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灵异绝缘体在线阅读第八章

作者:江南魂姑娘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从医院回来后几天,消停很久的胃又开始闹。好不容易支撑到下午的设计部全体会议开完,我跟秘书说了一声,提前回来了。4S店打来电话,我的车明天就能修好,让我有时间过去一趟。现在看来,能不能安然无事撑到明天还是个问题。回了家,我倒在床上蒙头就睡。程远风今晚要去他妈那里吃饭,按惯例,今晚是不会回来的,我可以放心大胆提前挺尸。

睡得迷迷糊糊被谁抱起来,有谁用胡茬蹭我的脸。我做了个不好的梦,心里正不爽,一巴掌甩过去,甩空了。

人也清醒过来。

“吃饭了么?”程远风问。

我摇摇头,去抓手机:“几点了?”

“七点多。”他把手机拿开一些,不让我碰到,“你吃饭了?”

我坐得远了些,摇头,说:“你怎么回来这么早?”

哪次你妈不是恨不得再把你关起来?

他干笑两声,说:“我就是坐了坐,听说你不舒服,赶着回来看看你。”

我斜他一眼,掀开被子下床。胃已经不疼了,就觉得饿。上了个厕所,一出门,他坐在客厅,没开灯,点了支烟,不知道想些什么。我打一百个保票,我跟他妈在医院干了什么说了什么,他妈会添油加醋告诉他。这位女王从多年前就一直把拆散我们当成她的终身事业,我也见怪不怪,洗了手,打算做点东西给自己吃。

冰箱里除了啤酒和吃剩的豆腐皮什么都没有,冰箱上面倒是还剩了一包泡面。拿下来看看,过期三天。不过这东西防腐剂搁得多,过期了倒也不怕。刚要撕开,就被人夺过去。

“多久了?过期了吧?”程远风一边说一边检查日期,看过了,顺手扔进垃圾桶,“出去吃吧。”

“吃什么?”我解开睡衣的扣子,进卧室换衣服。

他跟在我身后,一路提议。自助烤肉、火车火锅、回转寿司,每说一样,我的胃就抽一下,最后把外套往床上一扔,说:“你要是没有好提议,我宁可把那包泡面捡回来。”

“那去吃面吧。”他举双手表示无奈,“你前几天不是说想吃学校门口那家西红柿鸡蛋面么?”

以前读研的时候,他来接我下课,两个人去学校门口的小店吃一碗鸡蛋面再回家。前几天有学妹联系我,假期想到公司实习,聊起来的时候顺便问到那家店,竟然还在,并且在校内开了分店。晚上回来,我随口提过,没想到他倒是记住了。

坐在车里心情复杂,忍不住掏出手机想给蒋磊发短信,敲了几个字,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索性取消。程远风看到了,清清嗓子说:“我妈说那天去医院遇见你了。”

我“嗯”了一声。

“你陪朋友去的?那天那个朋友?你跟他打电话那个?”他问。

我点点头。

“他怎么了?”

“很好。”

“小韵,不是说好了不再跟他来往?”他皱着眉头,把车速提了一档。

“我当时应该没答应你。”我把手机装进口袋,“交朋友是我的自由吧。”

抓着方向盘的手指一点点收紧,仿佛克制着怒气,就车速而言,他没开车门把我推出去都算给我面子。我抱着胳膊看窗外,看上去若无其事,甚至比他还生气,实际在盘算万一他发难,我该如何自保。

直到到达学校后门,他才开口,一句话,就让我所有的盘算落空。

“为了我可以放弃一切,这句话还算数么?”

我解开安全带,小心打开车门免得碰到停在隔壁的车,他在身后低不可闻地喊我名字,我也装作听不见。好像只要这一秒变成聋哑人,这个问题就可以成功逃避过去。

“小韵!”他忽然探身过来,抓着我的胳膊不让我走,“回答我!”

你看,果然发飙了。

“我说这话的时候,没记错的话,是二十四岁吧?”我回头一笑。

他一脸肃杀,抓着我胳膊的手渐渐用力,仿佛又一次想给我捏成粉碎性骨折。

“我现在三十岁了。”我说,“你四岁时候相信的童话,四十岁的时候还会相信吗?”

