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妖尾之无名的死神在线阅读第七节

作者:清翎之羽 来源:飞卢小说网

进了房间坐到电脑椅子上随意的翻开了《念颂集》看了起来。

咦~!这是《大悲咒》?看着翻开的经文,里面好多生涩难懂的字,看着看着: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南无阿唎耶。婆卢羯帝烁鉌啰耶......我尽然看进去了!?

就这样看完了一遍《大悲咒》全文,我忽然觉得脑海里好象有什么触动似的,可是却还是没能抓不住那个触动到底是什么?于是又往回翻从新在看了起来。

看了两遍以后,发现我好像记住了这篇大约千字的《大悲咒》经文!这是神马情况?只是稍微的有一点吃惊了一下,到也不是太在意这个事情。

于是我又接着往后翻看着,翻到《般若波罗密多心经》看完了一遍,我合上书回想了一下发现竟然能背诵过去?这个发现让我真的有点惊讶道了!什么时候我能做到过目不忘的?好像没有过这样的吧!

有了在一发现我兴奋了起来,的在心里想着:“呵呵~我靠!这也太给力了吧?怎么从来都没发现本少还有这个优点呢!这是个好技能嘿嘿~~啊哦,好像不太对呀!那我刚刚看过的小说为什么会只有一个大概的印象呢?”

想到这我把《念颂集》放下,打开小说网站又点了一本小说看了起来,看了3-4章之后我退了出来,然后去回想刚刚书里的内容发现只能记住大致的内容,并不能过不不忘?

“唉~!我就说嘛!我怎么会有这样的能力的?错觉而已。”我叨叨咕咕了几句。

然后我也无聊就在网上顺便搜索了一下刚刚在书里看到的有篇叫《往生咒》的题目,搜出来了两个版本的?

“咦~一个版本是佛教的,一版是道教的?靠~这么多?”我小声的惊奇了一下。

于是我先点了道教版本的进去看正文,看完后关了往页,竟然记住了?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有头者超,无头者生。枪殊刀杀,跳水悬绳。明死暗死...

神马情况我...?

接着我又进到佛教版的去看了一下关掉,想...还是记住了?这下子我就是真的懵了!这是怎么回事?不可能的!还不死心的我接下来就开始在网上浏览着佛教其它的一些经文,咒文,就是连一些咒文后面附带的手印也无一例外都记在脑海里面了?......!

浏览过一些后,我还是想在试试,然后又去看小说,可是发现真没这能力?难道这真是错觉吗?还是说我出现幻觉了?

......

不对呀!还是能回忆起经文的内容啊!就在回忆经文的时候突然感觉在自己心里那种明悟的感觉一下子好像也越来越清晰了!猛然我像是抓住了什么东西?~冥想~?

于是马上把电脑关了。下楼骑上车就往‘松云山’最高的那坐山峰去了也就是早上常去晨练的那里去了,在半山把车停好往前就去不了车了!

一口气爬上了最高的‘金鸦坡’来到一块大石头上盘腿坐了下来。

深吸了一口气闭上双眼后,又慢慢的将那口气缓缓的吐了出来。放空了心灵不再去想其它的什么事情只是用“观想法”里呼吸吐呐的方法缓慢的呼吸并冥想着:

在脑海里幻想着面前的天空中我‘看’到慢慢的出现了一片淡淡的金色,紧接着一个巨大的金色‘佛’字虚影慢慢的出现。可是实在是太不清晰了,模糊的那个样子就好象只要风一吹那个字就会散掉一样。就那样模模糊糊若隐若现的悬在半空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是一分钟还是一小时还是更久?空中那个‘佛’字更加的模糊了,连字的型状都快看不清楚。就像是随时会消散一样!

这样的情况出现过好多次,我知道这次可能又没能成功!就在连自己都准备散功放弃这次修行的时候。突然《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的经文在脑海里面那片天空里出现了!?

