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沉默疗法在线阅读第二章

作者:柠槐 来源:晋江文学城

要淹死一个胡乱挣扎的人,需要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再加上水入口鼻一呛,三十秒就会毙命。所以才不绑手不绑脚,也不堵嘴。这帮人,虽然手脚生疏,但还是相当的专业。

所以顾云来沉到底的时候,就不挣扎了。心里一秒一秒地数着,如果计划安排得当的话,还不至死……

问题是,数过了六十个数,还不见有人来。顾云来心里有些慌了,他平时练憋气也才一分半钟,再加上河里的水压,这已经是极限了。

顾云来开始面临死亡的恐惧,这本来就是一场豪*。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错,*输了,那就是生命的代价。

溺水者,会陷入一种昏迷的假死状态,有三分钟的施救时间。

顾云来迷迷糊糊的,就感觉自己被拖死狗一样拖上了岸。

醒来的时候,就躺在一间城郊的小屋里。屋里的陈设也非常简单,一方土灶草铺床,仿佛是几十年前的光景。好,地方选的挺隐蔽,没白调教一场。

顾云来还没有完全恢复意识,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在那里忙活,就开口指责道:“你怎么现在才来?晚了足足三十秒啊!知不知道三十秒就足以丧失一条性命?我不是告诉你了么,当听到我一声大喝的时候你就下水。要是听到噗通声才下水,那就晚了。你这么不专业,叫我以后还怎么指望你办大事呢!”

那身影被无端端指责一通,走过来一脸的不高兴:“你说是呢,这是对救命恩人的态度么!”

顾云来仔细一看,不是他安排的人。首先这性别就不对,这是个女孩子呀。她看起来年纪也不大,眼神中透着一股子机灵。

顾云来也一个激灵坐起来,惊问:“你是什么人?”

女孩子倒也被问得一脸茫然,“我,我是打渔的呀。一网下去,捞上来一个麻布袋子,里面还有一个人,吓死我了!”

“你绝对不是打渔的,你身上没有鱼腥味。再说了,半夜打渔,你糊弄谁呢?”顾云来说。

“哼!”女孩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继续做自己手里的事情,“你先告诉我,你是怎么将自己装进麻袋里半夜跳河的。如果做不到,那就是谋杀了。会用这种方式杀你,我怎么判断你是好人还是坏人呢?”

顾云来感觉这个女孩不简单,急忙要走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脚被绑在床脚,手也被反绑住了。

“江海汇流,那水冷得透骨。喝了这碗姜汤,祛祛寒气吧。”女孩端来一碗姜汤。

“不知道你是谁,我怎么敢喝这碗汤呢。”顾云来说。

被这么怀疑,女孩也不生气,把汤搁在床头,慢声细语地说:“不管我好人还是坏人,毕竟救了你一命。就算我要杀你,你现在还活着,喝碗汤也算是赚的,对不对?”

这个逻辑严丝合缝,很有道理啊。顾云来现在确实是浑身哆嗦,心肺空落冰凉的。于是抱起汤碗,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末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啊,痛快,死也值了!现在你该说了,看到了多少?”

女孩一听这话,兴致马上来了,凑到床头坐下来欣笑道:“我可以说全部么,厉害呀!你这假死一计。不过我有一个疑问啊,你怎么就料定他们一定会使用沉塘的方式呢,万一拿刀抹脖子或者用枪,你不就命丧当场了么?”

嘿嘿,说到这个,那可真是有的说了。顾云来这么多年的机关,可不是白混的。“你当在拍电视剧呐。你知道颈部动脉割破了那血是怎么流的吗,是喷出来的!这大晚上的,血迹有清理不干净的地方,就会被人发现。另外你知道,国家的枪支管制有多么严吗?不是说他们弄不到抢,是弄不到那么好货。普通的64小砸炮根本打不死人,能打死人的,那声音能把附近的狗都吓醒。你真以为现实杀手都像电视剧里那样,穿一身黑衣,拿一把专业的制式手枪和配套的消声器吗?别逗了,能杀死人的方法太多,首先要考虑的是成本的和善后的问题。综合考虑,沉塘是最经济实惠又快捷的方式。明天沈家的作业船一到,挖起来做二次处理,就真的人间蒸发了。”