我甩开他的手,甩得重了,他的手重重撞在车门上。大概很疼,可是这怎么够呢?

我才三十岁,就得了胃癌,明明华山上的道士说过我可以长命百岁的,现在我生命的三分之二都被你截断了。程远风,没有人会好端端就得癌症的。如果不是当初陪你创业时候常常一瓶一瓶往下灌酒,如果不是为了公司的工作加班到两三天不吃饭,也许该死的癌细胞根本不会找上我。又或者,在癌症的早期,我就能发现自己的不正常,如果你让我心情好一点,如果你让我觉得,活下去还是件值得憧憬盼望的事,那我怎么会到现在才知道自己已经是癌症晚期。

而你还好意思来问我,是不是愿意为了你放弃一切?

怎么可能?!

我现在恨不得立刻夺走你的一切,亲眼看着你痛不欲生!

面馆的生意还是那么好,只是换了年轻的脸孔经营,招呼人的态度不如以前殷勤,但总归还是有礼貌的。我挑了以前喜欢的位子坐下,跟年轻的老板说:“西红柿鸡蛋面,要大碗,谢谢。”

他仰头朝厨房喊了一声,里头厨师答应了,他又转头问走进来的程远风:“您来点什么?”

程远风坐到我对面,果然一只手的手背红肿起来。我就当看不见,低头检查辣椒油和醋是不是都齐全。他叹了口气,说:“西红柿鸡蛋面,大碗的。”

老板答应着走了,他转过头跟我说:“你吃不完大碗的,不是吗?”

我耸肩:“你一个大碗不够吃,不是吗?”

他轻轻笑起来,温柔得就好像我们刚认识的时候那样,因为想追我,所以使尽浑身解数,明明骨子里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特别没数的混蛋,还装得像个英国绅士。偏偏我社会经验缺乏,还就上当了。所以我一直没好意思打击程女士,明明是你儿子先追我的,我是被他掰弯的才对。

大概受环境影响,又或者程先生的笑容一贯如此蛊惑,我也忍不住回以微笑。如果没看过的话,程远风的眼神中绝对掠过一丝叫震惊的情绪。我扩大这个笑容,把一次性筷子分好,放到他面前,说:“东仓药业的资金到位之前,设计部绝不开工,这个我都跟部门的人说过了,至于别的事,你来协调吧。”

他的笑容僵在脸上,刹那间跟吃了苍蝇似的,半天,道:“小韵,我们能不谈公司的事吗?”

“那还能说些什么?”我问,“还有,上次一系列新品的设计图纸是整个部门加班两天做出来的,我已经承诺过奖金翻倍,人事那边说需要你批准,你什么时候能批准?”

“我明天去了就签字。”他说。

我点点头,把筷子掰开,划拉着上面的木刺,轻轻一笑:“现在你想说什么?”

他扶额,无奈笑道:“我本来想跟你回忆过去的。”

“可千万别回忆过去。”我把筷子夹在指缝间,像转笔一样转着,“往事不堪回首,我们说说现在。你妈又劝我同意那件事。”

程远风点点头,说:“她跟我说了,她说你不同意。”

“程远风,我不可能同意这件事。我说过了,你断子绝孙,我陪你,可是你跟别的女人生孩子,不行!”我的感情酝酿出来,真想一口气喷他一脸口水,可惜不巧,这时候两碗热气腾腾的面端上桌,硬生生把我的话堵回肚子。事后想想,也并非坏事,当时如果说得多了,说不定口不择言。

他一言不发,低头吃面。我一边吃一边把香菜往他碗里扔,顺便扔点西红柿皮进去,他投桃报李,把碗里的鸡蛋都捡给我。我是真饿了,呼噜呼噜吃了大半碗,觉得胃里暖和了点,低头喝了两口汤,把碗往他那里一推。他咬着面条抬起头,对我呲牙一乐,不一会儿功夫,两碗面都见了底。

蒋磊跟我说过,有一种东西是三儿一辈子也别想有的。

我猜这种东西,大约是默契和熟悉。

“我不会跟别的女人生孩子的。”他边说边控制不住地打了个饱嗝,“小韵,你别生气。”