整篇经文字体成金色的悬浮在眼前,我“看”着空的中的经文不自觉间开口快速的念了出来:“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既是空,空既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

一遍一遍的念着《心经》。那个巨型而又模糊的‘佛’字也在一遍遍诵经声中越来越清晰了。

当诵念到第九遍最后一个字念出!天空中的经文一下子朝着那个大大的‘佛’字飞去,排成一队绕着‘佛’字就像是一条金色的神龙一样围着‘佛’字转着圈,忽然间那条金色的神龙猛然就往‘佛’字撞了过去去。

接着就看到那条由经文组成的神龙就像是融进了‘佛’字里一样消失不见了。就在经文消失的那一瞬间整个‘佛’字金光大放把眼前的那一片天空都照成了金色十分的耀眼。

现在再“看”那个‘佛’字,它就好象是纯金打造的一样金光翼翼的悬挂在那片天空。

就在看到‘佛’字刚刚成型大放光芒的那一个瞬间,我觉得自己身上通体舒泰浑身暖洋洋的,在“看”到现在字已经成型了悬在那里没有异常后,我就退出了这次修行状态。

睁开眼睛后鼻子里闻到一阵恶臭的味道怎么回事呢?在仔细的一闻发现味道还是从自己身上发出来的。我伸出手看了一下露在外面的皮肤上有一层黑漆漆黏糊糊散发着恶臭的东西?

“我靠,太阳的,神马情况这是?这还得了啊?赶紧掀开裤角还有衣服一看全身都是的。得了赶快回去洗澡吧,这山上也没个有水的地方。晕死!”

到家里给自己狠狠的洗了个澡才没了那种恶心的臭味。看到老妈还没回来的,就知道时间还早进自己房间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果然还只是23点20分我妈她们还没散牌的。去山上的时候看了下时间是21点多。

......

接下来的十几天除了晨练或是出去和先知他们几个喝酒以外,我基本上都泡在网上看佛经看道经,顺便还研究一下手印。(从小我就对鬼神这些事充满好奇和喜欢)这段时间的佛经道经好象真的没有白看,现在的我心态放的那是相当的平和了。

还有两天就是集合去旅游的日子。吃过了中饭,下午我先给先知打了个电话,要他后天自己只要带一套换洗的衣服以外再就是把他那把折叠弩和那几十根箭带上。其它的我这都有,他不用再准备什么东东了。然后开始整理我的旅行背包,把帐篷睡袋都检查了一遍后装好。

在就是准备充电宝。再把从西藏买的两把一尺多长的腰刀,手电筒什么的也全都该充电的充,放包里的放包里。这些东西可是在野外少不了的东西呢!然后出去到了药店里买了点消炎呀,治感冒啦,还有创可贴解毒丸什么的玩意,全搞定了以后就剩等出发了。

......

到出发的日子了,昨天我就告诉了我妈说要出去玩几天的。所以早上起来跟妈妈打了声招呼就拿上背包下楼骑车去接先知去了,还好我刚到他家楼下他已经在等了,把背包还有先知的弩包都绑在车后面支架上我们先吃了东西然后就向‘前城’的集合点出发。

提前半小时到了集合地点,一看已经有十几辆摩托到了。和主办人见了面过后聊了会儿,知道他叫黄觉40岁,自己组织了个摩托车队,有家户外用品店一家古玩店,属于比较有身价的。然后就和先知在一边聊着天等剩下还没到的人。

陆续的又来了十多辆车,时间到了的时候黄觉点了下人数核对好姓名,发现人也到齐了,组织大家相互简单认识了一下后说了声出发!

两辆皮卡车(装物资和随行人员的车)几十个人30辆摩托浩浩荡荡的就沿着国道上路了!

一路上为了安全,所以车速都不算快。到了下午五点多钟我们一行人到了铜市下面的一个小镇里。黄觉说这里是去目的地最后一个补给点了,在往前走就没有这样的镇子了只是路上会经过两个小村子。

因为到目的地还需要有差不多4-5个钟头车程的原因。所以黄觉今天按排了我们就在镇里吃晚饭,晚上在镇外露营。

我找到安排完晚饭站在饭店门口的黄觉和他说:“黄哥,我出发的时候忘检查油箱了,现在我先去加点油一会儿就回来!”

