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综]玩坏人设作死的人把自己也作死了

作者:妤归 来源:晋江文学城

007 作死的人终于把自己也作死了

“确认是自杀?”袁灯追问。

叶锦遥有些迟疑:“应该是,校方和警方都是这么说的。而且,她们自杀的时候……我和舒塔也在现场。”

那天,两个姑娘刚帮着乔欣审视完她的新男友,手挽手回寝室,正在八卦兮兮讨论晚上是否要给乔欣留门,就看到女生宿舍楼下挤了一大群人。

一开始,两人还以为是不是有人搞什么当众告白——大学里这种事情太常见了,自以为浪漫的人就像是地里的韭菜,割不完的。

结果顺着众人的视线一看,才看到宿舍楼顶那几个手牵着手的小黑点。

有人找辅导员,有人报警,有人更绝,直接滴滴救护车。

但都没能阻止悲剧的发生。

414寝室的几个姑娘们就仿佛是连体婴一般,一起从楼顶坠下,摔成一堆零件。

学校第一时间封锁了现场,但那些女孩的死状却依然是众人心中挥之不去的噩梦。

同宿舍女生集体跳楼,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在这之后是不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

一.夜之间,各种段子传遍了整个校区,朋友圈微博学校贴吧里也都在讨论着相关事宜。

家长来闹过,警方也来调查过,但一无所获。

最后只能以压力过大导致轻生结案。

但有些学生却言之凿凿的表示,这起案件疑点众多:

女生宿舍总共就十楼,这种高度落下来,当场摔死的几率暂且不论,但至少尸体不至于像这般零散。

听说过高空坠.落内出血死亡的,全身骨裂也是正常情况,可是……摔的四分五裂,眼珠子都滚到吃瓜群众脚下了是个什么鬼?

“虽然学校及时出来辟谣,不过根本堵不住悠悠众口。自打这件事之后,女生宿舍就被传有鬼了。我们三个也不敢继续住在宿舍里,毕竟……”叶锦遥顿了顿,没有继续往下说。

袁灯能猜到她的潜台词。

毕竟414的小姑娘们跟乔欣可是有仇的。

活着的时候,法治社会谁怕谁,有种就打上门咱们一起鼻青脸肿去警局说道说道,可人一旦死了,尤其还死的如此可怖,那可就不好说了。

整个女生宿舍连夜搬空,就算是校方下达紧急公文也没用,趋利避害是所有人的天性。一时间学校附近的日租房生意火爆。

叶锦遥三人当然也不例外,乔欣和男友合租,两条单身狗则去宾馆开了个标间。

当晚相安无事。

只是到了第二天,乔欣却愤怒的打来电话:她的新男友也收到了诅咒纸条!而且最诡异的是,纸条上的女鬼图案竟然变成了414女生跳楼时的死状!

“‘愤怒’?”听到这里,袁灯忍不住觉得好笑,现在的小姑娘心真大,“她不会还以为为谁在恶作剧吧?”

叶锦遥一愣,顺口回答:“有什么奇怪的,当时我们也是这样认为的,如果是414的妹子要报复,直接扑上来就好了,拐弯抹角的弄什么诅咒纸条,还投递错了人。”

袁灯无语。

世界上就是有太多这种不信邪的人,所以自己的生意才会这么糟糕。

每当自己正经、认真、严肃的告知他人即将会受到的伤害时,收获的却总是“骗子”的指责。

何必呢,活着不好吗?

“那你们是何时何地因何发现这不是恶作剧的?”袁灯摆出一副关切姿态,心中却盘算起要怎么处理这次事件才能利益最大化。

厉鬼是凶残的,富婆是不差钱的,袁灯脑中已经开始自动播放打脸催租房东的七十二集电视连续剧。

男主当然是高帅富的自己。

富婆叶锦遥和舒塔又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神色中明显都夹杂着一丝畏缩。

舒塔率先低下了头,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也攥紧了。

不断颤抖的肩线完美的诠释了她的害怕。

于是,诉说者再一次变成了富婆。

嗯。富婆的声音真好听。袁灯眯眼笑。

这不是主观判断,而是客观事实——毕竟从两人进门之后,大多数对话的发起者和构成者都是富婆和自己。

那个叫舒塔的女孩一直充当着背景板一样的角色。

这就很有意思了不是吗?

