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从武林外传走出的丐世奇侠在线阅读第9节

作者:独木船 来源:飞卢小说网

老庙的建筑还是比较落后的,早些年也进行过翻新,不过有些忌讳的地方也不能大肆修改,也就落得这样的状况。

唐成子爬过窄楼梯又拐弯上了小道,石子堆砌的小路并不好走,她踉跄着四处摆动。

赵陇南走在她前头,借着太阳的光线,唐成子看着赵陇南的背影。

他长身而立,头发漆黑的很。

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他伸手挠着头顶干净利索的短发,随即还转过头来。

太阳的光线从树枝间的缝隙打在他身上,唐成子就瞧见了他脸上被渡上一层淡色光晕。

他的眉眼里仍旧是冷漠的,那双眼睛却在太阳下闪闪发亮,如同有着万千星辰般。

唐成子倒吸了一口凉气,让自己快速缓过神来,为了不被赵陇南看出问题,她假意无所谓般扯了个微笑。

她也不说话,就木讷地盯着赵陇南。

赵陇南眼睛动了动,如同鹰钩样的眼神扫射在唐成子身上,看了两眼后就收回目光,越过唐成子看着后头的罗慕白。

他勾勾手指头,是那只长而细的食指。

沉闷的声音便响起:“罗慕白,还不快走!磨蹭着等太阳下山!”

罗慕白应了声:“南哥,你这是在指桑骂槐吗?”

话落,林妲就先接了句:“他敢!”

林妲可是个护犊子的人,既然真心实意对待着唐成子,她必然是要好好照顾她,况且这赵陇南是啥人,别人不了解,他这个小姨可是门儿清。

赵陇南就是个事精,可是以往也没见他对哪个女人这么上心,其中定有猫腻!

这小崽子怕是瞧着唐成子漂亮可人,想着骗骗这个老实的小姑娘。三十岁的老男人还想着老牛吃嫩草。

呸!渣男!

心里有了这样的揣测,林妲就狐疑地瞅着赵陇南,气势汹汹说道:“赵陇南你再欺负成子,信不信我找你姥爷来削你!”

赵陇南眉毛稍稍翘起,他被林妲看的毛骨悚然,瞬间从心底萌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他随即赶紧转过身去,也不吱声了继续走着。

唐成子捂着嘴笑了笑,跟着赵陇南往上走,一步一个脚印。

她边走嘴里边说着话,哼的是歌曲,调子欢快,她本就声音细软,更显的好听。

“一想到你我就wu~~~~空恨别梦久wu~~~~

赵陇南眼睛微垂,耳边听着歌,眼睛直勾勾瞧着唐成子落在地面上的小影子。

唐成子今天穿了件粉色的羽绒服,帽子上有两个大球甩来甩去的,一会儿朝着东边,一会儿又转悠到西边。

赵陇南瞧着瞧着,就不小心“砰”的一下撞到了唐成子身上。

唐成子被撞的发愣,杵在那头发凌乱的看着赵陇南,眼睛是细细的偷偷摸摸的打量着。

她的手掌还撑着眉心,动作轻柔的揉着,看她蹙眉的表情,撞的还不清。

她在一瞬间的龇牙咧嘴后又恢复正常,但满脸的无辜和委屈仍是满满的。

赵陇南恶人先告状,语气平淡:“走路看着点!”

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让人吐血的话:“好在我身板硬朗,要是别人还不让你撞出脑震荡来!”

唐成子哑口无言。

只听见身后的罗慕白小声念叨了句:“太过分了!”

唐成子心里暗暗赞同罗慕白这句话,她转头甩给罗慕白一个“同盟”眼神,可罗慕白却灰溜溜的快步踏上了台阶。

唐成子这才发现,她和赵陇南走了岔道,而林妲和罗慕白已经踏上另外一条小道。

这样一来,周遭就只有唐成子和赵陇南两个人。

赵陇南强势的气息扑面而来,压着唐成子,唐成子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勇气,或许是林妲给的。

唐成子鼓着气冲着赵陇南撞去。

她的个头不高,脑袋的位置在赵陇南的胸膛之处,她一用力往上使劲,撞出“咚”的一声异响。

唐成子把自己也撞的懵了,真没想到有这么大的力量,她鼓着腮帮子揉着脑袋。

她红着眼睛看着赵陇南,倒像是她自个是受害者,她还在擤着鼻涕,这木屯镇的天实在太冷了。

唐成子可怜兮兮的样子对赵陇南这个闷葫芦压根没用,赵陇南白眼翻得利索,一手捂住胸口看着唐成子,眼睛里都快要喷出火焰来了。

一会后,他捏着唐成子的肩膀将人往后推了一步,手却好像怕她摔倒一样始终没有松开,他说:“挑事?”

