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萌妻食神诡异的梦

作者:紫伊281 来源:红袖添香

吴痕看了画像会儿,内心有点触动,但他也不傻,暗自揣度着,若真如老者那般所说的厉害,那葬魂山怎么就他一个人?

老人却不顾吴痕打断,陷入了某种回忆,自顾的说:

“娃儿,可能爷爷说出一些事情来你也不会相信,葬魂山以前不叫葬魂山,秦武大陆也不是秦武大陆,我听先辈们说过,我们的头发与别人不同,因为我们是修罗人,我们都是来自一个遥远的地方。

至于秦武大陆以前叫什么,爷爷也不知道,而葬魂山以前叫真武山,祖辈们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很久很久前发生过的一场战役,我们修罗人与仙门决裂,那一战,我们输了,修罗人死亡殆尽,这里哀鸿遍野,满山堆成尸体,唉,真武山上葬孤魂,所以叫葬魂山。

万年之后,这里成为仙门争夺之地,战争再次爆发,使得这里灵气枯竭,成为一片废墟,而我们仅有的修罗人在这里历经万年劫难,所剩无几。有的远离葬魂山,最后血统混乱,消失于世,而爷爷这一脉,誓死不与其他族人通婚,最后在这里慢慢衰竭,历经几千年,这里看似生机勃勃,可是谁又知道很久很久以前化为一片废墟,谁又知道那段凄凉与悲壮的的故事?

孩子,你头发是紫色的,从你身上,我感觉到了修罗人的气息,因为你与我一样,与我祖辈一样,在万年后的那场战役之后,就再也不能吸纳灵气的,所以我们的修行之路都被截断,道基根本受损,最后我们都将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你说你想修仙,根本是在骗爷爷的。”

最后老人的那句话,深深刺痛了吴痕,这位老人真的知道吴痕不能修仙?不能吸纳灵气?莫非吴痕真的是修罗人?那吴痕怎么会在重阳宗长大?那他的父母又是谁?

吴痕思考了良久,反复酝酿,心里笑道:这位爷爷真会编故事,我自个儿都说了要去仙门报道,那肯定是没有在仙门修行过,爷爷是为了让我留下,钻了我这个空子的。不过他胡乱一说,还真有几分相似。

或许老人也是孤寂太久,正好吴痕又是紫色头发,这没由来的亲情使得老人格外高兴,当然,吴痕也不急,索性陪这位爷爷在这里住几日。

吴痕从包裹里取出几个灵果让老人吃下,这灵果一个可以顶十几顿饭,而且还能延年益寿,吴痕自然不想让这位爷爷早早的离开人世,日后他回重阳宗,还会带一些过来看他老人家的呢。

老人见吴痕懂事,以为他真的会留下陪着自己,他早早的去树林抓了几只野鸡做晚餐,本来肚子不饿,吴痕与老人都是象征性的吃点晚餐便呼呼大睡。

老人白天嗑叨了一天,兴许是累了,不久之后鼾声便响了起来。

月悬高挂,呼呼的冷风透着凄凉,从门缝中渗透进来,吹得吴痕侧过身子面朝着门而握。

门外,一道影子在断崖边徘徊,忽然,外面狂风飘扬,吹得树叶唰唰作响,吴痕睁开眼睛,门,自然开了,没有一丝声音。

夜色下,断崖边,一位妇人牵着一个孩子在狂风中行走,吴痕顿时没了睡意,眉头一皱,想:这荒原百里,就这一位老人居住,怎么还有其他的人?

吴痕自幼在重阳宗长大,鬼魔邪神之类的他倒不怕,他搓搓手,蹑手蹑脚的爬下床铺跟着走了出去一探究竟。

空旷幽冷的夜色下,妇女牵着孩子,沿着崖边一直往前,他们的速度很快,有点仓促,待有转角的山崖边就停顿一会,等吴痕追上之后又继续行走。

风,越来越大,仿佛要将大树连根拔起,天上,电闪雷鸣,将半边天空照成红色,地上的落叶在断崖边漫天飞舞,遮住了前方的道路。

片刻,吴痕匍匐而行,尽量减少风的阻力,他隐隐约约的看见前方浮现一座丘陵,他顺手勾住丘陵上的棱角,缓缓的攀爬。

“咦?”

一个硬梆梆的东西扎了他手心一下,他在丘陵山腰间,拨开石灰土层,土层下露出小截金属,如牛犁一般硕大:是剑尖?比不过已经生锈,借着月色,吴痕看到丘陵山腰到处露出许多金属物,各型各异。

他没在停滞,他必须追上那位白衣妇人,看看他到底住在哪里?

