲜血向外流。“我”张口问站在“我”对面站着的一个包裹在一片雾气中的人,满是怜悯的语气:“你屠尽天下,就能换来人间大同吗?”

我努力的想要看清对面那个人,可是那个人就像被包裹在一团雾中,我无论如何也看不清那个人的样子。

对面的人不带丝毫感情的回答:“现在的世界,只有如此。”

对面的人不仅样子看不清,连声音也分不出男女。

“你已经陷入歧途,回头吧。”我听见“我”回答道,声音里满是担忧。

对面的人没有回答,这个人飞身一跃,手中不知何时拿了一把匕首,干脆利落的割下了“我”的头,头在地上滚了几下,最终停住。透过头的眼睛,我看见了那具没有头的身体。

我看着那具身体倒下,这时我才发现,这具被割了头的身体应该不是我的,这具身体穿着一袭黑色的长袍,长袍上多处被血浸透,就像一个个恶意开放的花朵。最重要的是,这具身体上散发着一层闪耀的金光,这种金光我身上肯定没有。

但是,如果那不是我的身体,为什么那具身体感受到的一切我都能感受到,那具身体的声音也和我的声音一样?

“放过自己吧。”我听到“我”的声音劝告道。

我听到这句话,内心有一群草泥马奔过。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担心别人呢,自己的头都在别人手上呢,还让别人“放过自己”,这脑子是被驴踢了还是被门挤了。

一阵剧痛从头顶传来,我又昏厥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我还躺在那片坟地里,那个神秘的石碑不见了,只有那片杨树林哗哗作响。

我从地上坐起来,头疼的厉害。这个幻境真是越来越厉害,刚开始只是侵袭我的视觉和听觉,现在连疼痛都能制造了,我的赶快想办法离开这里,不然谁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幺蛾子。万一这片坟地里有个悬崖,那个困住我的东西一高兴,让我把悬崖看成平地,放心大胆的走上去,那我估计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坐在地上不着急赶路,而是把我从第一个幻境脱困的经过从头至尾分析一遍,试图从中找出脱困的方法。刚开始,我四处走,没能脱困。接着那个额头有红毛的哈士奇出现,它无意间帮助我发现了幻境的边界,可是我出不去。然后,那只哈士奇咬着我的裤子向外跑,我就出去了。对,关键就在这里,那只哈士奇有带我出幻境的能力。那么,现在的关键就是找到那只哈士奇。

我从地上站起来,打算出发去找那只哈士奇。虽然不知道这个幻境到底有多大,也不知道那只哈士奇现在在哪里,甚至有可能因为幻境的原因,即使我从那只哈士奇身边走过,我也有可能看不见他,但是我必须去找。它现在就是我的希望,去找它总比呆在这里坐以待毙的好。

没走几步,眼前有一道黑影一闪而过。这道黑影的速度非常快,如果在平时,我一定会认为是自己的眼睛出现了幻觉。但是今天接连出现的幻境使我的精神高度紧张,几乎到了草木皆兵的程度。

我在一块视野比较宽阔,没有树木遮挡的空地上站定,睁大眼睛,观察四周。那个黑影再次从我面前飞过,这次我用余光看到那个黑影落在了一棵杨树上,我转过身体,对着那棵杨树,随时准备生死相搏。

对面的杨树上有一个“孩子”,这个孩子,扎着两个羊角辫,小脸白白的,涂着一层红胭脂,看起来很像烧给亡者的纸人。她,或许叫它更妥当,上半身穿着意见黑色的衣服,下半身,笼罩在一团雾气中,模糊不清。

要是以前,见到这么一个孩子,就算不把我吓的浑身僵硬、动弹不得,也得把我吓得撒丫子逃窜。可是今天,我经历了两次幻境,现在又陷入第三次,早就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见到可怕的东西,也只是吓得两腿发抖。再说了,怕也没用,再怕我也得面对,不面对我就不能离开幻境。

在杨树上的孩子冲我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她一笑,脸显得更白了,而我的脸绿了,听别人说,鬼对人笑,就是想害人。看这孩子,妥妥的是鬼,它对我笑的这么灿烂,肯定不是因为我长得帅,肯定是想害死我啊!

我也顾不得什么尊老爱幼了,拳头紧握,随时准备给它一下子。就算打不中它,吓唬它一下也好。

这孩子看我拳头紧握,一脸凶相,也不害怕,呵呵呵的笑的更欢了。看她笑得那么欢,我的心也凉了半截。看起来我是伤不到它的,不然它应该会上来攻击我,而不是呆在那棵树上像看猴子一样看我。

我内心有些挫败,不过表面上还是一脸凶狠。有时候,和鬼斗就像和狼对峙,只要被它发现你内心有一点恐惧犹豫,它就会扑上来,把你啃得一干二净。

那个孩子笑了一会就不笑了,一脸无辜的盯着凶神恶煞的我,就跟我是个要拐卖它的怪叔叔似的。我内心那叫一个无奈,别说我不是拐卖人口的人贩子,就算我是,我也不敢卖姑奶奶你啊!