“没看出来呀,你还懂得挺多的。”女孩说。

“重点是这个吗?涂名山和沈氏集团构成了一个多么庞大而可怕的罪恶链条,像你这样的姑娘家家,还是不要牵扯进来为好。”顾云来好意劝她,后又想了想,“啊,乱了乱了,这不是一码事。首先,我谢谢你救了我,一定会报答你的。但你确实不要掺和进来,这不是计划中的一环。”

“既然这么厉害,你怎么就敢跟他们较劲呢?”可不管顾云来怎么劝,女孩依然是兴致不减。听到事关涂名山和沈集团都不害怕,也是个胆大包天的主啊。

“我不是较劲。理论上,只要计划缜密周详,虎口夺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越是他们那种种,忌惮越多。老虎若是吃饱了,就不会冒险与其他猛兽厮杀。他们所失去的利益,依然在既得利益之中,无损自身,并不影响后续的新增利益。与这样的人打交道,风险与机遇的存在都很高。怕就不怕那些不知深浅的愣头青,不按套路出牌。但是要摸准了他们的行为方式,一样可以加以利用。”顾云来难得碰到这么一号人,居然忍不住将自己的意图说了个大概。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勤于思考,敢想敢干!”女孩一拍脑门,赞道:“妙啊,确实有搞头!老虎吃饱了,我们都还饿着呢。我也想分一杯羹。说吧,接下来该怎么玩儿?

“一边玩儿去!”顾云来大声呵斥道。

“别人可是对了动了杀心哦,明天沈家的沙船捞不到东西,不管是死是活的,他们肯定会很想知道你的所在吧。”女孩说。

“你在威胁我?”顾云来说。

女孩鬼鬼一笑,“哪里有,把你卖了能值几个钱呀。我也痛恨那些官商勾结,不如我们合作,狠狠地干他一票!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一条贼船上的人了。”

“你到底是哪里来的女土匪,这里也不是水泊梁山,想多了吧。”顾云来说。

“正如你所说,争勇斗狠我们绝对不是对手,但是可以用计呀。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他们各有忌惮的东西。你负责用计,我负责配合,岂不相得益彰!”女孩说。

顾云来见女孩仿佛铁了心要参与其中,又好言相劝道:“你长得这么漂亮,一看就是个好姑娘。做点什么不行呀,生活还是充满希望的,何必跟我去趟这滩浑水呢?我无亲无故,才敢这么放手一搏。如果有家有室的,虽说一个小小科长,待遇也算不错。早就随了大流了,谁还敢去做这等事情。”

女孩站起来,表情认真又严肃,“你看看我这手,不过二十岁,就长满茧子了。再看看我住的地方,你觉得我的盛会还有希望吗?”

啊,说起来还真是叫人挺心酸的。不过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女孩忽然伏在顾云来的胸口,温柔地说:“我们只要得了这笔钱,就可以去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自由自在地生活,你说好不好?”

这女孩真有绝活啊!她的手指,次第划过顾云来的脖子锁骨前胸腹部和脐下三寸……

“别别别!我服,我服了!”顾云来及时制止了。他知道的,像这般熟手,结果不一定如他预想的那样。女孩只要顺势下去,一用力……那后果也是不堪设想啊!

“好哇,给我说说你的全盘计划吧!”女孩立马乖巧地坐到一旁。

“全盘计划还真没有。你我这种小角色,目前还是没办法跟他们叫板的。但你知道最近炒得沸沸扬扬的旧城区改造项目么?”顾云来说。

“这么大的事情,整个花山市有谁不知道。”女孩说。

“正是依托花山的旅游资源,将旧城区改造成一体化的生态旅游区。这是市政府今年最大的规划工程,不仅富了一大批的拆迁户,还能带动周边产业。本来是件大好事的,可是具体实施,却落到他涂名山的手上。这其中就有很多可操作空间了,涂名山可以在他认为合理的范围内大发其财。而我呢,试图在不合理的范围内做做手脚。就算他知道了,也不可能会因此而影响大局吧。”顾云来说。

