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奈若何惜在线阅读第七节

作者:奈若惜何 来源:红袖添香

等到楚沐涯交完题操场已经没什么人了。

工作人员将他的答题放好,和他说:“如果通过海选的话,我们会在三个工作日内以短信的形式通知你二选的时间和地点,学校这边我们也会其他形式通知的。”

楚沐涯和工作人员道谢。

他少年气十足的声音不大,如同盛夏天里一捧清凉的泉水。

其实《万千题》的海选持续了几个月,试题在微博上已经多多少少泄露的差不多了,有心人只要上网留意一下就能很轻松的过海选。

当然海选通过了也代表不了什么,毕竟后续的二选三选以及正式的节目录制,都不容半点的投机取巧。

楚沐涯也不急着回班级,刚走到教学楼的楼梯口,就听到地上传来一声软绵绵的“喵”声。

低头一看,楚沐涯左脚上边正趴着一只猫,奶橘色的毛色看上去有些脏,大概是承袭了橘猫的天性,胖嘟嘟的一只,橘猫也正抬头看着楚沐涯,茶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橘猫的眼睛圆溜溜的,一副无辜可怜的样子。

一人一猫对视了片刻,楚沐涯蹲下身揉了揉它的脑袋。

在外婆把他接回家的那几天,楚沐涯没说过一句话,整天除了闷在房间里写作业好像就没有别的可以做的事了,外婆也知道他得好好适应新环境,所以并没有强迫楚沐涯和她交流,而是不知从哪弄来了一只矮脚橘猫。

那只橘猫外婆喊它叫水水,水水来家里以后就经常往楚沐涯的房间钻。

外婆虽然年纪大了,但几乎每天都要和跳广场舞认识的姐妹出去唠唠或者逛街,几乎没什么时间照顾水水,楚沐涯无奈之下也承担了照顾水水的责任。

楚沐涯并不喜欢猫这种黏人的动物,更准确的说,那个时候的他不喜欢,不过在他的印象中,很小的时候,他对这些猫猫狗狗都很好奇。

就和普通的小孩子一样。

每天幼儿园下课,他在小区的花园里玩得时候,总会和其他的小朋友一起摸摸猫,逗逗狗。

偶尔还会为了幼儿园老师布置的一道题目的正确答案大声争执。

在小学之前,楚沐涯和同龄会笑会闹的小孩子并没有什么区别。

楚沐涯虽然不喜欢,可承担了责任他也不会偷懒,耐心尽责地照顾着水水,水水并不是中华田园猫,可大概是有橘猫的基因在里面,从到了外婆家后,水水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发胖。

比他手里摸着的这只要胖上许多。

楚沐涯又揉了揉橘猫的下巴,猫咪舒服地撒着娇黏糊糊地叫着,抬起自己毛茸茸的小爪子怕拉着楚沐涯的手指,试图动着小脑袋去舔他的手指。

楚沐涯大概明白它估计是饿了,起身准备去小卖部买些火腿肠,他也知道这些东西对猫并不好,可现在也没有别的东西可以给它吃了。

然而橘猫并不想让他走,楚沐涯刚抬脚走了一步,它就“喵喵喵”叫个不停跟在他身后。

楚沐涯蹲下身,轻柔地抚摸着橘猫的脑袋:“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这时,从楼上传来一个声音打断他的话:“呀,小小小胖你怎么在这。”那人快步走过来,也看清了橘猫面前的人,“楚沐涯?你也是来喂猫的吗?”