那个孩子在树上一动不动,就这样和我对视。我的精神一直高度紧张,这一会儿也有些倦怠。突然,我的肚子里一股酸气上涌,忍不住打了一个嗝。没成想,它趁着我打嗝的功夫,飞到我面前,一只煞白煞白的手向我的心口抓去,这个小手不大,但是指甲足有一寸长,还是黑色的。要是被抓到心口,不死也得脱层皮。

我慌忙闪躲,没被它抓到心口,而是被抓到左臂。这个孩子的手指甲掐住我的左臂,五个指头的指甲都刺入我的皮肤。我赶忙抓住机会,一个拳头就冲着它的脸打过去,可是我没打着,它放开我的左臂,飞回杨树上。在它飞走的一瞬间,我才发现它没有腿和脚,它的下半身并不是笼罩在雾气里,它的下半身就是雾气。

它飞走以后,我的紧紧地盯着它,不敢有丝毫大意。我稍稍抬起左臂,发觉左臂酸涩异常,难以动弹。我用眼角的余光打量我的左臂,发现左臂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被那个东西抓的皮开肉绽,血肉横飞。我的左臂刚刚被掐的那一块乌黑乌黑的,但是皮肤一点也没破,也没有一点血流出。一股寒意从那块乌黑的皮肤源源不断的流入我的身体各处,使得我浑身发冷,就像身处冷库。

那个小东西还在杨树上看着我,并没有丝毫发动进攻的趋势。寒意使得我忍不住浑身发抖,我估计了一下,在这种寒意输送下,我根本坚持不了多久。如果我等到实在坚持不住,任那个小东西宰割,我一定会死的很惨。与其如此,不如现在放手一搏,冲上去和它过招,说不定还能有一线生机。

有被那个小东西抓过的左臂提醒着,我可不敢和那个小东西直接接触。我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直愣愣地向那个小东西冲过去。快到那个小东西跟前了,我连石头都举好了,准备砸它,这时候,我没留神脚下,被绊倒了。

这下完了,我想,那个小东西一定会借机整死我。

延伸阅读

迪克码头加盟  http://www.allyzdesigns.com/ud7s.shtml
文字为主,选用欧式标签的创意表达形式,暗示迪克码头西餐的正宗和精致。另外,环形布局,

精英加盟  http://www.allyzdesigns.com/pzjz.shtml
精英仪表电器创建于一九八三年,已有近三十年的发展历史,公司现有员工500余人,其中管

佳奂灯饰加盟  http://www.allyzdesigns.com/sls.shtml
佳奂灯饰,涵盖开关、插座、光源、家装配灯、台灯、落地灯、儿童灯、吊灯、吸顶灯等300

管家帮家政加盟  http://www.allyzdesigns.com/s7py.shtml
管家帮家政服务接受监管和指导,开创家庭服务业新标准,以适应社会潮流发展。网站、呼叫中

大立洗衣工具加盟  http://www.allyzdesigns.com/sg2t.shtml
大立洗衣工具加盟_公司简介上海大立洗涤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和技术服务

硕辰衣柜加盟  http://www.allyzdesigns.com/umqb.shtml
硕辰衣柜加盟详情睢宁硕辰家具包含是橱柜、电脑桌、茶几、餐柜等产品,公司总部设在睢宁,

思维翼加盟  http://www.allyzdesigns.com/g9ve.shtml
思维翼两轮平衡车已有五年的品牌历史,平衡车行业前三的品牌,有自己的技术研发团队,品牌

优选加盟  http://www.allyzdesigns.com/62gx.shtml
经过几年的发展,在北京,成都,沈阳等大中城市《优选》成了城市时尚,可靠的便利店代名词

耳环奇遇记加盟  http://www.allyzdesigns.com/6mi0.shtml
关于品牌耳环**记开创国内耳环专卖模式的先河。耳环**记是市场竞争的必然产物,是市场

魔扣女装加盟  http://www.allyzdesigns.com/bsx3.shtml
长沙魔扣服饰有限公司座落在人杰地灵的中国中心地带城市---长沙。系国务院公布的首批2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云腾蛇飞在线阅读第六节

    那妇人家在偏僻之处,远离镇中心。一间小小的茅草屋,油灯灯光摇曳,昏黄的烛光落到有些岁月的墙壁上。妇人收拾好一间屋子,道:“只有一张床,你们三个人可能要挤挤了。”苏越祈扫了一眼四周,桌上有一对碗筷,墙角堆叠着一些书,苏越祈只瞟了一眼,便知道那是四书五经,寒门学子的命根子。苏越祈道:“大婶,这儿就你一个

