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无双赵子龙四、繻葛之战:威风扫地的周王室

作者:爱吃鱼的帅锅 来源:纵横中文网

郑国与周王室的关系紧张由来已久。在骊山之乱后,周平王东迁,在重建周政权上,郑国是出过大力气的,郑武公与郑庄公先后担任周王朝的卿士,处周王室权力最顶端。

郑庄公以周王室的“王命”为旗帜,有称霸诸侯的雄心,动辄动用周王室及其附庸国的军队,也不曾将周王放在眼里,这令周

王室既愤怒又无奈。

周平王为了限制郑庄公的权力,起用西虢公,企图牵制郑庄公在王室的权力,但是这个决定引起了郑庄公的强烈不满。为了平息郑庄公的不满,周平王想出了一个拙劣的办法,将王子姬狐送到郑国当作人质,而郑庄公则将儿子姬忽送到周王室作为人质。这种互为人质的作法在诸侯国之间是很普遍的,但是周王室与诸侯国之间互换人质,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这个现象表明了周王室其实已经沦落到诸侯国的地步,失去了往日号令天下的威严。

公元前 720 年,周平王去世,周桓王继位。

周桓王决定削减郑庄公在周室朝廷的权力,将原本属于郑庄公的权力交给了西虢公。郑庄公得知此事后,十分不满,他以牙还牙,就在周桓王即位的这一年,给了周桓王一个下马威,两次派遣军队,进入周王室的领地,割走了成熟的稻谷。周桓王虽然气得直吹胡子,但也对郑国无可奈何。

由于郑国与宋国、卫国卷入长期战争中,郑庄公心里琢磨着也不能与周王室的关系过于僵化,虽然经骊山之役后,周王室成了落水狗,失去号令天下的威权,但是不管怎么说,周天还是天子,他至少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所以在公元前 717 年时,郑庄公才装模作样地前往朝觐周天子。

这位周桓王远不如郑庄公的老成,还是小孩子脾气。他刚继位时,郑庄公就公然派军队到周王领地内割稻谷,眼里哪有他这位周王呢,这口恶气他还咽着;在他继位三年里,郑庄公这才第一次入首都觐见,周桓王早就对他憋了一肚子的气,没有给郑庄公好脸色看。

周公黑肩对周桓王说:“我们周王室在骊山之变后,从镐京东迁到洛邑,这都是晋国与郑国的功劳,应该要对郑国以礼相待,这样以后其他诸侯国才会来朝见。我看郑国以后不会再来。”

但是周桓王显然不明白,王者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了,他对周公黑肩的劝告根本不当一回事,总是找机会与郑庄公作对。周桓王八年(公元前 712 年)时,这位周天子做了一件十分不光彩,也很失体统的事情。

周桓王向郑庄公提出来,希望与郑国互换土地,周王室得到了郑国的四块土地,郑国得到十二块比较小的土地。郑庄公听完后, 觉得这笔买卖并不吃亏,便答应下来。

这本来应该是一笔公平的买卖,不想周桓王以天下共主之尊的身份,竟然对郑国实施诈骗,交换给郑国的十二块土地,竟然没有一块是周王室的土地,这十二块土地所用权是属于原周武王时代的司寇苏忿生家族。

周王室将不属于自己所有的苏氏封地与郑国作交换。这件事可以列为春秋时代最大的一起经济诈骗案,主角居然是堂堂的周桓王,这个诈骗**易的结果是,周王室得到了郑国的土地,但郑国却两手空空,精明的郑庄公这回可算栽了个大跟头。

周恒王一贯意气用事,这种作法,实在是做得太低劣,太耍小聪明。要知道周王室之所以还有一些特殊的权力,有郑国撑腰是一个重要原因,现在却贪图小利,得罪了郑庄公,这为郑、周关系持续恶化埋下了伏笔。

到了公元前 707 年(周桓王十三年,郑庄公三十七年),周桓王终于罢免了郑庄公的卿士的职位,郑庄公也不再去朝见周恒王,郑国与周的关系降到了冰点。

周桓王这个人不仅是个为蝇头小利沾沾自喜的人,而且还很自不量力,竟然与郑国的宿敌卫国、蔡国、陈国组建一支多国部队, 联合征讨郑国。(郑国与陈国有姻亲关系,一度使陈国退出卫国的联盟,然而现在陈国的老国君已经去世,新国君即位,陈国又站到了卫国一方。)