唐成子摇头,脸上都是表面冷静罢了:“不好意思啊赵先生,这山路它打滑!”

赵陇南拧着眉:“开玩笑?”

而唐成子却不再搭理他了,她背着包急匆匆往林妲那儿走,步伐轻盈又快速,直到跑到林妲身边,她才深喘了口气,算是活过来了。

她的背脊上下浮动着,好看的眉梢也微微的颤动,阳光下更是像添了色彩一样。

赵陇南也在这时跑了上来,他本想同她理论一番,可林妲站在一旁虎视眈眈,赵陇南只好作罢。

赵陇南愤恨的瞪着唐成子,看着她脸上的一抹藏不住的笑意和自豪,心里暗自气愤。

林妲:“瞧你把成子吓得!”

唐成子瘪着嘴,也不言论,毕竟公道自在人心。

林妲又说:“你真是缺个女人管教!”

赵陇南听不下去了,林妲唠叨来唠叨去,无论什么事都能扯到这方面。

他无心在这继续呆着,便朝着罗慕白挑了挑眼色,示意他,也是命令他。

罗慕白很懂事般扯开了话题:“林妲姐,快走,这人越来越多了!”

林妲护着唐成子一起往前,独留赵陇南一人在后面站着,他眼皮上下跳动着,嘴里嘟囔:“我还不信了!”

话语还未完全消散在空气中,他又“嘶”的一声轻微的呼吸。

胸口处还是挺疼的,麻麻辣辣的。

唐成子这女人身板小,看上去柔柔弱弱的,没曾想力道还是挺大,让他的小心脏到现在还是一颤一颤的,说不上的感觉。

赵陇南跟上步伐。

他的眼里全是唐成子的背影,这人张牙舞爪的很。小步伐跑的可欢快了。

那条马尾辫一晃一晃的,在他眼球里来回转悠着,赵陇南眨了眨眼睛,不再去看唐成子。

老庙里人并不多,耽搁了这样一会时间后,反而许多人拜完佛下了山。

庙宇的大殿里有个和尚,和尚穿着禅衣坐在那,看装束是个算签解签的人。

他闭着眼睛打着坐,不太有人过去同他说话,他就始终板着脸,一声不吭。

唐成子被林妲带着去菩萨面前磕了头,来来回回将整个庙宇内的佛都磕了遍。

唐成子态度恭敬的很,她是真的想着好好睡一觉,太困了。

全部结束后,两人返回门口。

赵陇南和罗慕白在那等着,赵陇南撇着眼在看着和尚,和尚自始至终没有抬过头。

他眼睛再撇了下,就瞧着林妲拉着唐成子已经坐在了和尚面前的木凳上。

林妲问:“师父,姻缘能算吗?”

和尚还是没睁眼,淡淡回道:“能。”

林妲就高兴地转头朝着赵陇南招手,“赵陇南快来,师父给你安排媳妇了!”

和尚睁眼,满脸的面无表情,还捎带有些许的诧异。

赵陇南没动,脚跟杵在门槛上,半个身躯倚靠在门上。

这算卦的事情最假了,他是绝对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再栽跟头了。

“不要。”

林妲扯了扯嘴角,语气颇有埋怨之意:“赵陇南!”

见状,唐成子出声打圆场,她笑了笑,拉着林妲的手:“林妲姐,要不我先算!”

林妲:“好嘞!我们不管这臭小子!”

说完就瞄了和尚一眼,态度还算端正,眯着眼,一脸的虔诚:“师父,给认真算算呗。”

和尚看着两人,睫毛颤了颤,问道:“算什么?”

唐成子仔细一想:“算姻缘!看看我和文艺青年有没有可能!”

门口的赵陇南垂着脑袋,望着脚下正在动着的脚尖,他有一下没一下的踢着地面。

来往的人很多,一一从身旁掠过,他的余光却始终看着唐成子方向。

这个女人脑子笨,又半点没有文艺味,居然想着嫁一个文艺青年,谁要是娶了她,岂不是倒了霉

赵陇南摇了摇头,听着和尚说话。

和尚晃动着竹筒让唐成子抽签,签落地后,和尚便开始解签,一长串的古文一样的话语说的人发懵。

和尚咳了两声,像是咽下口中滚动着的唾沫一样,随后用通俗的话语讲给他们听。

“姑娘你是富贵命,将来定是能够大富大贵的,而你的丈夫也是人中龙凤,他与你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姻缘......”