  • 九龙诛魔特殊任务完成,一千万到手

    “好吧。”叶天无奈耸肩。其实他本来也是要去帮忙的,系统多此一言了。只是,帮忙显然是要破财的,尤其是他现在顶着富二代的身份。哎,身家只有九十八万的叶天又觉得自己太穷,实在太穷了。好在,撩妹培养好感度是可以提高每日金额的。也许,不亏?想着叶天掏出兜里的纸巾,抽出一张来递给女孩:“别哭了,不过是钱包和手机

  • 和有钱老女人相亲之后在线阅读第五节

    005周六早上下课,辛瑶直接从余洋家里坐上了去地铁站的公交,她家里距离学校并不算很远,坐地铁要快一些,S市作为目前国内的一线城市,周六的交通可谓不是简单的拥堵。坐地铁虽然折腾一点,好歹要快一些。昨晚她就打电话和白燕说了今天回家。那一百五十块,辛瑶一分没动,尽管不算多,心里的感觉却是完全不同的。进了地

  • 洪荒万界之吾为天道在线阅读第10章

    魏九却摇摇头:”没什么。“但他立刻又问:”你到底是在哪遇到的龙公子?“”我……“魏蕊还想含糊却看到父亲一脸期盼她也不好再欺瞒,就把自己投去翠云山庙会遇到坏人,最后被贺渊救的过程说了,她实话实说已经做好被父亲责骂的准备了,那知父亲只是皱眉摇头一点也没责怪她的意思。”爹,有什么问题吗?”魏蕊总觉得父亲有

  • 笑忘欢颜第六章

    巷道里没什么灯光,只有头顶那片虚假夜空的星星在闪耀。停在路边的车驻留在两个路灯间,恰好是灯光最昏暗的地方,黑色的车仿佛融在漆黑的夜色中,犹如怪兽等待猎物的黝黑巨口。“大哥,要不要我去......”坐在驾驶位的伏特加向琴酒请示。琴酒坐在车里,帽檐遮住了他的眼睛,只能看到他冷峻的下半张脸,他声音低而沉,

  • [综英美]拯救复仇者之老哥,你真好

    当天下午。东海附中高三年级又考了理综,毫无疑问,爱上做试卷的叶寒再次收割了一波物化生三门课的经验。如同早上的数学和英语一般,耗费了十多分钟,将三门科目结合在一起的一张试卷做完,然后在萌小团以及同学们懵逼的视线中,交了试卷,再次扑进了图书馆的经验海洋。一个半小时后。脑仁微微胀痛的叶寒终于是停止了丧心病

  • 突然和死对头结婚了之呼延浪涛战哼哈二将(7)

    若兰城千余米之外。旌旗千展隐约浮现在沙尘中,黄旗青龙,左路“程”字旗,中路“李”字旗,右路“哼哈”旗。“报斩远大将军!”李字旗下黑衣探子单膝跪地朗声报告。“有何消息?”所谓斩远大将军年方二十左右,御赐姓“李”名“斩远”,气质温文儒雅,剑眉稍细长,略微上挑,也不失将军英气。“程将军和左翼部队的近卫军千

  • 美妆天后花田喜事第10章在线阅读

    叶青把自己刚制作好的视频发到B站以及各大平台上,接下来,就只要等待鱼儿上钩就行了!趁着这段时间,叶青打算多玩一会**,毕竟自己制作出来的外挂都没有好好的玩过。而在他玩**的这段时间内,B站以及各大平台上掀起了一阵阵风暴。以B站的观众们来说,叶青投稿的视频正以一个飞快的点击量往上窜着,弹幕以及评论区更

  • 魁拔龙溟像告白一样的大喊:

    “范思辙—等老娘回来一定杀了你!!!!!”范思辙着自家妹妹先是从房里冲出来,一听这话知道自己昨天给她下药这事是逃不掉一顿追杀了……“你那些个师兄们那么惜才,你哥哥我又是个爱财的,怎么能不帮他们一把!”可是自家妹妹只撂下一句狠话就跑了。跟上去一看,就见到她骑着马往府外冲。“唉!那是爹的马!”“等老娘回

  • 重生后我嫁给了死对头在线阅读少年心性

    冬去春来,积雪开始融化。雪水的滋润,小草偷偷的冒出头,花儿害羞的展开花瓣。落樱河结束了冰封,开始不知疲倦的唱起歌。两岸的杨柳又重新披上了绿装,伴着春风跳起了迷人的舞姿。田野中,有人开始耕作,不知名的鸟儿在树梢叽叽喳喳的聊天。村里,女人们忙着织布,机枢声和小孩子的嬉闹声连成一片。青山环抱的小村落一片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