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从原始部落到全美洲帝国在线阅读第一节

作者:许公子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夜,无月,零零落落的星星散发着暗淡星光,映照着寂静而朦胧的尘世。

无数浑身漆黑、只露精光双眼的黑影,飞速奔行在连绵无际、昏暗无光的林海中。脚下的践踏声、枝杈的摩擦声、口鼻的呼吸声,被林海无处不在的‘哗哗’声完美遮掩。

黑夜依旧静谧,直到被耸于林海的高山脚下,突然冲天而起的惨叫、惊呼、厮杀声打破。

恒古不变的星星,高悬在空,漠然注视这黑夜中发生的一切。同样漠视的,还有不知存在多少岁月的苍茫林海和巍峨高山。

一身灰衣、年约十三四的少年,静静屹立在高山腰间巨岩的阴影中,沉静目光透过厚重黑夜,投向被浓密林木遮掩的山脚,倾听着隐约传来的纷乱和噪杂,神情变幻。

良久,少年轻叹一声,扭头看向抓立在肩膀上的黑鹰,涩声道,“基地一百二十四人,大部分都是花季少年,有的还是十岁不到的孩子,就这样被我们引来的敌人袭击、屠杀,只为我能逃离。雷达,我们做的对吗?”

尺许大小、通体漆黑的黑鹰扭头扫了少年一眼,明亮鹰目继续凝视远方,仿佛能看到那里正发生的一切,“老徐,既然做了,再去讨论对错又有什么意义?”顿了顿,黑鹰继续道,“其实,这对他们来说,未尝不是解脱,如果基地美好,你为何想要逃离?”

少年不再说话,仰头看看天空稀落的星辰,往事悄然浮现。

七年前,他还是几百公里外、鹰啸山脉边缘小镇的流浪孤儿。某天,正在镇外垃圾场翻找食物的他,被一只从天而降的小黑鹰砸中脑袋,当场晕倒。几年后,当他在鹰啸山脉发现小黑鹰的出生地时,怎么也想不通,这只刚出生没多久的小黑鹰是怎么砸到几百公里外的他的?

当他醒来,原先的孤儿灵魂竟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在地球生活三十多年后意外死亡、名为徐守真的男子灵魂。更为诡异的是:莫名复苏徐守真的灵魂,居然同时占据了孤儿和小黑鹰的躯体,一魂双体!

或许是因为占据双体的灵魂同根同源之故,人身和鹰身间居然能相隔百公里之远进行毫无延迟的思维沟通,宛如前世瞬通瞬应的手机,还能在二百公里内准确感应到对方位置。

二个徐守真用尽前世理论,试图去推断、分析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一切,但最终毫无所得,只能不了了之。

不管为什么,至少能在异世复活,这是好事。

虽然灵魂同为一人,但毕竟身躯为二,于是占据鹰身的徐守真给自己取了个新名字:雷达。占据人身的徐守真也想换个,但被雷达断然否决。

惊喜重生的徐守真和雷达,怀着忐忑、兴奋、惊异等等复杂心情,分别从人和鹰的角度,开始悄然探索、体悟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然而,霉运很快降临。

几天后的黑夜,在镇内破宅沉睡的徐守真被突然敲晕,被几名大汉麻袋装起,扔进破破烂烂的马车。几番折腾后,连同几十名同样衣衫褴褛的孩童,运进几百公里外、位于鹰啸山脉深处、藏于巍峨高山内的基地。

基地,是名为‘破晓’的杀手组织,利用种种极为血腥的手段,从小训练亡命杀手、刺客的所在。

每个月,都有数目不等的孤儿、流浪儿、拐卖儿被送进来。他们在基地的第一天,就在基地管理者们拳打脚踢中,流着泪,颤抖着小手拿起锋利匕首,走进血迹斑斑的小屋捉对厮杀,只能活着走出一个!

徐守真自然也逃脱不了。

但面对比他前世孩子还小,满脸泪痕、神情惶恐的稚嫩儿童,他怎下得了手?!身不由己的他,只能选择将对方打晕。

这种违背基地规则的叛逆行为,自然为他招来一顿痛彻心扉的暴揍。他蜷缩身躯、护住要害,拼命忍受、不出一声。遍体鳞伤的他再次被踢进小屋,摇摇欲坠的将对手再次打晕,然后用最后气力将锋利匕首狠狠插进大腿。