他一鼓作气,快速攀爬,一炷香的时间,吴痕喘着粗气,终于到了顶部,他一屁股还没坐下,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

延绵数里,一座座恢宏建筑勾天御辰,一排排鼎炉浓烟滚滚,吴痕脚下,却是荒凉的广场,广场之中,矗立着万千剑身,密密麻麻的,风一吹,发出“咻咻”的哀鸣。

吴痕揉揉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难道那位老爷爷说的不是故事?

他小心翼翼的避过剑林,赫然间,三十尊石像匍匐在地,朝着前方膜拜。

每尊石像皆披黄金战甲,他们目光如炬,坚定不移,似乎慷慨悲歌,热血洒山河。

石像前,一面红色的石壁,石壁之中,各种符文交替发光,尔尔有鲜血渗出,在夜色的晚风中,吹不尽,滴不完。

各符文不断演示,不断变幻,吴痕看着,仿佛陷入一种迷茫,迷茫中,这些符文交错变换,演示着不同的格局,吴痕心一惊,这些符文,难道是阵符?

从震惊中醒来,吴痕看着这扇墙,自言自语,说:

“他们为什么都拜这扇石壁?”

吴痕不解,他用指尖触摸,鲜血滴在他手上,瞬间,一股沧桑古老的声音在整个山间回荡:

“长河断,仙陵殁,三千金甲,莫道归程,阴阳山上忠骨烈!

冥界起,辰道生,黑白颠倒,莫问是非,万古苍穹情犹悲!

吾以吾血染太古,挥手处,只手问苍天:若道真界果亡,除非修罗人尽死!”

刹那间,吴痕感觉灵魂颤栗,热血升腾,体内筋脉暴动,丹田似乎扩张开来,他大口大口的喘息,仿佛天地的灵气就要被他一口气吸完殆尽!

“轰”

天空之中,漫天黄金闪电落下,四周变成一片银白,远方的山顶,一束光柱与天地相接,天空中,形成一个个漩涡,不断翻滚,不滚落雷,伴随着人潮呐喊,在远方涌动。

吴痕清醒过来,他来不及思索,却见地上的石像突然发光站立,如活人一般腾空而起。

光柱不断旋转,一个个白衣男女从天而降,他们皆纤尘脱俗,目光凛冽如炬,表情冷漠无情。

“降龙,你们阴阳山已破,修罗人滚出辰界!”

天空,一张硕大而恢宏的脸出现,天地间,时间瞬间停滞,所有的山似乎承受不起这张脸的一抖,皆崩塌而下。

大战在即,吴痕却不害怕,他突然明白,这一切都是假象,不过他眉头还是微皱,喃喃道:“复古阵?大手笔,绝对的大手笔!”

吴痕在重阳宗不能修行,闲暇之余阅览群书,虽然他识海未曾开启,可他有常人没人的本领:过目不忘!

况且藏经阁的书他都铭记于心,闲来之时研究仙门阵法,他自知在修仙的路上已经断了,若要自身有所成就,只能从旁门入手。

阵法本是复杂的产物,需要极强的天赋以及后天的培养,吴痕有事没事,就东平西凑,拼出一些阵图,尝试着构思布阵,当然都是已失败告终。

据宗主说:在秦武大陆上还不曾有人懂得布阵,至于典籍阵图,更是少之又少,即算有阵图,也是一些零散的罢了。

而阵的高深使得常人不敢随意入门,那些天才更愿意发更多的时间在修行的路上来寻找成功的捷径,所以布阵比修仙更难,渐渐的,布阵师成了旁门之道,其实,是因为它的高度难以企及罢了。

而吴痕眼前的一幕,是因为这里的地势复古,这里曾经是某些大能之辈的岁月,是时光的转折点,他们的过往在某一时刻,在岁月上狠狠的烙印了一笔,他们不愿自己的辉煌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中,使用阵法留下了悲壮的一幕,在某一时刻,雷电触发,这里的镜像重现人间。

刀光剑影闪烁,天空中,三十名金甲穿梭在无数白衣剑士中央,挥手处,天地染血,江山变红。

光柱越转越快,白衣修士不约而同的退到光柱下方拜跪:“恭迎天帝!”

话音一出,天地颤动,三十黄金铠甲瞬间合并,一位高大轩昂的男子手持战俘,脚踏九头神龙威严矗立。

“米粒之珠,也敢与日月争辉?”

