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捕获你的心在线阅读第4节

作者:鹭由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有个哥们儿最近和女朋友闹掰,群里便笑他和孟璟书,是兄弟就一起分手。说着就组了局,非要替他们庆祝恢复单身。几个男人吃了饭没事干,本来想去些有颜色的地方,闹分手的阿庆没心情不让去,于是又来了老地方,喝酒打牌。

有人笑话他:“阿庆你别这么愁眉苦脸的啊,学着点咱孟哥,谈了好几年,说分就分,人家还在微博昭告天下说他负心汉,那么多粉丝骂他渣男啊,你看他,眉头都不皱一下。你家那个管那么严,这下不是轻松了?”

阿庆骂他:“滚!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

孟璟书没接茬。

魏展风给阿庆斟酒:“阿庆你也别气,老苏他就是嘴贱,老孟他那是……老孟,看什么呢?”

孟璟书倏地收回视线:“看风景。”

魏展风狐疑:“什么几把风景,来几百次了还没看腻?”

童浩纠正:“我这开业一年,你们回国半年,绝对没有来几百次。”

“……”

牌打了几轮,几个男人都有些乏味,老苏望着那块大玻璃另一边的热闹,提议下楼去玩玩,“今天来的妞儿都挺正啊。”

孟璟书一直心不在焉的,此时突然起了身,长腿跨出沙发,

“有事,先走了。”

他走后,老苏问:“老魏,你们竖锋这么忙?”

以孟璟书这么性冷淡又刚分手的情况,老苏实在想不出这半夜除了工作还有什么事儿,走的这么突然。

魏展风眼镜一推:“估计是私事儿。”

……

孟璟书自作主张坐下了,侍应生托着三杯饮品过来,两个男人是一样的酒,飘着几块冰,没有装饰的。而姜迎面前,是一杯橙汁。

姜迎:“……”

飞机头挑着眉:“孟总和这位美女认识啊?”

孟璟书颔首:“嗯,一起的。”

姜迎扯了扯嘴角。

飞机头恍然,看他们的眼神带着些看戏的讥讽:“孟总口味变了啊,难怪呢。”

姜迎当然听得懂他在说什么,心里有些刺。

她盯着飞机头笑:“出来玩嘛,”下巴指指他左手,“洪总不就是为了换口味,才把戒指摘下来的?”

男人猛地看回自己的手,在无名指根部,有一圈发白的印子。

他尴尬地呵呵两声,把手别桌下:“这位美女真是有意思,孟总好眼光。”

孟璟书瞥了姜迎一眼,有些意外,但没表露,而是和洪总不咸不淡聊了几句,像是完全没听到刚才的冷嘲热讽。

洪总哪里还坐得下去,很快找了借口要走。孟璟书起身跟他道别,这时恰好洪总的朋友过来找他,是一个穿着紧身裙的火辣女生,看到孟璟书,眼睛都移不开了。

三个人站着说话,姜迎觉得空气都被他们挡住了,呼吸不通畅,心里烦的不行。

孟璟书这个人,太过分了。

她不知道他跟付萱之间出了什么问题,但她看得出来,他早想分手了。那夜他关机时神色轻蔑,是故意让付萱知道他夜不归宿的。

闹分手才和她睡的。

他利用这件事情做导|火|索。

他利用了她。

还带给她一整周的霉运。

现在还要来烦她!

还故意点杯橙汁来嘲笑她!

谁他妈要来酒吧喝橙汁??!

她心烦气躁,喝一口柠檬水,嫌淡。一气之下,她拿起孟璟书那杯酒,猛地灌了下去。

“……”

脸轰的烧了起来,眼前的景象晃了一下,又晃了一下,然后就一直像在水上浮浮沉沉的了。

姜迎在意识被冲散之前,心里只剩一个念头:孟璟书是想谋杀飞机头吧?

打个招呼认识一下,也就一两分钟的事,等人走了,孟璟书思索着要跟姜迎说些什么,一回身,愣住了。

自己的酒杯空了,姜迎眼神也直了。

“你都喝了?”

事实在眼前,孟璟书还是忍不住多此一问。他拿的可不是什么喝着玩的调和酒,是纯粹的烈性酒,男人之间用来下马威撑场面的。

这个人毕业几年,都学了些什么?不认识的男人,说聊就聊。不知道的酒,说喝就喝。

他像一个发现好学生早恋的班主任,发愁。

孟璟书弯下腰,拍拍姜迎的脸:“姜迎,说话。”

姜迎紧紧捏着手机,瞪他,半晌憋出几个字:“难喝死了!”

孟璟书:“……”

本来就不是给你喝的,好好的橙汁放着不喝,非要学人喝酒。

可是他跟醉鬼怎么计较?