明明受到邪祟纠缠的人是她自己,她却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至少袁灯没有从她身上看到任何强烈的求生欲.望——就算再怎么害怕,在面对性命攸关的时候,也会爆发出强大的力量不是吗?

自己这根救命稻草都已经伸到跟前了,贵是贵了点,但也不至于完全不伸手抓住吧。

是胆子大?还是早已有了对策?又或者……是出于某种自己不知道的原因?

“袁老板?”

“嗯,你说,我在听。”袁灯点头示意,收回了打量舒塔的视线。

管她呢,穷鬼心思深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自己的目标客户是富婆,是被骗三千块买敬业福都不会眨眼的富婆。

金钱鞭策袁灯敬业,他脸上的笑容愈发真诚起来。

“当时乔欣和她男友都没把诅咒纸条当回事,但前两天,辅导员突然打电话给我们,说乔欣没有去上课。”

大学生逃课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儿,只要不是逃的人神共愤,一般也不会惊动辅导员这类生物。

只不过学校里刚发生了恶□□件,自然就会管理的更加严苛一些。校方可不想再看一次高空坠物表演。

两人起初还有些不以为然,直到一直拨不通乔欣的手机,才有些忐忑起来。

“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舒塔,不如我们去看看?”

乔欣和男友租房的地址她们是知道的,是距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小区,比起脏乱差的廉价日租房来,小区安全又温馨,是很多校内情侣的不二选择。

“能出什么事,乔欣是那种会跳楼的性格吗?”仗着自己对乔欣的了解,舒塔并不担心,“下午没课,咱们去逛逛。”

还没等叶锦遥说些什么,舒塔的微信提示音就响了。

她一看,扔给叶锦遥一个得意的眼神:“是乔欣的视频通讯。我就说她不会有事吧?”

“欣欣,你怎么一直不接电话,担心死我了!”视频刚一接通,舒塔就娇嗔道。

视频那头却是一片黑暗。

“怎么回事,信号不好吗?”舒塔眉头一皱,左右移动手机。

就在这时,一阵短暂又急促的“呜呜”声从手机中传来。

舒塔和叶锦遥狐疑的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摇摇头——这声音不像是哭泣,甚至不是呜咽,反而像是……

电视剧中那些人质被胶带捂住嘴后发出的呼救!

“乔欣!乔欣你没事吧?”叶锦遥抢过手机急切询问。

如果被捂住嘴的人是乔欣,那现在拨通视频的人又是谁?

突然,视频中有了光线:有人拿起了手机,将它固定在支架上。

在那些晃动的、模糊的、一闪而过的影像中,两人看到,失联的乔欣被灰色胶带捆在靠背椅上,头发衣衫都凌乱无比,嘴巴被封住,脸上还有伤痕,显然是遭到了殴打。

但她们还没来得及细看,画面就转向了另一面墙壁。

拿着手机的人后退几步,露出一张叶锦遥和舒塔都十分熟悉的脸。

是乔欣的男朋友。

那张脸不复往日的帅气阳光,而是阴沉且颓丧的,他神情恍惚的拎着一把剪刀,干裂的嘴唇不断掀动,但发出来的,却不是任何人类的语言!

“……快,快报警!他想伤害乔欣!”看到这样的景象,叶锦遥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显然乔欣作死做过头了,不知道怎么把男友激怒成这样。

舒塔和她想法一致,都觉得是乔欣的性格为她带来了杀身之祸。

她的手机在视频,只能用叶锦遥的手机报警:“遥遥你的解锁……”

话音未落,她便看见叶锦遥的双眸瞬间瞪大,拿着手机的手大幅度的颤抖起来!

难道说……

舒塔赶紧扶稳她,眼神晃过手机,呼吸瞬间停滞。

视屏画面所展现的,并非是她想象的乔欣被杀,而是乔欣男友将剪刀对准了自己的脖子,一刀一刀剪下去!