楚沐涯站直身体,瞥见宴凌安手里的猫粮袋子:“你喂吧。”

宴凌安见他要回班上,顺手拽住楚沐涯的衣服袖子:“别啊,这节课是老黄的课,上他的课,宁愿旷课也别迟到,不然你会被骂他碎碎念个没完的,我上学期又一次去了个医务室回来就迟了一分钟,被他念了一个晚自习,不过只要你不去提醒他,他也根本不会注意到班上少人的。”

好不容易耳畔清净了一会,没想到会遇到宴凌安这个话痨,楚沐涯觉得还不如回去上课。

宴凌安喂了橘猫几颗猫粮,抱起猫和楚沐涯说:“我们还是别站在楼梯口了,等会教导主任下来闲逛看到我们就完了。”

说着,宴凌安带着楚沐涯去了教学楼后的猫窝,其他四只猫吃饱喝足都懒洋洋地侧躺在草地上。

宴凌安撒了一些猫粮在地上,饿极了的橘猫立刻凑到面前,他抬手摸了摸橘猫的头:“小小小胖,你要多吃一点,你看看和你一窝的那几只都长多大了,你怎么还是这么小一点。”

小小小胖“喵”了一声,继续低头吃着猫粮。

楚沐涯站在树丛外看着,淡淡地看着温柔撸猫的宴凌安,后者正在很认真的摸着橘猫,嘴巴就没停过。

树丛里的几只猫对宴凌安一点都不怕,反而十分热情地蹭着他,一点也不像野猫见人就跑的样子。

大概也是和宴凌安太过熟悉才会这样。

小小小胖吃完了猫粮,又摇着尾巴走到楚沐涯身边,蹭蹭他脚边,然后细长的尾巴也撩着他的裤腿。

宴凌安回头看一眼,小小小胖正亲呢地蹭着楚沐涯,啧了一声:“小小小胖你真没良心,吃完饭就不要爸爸了!”

他一把屎一把尿把这五只小奶猫喂成大胖猫,没想到这么快就叛变一只!

小小小胖朝着宴凌安叫了两声。

宴凌安回头揉了揉另外几只猫,语重心长地和它们说:“哎,你们看看你们弟弟,大胖中胖小胖你们可不能和它学!”

在一旁听着的楚沐涯在听到这几个名字后:……

起名鬼才。

*

被司机接回了家,宴母靠在客厅的沙发里,优雅地翘着腿,正目光放空地看着在放偶像剧的电视。

宴凌安将书包放在沙发扶手旁边:“妈?”

眼目回过神,垂眸眨了眨眼,立刻恢复温柔的笑容:“安安回来啦?那我让厨房上菜了。”

宴凌安四周看了看:“爸今天还不回来啊?”

宴母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缓了一会将情绪压下去才扬唇软声说道:“公司最近又有新的项目了,所以挺忙的,过两天还得出国一趟。”

宴凌安点头“哦”一声。

他们家的公司近几年格外的忙,宴凌安一年都见不了宴父几面,也习惯了家里只有宴母的情况。

宴凌安想了想:“正好明天周六,我去看看爸爸吧!”

宴母一惊,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你,你别去!”

“嗯?”宴凌安不明所以地眨了下眼睛。

宴母按压下狂跳的心脏,攥紧手,呼了口气说:“我的意思是,你现在还是以学习为主知不知道,你爸爸也是大人,哪能照顾不了自己?”

宴凌安以为宴母要说什么,笑起来:“我的成绩你还不知道吗?”

宴母说:“我知道你成绩好,今天邻居的小陈还带着她女儿来了呢,说要亲自谢谢你暑假给她补课,她这次开学摸底考才能考得不错。”

宴凌安挑眉,满是少年的张扬与得意:“那当然了,你儿子连初中的题目都搞不定,那不是白活了。”

宴母心底升起一丝欣慰。

宴凌安说:“那我先上楼放书包了,等会下来吃饭,我要饿死了!”

看着宴凌安离开客厅的背影,宴母垂头叹了口气,眼底莫名的伤心几乎要溢出来。

*

在家过了一个周末,楚沐涯周日的时候就收到了《万千题》节目组的通知,二选在国庆节回来后的那个周末,地点就定在一中,看上去入选的人数不少的样子。

周末的时候,楚沐涯的父亲楚正也回来了,楚正行程很忙,但只要一有空就会回家陪着妻儿。

周日下午,楚沐涯收拾好东西,背着书包和一个袋子出门,楚父也站在一楼大厅里,楚母正笑着在给他寄领带,两人正说着什么,都带着显而易见的笑。

楚父抬头刚好看到楚沐涯下楼:“沐涯要回学校了?”