“花山市哪一次油水工程没有这家伙经手的,也是该他割割肉了。你快说,快说具体要怎么做?”女孩已经有些急不可耐了。

“你先别对我有这么大的期待。一来我没有完全的把握。而来我也不是什么好人,关键时候,我可能连你也卖了。”顾云来说。

女孩笑了,笑得情不自禁,“问题来了,你和我,到底谁比较容易被卖呢。我?一个连正式户口都没有的无业边缘人?还是您呢,再不济也是个科长,国家干部,档案都在人事局存着呢。”

“呃,怎么感觉是我上了你的贼船呢!”顾云来喝了姜汤,心头依然发寒。

延伸阅读

甘者黑糖加盟  http://www.lasvegasnvcosmeticdentist.com/ga62.shtml
“甘者”黑糖线上平台旺热招商中平台如下:天猫旗舰店、天猫超市京东旗舰店、京东自营1号

富丽十字绣加盟  http://www.lasvegasnvcosmeticdentist.com/pnst.shtml
本公司是一家主营十字绣工艺品及带有十字绣图案的家用纺织品批发业务的企业。公司拥有专职

汽车座垫专业干洗加盟  http://www.lasvegasnvcosmeticdentist.com/b7ac.shtml
汽车座垫专业招商代理_汽车座垫专业干洗加盟费_公司简介北京多氏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为北京

不锈钢金属材料加盟  http://www.lasvegasnvcosmeticdentist.com/ayy9.shtml
东莞天龙不锈钢金属材料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科研,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大型企业!成立于199

国玉金福珠宝加盟  http://www.lasvegasnvcosmeticdentist.com/bql6.shtml
国玉金福商城隶属于北京国玉金福珠宝有限公司,国玉金福商城是一家创新型的集珠宝玉石矿业

塔斯马尼亚加盟  http://www.lasvegasnvcosmeticdentist.com/gk4z.shtml
气候的温带岛屿–澳洲塔斯马尼亚岛塔斯马尼亚岛,位于澳大利亚南面,是澳大利亚小的州,也

英国佰鸥加盟  http://www.lasvegasnvcosmeticdentist.com/a3o9.shtml
英国BYOU公司起源于上世纪60年代英国皇室营养顾问赫姆斯医生领衔的赫姆斯独立健康研

港酒红坛酒加盟  http://www.lasvegasnvcosmeticdentist.com/ns9k.shtml
港酒红坛酒直接作用于我们客户,用于我们工作中“以信取胜:信守承诺,说到做到,诚信立业

诚意加盟  http://www.lasvegasnvcosmeticdentist.com/x8gi.shtml
诚意纸杯机械是国内较早从事纸杯系列机械设备制造的企业,座落于风景秀丽的浙江省瑞安市飞

左丽右加盟  http://www.lasvegasnvcosmeticdentist.com/ds9b.shtml
广州左之右实业有限公司以发展银饰品为主,集银饰品设计、生产、加工、销售、服务一体,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长歌怀月第七章

    殷姝厌恶牢笼,不论那个牢笼的目的是出于囚禁还是保护。殷姝更憎恨“主人”,也许是已经遗忘的前生的影响,她对一切能够主宰自己命运的东西,都充斥着满腔的恶意。比如说“奇迹暖暖”系统,再比如说这一次任务。不论是又要听令于一个“主人”,或者被那一片小空间拘束,这两样都狠狠地碾压在殷姝的底线上。而现在,那个名为

  • 柯南世界之旅——异界乐章在线阅读第二章

    **“大哥,这是个好货色!”“当然了!老天当真不亏待我们兄弟俩,降个美人儿给我们俩呢。”“这肯定能卖个好价钱啊,但是这美人儿啥时候才醒啊?”这句话说完,便有有只粗糙的手拍了拍陶芷鸢的脸颊,她立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眼前一片黑暗,想睁开眼睛,眼皮却沉重得很。是谁?她在心中呓语。“咦?大哥,她好像有些反