刚才见她穿得清凉,被花心出了名的洪总搭讪,怕她吃亏才过来的。现在弄成这样子,让她自己待着,怕是要被人捡。

孟璟书把外套给她披上,搂着她肩膀把人扶起来,姜迎手脚发软,还扭着要反抗。

他几乎抱着她了:“别乱动,送你回去。”

手臂猛地被人从后面扯开,一个女人朝他吼:“你他妈给我放手!”

姜迎听这声音,挣脱了,整个人扑过去:“菲菲……我好晕啊菲菲……”

黄彦菲歪歪扭扭地扶着姜迎,才看清楚男人的脸,目瞪口呆:“呃……孟璟书?”

孟璟书也一顿,之前离得远没看清姜迎的同伴,此时才回忆起,这也是高中同学:“黄彦菲。”

姜迎不安分地动来动去,身子一歪,差点带着黄彦菲都要倒下。孟璟书只好又把她搀着,可她不愿意从黄彦菲那撒手,弄得三个人都有些手忙脚乱的。

孟璟书拧着眉问:“你能送她回去吗。”

他在询问她“能送她回去吗”,而不是“让我送她回去吧”,黄彦菲暗自赞许。

她想着昨晚姜迎的语气,想着过去那些年姜迎说过的关于眼前这个男人的话。

她有些为难地说:“我不是很清楚她家的具体地址诶。”

孟璟书快速下了决断,“我来安顿她,可以吗?”

“那麻烦你了。”黄彦菲客气笑笑。

宝贝冲呀!搞他!

姜迎醉的迷迷糊糊,孟璟书费了些力气,才像掰糍粑一样把她从黄彦菲身上掰下来。

上了车,姜迎都坐不住了,直接趴倒在男人双腿上,孟璟书一僵,眉梢吊起。他喊她,没反应。以免她这样压着胃要吐,孟璟书把人拉起来,一手圈着她上身,让人靠坐在怀里。

他问:“姜迎,你家住哪?”

姜迎闭着眼,好一会儿,才口齿不清地说:“……不告诉你……”

孟璟书又好气又好笑。

这下倒是知道防备了?

他这样抱她,可什么都能摸到。

从来没照顾过人,更别说醉鬼,此刻突然起了玩心。

“姜迎,我是谁?”

“……沙……手。”

“什么?说大声点。”

“……傻逼射手!你瞎啊!辣鸡!”

孟璟书:“……”

司机在前面都憋不住笑了。

孟璟书深呼吸。

行。

你等着。

酒醒了再跟你慢慢算。

……

孟璟书睡到半夜,朦胧中听见水声。一会后是凌乱拖沓的脚步声,随着几颗大大的水滴甩到他脚上,旁边床传来咚的一声。

世界又恢复了平静。

……

孟璟书按捺着脾气,起身过去查床,摸了摸女人的长发。

很好,湿的。

洗了头一点儿没擦,直接出来的,连带枕头也湿透。

“姜迎,吹干头发再睡。”他推了推床上的人。

姜迎一动不动。

他开的家庭套房,自己躺大床,让醉鬼睡儿童床,此刻她蜷着身体,看起来惨兮兮的。

孟璟书站床边,望着她,半晌。

毫无互动的对峙如同一拳打在棉花上。

让她这么睡着,明天怕是头都要疼裂了。

第一次伺候人的孟少爷很不爽,被吵醒后眉头就没松过。他拿了吹风筒来床边,按下开关,姜迎除了刚开始动了下,倒是显得十分安静,在呼呼的热风之下睡得像块乖巧的猪颈肉。

而孟璟书的眉间更紧了。

为什么吹了快五分钟,还这么湿?他自己平时随便拨两下就能干。

他关了吹风筒,思索了一下面积和蒸发的问题。最终决定把姜迎脑袋搁腿上,再吹,果然奏效。

黑发挂在男人腿上垂落,逐渐从一绺绺,变成一丝丝。而姜迎梗着脖子,终于被折腾醒了。

起先她没睁眼,只是觉得不舒服,扭着脖子蹭来蹭去。不甚清醒的她想不通,为什么枕头这么硬,甚至上手去抓了两把。

孟璟书忍无可忍,把吹风放一边,捏着她肩膀摆正。女人的肩膀纤瘦细腻,浴袍的一角滑落,孟璟书舔了舔牙,给她扯好。

迟钝的醉鬼终于发现了床边还有另一个人,睁眼就是一剜,想骂他,告诉他,这么粗暴地捏人是不对的。

凶狠的目光甩出去,正好对上孟璟书好整以暇,他垂着眸,眼瞳深深。

对视。

钢筋对铁板,谁眨眼谁输。

可姜迎的注意力并不在耍狠上,她被视线里这张面孔击中。这个距离这个角度,让她神智空白一瞬,几乎看到失焦,刚才想骂人的话都忘了。

孟璟书原意是想批评她几句,让她知道不能乱搭讪乱喝酒。但当他看到女孩的眼神慢慢变得迷离,他就知道自己想错了。

男女之间有互动的对峙,只会让空气升温。

他清清嗓子:“转过去,把后面的头发吹干。”