光柱一道残影浮现,刹那间天地一黑,吴痕来不及看清情况天地一片漆黑。

朦朦胧胧,吴痕身体在漂浮,他似乎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前方矗立着几十个金色柱子,柱子足有百丈之高,每根柱子散发着金色之光,柱子之上,各种符文流转,围成一个圆形,圆形中央,一股股红色的血雾迷茫。

“吾,战裂仙河,热血焚天,不为长生,不为化天。

吾,斩断岁月,印封诸天,不为永恒,不为亘古

那一世,你斩尽因果,于峥嵘岁月里蛰伏巨擎,群雄俯首,神尊跪拜。

那一世,你终极轮回,于太古洪荒中手刃阎魔,赤阴惊悚,天魔颤栗

那一世,你怒发冲冠,一怒为红颜……”

朦胧中,沧桑的声音越来越弱,渐渐的啜泣,在梦幻的地方愈发沉重,吴痕顺着声音,走向柱子中央。

柱子围城的圆形中央,声音戛然而止,四周,一片寂静。

“叮铃铃”

铁链的拉扯声起,吴痕懵懵懂懂的靠近,忽然,前方一幕骇然,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不,是一个浑身枯槁的人影,他四肢被纹有金色符文的铁链钉住,被拉成一个“大”字,两侧肋骨穿透着金色的长矛,上面贴有金色的符纸,身上多出空洞发黑,散出浓浓的血雾,血雾似乎无穷无尽的散出,没完没了的喷涌。

这是枯竭干瘦的不能在干瘦的人影,没有一丝血肉,而他却能散出血雾,他头顶上方,一只手掌发出耀眼的光芒,死死的压着他的头顶,使得他不能抬动。

身边,各符文旋转,光芒大盛,霸道而灼热,让这个囚徒没有似乎的机会逃脱。

吴痕看不真切,但却看见他的头发逶迤而下,在整个空间里蹿动,如触角一般行走。

“他的头发?紫色的?”

吴痕一惊,被禁锢的囚徒喘息一下,用衰竭而沧桑的语气,说:

“你终于来了,万载光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

哀泣如鸿,整个空间为之颤抖,忽然,一双褐色的双眸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吴痕吓的坐了起来。

“娃儿,你醒来?我说你怎么有梦游的坏毛病,怎么晚上睡到山谷去了,唉,我还以为你走了,要不是爷爷早上去打猎,还发现不了你”

老者关切慈祥,吴痕却一脸茫然,今天晚上梦游?刚才的那一幕是梦?

延伸阅读

我在末世当富婆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fspengbin.cn/g77x.shtml
山风徐徐,天空上炽热的太阳卖力的散发着光辉,仿佛想要蒸干这大地上的最后一丝水气。一个

西游小钻风:巡山就变强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fspengbin.cn/bh60.shtml
成功摆脱他们的乔念有点不放心,特意跑到附近的超市,边警惕着身后,边顺着人流走出后门,

林家有女正养成第九章  http://www.fspengbin.cn/gxoa.shtml
“颜曜尘,在你眼里,我算什么?”他是第一次看见她这么盛气凌人的样子,她一直是温柔的,

豪门假千金她跑路啦这是幻想破碎的声音吗  http://www.fspengbin.cn/pkg0.shtml
“小姐,赶快把盖头盖上!”春草急忙跪到了一边,还不忘小声的提醒段小小一句。段小小一看

伪装人类,绝不能崩 [参赛作品]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fspengbin.cn/dv68.shtml
此是被木叶村定位影级强者的七夜,正在一个山洞中。现在七夜正在梳理自己的实力,七夜的身

天降雨神之第七章(7)  http://www.fspengbin.cn/pad1.shtml
自那一日琳的爆发已过去了不短的时日,她清楚的记得自己那时所想与所做的一切,却无法挣脱

因果命运之探求原委思对策(8)  http://www.fspengbin.cn/sttd.shtml
原来这个冯辰正是两年前陷害张轩的父亲,从而导致张轩他爹蒙冤入狱。张轩他爹为保自己清誉

弧矢七时空漫游记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fspengbin.cn/yipj.shtml
祖母的院子在北边,哪里阳光好适合老人居住,就是离内院稍远了些,以至于天气明明很冷,可

小满未满土老冒和大力士?  http://www.fspengbin.cn/pzqk.shtml
不得不说,唐嫣这妞的长相非常漂亮,不仅仅是脸蛋儿属于花儿一级的存在,就连身材也是玲珑

都市之吾王归来之全新的自己  http://www.fspengbin.cn/uhyw.shtml
想来想去,现在已经差不多都明白了,而且每个人也许他们的最终目标也都是没有实现的,但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无限穿越泰春楼

    这是东子第一次来到这个看似无比繁华的大都市,当他身穿着破旧的布衣布鞋站在华灯硕硕,人头攒动的广场的时候,当他站在护栏旁,仰望着硕大无比的,闪烁着七彩光芒的摩天轮的时候,当他站在庄重的城塔下,听着塔尖上巨大的钟摆“当当当”的敲响十二下的时候,谁都无法想象这个从极度贫穷,封闭,落后的小山村子里走出来的孩