男孩的脸部早已经扭曲,他泛红的眼中盛满了恐惧,泪水和鼻涕毫无形象的流下,但双手却完全不受大脑控制一般,缓慢而有节奏的一刀刀剪着!

随着肉块不断下落,男孩的脖子血红一片,再也找不到任何一块完整的皮肤,明显的“瘦”了下去。

但自我凌迟却并没有停止。

剪刀被打磨的极其锋利,那一声声“咔嚓”就好像是剪在了她们自己身上!

两个女孩脊背僵直,只有互相依靠才没有直接跌坐在地上。

“……救……不想死……”

微弱的呼救从男孩嘴里混沌不清的吐出,但下一剪刀,声带就被剪断了。

男孩脸上顿如死灰。

不过下一秒,他又诡异的笑了起来。

那是解脱的笑容。

一个在鲜血、泪水和扭曲脸庞上显得如此狰狞恐怖的解脱笑容。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咔”,大量的鲜血疯狂飞溅,染红了整个画面。

在那个鲜红的世界里,男孩的身躯倒了下来,一个黑乎乎的圆球咕噜噜滚向镜头。

延伸阅读

月光首饰加盟  http://www.monroe-cheekfamilyreunion.com/pxrf.shtml
Moonlight公司是專業從事生産珍珠飾配件和珍珠飾設計和製造的公司。對珍珠飾的生

磁水涟加盟  http://www.monroe-cheekfamilyreunion.com/xe4t.shtml
磁水涟水族净水器以产品为基础,在本行业中取得快速成长。净化水质,打造环保健康生活。北

补氏家政连锁加盟  http://www.monroe-cheekfamilyreunion.com/dddj.shtml
家庭服务行业是二十一世纪朝阳产业。构建和谐社会决定了家庭服务产业具有庞大的发展平台和

傲意娇人加盟  http://www.monroe-cheekfamilyreunion.com/gjd3.shtml
傲意娇人运动装是广州市番禺区南村尚韩服装厂旗下产品,公司是集设计、生产于一体的综合型

天下财经加盟  http://www.monroe-cheekfamilyreunion.com/ga73.shtml
天下财经证券咨询有限公司是一家全方位证券智能分析系统运营商。拥有行业出彩的创新能力以

双枪加盟  http://www.monroe-cheekfamilyreunion.com/xig2.shtml
双枪生活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儿童蚊帐、儿童、打底裤、瘦腿袜、婚庆礼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

禅意居加盟  http://www.monroe-cheekfamilyreunion.com/nrtf.shtml
禅意居工艺品总部是木雕工艺品、木雕礼品摆件、木雕礼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金地房产加盟  http://www.monroe-cheekfamilyreunion.com/nogw.shtml
加盟店:是主营二手房屋、商铺、写字楼的租赁、买卖及一手楼盘代理并提供按揭贷款等全程服

创杰加盟  http://www.monroe-cheekfamilyreunion.com/g7wn.shtml
创杰手机壳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深圳市宝安区西乡创杰塑料制品厂的诚信、实力和

宏宝加盟  http://www.monroe-cheekfamilyreunion.com/paju.shtml
宏宝刺绣位于姑苏太湖之滨东渚新苏村,是一家从事苏绣(手工刺绣)及相关产品的开发、生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傅影帝的小花瓶第1章在线阅读

    她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笼子里,四周都是昏暗的,除了近在咫尺的铁笼之外,她看不清任何东西,就连自己手上的纹路也无法看清。她能感觉到自己是以蜷缩的姿态,环抱着双腿挤在笼子的一角,感受着四周来自恒古般的寂静以及寒冷,脑内是一片空白,唯记得自己曾经是个人类。2004年云图的父母和老阿尼姆斯菲亚之间并没有特殊的

  • 失忆公主请小心第1章在线阅读

    九月的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墨城的天气一向如此,说变就变毫无征兆,明明昨天还是万里无云晴空万里,今天就阴沉到底,根据往年的经验这场小雨绝不会只下一天,冷风嗖嗖的灌进脖颈,乔文君不由得裹紧了身上的风衣,路上的行人并不多,这种天气一看就极其适合躺尸,更何况今天还是周末,不是万不得已没有人会出门找罪受,乔