楚沐涯点点头。

楚母略到抱怨地说:“那正好,你让你爸送你去好了,他那个破公司,没事就要加班,现在也要赶过去开学。”

楚母一直觉得只要一家在一起就好,哪怕钱少一点也行,可楚父却想给她们妻儿过最好的生活,这几年也越发忙碌起来。

楚沐涯答应下来。

楚父如今也将近四十岁,岁月沉淀下来让他更加沉稳随和。

楚父先上了车,坐在后排。

楚母又叮嘱了两句:“到了学校记得给我打个电话,晚上早点睡觉,好好吃饭,不要整天只闷在书里,会闷出病的,妈妈不能一直在你身边,你也要自己照顾好自己。”

楚沐涯点点头,想了想说:“我知道了,您也……照顾好自己。”

他本想告诉楚母他参加节目海选的事情,估计她应该会很开心,可想想还没稳上综艺,又没提,等着有把握了再说。

楚沐涯也上了后座,坐在楚父身侧。

司机看了一眼楚沐涯坐稳后,看了一眼楚父,经过同意后启动了车。

晚上的路上没什么车子,进城的路上畅通无阻。

车子里十分安静,楚父突然开口:“宿舍里还差东西吗?你搬宿舍那天我在外地有个会议赶不回来,如果缺东西的,一定要和我说。”

楚沐涯愣了一下:“现在不缺。”

楚父目视前方,并没有侧头,说话的语气却很温和:“嗯,学习重要,你自己的身体也很重要,虽然上次落水不是冬天,可你身体确实差了一些,最近天气变化可能会比较快,别感冒了让我们担心。”

楚沐涯:“好。”

住宿生是要在周日晚上返校的,十一点多的时候宿管会查房。

楚沐涯到宿舍的时候,房间里的灯是开着的,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

他收拾了一下东西,手袋里有楚母塞给他的三盒巧克力,又想起她说的话:“既然到了新的班级,就要认识新同学,到时候你把巧克力给班上的同学分一分。”

楚沐涯把两盒贝壳巧克力拿出来,坐在书桌前呆了一会,然后起身将三盒巧克力都放在了另外一个桌子上,开了学习灯,从抽屉里拿出习题开始写。

宴凌安穿好衣服从浴室出来,看到背对他在写题的楚沐涯吓了一跳。

……还好他没有*/奔出来。

宴凌安顶着湿漉漉的头发走过来,眼见的看到自己桌上的三盒巧克力一愣,随后偏头问:“这是你给我的啊?”

楚沐涯头都没抬,点了点算是承认。

宴凌安笑得虎牙都露了出来,眼睛眯起来有些雀跃:“谢谢啊!我还挺喜欢吃巧克力的,每次刷题刷到大脑放空的时候,就喜欢这种甜腻腻的东西来刺/激一下!这个牌子我之前吃过,还挺好吃的。”

说着,宴凌安拆开一盒,塞了一颗个头比较大的进嘴里,又问:“你要吃吗?”

楚沐涯手中的笔不停:“我不吃巧克力。”

宴凌安垂眸想了想,喊了声:“楚沐涯,我有题想问你。”

楚沐涯一顿,这才偏头看向宴凌安:“哪——”

楚沐涯的话被打断,宴凌安塞了一颗巧克力到他唇边,然后飞快的拿开手,问他:“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巧克力是很好吃吧?”

楚沐涯一愣,对宴凌安的动作有些意外,他还是第一次遇见对自己这么热情的人。以前也不是没有,没穿越之前楚沐涯长得也不错,长得好看的人向来是招人喜欢的,哪怕他不说话,也经常会有人凑过来和他说过。

只是通常他们的火热换不来楚沐涯多余的情绪,也都会一点点熄灭,最终他们和别人说,楚沐涯真是个怪胎。

楚沐涯垂下眼,还是将双唇间的巧克力吃进嘴里,隔了很久才微乎其微地“嗯”了一声,那时候宴凌安以为等不来回应,刚打开一套卷子,听到那声差点要淹没在翻页声中的声音,勾了勾唇。

第二天新的周一,宴凌安拿着另外两盒没拆的巧克力,给班上的人一人分了一颗,他周围围了一圈人。

孙柳挑了个大个的巧克力,口齿不清地说:“宴哥有钱!这巧克力好贵啊!我一年吃一盒都心疼,你居然买两盒!”