吃完饭,他提议到校园里走走。我无可无不可,他要上演温情脉脉的戏码,我陪同也无妨。我的大学本科不是在这所大学就读,在这所大学读研究生读了一年多,没领毕业证就不念了。严格来讲,重回这里,并没有多少美好的记忆。

他被母亲送去美国后,我实在负担不起房租,只能退掉房子,到学校住宿舍。后来父亲生病住院,生活基本两点一线,学校医院,每天奔波。即便是后来他回国,实际的忙也没帮多少。他在美国学了东西,打算回国一展拳脚,除了父亲和学业,我要忙的反而多出个他。与其说后来我辍学是因为错过考试,不如说在学业和他之间,我做出了选择。

我有个朋友曾经告诉过我,情侣散步有很多种姿势,我跟程远风就是欲盖弥彰式。不管两个人走得再远,还是能一眼就看穿我们的关系。天早就黑了,学校后门的门禁很松,过了九点再进出也很麻烦。我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八点半多了。转过头刚想跟他说回去吧,他手机却响起来。

他看了一眼来电,嘴巴不由自主瘪了一下,这是烦躁的姿势。我耸肩,大概也猜到是谁,说:“您请便。”自己走进旁边的鹅卵石路上去。

延伸阅读

春花秋韵加盟  http://www.chipcareers.com/nfqn.shtml
春花秋韵化妆品是采用配方、纯净的植物原料和出众生产工艺共同生产出来的上市之前做的皮肤

车魔方智能自助洗车加盟  http://www.chipcareers.com/ud96.shtml
车魔方智能自助洗车是一家以移动互联网+车联网+智慧社区为依托,专注于自助洗车机的研发

至善天下加盟  http://www.chipcareers.com/y86s.shtml
至善天下餐饮美食是一家综合研发生产及制作即溶饮料及方便快捷保健饮品为主的食品公司。我

福仟年电解水机加盟  http://www.chipcareers.com/dyvk.shtml
俗话说:“人能三日无粮,不可一日缺水”,水对于生命的意义可想而知。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

正骨堂养生馆加盟  http://www.chipcareers.com/bbzw.shtml
深圳正骨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科研、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大型保健品企业。总部位于深

牛骨牛杂煲加盟  http://www.chipcareers.com/ssk9.shtml
餐饮行业牛肉火锅资深行家沈炎钦,沈董事长子承父业,其家族有着几十年的牛肉火锅生产管理

明洞府加盟  http://www.chipcareers.com/xe54.shtml
韩国明洞府汗蒸幕起源于朝鲜王朝,传说是朝鲜王朝的世宗大王为替百姓治病而研发出来的,发

林君加盟  http://www.chipcareers.com/nzq2.shtml
林君机电设备致力于高空作业机械及清洁设备的销售及维修服务,有维修技师及高素质的销售团

欧亿加盟  http://www.chipcareers.com/dm70.shtml
欧亿酒业于2005年开始从事酒类,,也是酒类协会的理事单位。公司从酒的进口、批发和少

伊俪莎干洗加盟  http://www.chipcareers.com/p93j.shtml
重庆伊俪莎科技有限公司隶属于上海伊丽莎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主要从事电子技术开发、机械设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魔王的团宠小妖妃之伊路米(4)

    莫大的房子有些死寂,漫长的走廊后,西蒙被带到一个休息的房间门口。“这里是培训佣人的地方,房间内的所有东西都有一定重量。开门进去试试。”梧桐对西蒙说道。在揍敌客家里,近乎所有的东西都有一定的重量,也只有这里的房间往里,房间里的重量会逐级减轻。就算资质好也可以看出这还是没有锻炼过的孩子。梧桐做出判断,把

  • 魔王的唯爱在线阅读新生的合体

    春暖花开时,春花山脉内部,一名妙龄女子在小河边的花丛上闭目凝神,美丽环境清幽淡雅更是衬托出了女子的美丽,她在冥想一些事情。脸上带着一种歉意,她在想的应该并不是一件好事。令其感到自卑的回忆自她脑中呈现。“废物,你是真正的废物!”“没用的家伙滚出村里,这里不欢迎你!”“上天把这种修炼天赋给你,简直就是糟