  • 龙舞星空在线阅读第10章

    大概是六岁那一年,苏乔在父母的陪同下拜访爷爷奶奶。她牵着母亲的手,穿过前院的花园,见到了假山喷泉,曲廊亭榭。草木葳蕤胜春,被园丁精心修剪,枝叶掩映花丛,叶底有溪水流淌,水声空寂而悠远。苏乔停下脚步,蹲在那条清澈的小溪边,伸手去捞水里的金鱼。父亲温声劝诫道:“小乔,起来。你怎么能捞鱼呢?”年幼的苏乔抬

  • 寒霜圣者之二蟒之力(6)

    “吼!不打?还美死你了!大狗腿子,给老子死来!”体内力量爆棚的林西,此时低哑地怒吼一声,躬身探手,以一个笨拙的野牛冲撞姿势,扑向双臂环抱,快意大笑的林繁。此时的林繁,就看出来其战斗意识的缺乏。不管面对任何对手,无论是武者还是妖兽,在对方没有彻底断气之前,绝对要保持高度警惕。而林西,此时看上去,仅仅是

  • 玄幻都市之最强奶爸在线阅读第五节

    三天后,日本领事馆中,武藤志雄高兴地看着拿在手上的名单。“做的很好,肖君。”“为武藤领事办事,是我的荣幸。”“哈哈,不错。进来吧,按这张名单上的名字去抓人!”武藤志雄得到了林陆上交的名单,很是满意,于是便命令手下的胡一彪带队按照名单进行捕杀。地下工作者由于得到了通知,大多数人幸免于难,然而还是有五个

  • 腹毒千金I第5章在线阅读

    005许缘:你说的画符和我理解的是一回事吗许缘简直难以置信,头一次听人说出门撞见饿鬼还是好事一桩的,更离谱的是这人还是大名鼎鼎的大阴阳师安倍晴明。许缘觉得自己玩了个假**,导致自己端着酒盏的手都抖了,酒洒了一身。现在的许缘仍然完全处于懵逼状态,除了知道这里是平安时代,遇见了安培晴明和源博雅,撞见了饿

  • 都市之叼着香烟闯天下第三章在线阅读

    可能是嫌弃好友聒噪,也可能仅是单纯的在回避问题,顾江初一直“睡”到了改造车行驶进居住片区,才应和着沈星沉的减速又睁开眼。他醒来的时机恰到好处。注意力很好转移的沈小少爷已完全忘了自己那个未得回答的问题,他一腔兴致都扑在了顾江初的新公寓上。“我还以为你再怎么也会挑处独门独栋的居住区。”住惯了大房子的沈星

  • 都市最强药师在线阅读第8章

    种花、养狗、看报、喝茶,转眼间,这样惬意的小日子,胡莱就过了半个月了。这半个月来,托尼那边因为弄不准胡莱能力的上限,所以也暂停了继续让胡莱实验新材料的项目了,这半个月,托尼也有不少事情要忙,所以也就没有来打扰胡莱。至于神盾局?除了那次在托尼别墅里见过一次尼克·弗瑞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跟神盾局有什么接

  • 都市:咸鱼成世界首富在线阅读腐眼看人基

    转瞬即逝的安逸,不堪回首的过往,一眼望到头的未来,这一成不变却又充斥着痛苦的生活,一心想着去改变,可真正能够得偿所愿的又能有几人?而这些离赵昊有些遥远,他所在意的也并非是生活的苟且,而是远方诗中,田野上的苟且。短暂的午休时间,是赵昊所珍视的东西,难得的放松时刻,赵昊如往常那般趴在课桌上静思,让自己不

  • 美人儿第九章在线阅读

    战争从来都是残酷的,严格上来讲,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朋友,所以很难判断谁对谁错。在这生死存亡的时刻,一名大齐的混元境强者突然嘶吼一声,运转全身灵力朝着那遮天蔽日的鹰群中飞去。他全身伤口无数,但却那么义无反顾,他是要用自己最后一点力量来守护大齐!轰……一声巨响,有着几只血鹰从天空中坠落,哪怕是相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