  • 末日,从选择开始第八章在线阅读

    当晚,张春华发起了高烧,手心的勾玉也被烧得通红,山氏握着她那手,守在她身边一夜未睡。这次她烧得浑身通红,山氏急地多次请来大夫,想尽了办法为她降温。次日,醒来的张春华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地叫唤了一声阿娘。“春华!”山氏喜极而泣,抱着她痛哭。又一次被母亲的泪水所淹没,张春华无奈地拍了拍她,母亲对她的敦敦

  • 盗墓险途在线阅读第五章

    “你们好了的话就开始,看看谁的人第一个会被吃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罗普斯舔了舔肥厚的zui唇,露出嗜xue般的兴奋劲。“嘿嘿~,你可真是残忍啊罗普斯。”旁边有天龙人说起了风凉话,但却突然掏出一把金灿灿的匕首刺进了自己奴隶的xiong膛。噗嗤~,奴隶xiong膛飙出一抹血花,发出痛苦的低吼。这人比罗普

  • 凑合着过呗在线阅读第10节

    天空中的烈焰升空,巨大的蘑菇云腾空而起,连太阳都被遮挡住,天空一下子暗淡起来了。李三七回头看了一眼,继续奔了起来。李三七来到了魔兽森林的第二层,停了下来,不在奔跑。依靠着大树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仰望着天空,看着天空已经晴朗起来,喃喃自语道:“实力,还是实力。哼,我一定要变强,终有一天,我一

  • 咋说在线阅读第八章

    蓬莱是传说中的仙境,说那里住的人生下来就寿命长,而且可以休息仙法,是一个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裘球对这里自然是憧憬了很久,等三人坐着船,在海上飘荡了半个多月,他们一行人终于踏上了蓬莱的土地。“这里,就是我的故乡,蓬莱,”巽芳一脸的怀念与自豪,一双水眸盯着欧阳少恭:“少恭,你随我去皇宫,我把我的父王、母

  • 我人设好像不太对[哨向]之血凤丹

    “前辈……”药魂轻叫了一声,看着老人的身影彻底碎成了金色碎片,他方才看向手中的鼎。一阵刺痛传来。药魂睁开眼睛,发现他依然还在山洞里面。他看着怀里的鼎,红鼎之上依然是那九条栩栩如生的龙。“我晕过去了?血凤丹?老人家说鼎里有颗丹药,还是九品丹药,这不是要逆天么?”药魂现年十三岁,连二品丹药都没有见过,他

  • 魔法之名第2章在线阅读

    帛书“吴邪你看,有人回了。”High少拿着手机就往吴邪(电视剧)面前凑。吴邪(电视剧)无奈的放下手中的帛书,看向High少,问:“什么回了?”“当然是关于帛书啊。”High少理所当然的说着,顺便把手机塞到吴邪手中,手指往屏幕上划着,“你看,这个叫吴山居的人回了,他是个大V。我查了一下这是个古董店的名

  • 远古遗迹在线阅读第5节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豆子疑惑的看向两人,这是干嘛?质疑他们的专业素养吗?“额……”文伽自然是比库洛洛更了解一点国情,在偏远地区文化水平不高外加贱名好养活的思想下。赵二狗,这种名字。出现在一个偏远城区的孤儿院的某孤儿身上真的是一点都不奇怪。文伽都能脑补出,这个真正的赵二狗,周围的同伴还有……李狗

  • 小侯爷的路人计划泡汤了[穿书]回到过去的人

    钟杳杳觉得自己睡得太沉了,使得她醒过来的时候眼皮都是酸的,睁了好几次才睁开,却也没能马上看清东西,视线糊成一团,她下意识想抬手,刚一有动作就受到了阻碍,有人按住了她的胳膊,同时响起一声:“别动。”她还就真的没动,因为那声音实在太熟悉了,并且可以将她瞬间安抚住,也愿意听从,而这会儿她的视线也慢慢恢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