她果然还醉着,“哦”了一声,竟然就听话地转了身。

她发量大,头发细软,心不在焉地帮她把头发吹干,收了吹风,那种千丝万缕的柔软触觉还缠绕手中。孟璟书出神片刻,才想起,她睡的这张床刚才已经被头发弄湿了。

孟璟书告诉她:“你床湿了。”

他脑子里开始放小视频了。

姜迎爬坐起来,不是很明白这话的意思。

孟璟书盯着她迷茫的小脸,直接抓她手,去按湿透的床单。

她刚触到就猛缩回手,有些发脾气地看他,无声表达自己的不满。

孟璟书:“还睡这床吗?”

姜迎摇摇头。

孟璟书下巴一抬:“睡那边?”

姜迎看过去,大床,再看自己的,小小一张。她立刻点头。

男人幽幽看她:“你自己说的。”

醉鬼毫无察觉。

两个人挪到大床,姜迎钻进被子里,孟璟书看她一眼,掀开被子,也躺了进去。他支着半身,越过姜迎去关灯。

姜迎半张脸被他的影子覆盖,半明半昧,面容清秀,却不真实。她很轻声地,说了醒来后的第一句话。

“好久没见你了。”

孟璟书一顿。

阴影里,姜迎素着脸,干净黑亮的眼睛,在看他。

做梦一样。

他喉结滚了滚,熄了灯,屋内被罩上一片黑。

他寻着热度靠近被窝里的人,声音骤哑。

“你明天可得记得,是你先招我的。”

魏展风曾酸不拉几地嘲孟璟书,说他性冷淡。事实远非如此。他这个年纪和体力,需求正常得很,在几个月之前,他发泄精力的频率也十分科学健康。

性|爱于他而言,是当时的冲动,当下的快感,结束之后,也就那样,没什么可时刻惦记的。所以他对于魏展风他们那种,脑子和老二总有一个在运作的状态,暗自鄙夷。觉得他们就像没见过女人的中学生。

可是今夜,似乎推翻了他的认知。

不知是哪一部分戳到了他的兴奋点,他贪得无厌。

明月当空,映照这一室缠绵。

这个夜晚还没结束,他已经开始回味。

延伸阅读

牙康纳牙膏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pju5.shtml
牙康纳产品主要出口到香港、澳门、东南亚及中东等和地区。公司座落在风景秀丽的白云山下,

永上制药设备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a15q.shtml
连云港永上制药设备有限公司、永上不锈钢制造有限公司、安达压力容器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公

玉上皇玉器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uuq2.shtml
玉上皇玉器加盟上皇翡翠珠宝首饰有限公司,位于广东省四大玉器市场之一佛山平洲玉器街,是

鑫泉物流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si4p.shtml
鑫泉物流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广州物流有限公司是专业从事国内公路快运、货物仓储、物流配送

明晶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p1ts.shtml
明晶玻璃工艺品是生产琉璃工艺品的厂家,产品小巧玲珑,造型目前已开发海洋鱼类,各类动物

诺拉尔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x22x.shtml
诺拉尔白酒就秉承诚信共赢、求真务实的企业精神,有智有德之理念,与您共谋卓越之明天!国

涵涵潮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ae8b.shtml
涵涵潮女装总部经销批发的女装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

UMANNI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y0mf.shtml
“佑曼尼”代表了年轻的一代,我们时尚,我们青春,我们张扬。“佑曼尼”是年轻、时尚的团

爱雅家居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y2tj.shtml
爱雅家居十字绣是一家专注于时尚十字绣成品、手工布艺DIY、布艺棉织锦画等多元化居家创

女舍加盟  http://www.bouldersenergyfuture.com/ypkj.shtml
女舍发饰专注韩版头饰产品开发、销售。产品更新快!我们提供韩版幽雅、靓丽时尚元素。我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能复活神话世界在线阅读第7节

    “哦?你见天罗城城主干什么?”楚风疑惑地问。“唉。”李太一叹了口气:“说来话长,不过我其实是要见九龙域的域主,但是初来九龙域,人生地不熟的,所以希望天罗城主能帮我引见一下九龙域主。”“这样啊,”楚风摸了摸下巴,“但是小友,你恐怕不能如愿了。”“诶?前辈为什么这么说?”“小友想见九龙域的域主,实在是有