门被再次打开,神情冷漠的管理者走进来,望着靠着墙、锋利匕首紧贴脖颈、面色漠然的徐守真,沉默很长时间,转身离去。

从小屋被拖出来的徐守真再次被暴打一顿,但没有被再次踹进血淋淋的小屋,而是开始了长达七年、残酷而血腥的高强度训练。

七年时间,极少说话的徐守真不管面对什么样的艰苦训练,从无一丝懈怠,除却必要的睡眠、进食,其他时间全在训练。不管教官们定下多么困难的目标,他从来只有不断的超越,而无半点怨言和不满。

每十天后来变成每月、每季、每年一次的生存搏杀,以及其他各种充满血腥的对抗中,他依然从不杀人,每次都是依仗刻苦锻炼出来的,越来越强的身手、越来越好的技巧,打晕或制服对方。

为此,他不知挨过多少惩罚、折磨、甚至是酷刑,但从不妥协,哪怕是以死相对。

偶尔的休息,他从不与那些宛如行尸走肉般的儿童、少年交谈,只是在角落沉默。即使有心理扭曲、残活下来的少年挑拨、骚扰和辱骂,甚至拔刀相向,他也只是默然以对,或转身离去。

在赤红而漆黑的基地,他沉默、孤独、顽强的坚持着。

时间流逝,基地来了一批批新面孔,绝大部分都在各种亡命厮杀中永远消失。只有少数面孔,大浪淘沙中如他一般存活下来。只是他们的脸上,早已失去那灿烂笑容,取而代之的是冷漠、暴躁、无情、嘲讽等待那不正常的情绪。

如不是一直盘旋在基地周围高山和林海中的雷达,时常利用神奇的超远思维感应与之闲聊、解闷,想方设法的缓解、调整他的情绪。他必然也会和那些少年一般,被无处不在的血腥训练、压抑沉闷的环境、没有未来的沉重,扭曲心理。

五年后,十一岁的他早已成为基地最强大的少年,即使教官们在技巧性厮杀中也不敢言及必胜。那年的年终考核,再次毫无困难获得第一的他,和获得第二、第三名的少年,在基地管理者的注视下,服下枚香味逼人的碧绿药丸。

没人给他们做任何关于药丸的解释。

直到二个月后的一天,正在训练的他,脑袋突然剧烈疼痛起来!

那宛如被万千钢针疯狂刺透、从未有过的无边痛楚,瞬间将其淹没。被痛晕过去的他下一秒又被脑内某种神秘能量刺醒,然后再被痛晕、清醒、痛晕、清醒......

许久许久,无边痛楚方才慢慢褪去,汗如雨下、精神疲惫、身体酥软的他,隐隐约约看到枚洁白药丸,还有管理者那毫无表情、模模糊糊的面庞。

九归散,直接作用于头部,每二个月发作一次,每次发作都会让人痛不欲生,如果提前服下白色的临时解药,则不会发作,但时效只保持二个月。只有做出让基地满意的巨大贡献,方能被赐予完全解药解除此散。如不服用临时解药硬抗,下次发作时头疼会更加严重,而且容易成为行尸走肉般的白痴,或者猝死。即使有人能运气逆天硬抗八次而不死,那第九次发作时也是必死无疑!

故名:九归散。

强撑起身体的徐守真,默默接过白色药丸,步履蹒跚的挪回住处。也就是从那天起,他开始和雷达正式商议起脱困。

事实上,雷达曾数次提出想方设法脱困基地,但他一直没有下定决心。

他很不喜欢残酷、血腥、压抑、黑红的基地,但教官们传授的,前世称武术、今生叫战技的战斗厮杀技巧,还有今生崭新世界的各种新奇知识,却对他有着致命的诱惑。前世他虽然普通,但哪个男儿不曾有过灿烂的‘江湖梦’‘武侠情’?即使他学的是刺杀、暗杀、藏匿、追踪,但也是‘梦’。

所以他一直鸵鸟般将自己深埋,沉浸在虚幻梦境,直至被‘九归散’狠狠击碎。

人,总是有底线的。

他宁愿被暴打、被折磨,也不会伤害那些孩童、少年;他可以在黑暗中苟且偷生,但不能在黑暗中毫无尊严的死亡。

即使要死,他也希望能在阳光下含笑离去。

他决定逃离基地。

只是,在高大山体中被硬生生挖掘出来的基地门口,一道严密防守的厚实铁门、几名似乎从未离开过的冰冷守卫,掐死了任何逃离希望;基地外的训练,教官视线从未离开过他的身影;高山周边的苍茫林海还藏着数不清的陷阱,还有潜伏高手。