  • 小野花在线阅读第6章

    “我既是卖身给了公公,那这副身子就任由公公派遣,喜喜绝无怨言。”“那日也是公公强要我与顾管家行事,现如今公公又怎好怪我行为不检?”阮玉唤不曾料到她敢反驳,气的身抖如筛糠,指着林喜喜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林喜喜越说越过火,“寻常人家的男子对绿色是唯恐避之不及,公公却偏爱反其道而行之!”“公公偏爱自找一顶帽

  • [HP]只是情人第3章在线阅读

    麻痹宿主神经,测算同步率。百分之三,百分之十八,百分之三十五,百分之六十七......叮——第一阶段同调完成,系统与宿主同步率已达到百分之七十,达到开启条件。“恭喜您,开启超农业种植系统1.0版本,愿我们的同步率早日达到百分之百!”外面看起来已经陷入昏迷中的舒夜,脑袋里突然传来如此清晰的一句,这个声

  • 都市之败家一千亿在线阅读第1章

    “小木子,桌子上的飞机票是给你的,你收拾一下就回家吧!”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背对着杨林,右手不停的摸着一块玉石。“师父,我不用再执行任务了吗?”杨林看着桌子上的飞机票,疑问道。“嗯,这边的任务占时没有了,你回家吧,你爷爷会给你安排另外的任务。”说完,黑衣男子就开门离去了。“师•••”杨林还想问还能不能

  • [复联+hp]复活者在线阅读末世来临(求收藏!)

    左寒开着车,很快就离开了这座大厦,向着人民医院的方向驶去。在车上的时候,左寒的思绪不断的翻涌,回忆着曾经这七年来的点点滴滴,回忆着那些事情。七年前,一场大灾变突然在人类世界之中爆发,当时所有人都已经陷入了一片混乱,左寒公司的所有人都开始亡命奔逃,左寒也跟随在人流中,然而绝大部分人在逃亡时死掉了。后来

  • 喜结良缘在线阅读第四章

    我到时,夫人正倚在院中软榻上,身上盖了方薄被。夕阳斜斜洒在她的脸上,苍白面色被衬出暖融融的健康之态来,更显得娇颜如玉。她见了我,冲我点了点头,示意我过去。我微一福,上前将油纸包打开,拿了些云片糕用白瓷盘子装了,放在夫人身旁石几上。夫人和颜道:“兰儿,坐下陪我聊聊。”我谢了坐在夫人身旁石凳上,心中有些

  • 星耀轨迹在线阅读miss you

    这整整两个多小时过去他一直在赢,可是当他输了的时候他却笑了!他的笑容里毫无绅士的温和,带着处心积虑的讥诮和毫不掩饰的匪气。她从前以为像韩昕那样充满书卷气的笑容最能打动自己,可是此刻这个男人的笑容嚣张地在她的心头划开一道口子,她却无法停止自己一直看着他。洛衍之转身离开了,没有丝毫留恋。果不其然,那位大

  • 天凡变在线阅读归属地

    《芸汐传》都看过吧?!传说中的芸汐抱都知道吧?!现场版的见过吗?今儿老A算是集体古偶剧了一把。演习结束的信号弹顺利上天,连虎跟十万个为什么似的一路围着辛何打转着回了集营地,菜刀见状,很“好心”的拍拍他,“虎子,死心吧!我跟她聊了N天了,除了刚醒的那几句,哥完全是一单口相声。听人劝,吃饱饭!啊!”然后

  • 全世界只有我在认真修真在线阅读第八节

    第八章茅山派楚龙和雪儿足足在这里打怪一天的时间,就在鼓噪的打怪之中,楚龙忽然感觉自己的身边一道光圈,一道系统的声音传到楚龙的耳里。【叮!你已经升级。】雪儿看向楚龙道:“你还是比我早升一级啊!”楚龙笑道:“你也快升级了。”雪儿点点头,随后道:“你别再这里浪费时间了,去加入门派吧!”其实楚龙还是一个怜香

  • 都市:我有一间百宝屋在线阅读第10章

    陈乐天知道《互联网视频牌照》值钱,但真没想到它那么的值钱。2000多万,还是有价无市!这系统哪里是给他一个建设视频网站的任务,这根本就是给他送钱啊!当然,这些钱只是个市值,想要套件的话,就不可能了。而且,打造出一个世界级的播放平台,是系统的主线任务,也是陈乐天的追求,他可不会傻到把视频牌照给卖了。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