  • 婚途漫漫缓缓爱生死领悟

    午夜,一少年立足于山顶,目视前方。宁昊抬起手中利剑,想了想这三年的经历。轻叹一声。御剑升空,一手布阵,一手施展那精美无比的剑招!举手投足间宁昊凭借剑气跳跃升空,挥剑斩向上空。“砰!”一声巨响在天地间回荡。“难道我真的不能修行吗?”宁昊自言自语地说。宁昊眼中压制住怒火,他怕失去了理智,到处发疯。“成败

  • 我无缘无故地重生了油泼面

    我换了身我最赶紧整洁的衣服,出门了。一出门我想到一个难题,我们怎么去呢?我只有一辆二手电动车。难不成还要周琳骑她的机车么?还是打车吧,打车靠谱!我心中的盘算着。半小时后,周琳出门了,还是原先的一身打扮,只是多背了个单肩包,很多时候女生出门所花的时间是男生所不能理解的。我们一起下了楼。“我们打车去吧?

  • 身份暴露后我被六个巨巨宠上天在线阅读第五节

    夏天虽有蓝天白云的风光,可若是你穿着两层衣服走在街上,还不能撑伞,汗流浃背便会格外的想念秋天的凉爽。尽管早已度过了不知多少个夏天,但一到夏天出门,苏君雅脸上都写满了拒绝,尤其是顶着烈日去参加那什么相亲大会的夏荷宴。拿着团扇遮住直射的光,苏君雅左右看了眼,全是那些精心打扮又容貌出众的名门闺秀,再看向对

  • 你是我平凡一生的梦在线阅读我们去卖惨吧

    “我就来看看,呃,你们这是怎么了?”两人来到近前,陈风才发现眼前的惨状,他们的胸口都有一个血洞,不知道是被什么洞穿了。不过出手之人力道有恰到好处,没有伤到心脏,还差一点点怕是这两人就活不成了。孙力言、秦和知道靠山来了,当即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只不过把自己想要独吞丹药的事情掩盖了,而是说陈青宁的不是

  • 爱5:我未婚妻是诸葛大力在线阅读第8章

    夏轮把白乙喊了过来,找东西当然人多力量大了,让白乙的族群找袁飞的实验基地。夏轮发现他只能控制一些灵魂比较弱的动物,比如狗,老鼠,蚂蚁…………那些灵魂强大的根本就无法控制,不过,像当初常明在突破的时候还是可以控制他的。夏轮不由的想到映天和胡三,要是这一次他们也在,我该怎么办!夏轮想了想还是防范于未然,

  • 九十年代奋斗记在线阅读得手

    “砰砰”“砰砰”……这是宁钟的心跳声,急速且剧烈。这个时候,宁钟才算是真正的确定,那关于七彩碎片的传闻,恐怕是真的!宁钟抿了抿嘴唇,仔细思考着去将碎片抢过来的可行性。把碎片从那老六的手上抢过来倒是不难,只是,走掉的可能性并不大。宁钟扫视了一眼渐渐围上来的铁锤帮帮众,暗暗压下了上去硬抢的念头。不过,让

  • 五行术士在线阅读你愿嫁吗?

    庄清被张春花耽误了会,急着回去,根本没注意到身后的尾巴,直接就回了山神庙,马不停蹄的炖了鸡烧上水,一边忙开一边道,“药都抓回来了,你体内还有部分毒素需要药浴拔除,一会烧好水你多泡会儿。”这些日子的治疗卓有成效,谢襄自然遵从医嘱的点了头。目光在打扮一新的庄清身上转了转,微不可察的露出了点笑意,不自禁的

  • 是月亮快去救小白莲

    “你在家中排行老大,底下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老父早逝,老母又聋又瞎。你混混出身,拜入江门宗只是为了讨口饭吃,全家都倚仗着你一个人,你说我在这里把你杀了,你的母亲和弟妹该怎么活?”少年把脚下的头颅踩得更深,一滩血缓缓从脸下漫出。他面无表情,但心里升起一股扭曲的快.感。就如同今日把江衔蝉一点一点地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