宴凌安在心里得意着:你们三十多人个人吃两盒,我一个吃一盒

他说:“不是我买的,楚沐涯买的,不过他不好意思说,就只有我代劳了。”

孙柳那一颗大巧克力差点被他惊讶地吞下去。

他悄悄看了一眼楚沐涯的方向,对方还是像以前一样,坐在位置上,也不知道写些什么。

……好害怕,楚沐涯不会在巧克力下毒了吧。

课间时候摸底考试的成绩已经贴到公告板了,班里有人出去看了,宴凌安一入学的时候还去看过,一两场考试后他都毫无悬念的坐稳第一后,他就懒得去了。

这会班上最热衷于八卦的方连易气喘吁吁地爬上三楼,靠在一班前门口大喘气,然后大喊道:“出成绩了,出成绩了,第一居然是——”

延伸阅读

吉隆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xybz.shtml
吉隆礼品盒总部是一家经相关部门批准注册的企业。南京吉隆包裝材料有限公司凭着良好的信用

良科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du83.shtml
良科阀门制造有限公司座落于具有“泵阀之乡”美称的温州瓯北多年来在阀门制造业中积累了丰

红之源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xv4j.shtml
红之源孕妇保健品是山东省红之源保健食品有限公司的产品,其公司位于中国风筝之都-潍坊,

酱台王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d224.shtml
酱台王酒经储藏、包装而成的酒体,具有酱香突出、幽雅细腻、回味悠长、空杯留香持久的风格

坂田中正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x0ct.shtml
坂田中正女装总部是明星周边、双肩包、针织毛衣、流行女装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四季新干洗设备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gndm.shtml
直销价格优良设备四季新风情·高质洗涤2000年11月,四季新在上海斥资千万元建立新型

万乐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nw17.shtml
万乐电动车自从1994年实用新型证书,多功能钻割机。1995年发明证书,组合式多功能

迅多洗衣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ssf7.shtml
上海迅多洗涤设备有限公司始创于2000年,自2001年专销国外为主专业至今已发展壮大

盛兰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y3sb.shtml
盛兰礼盒——您身边的贴心印刷顾问!手提袋一条龙解决方案顾问!十年以来盛兰礼盒一直专注

色彩顾问工作室加盟  http://www.constantconservative.com/g3j0.shtml
中国女性,你要有让自己变的更美的能力——色彩顾问是每个女性美丽一生的必修课。四季色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以万界之名徐问,克己复礼,徐道来

    十六年前,烽火帝国帝都皇家烽火营,“徐将军,夫人生了!”,帝都烽火营外,丫鬟们吵嚷着,徐问满脸不悦,军家重地吵嚷什么?徐问带兵严厉,私下却也爱和将士们喝酒唠嗑,虽说军营分上下级,下了练兵场四海之内皆兄弟,更不说推杯换盏间的情谊。本以为是哪个将士的家眷在营外吵闹,他可容不得这等扰乱军威的事情发生,但当

  • 小欢喜:我的小姨是李萌之千钧一发(5)

    “玄冥灭魄针!”这件法宝楚川却是认识的。玄冥灭魄针的名头甚广。北方多战乱,长年累月的战争,使得北方地界上的孤魂野鬼不知凡几。所以立身于北方的北方魔教最为擅长的法术之一便是御鬼,所炼制的法宝也大多与鬼物相关。这玄冥灭魄针便是依靠百年枯骨和无数孤魂野鬼炼制而成的法宝。虽然是九品的法宝,但隐入鬼气之中几不