“行,去吧,你知道在哪加油吧?就在我们进镇来的那个三岔路那里。”黄觉回答我。

“知道,路过的时候我看到了。”我回答完黄觉,又对先知说:“董鬼,你是和大家一起,还是陪我去加油?”

“你去吧!你去吧,我和大家联络一下感情先。”先知看着我身后有点不耐烦的回答。

我正想要说他这又是怎么了?在回头看了一眼后明白了,原来后面饭店里坐了一桌的女人在那里休息聊天,看着好像都是跟我们一起来的。

明白了怎么回事后我回了他一句:“哦,那你和朋友们去联络感情咯,我自己去。”

“还有哪个团友要去加油的?要去的话现在我这里已经有团友要去了,要是还有的话大家一起去吧?有要加油的吗?”这时候听见黄觉大声的喊了一偏!

“有?”

“我去”!

“还有我!”

“我也要加油了!”

“带上我?”

......

黄觉变戏法样的不知道从哪里搞了个扩音器出来说道:“去吧,晚饭就是这里6点30。不用加油的各位团友想在镇上逛逛也可以,只要记得来集合吃饭再就是别找错了地方就行?”

延伸阅读

来自地下的低语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jzsng.cn/6cok.shtml
说完,zdbss恶狠狠的瞪了哈西一眼。哈西却对zdbss说:“我看狂妄是你最好的安慰

玄幻都市之万界棺材铺之第十章  http://www.jzsng.cn/asyd.shtml
网织起来了。——杨暮社团活动的结束,就是新一轮的球队校队报名,什么篮球队,拍球队,羽

我在七零搞玄学第九章 一出好戏  http://www.jzsng.cn/d5l0.shtml
“嗯?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老王下意识的伸手拦住了这名队长,满眼疑惑的询问道。“我警

[网王]幸村君,请多指教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jzsng.cn/ad1q.shtml
棋局就地摆开,先是围棋,后为象棋。倒不是韩胜齐占着**优势就有理选择,而是林海觉在一

不靠谱穿书系统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jzsng.cn/b0w4.shtml
即便在南方,四月的地气还没有完全回暖。蔡徐坤又向靠椅里面挪了挪,将自己完完全全包裹起

修仙记之修女院之拍卖会  http://www.jzsng.cn/621m.shtml
不一会.那名曾与玄龙交易的老者走上台来。“各位,老夫名叫钱来快,在座有很多人都认识我

印证爱情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jzsng.cn/gswc.shtml
外面传来开门声,应该是古正义回来了,林默听到了贺知的声音。“我靠,古正义,看你都把谁

玉兔喂养手册龙族的宝物  http://www.jzsng.cn/nn9l.shtml
“奥!”猫荒应了一句,跟在猫寻后面。走进了巨型的洞穴内,很快猫荒和猫寻两个,来到了一

我!掠夺主角气运逃离  http://www.jzsng.cn/p0ga.shtml
客厅的争吵声让半梦半醒的林伽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齐肩的头发乱糟糟的,脸颊有几颗小小的

嫁给昏迷的世子之后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jzsng.cn/dfue.shtml
“傻子,把你的嘴给我。”白晶晶双眼微红,她抓起苏天的嘴,就猛的亲了上去。一股温润的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妄在线阅读第十节

    “站住,你不能参加测试。”刺耳的声音回荡在偌大的广场之上,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纷纷朝萧冷这边看了过来。萧冷眉头微皱,显然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的出现,而且他看那人的神情分明有着一丝戏谑,就好像故意如此刁难自己一般。不过萧冷还是冷静开口:“这位兄弟,为何我不能参加测试,先前可不曾说有什么限制。”“呵呵