在和雷达的多番盘算中,徐守真发现依靠自身能力绝对逃不出基地。

无奈之下,他只好更加拼命的训练,增加自身实力的同时,也期望能被基地尽早派出执行任务,择机逃离;他还慢慢改变沉默风格,增加与教官、管理者的互动,希望能降低警惕,窃取有用的情报、信息;还偷偷强抗九归散发作,暗藏定时定量的临时解药。

而在外游荡的雷达,则利用能听到一里外蚂蚁走动的超强听力、能看到一里外蚂蚁几条腿的超强视力,偷听、窥视基地的任何信息。

两年后,教官们传授的东西终于被十三岁的他全部学完。如近身搏杀、远程射杀、突然刺杀、寻迹跟踪、隐匿身形、消除痕迹、自然伪装等等,无不精通,成绩远超其他少年,能在任何环境轻轻松松一挑多。而且拥有前世三十多年生活阅历的他,冷静、沉稳、多智,为基地数十年来最为出色的苗子!

但是,这位极为出色的杀手苗子却从不杀人!

不杀人怎么做杀手、刺客?!

如何处理这个,提前数年极为出色的完成了全部训练、已学不到任何新东西、除不杀人外没有任何缺点的苗子,已成为基地管理者极为头疼的事情。几番商议无果的他们,最终决定向上级汇报,让其定夺,一名管理者因此离开基地,同时离开的还有日夜窥视基地、寻觅任何机会的雷达。

其实,这并不是雷达第一次跟踪离开基地的管理者、教官。

起先几次跟踪,雷达虽有超强视力和听力,但基地周边环境复杂,管理者、教官们不仅身手强大,而且警惕性极强,每次都被稀里糊涂甩掉。

羞恼的雷达发起狠来,跟着徐守真苦苦学习追踪、反追踪技巧,终于不再跟丢。但几次成功跟踪,都没有发现到什么,有助于徐守真脱困的信息。

二年过去,徐守真和雷达对逃离基地已不抱多大希望,他们聊的更多的,是如何在基地外派任务中逃离。

只是,天意不可测。

延伸阅读

拜特水漆加盟  http://www.sweetmusicensembles.com/smgd.shtml
安得广夏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衣食住行,是自然存在于社会的基本要求。房子是一个

博骐加盟  http://www.sweetmusicensembles.com/yygk.shtml
博骐机械是的气动工具以及气动工具配件提供商和服务商.主要提供台湾DR、台湾黑牛,巨霸

亲子油加盟  http://www.sweetmusicensembles.com/pli3.shtml
亲子油婴儿护肤品是真正的天然、安全、有效的皮肤护理产品,目前旗下共有五大系列产品,经

韩靓加盟  http://www.sweetmusicensembles.com/n6fa.shtml
韩靓美甲是通过使用甲粉、甲液、贴片等,采用特殊工艺在指甲上进行描画,可以分为水晶甲、

金熙雅加盟  http://www.sweetmusicensembles.com/do19.shtml
金熙雅日用品总部生产生活用棉质毛巾、很细纤维毛巾、酒店纯棉毛巾、活性印花毛巾。公司自

三元广大投币洗衣机加盟  http://www.sweetmusicensembles.com/gdg6.shtml
经济学家巴莱的二八定律表明,20%的人拥有国内外80%的流水。眼界决定未来,只有具备

著顶诚化妆品加盟  http://www.sweetmusicensembles.com/nxp6.shtml
著顶诚化妆品经营两个品牌:1.养生品牌:妍福康2.瑞士进口面部品牌:时间盒著顶诚与人

佐敦加盟  http://www.sweetmusicensembles.com/gn8j.shtml
苏州佐敦电子科技有限公司(http://www.szzuodun.cn/)一个享誉国

艾菲幔家居窗帘加盟  http://www.sweetmusicensembles.com/g682.shtml
艾菲幔品牌创始人龙文飞,毕业于江西师范大学美术系,曾在国内大型窗帘布艺公司任职。从设

唯思教育加盟  http://www.sweetmusicensembles.com/uihi.shtml
唯思教育作为山东全方位辅导机构,将业内前列的学习环境、独特的教学理念、严谨的教学管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被变态盯上之后第六章

    “钱准备好了吗?”“……很遗憾,至今还没有。”优娜与伊尔迷狭路相逢的时候,就会开始一番催债的戏码。伊尔迷面无表情地用不知是调侃还是奚落的语气,要求她完成“绝对公平的交易”,但她现在还没搞到钱。“你是打算一直拖下去,用这桩交易来约束我吗?”伊尔迷靠着走廊的墙壁,一旁的灯烛里跳着亮色的火焰,在他白皙的面