多国部队的兵锋直抵郑国的繻葛,郑国军队在郑庄公的统率下,严阵以待。

当时以周为马首的多国部队摆出了战斗队形:中间方阵是周王室的中央军,由周桓王直接指挥;右翼是虢公林父所统率的蔡国与卫国的联军;左翼是周公黑肩率领的陈国军队。一时间尘土嚣扬,车辚辚马啸啸,煞是雄壮,大有一战而荡平郑国的气势。

多国部队的布阵特点,是中央的周王室直辖军队实力比较强,而两翼的卫、陈、蔡的军队实力比较弱,而且这三个国家在多次以郑国的交锋中,屡屡败北,对郑国的军队有一种恐惧的心理。

针对这种布阵,郑国的子元(姬突)向郑庄公建议,应当将郑军的主力布置在左右两翼,以郑军的战斗力,多国部队的两翼是抵挡不住郑军的冲击的,而敌方阵中的中央方阵虽然实力较强,但一旦其两翼被击破,不仅无法得到两翼部队的保护,反而要分兵援助两翼,这样一来,势必会破坏其战斗阵形,陷入混乱不堪的局面中,而郑军则在击破两翼之后,夹击中央的周军,这样势必会大获全胜。

郑庄公采纳了子元的建议,将主力置于左、右两个方阵。在此役中,也体现出郑国在军事上的革新,在布阵上有新的创新,称之为“鱼丽阵”,这个阵法,其实就是战车部队与步兵之间的协同作战。

在与北戎的战争中,郑庄公就发现独立战车部队面对强悍的步兵时,会暴露出许多不足,特别是容易遭到敌方步兵的渗透分割,

所以在那次战争之后,郑国对战车与步兵的协同作战有了新的认识,具体的安排是,战车在前,战车之后是步兵,步兵的位置是填充战车与战车之间的空隙。也有另一种说法是郑国的方阵以二十五辆战车为一排,在战车与战车之间有五名步兵,这种队阵的特点是步兵和战车之间可以互相支援,战车可以凭借其防御力和居高临下的优势,支援两边的步兵队伍,而步兵在战车旁可以防止战车被敌军分割包围,陷入孤军作战的危险。

郑庄公一直致力于军事上的革新,在其战术思想上,在春秋初期,是居于领先水平的,这也是郑国军队能称霸一时的原因。两军对垒,郑军击鼓而进,率先发起攻击。

姬忽率右翼兵团出击,直扑陈国的部队,祭仲率左翼兵团进攻卫国与蔡国的部队,然后中央兵团缓缓压上。

情况如原先的预料一样,多国联军右翼的蔡卫联军和左翼的陈国联军根本抵挡不住郑国主力部队的猛攻,很快阵脚大乱,一看情形不妙,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争先逃窜,这时也顾不上位于中央方阵的周恒王了。

周桓王这位三军总司令一下子丢掉了两个军,只剩下孤伶伶的中央方阵。

郑国的三军部队开始围攻周的中央军,周军大败。郑国将领祝聃远远看到周桓王调转车头,准备鼠窜,马上搭箭上弓,瞄准周王“嗖”的就是一箭,这一箭射在周桓王的肩膀上。这个周桓王虽然是个窝囊货,但此时表现还甚为从容,不失一个王者尊严,居然还忍住伤痛,镇定地亲自指挥大军撤退。

祝聃请求郑庄公追击周的军队,郑庄公摇摇头说:“君子不能够逼人太甚的,更何况是侵凌周天子呢?我们只求自卫反击,能保住国家社稷,这也知足了。”当天晚上,郑庄公派出祭足前往周军的驻地,探望并慰问周桓王。