  • 镇国不如镇你之喝飞醋喝多了

    古尘如猛虎一般,从山上冲了下来,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学校。终于是在下午的上课铃响起前,来到了班上。当他走进高三294班教室的那一刻,之前那锋芒毕露的气息,早已经消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低调而内敛的平庸。一眼看去,没有半点出彩的地方。就如同那种丢进人群中,绝对找不到的那种。这才是古尘平时的模样

  • 仙君的小可爱养护指南在线阅读第10章

    马晓晓一怔,还来不及反应,楚流焱这时却已经放开她的手,提剑刺向了尸人。旁边的周扬挑了马晓晓一块没被污染的衣角两指捻住,扯了她一下,“来来来,咱们到一边儿去,给老大腾地盘儿打人。”马晓晓:“……”由着周扬拉到一边。之后,周扬松开马晓晓的衣角,两眼发亮喜滋滋的开始掏手机。马晓晓看到,微讶,“……你干什么

  • 海贼之邪恶系统第8章在线阅读

    好吧,看来苦逼生活要开始了...<<<<<<<<<<<<<<<<<<<<<<<;>>>>>>>>>>&

  • 落花谣第七章在线阅读

    “陛下,前面就是存放阵亡将士尸体的地方了”高福躬身答到“哦,那朕去看看受伤和阵亡的将士”皇帝径直向前走去“陛下,陛下”那些受到轻伤的羽林卫向皇帝行军礼,皇帝也也一一回礼,整个城楼侧面充满了血腥的气味,令人胃中一阵翻腾,赵祁强忍着吐意,趋步跟上了皇帝和高福。皇帝走到了一个身受重伤的羽林卫士兵的身边,“

  • 一对A之人间绝色洛晗鸢

    C区47号机位置上的女人很明显只是个普通玩家,账号和操作在普通玩家当中还算不错,只是对面的人操作明显比她更胜一筹,于是一轮交锋之后对方抓住破绽一串连击将这边的枪炮师一波带走。输了一局之后她怒喝一声,一推键盘,气冲冲地起身离开。心底为这种不淡定的行为表示了不赞同,叶秋终于坐上了位置,然而刚刚的人离开时

  • 她是我喜欢的第九章在线阅读

    付成功脸色又变了几分,惊得也是情不自禁的朝后退了一步。怎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不行,这不能是我的错!他看了看周围众人,分明发现他们看着自己的眼光有着明显的变化。这个错,绝对不能是我的!对!他转头看着王浩,怒吼:“是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整我!”王浩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也不说话。付

  • 皇祭第1章在线阅读

    暑假刚刚过去,盛夏的余热却还未散,一轮白日明晃晃高挂,炙烤着地面,掀起阵阵热浪。学生们还沉浸在假期的疯玩愉快里,就像这明媚的天气,精神气儿十足的……狂补作业。“哎,这道题为什么选C?”“这还用问,C最长嘛。”说得好有道理。三长一短选最短,三短一长选最长,长短不一选择B,参差不齐就选D,同长为A,同短

  • 我为生物狂之大众情敌(7)

    “唉……”“唉……”阳光灿烂的美好清晨,泽田兄妹每人端着一碗内牛满面相对无言,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活着抵达学校。里包恩适时出现,分别在两个学生脑袋上拍了一巴掌,“都呆坐着干嘛,赶紧出门上学去。”说话的口吻听着不像送人上学倒像是送目标“上路”。“其实纲子你比我幸运啊。”纲吉小兔子走在妹妹身边小声念叨,虽然

  • 东方不败之杨莲亭重生在线阅读第七节

    果不其然,尤里无视克里斯与其打招呼的眼神,径自走到牛蛮身前,将其上下打量一番,眼神极有穿透力,让牛蛮有些担心身份暴露。其实不仅牛蛮担心,克里斯也担心,但他不敢发声。眼前的风马骑士是隶属于罗斯家族的中级风马骑士,曾跟随罗斯家族征战过沙场,立下赫赫战功。若此刻便出声支援牛蛮,万一他身份暴露会牵连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