唐成子心里欢喜,脸上也是面露着藏不住的窃喜:“师父,他人在哪里?”

“这个人他已经出现了,只是你还没有发现。”

“那他有什么特征?”林妲紧追着问。

和尚却不肯说了,只是咂巴着嘴:“天机不可泄露,总有一天他会主动来找你。“

林妲不乐意了:“师父,这话怎么能只说一半呢,你给我们讲讲,到底怎么回事?”

和尚摇着脑袋将签文扔进了竹筒内,接着闭上眼睛重新打坐,随后的持续一段时间内,无论两人怎么发问,和尚一概不知,一概不说。

林妲觉得索然无味了,她起身拉着唐成子往殿外走,出了庙门就直接下了山。

赵陇南没跟着,等到两人下山后,他悄无声息地坐在了和尚的对面:“师父,求姻缘!”

赵陇南从竹筒里抽了支签,是支上上签,他满脸愉悦的看着和尚。

和尚一本正经,脸上没有半点虚伪:“良人就在身边。”

赵陇南二仗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意思?”

和尚却不回应,反而拿着茶壶转身从后门走了,他的步伐拖沓的很,在老庙的地上拖出了声响来。

赵陇南越想越懵,闷闷不乐道:“我身边除了二哈和橘猫就一群男人!简直瞎说八道!”

在车内集合后,林妲问赵陇南:“怎么这会才下来?”

赵陇南还沉浸在和尚的哑谜中,他有些不悦,脸上表情严肃,没有说话。

林妲倒也没生气,自顾自的乐呵着同唐成子说话:“我看师父说的人就是边伯贤吧!”

赵陇南胎眸,满脸哀怨:“那和尚满嘴胡言乱语!不能信!”

三人:“……”

什么鬼?

延伸阅读

客来安洗涤机械加盟  http://www.andyintokyo.com/b7cu.shtml
客来安洗涤机械加盟_公司简介山西客来安洗涤机械有限公司是以太原市特洁特洗涤设备配套中

壹和园水晶加盟  http://www.andyintokyo.com/swkh.shtml
壹和园工艺礼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诞生于著名的中国水晶之乡——江苏东海,并立足

颐嘉瑜伽加盟  http://www.andyintokyo.com/piv7.shtml
颐嘉瑜伽美体是一个人在家就能够练习的,必须要有的教练,在教练的指导下才能够进行,才能

椿禾鲜果时光茶饮加盟  http://www.andyintokyo.com/60eb.shtml
一杯鲜果茶,一段好时光,椿禾鲜果时光茶饮让您的每一天都与鲜果鲜茶为伴。以新鲜健康和独

华星书写加盟  http://www.andyintokyo.com/gm3e.shtml
华星汉字书写简介华星汉字书写是一套将规范汉字的书写过程进行规范化,标准化后进行汉字书

御途良品加盟  http://www.andyintokyo.com/yodq.shtml
御途良品汽车坐垫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水晶爵服饰加盟  http://www.andyintokyo.com/xgdn.shtml
水晶爵服装成立以来,秉承民族的精湛工艺技术,面向国内外,勇于开拓创新,生产出具有风格

鸿威国际会展集团加盟  http://www.andyintokyo.com/gtgm.shtml
暂无

尚飞加盟  http://www.andyintokyo.com/xw9t.shtml
尚飞窗饰产品销往各省市多个和地区。公司总部克鲁兹,靠近瑞士日内瓦,位于欧洲传统的精密

佳骋加盟  http://www.andyintokyo.com/axtv.shtml
佳骋纺织少售主营很细纤维眼镜布、眼镜袋手机袋、擦拭布清洁布、电脑袋、毛巾、3M魔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港片:从卧底开始的巅峰王者之上天狱高原

    离开了少训院后,牧六骨就专心的训练牧昭狱,不管去哪里他都会带上牧昭狱,一是训练和培养牧昭狱,二是保护牧昭狱。在牧六骨精细调教下,牧昭狱进步神速,用了两年的时间牧昭狱就超过乙务兵的能力。牧六骨就安排牧昭狱在丁务营呆了三个月学习军务知识,然后让他参加比试进入丙务营学习三个月;接着再通过比试进入乙务营进行