  • 求念在线阅读第五章

    游择一总觉得自己跟这个班级有些格格不入,他是班里岁数最大的,却总是跟不上老师的进度,这让他有些自卑。而郑知,虽然还没到熟悉的程度,但游择一看得出来,这是个很厉害的人。学习好,嘴巴毒,游择一向来害怕这种人。他单手托着下巴看着窗外,突然被一个纸团砸了脑袋。游择一吓了一跳,一转头看见周通站在那里冲他瞪眼睛

  • 余生不失缘在线阅读第3节

    “什么?”“我若要有,天不可无!我若要无,天不可有?这话何其霸气,只是说这话的似乎并不是那个无始,难道是另外一个人!”“我命....如妖,欲!封!天!这,竟然直指天道!”天在洪荒当中是为禁忌,因为这个世界有天道,凌驾于众生之上,是为不凡。但是此人却口出狂言,竟要封天,这样说来岂不是要忤逆天道!?天道

  • (综漫) 恶魔的诅咒之最近是(8)

    这个时代尽管已经初步出现了以马匹作为机动力的专门兵种(骑兵),但受限于生产力技术水平和其他的限制,骑兵还是十分罕见的兵种。因此,在平安时期,家里有钱有势的贵族们出行都是乘坐牛车,虽然牛往往走得慢,但是胜在稳当,而且一路慢吞吞地走过去,还会显得很从容不迫,十分风雅。不过阴阳师手下的这辆胧车可不是真的牛

  • 论元气骑士在雄英如何茁壮成长[综]在线阅读第六章

    接下来的几天军训,强度堪称后无来者。很荣幸,人人被晒成了一块碳,而且“身强体壮”了许多。“卿卿,为什么你晒不黑啊,我都快成一块黑炭了。我妈说她都不认识我了。”段菲菲掐了根草扔了出去,语气幽怨。余卿苦笑不得,摘下帽子,“我的脸比常人不易黑,但容易脱皮,你看我这里脱的皮这两天都没好。”说着用手指了指右眼

  • 重生后我嫁给了死对头之初见(5)

    这院子,屋里一尘不染,屋外整整齐齐,药草果树涨势正旺,虽然没人料理,却好像每天都有人收拾一样,估摸着师傅一定是施了某种法术。第二天,剑辰早早醒来,他很勤奋,将屋里屋外打扫一遍。显然自己住进来,这院子开始了正常模式,院子里会有落叶,屋里会有灰尘。跑到菜地弄了些蔬菜,折腾了一个时辰,捧着香喷喷的米饭,吃

  • 伴我天下第六章

    冬荣抿紧唇,呼吸陡然急促起来。这个距离,他几乎能闻到女孩儿的发香。“我……”他后知后觉地察觉到话里的歧义,故作镇定地补充,“我不认识别的人。”云念心道:“你第一次找我的时候也不认识我啊。”继而想起先前那日,他似乎的确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这位哥哥大概是有点儿社恐吧?云念越想越觉得像,只好点头,“那行吧

  • 召唤奥特曼打遍全宇宙在线阅读第7节

    如果洛玉笙的这一剑得手了,恐怕溯流会直接魂飞魄散。大能者的威压在这一瞬间还是遍布了整个擂台,瑶华派的两个弟子斗到了这种程度,瑶华派的掌门终究是忍耐不住出手了。溯流的光剑在他的虚空一掌中直接崩裂,可是那柄黑金色的玄刃剑势根本就没有受阻,反而直接冲破了瑶华派掌门的封锁线,甚至在他的手掌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 无情城市有情天在线阅读第六章

    江婉容没注意到这么多,赶去闻观院的时候,还是晴安在她身边小声地说:“姑娘,这件事情怕是没那么简单,奴婢觉得中间有些奇怪的地方。”“你知道什么了?”江婉容的步子放缓几分。晴安的目光划过前方,声音又压低几分,“夫人像是一早就知道这件事情,奴婢看到婆子进来禀报的时候,夫人笑了下。不过这些都是奴婢的猜测,也

  • 洪荒之人族圣父在线阅读第4章

    此后一千年,整片大陆都笼罩在噬心魔君凶威之下,偶有反抗噬心魔殿者,结果亦是被残忍杀害。而许多无力反抗,又不愿在魔威下摇尾乞怜、苟延残喘之士,只能遁入人迹罕至之地,苟活于世与那青天白云相伴。300年前,一神秘人忽然出世,一人一剑,独闯噬心魔殿总部:泣血山,约战噬心魔君,大战当日,天地异象频出,引来无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