这次大战中,郑庄公表现出有理有节。有理,是郑国属于自卫还击,有节,是只击溃来犯的联军,并不实施歼灭战,战争的善后工作做得很好。反观周王,既师出无由,又不自量力,还中了祝聃一箭,可以说名誉扫地;周王的初意,是想凭此一战,来重树周天下的天下共主的形象,重新握有征伐诸侯的实力。可惜事与愿违,其国际形象一落千丈,正是偷鸡不成还蚀把米,徒增笑耳。繻葛之战是春秋时代一场重要的战争,郑国在战争中的胜利,象征一个诸侯争霸时代的来临,而周王独尊的时代已经渐行渐远

了,周王室已经从政治中心走向边缘化,虽然在此之后还不断有诸侯雄主提出“尊王”的口号,但那都只是玩弄政治的把戏。周王室的地位实质已经等同于诸侯国了。

在古老中国的土地上,旧的政治秩序已经被打破,一种新的政治秩序初露端倪,所谓“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时代一去不返,从诸侯中产生的霸主将取代周王,在之后数百年里上演一出出连横合纵的好戏。

郑庄公可以说是春秋霸业的先驱,在赢得中原大战与繻葛之战的胜利后,郑国的国力如日中天。

延伸阅读

优瑞亲子游泳加盟  http://www.thepianostudiohouston.com/6af1.shtml
婴幼儿游泳于20世纪70年代开始在英国兴起,风靡全球,受到了外国家庭的重视与喜爱。2

东裕加盟  http://www.thepianostudiohouston.com/d7sy.shtml
东裕家纺布艺总部是四件套、被芯、枕芯、毛毯、蚊帐等床上用品、四件套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

百谛加盟  http://www.thepianostudiohouston.com/dnry.shtml
百谛个性饰品是一家生产集经销批发、招商代理的个体经营,橱具,餐具,工艺品是百谛贸易商

洗衣婆干洗加盟  http://www.thepianostudiohouston.com/b1mp.shtml
重庆洗衣婆洗涤有限公司是集洗衣婆品牌运营、独创赢利模式加盟、洗染技术培训及营销培训、

精品中国文化加盟  http://www.thepianostudiohouston.com/dkgc.shtml
西安万泉工艺品有限责任公司常年提供精美生肖泥塑、木制工艺品、社火脸谱、关中皮影、手工

创辉红木家具加盟  http://www.thepianostudiohouston.com/scez.shtml
中山大涌创辉红木家具有限公司位于“中国红木家具生产专业镇”、“中国红木雕刻之乡”的中

新杰重量级喷绘加盟  http://www.thepianostudiohouston.com/g2kq.shtml
深圳市新杰广告有限公司经过数年的创新发展,在喷绘行业另寻新路走在精心打造前沿,竭力为

汽车配件加盟  http://www.thepianostudiohouston.com/p3sv.shtml
台州市路桥汽车配件商店本公司成立于1986年,公司地处风景秀丽的浙江路桥,从事各种进

明华酿酒厂加盟  http://www.thepianostudiohouston.com/d846.shtml
明华酿酒厂是一家食品、饮料的企业,是经相关部门批准注册的企业。主营酒,公司位于中国云

拓怡生态木加盟  http://www.thepianostudiohouston.com/stog.shtml
拓怡生态木加盟_公司简介枣庄拓怡新型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原料研发生产,产成品设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女儿是大反派在线阅读第二节

    围观的几十号吃瓜群众,无比惊讶地瞪着眼睛,有不少人有些质疑,这小子一身杂牌衣服,连脚下的鞋子都是NIKer,怎么可能拿得出这么多钱?“我去...口气真大...摊上大事儿了还吹牛...”“看副样,全身杂牌货,装逼装大了吧。”“十万...我刚好看到了这奔驰的车主闯红灯,行车记录仪里头有。”“我也有...