  • 江上晏之重生之泪

    颐和十一年七月九日,皇帝卫庆川五十大寿,右相苏允嫡女苏沉央被赐婚裕王爷卫天凌为正妃,左相万左非长庶女万朝涵被赐婚六皇子卫紫枫为侧妃。悠悠转醒,竟是全身疼痛。疼!全身如针扎一般疼痛难忍,苏沉央一下子疼醒了过来。床边,是父亲苏允和妹妹苏沉婉。苏沉央瞧见两人,已经是震惊得不敢说话!不可能....自己这是又

  • (HP)Miss普林斯之凤凰展翅(3)

    说到谢家的大小姐,自打她出生到她成长的岁月里,京城就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冒出了关于她的传闻:只要是长了眼睛有幸见过谢家大小姐一面的人,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会几宿几宿合不上眼,前者是爱慕憧憬到醉,后者那是羡慕嫉妒到晕。人都说:谢大小姐的美貌,那可是凡人用言语都无法表达的,因为谢大小姐“触目惊心”的美使得

  • 都市之最贱系统在线阅读第4章

    翌日清晨,明媚的阳光落在魂元城西郊的大草坪之上,透过草坪上那些错落分布的小木屋的窗子。一盆金子般的阳光洒在叶封唐脸上,洒在盖在他身上的薄薄的被褥之上。“吱嘎~”门被推开了一条细缝,门外一个脑袋探了进来,见叶封唐仍然睡着,便缩了回去。他[古四族之一:叶家外族叶迢森(叶封唐之父)]轻轻地关上了木门,看他

  • [偶像练习生]小奶狗第五章在线阅读

    皇甫将军府书房“野老头,告诉你个秘密,要不要听啊?”李昂跟个孩子似的对同样跟个孩子似的皇甫野道。旁边站着一脸无奈的皇甫战天。“老李头,你能有什么秘密,难不成你突破到剑神了?”皇甫野玩笑道。“野老头,你把你珍藏多年的紫玉浆拿出来,我就告诉你这个秘密,而且这个秘密绝对要比你的酒有价值,嘿嘿,简直是无价的

  • 寻宝者之十二金锣第八章在线阅读

    是谁说全聚德的烤鸭肥而不腻?当李嘉泽将他包好的烤鸭放进我嘴里时,我简直上了头,从舌头尖到脑袋都被腻得昏昏沉沉。李嘉泽只看着我笑:「慢点吃,小心噎着。」说着他伸出拇指,在我被撑得鼓鼓囊囊的嘴角擦拭了一下,嘴里依旧噙着笑。我不知道李嘉泽给我擦掉的是油还是酱,只知道我的皮肤感受到他手指温柔的触摸时心脏跟着

  • 篮球霸业在线阅读第九节

    这个电视台做综艺的老大哥了,最会折腾人,从签合同后就一直在不停的调整,其中最算是人道主义但是做这种节目还真是累,尤其是司融第一次做综艺,她的这个很有噱头的第一次被觊觎了很大希望,价格也谈到了上千万一集。此时在冰冷的美术馆门口,穿着来这里才定制的黑色大羽绒服,坐在小板凳上和大家一起喝热腾腾的咖啡。完全

  • 都市:我才不娶扶弟魔!之2-022 章-环尾狐族-战鬼魂

    战斗呈现白热化,血鬼数量越来越少。某一刻,鬼王魂飞魄散。众皆长舒了一口气。但下一刻,一颗钥匙从空中掉落。众不由砰然心动,就连一贯沉稳平静的花舞慧眸中也闪过一丝心动。花不败身形一闪,仗着速度的优势,朝正中央的银甲傀儡冲去。“休想!”冷眸样貌的少女眼眸里厉光一闪,手中利爪挥出数气刃,有开山辟地之势。花不

  • [全职]从天才到入门第10章在线阅读

    “什么伤天和啊,这简直是丧病没人性。”陈宇坤说道。“那你还敢让天椒他们这么恐吓人家!”驭狼无语道。“天椒他们对下面的事情不了解,咱们俩可是一道下去过的人,你就不害怕将来这笔账记在你头上?”“所以不能明着来,只能这样恐吓着让她自己愿意出去做啊!”陈宇坤揽着驭狼的肩膀说道。“干咱们这一行的人该心软的时候

  • 漫威:我,圣主,不守承诺!在线阅读第八节

    “哈哈哈哈,好好好,竟然敢在吾面前要好处!胆子大!不错!吾喜欢!你这个徒弟吾没收错!”鸿蒙的前一句差点没有吓死凌天,后一句却是让凌天咧嘴直乐。“至于好处,吾都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就在鸿蒙戒中,那是吾和器灵。。。。。。嗯,现在应该还在沉睡中,在无数宇宙中游历的时候随手收集的,别以为随手收集就少,要知道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