  • 特战强兵第3章在线阅读

    【首日五更求收藏】求鲜花、求评价,求打赏时光匆匆,转眼间林山与家乐已经连续跑到河边小溪吃了两天烤鱼。再好吃的食物,如果天天吃也就没味了。好在今天一休大师,也就是林山的师傅要回来,林山便拒绝了家乐继续吃蒜香烤鱼的邀请。敲木鱼完成一天的功课,看了下系统功德值又涨了3点,总计93点。再坚持7天,就能在功德

  • 情敌们后来都说喜欢我命大的幺弟

    男子的身上换了套崭新的西服套装,古龙香水味被劣质的沐浴乳味所代替,梳理得整整齐齐的头发,因为头仰靠在椅背上的姿势而略显凌乱。紧闭的双眸上羽睫轻颤,因为姿势的原因,唇线清晰的粉色珠唇展露无遗,搭配上线条优美的脖颈和**的喉结,如果人贩子都长得这样好看,那她宁愿被卖掉。燕绥目光下滑,来到男子被捆住的手腕

  • 地下城:我是欧皇在线阅读第4章

    吴羡好觉得今天可真是太魔幻了。她迷迷糊糊跟着这男人玩了一天,现在又迷迷瞪瞪地跟着他……去开房???男人拉着她的箱子悠悠然前面走,她心里七上八下在打鼓,脑袋里刷刷闪过全是什么“旅游失踪”,“少女被迷.奸”之类的字眼。平时她咋不记得自己看过这么多这样的新闻呢?可即便如此,她还是拖着步子乖乖跟着他。人家也

  • 特种兵从漫威世界归来突破

    木天看到虎头搞定了赤狐,走了过来,看着虎头说道:你知道怎么搞定它吧。虎头听到木天的话,不明白什么意思,就盯着木天看他看。木天也明白了虎头的意思了,随后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递给虎头。谢谢,虎头接过玉瓶说道。虎头把真元聚集到手指上,然后释放出来。瞬间出现一道指气。对着赤狐的脖子一滑,蓝色血液开始慢慢流出来

  • 限期营业在线阅读第1章

    天成四年正月,此时的洛阳已经完全笼罩在白雾中,从天而降的雪花随风飘散,带来了普天之下所有农人的心思:下吧下吧,瑞雪兆丰年!洛阳城东南角有一个大宅院,名为“南平”,占地有几十亩,而且整天灯火通明,但住在附近的人就是没有见过有人出来,此时南平府里传来一阵阵读书声:“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吾以此观之,

  • 海贼:从小兵到世界之王在线阅读第8章

    转眼又到周五下午第二节课下课。第三节课是自习,由各科课代表布置作业。周末作业多,各科课代表忙前忙后,卫惟作为学委更是全权负责,带着老师的交代各个办公室跑来跑去。她忙得焦头烂额,抱着一堆卷子回到教室时,教室里正沸反盈天。后几排的男生和刚放出来的野马一样疯狂,卫诚拿着手机在和人打电话,不少学校名人聚在他

  • 他们都在试图惹怒我在线阅读御尸

    唐三拉着魏无羡跟着大师在猎魂森林里寻找适合自己的魂环。唐三充分表现了自己好学的性格,一路上问个不停。至于魏无羡?呵,他没被罗三炮吓死就算不错了。不过由于罗三炮的存在,许多躲在暗处的魂兽都被发现,大师也顺便给唐三和魏无羡讲了一些魂兽的特性和修炼年限辨别的方法。——虽然真正在听的人只有唐三一个。“奇怪,

  • 异能校园的不平凡日常在线阅读第1节

    自打开天辟地以来,整个世界便被分为了:人,仙,神,魔,鬼,妖六界.冥冥六界中,每一界都有自己不同的生存法则.而其中最特殊的一界,便是人界.人要经历生老病死,历经世间的万种折磨,且本着苍生之念,人界寿命是六界之中最短的,也是繁育最多的.由于人界是如此循环,故其他几界便与之没有更多的交集.直到几千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