  • 我在港片世界捡宝箱在线阅读第4节

    萧离刚到任务大厅,便听到有人叫自己,回过身看向来人。“原来是林师兄啊,师弟伤势刚好,而且因祸得福修为有所突破,加上也闲不住,所以准备接个任务出宗散散心。”萧离看到是熟人便迎上与之交谈。“哦,那先恭喜师弟了,师弟说的对修行并非一意埋头苦修,适当的放松同样有宜于修行。师兄正好也要出门历练一番,师弟要同行

  • 西游:我真是个正经唐僧啊在线阅读不速之客

    这一对小鸳鸯当着睽睽众目也不敢做什么,四目相对,稍解相思之后,杨玉蝉就牵着马天保来见祝女士了。祝颜舒心里已经判了这小子死刑,却不愿意因此而招惹女儿记恨,当马天保来到面前时还肯施舍一个微笑:“幸会。多承招待,只是今日实在是不巧,玉蝉的妹妹这会儿有些发热,我急着带她回家,今日这饭就先记下吧,日后有机会再

  • 刹那芳华枫树林(二)

    “看来是个大家伙啊!不然不可能流这么多血啊。”凭借着李猎人教给陆天的几手狩猎知识,陆天到没有找错方向。但如此多的血迹,让陆天不由的起了撤退之心。毕竟陆天此时才十几来岁,只要遇上个豺狼野豹,哪怕它是受伤的,陆天也必死无疑。更何况这茂密的森林中,不知道潜藏着多少凶猛野兽,它们肯定也闻到了这股血腥味,万一

  • 黯然随风在线阅读第四节

    许小姑最后顺利地嫁入了常家,还一举得子。只是深受丈夫喜爱的许小姑,由于婆婆的刁难,并没有过得多如意。许小姑时常跑回娘家吐酸水,次数多了,被许爷爷骂过几次后就极少回去了。许承安上一年级时,许母不再送他上下学,自己在镇上的小酒楼找了份工作。寒暑假,父亲需要外出工作时,就把他锁在家里。许承安自前世就养成了

  • 大唐:这个皇子有点皮在线阅读第九章

    第九章“头,我看见了,前面那座山真的很像一头牛。”阿四在树顶上远眺着铁牛寨大山,大声对张正鸿报告。大军行进了一个多月终于找到目标,这期间党非道几次带错路,着实浪费了不少时间。“好,终于到了”张正鸿不禁叫好,终于有了这立功扬名的机会。其实张正鸿早就听黄深多次说过这群土匪是多么强悍,还会各种东洋妖术,黄

  • [综]咋办?养啊!之鹿羽少爷的郊游任务!【第二更】(10)

    鹿羽盯上了宇智波鼬戴着的蓝色透明晶石,因为道具系统提示,宇智波鼬脖子上戴着的蓝色透明晶石,可以兑换200标准能量点。所以,鹿羽毫不犹豫的向宇智波鼬,表达了喜欢使用奈良一族的‘宝物’,兑换蓝色透明晶石的意思。宇智波富岳心中一动,险些要代替鼬答应的时候,宇智波鼬摇头道:“不换!”鹿羽无语的看着鼬,他考虑

  • 无限空间之创纪元在线阅读第六章

    “仙师大人,小人是本店的伙计。不知道仙师大人休息了没有,小人有事情要禀告仙师大人。”冷浚本不愿意理会此人,但转念一想,打探打探消息也好,于是就打开了房间禁制。客栈伙计见房门大开,便就走了进来。“小人打扰了,仙师大人恕罪!”客栈伙计一见到冷浚就作了个揖。“什么事?”冷浚面无表情。“回禀仙师大人!小人李

  • 最强装逼被打脸系统之第一章(1)

    第一章应该遭天谴的“苹果”店——这家店简直应该遭天谴!偶然路过这条街道的艾因斯坦,心中下意识地升起了这个念头。上个月,伊甸日报统计过一次投票,投票内容是“在伊甸,有哪家店最应该遭天谴”。如果是以前的话,他有些拿不定主意。但现在,他毫不犹豫地就会投给眼前这家。微风将香辛料那馥郁的气息,从这家店的门口吹

  • 做他怀里的猫第五章在线阅读

    天黑之前,王老汉一行人终于回到家中,几个孩子的父母也都在王老汉家中等待,并不宽敞小屋被挤得满满的。王老汉先后告知几个小孩的情况,及白袍中年人的说过的话。几位家长除了王小六的父母面色失望之外,都很高兴,王老汉安慰了一下王小六的父母,几家人便匆匆各自回家了,等到别人都走了,王老汉才把心中疑问说给秦淮安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