  • 末世一亩田第7章在线阅读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古代尊师重道,拜了师就等于入了门。这才有了“人有三尊,君、父、师”的说法。按理说,这武植第一次见王也,得提着束脩,可王也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就没有迂腐这一套,大手一挥。“免了。”虽然武植不知道这个师父有何神通,可现在吃饭要紧,迫于囊中羞涩。只得以后报金榜题名,再来答谢师恩。知道武

  • 嗜血交缠第一章在线阅读

    “这,我这是在哪?啊,啊,我的头好疼,好疼啊”云音抱着他的头在床上乱滚。“滴,滴,”“第176号实验体已苏醒,实验体状态异常”一阵金属般的声音回荡在整个空荡的实验室,哧,门开了,不过进来的东西却差点让已经苏醒的云音再度晕过去,这是什么,云音发誓自己从来没有在地球上见过如此怪异的生物,,这,,难道是?

  • 骗中传奇(斗谎奇缘)续 gl第八章在线阅读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白闹现在不得不低头,他好声好气的对那大汉解释说:“大哥,我真没有欺负你弟弟呀!我来沛城才一天时间,去哪欺负你弟弟啊!”时间是对不上,但真的较真的话,却也能对得上,为了尽快摆脱大汉的威胁,白闹只能撒了一个不轻不重的谎。那大汉听得白闹如此没有担当,压着的邪火蹭的一下就冒了上来,他揪着

  • 人生赢家的正确崛起方式[综武侠]之进入王府,准备开舔!

    第三世,投胎为小狗,吸收日月精华化身舔狗,因误吞高小姐被流放到烟瘴之地,修为全失。文风看了看怀中的小狗,寻思到:难道就是它?别人穿越都自带无敌系统,轮到自己穿越,结果就给了一条被废掉修为的狗?不过虽然不公平,但好歹也算是救了自己性命。也罢,就这样吧。文风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走出了垃圾堆。可是,自己该去

  • 无限超神卡在线阅读第9节

    成功晋级的陆川回到等候室观看比赛,比赛进行到现在,能留下来的也都是有实力的选手。周伦杰战队的两位选手给陆川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一位是之前就发行过两张专辑的藏族选手旦增尼玛,藏族人肺活量都很好,所以旦增尼玛唱歌空灵动听,听他唱歌就像置身于大草原中。听旦增尼玛自我介绍时说“尼玛”在藏语里是对太阳的尊称,

  • 都市之逍遥医仙梦魇

    老赵警队里风风雨雨这么多年,看过无数的凶杀现场。但没有一个现场如眼前的景象这般残忍。一个年纪十七八岁的少女像木偶一样,被威亚吊在半空中,她的鼻子不见了,脸上没有凝结的鲜血还在缓缓滴落,打在地上的血迹发出滴答的声响。远远看去,女孩似乎睁大眼睛对着老赵笑着,老赵下意识的擦了一下冷汗,摸了摸枪,壮了壮胆子

  • 寰宇争霸之调查取证【求收藏求鲜花】(5)

    叶超扫了一眼屏幕上的内容,是一个粉丝号召大家募款,从黑经纪人手中救出明星的对话。一看企鹅号那用天干排列的名字,以及号称募款了一个亿的款,叶超苦笑着摇摇头,节目组还真是犯懒会搞笑。看完了对话内容,对于案情叶超大致已经有了一个框架。接着他走到了在笔记本电脑旁边准备好的手套、笔、本子。戴上手套防止自己的指

  • 弑神灭仙之星辰风云第四章在线阅读

    一年后,张家口。一座酒楼中,只看到二楼食客全部围在说书人的周围,听说书人讲那些最近江湖上发生的事,当听到精彩的时候就拍桌大声叫好,好不热闹。“要说那燕归人啊,对上百多金国士兵面不改色,一人一戟入人群中,只见他手中战戟像没有重量一样的飞速挥舞,有如闯进羊群的老虎一样杀的他们片甲不留啊,真可称得上是万人

  • 陪达芬奇超神的日子在线阅读第十章

    柳惜喜欢在大冬天骑自行车,她会戴很厚的毛线帽子和围巾,把整张脸遮住,只露出一双眼睛。她知道罗奕每次去上课的时间,总会踩点骑车从他面前经过。十八岁的她,单纯的觉得骑车骑得潇洒是有活力有魅力的一种体现。起初罗奕会跟她打个招呼,后来发现她有意为之,就变得不那么客气了。“寒假不用刷题?”“赵嫣快要联考了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