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佛系炮灰在线离婚[穿书]在线阅读第九节

作者:池上长云 来源:晋江文学城

眼前,牌楼里的明亮与溶洞内的昏暗形成鲜明的对比,显得两者同时的存在时是如此的格格不入。

就好像夏日里的太阳雨,明明是艳阳高照的好天气,出门采药时却突来一场倾盆大雨。

这时,惜语拉着他的手走向牌楼,而枫承诺虽觉面前一切虚幻却又不由自主的跟着她走了进去。

当他走入牌楼内,眼前的山坡台阶就像是一条通往一望无际的云梯,石阶上每块石料都是选用上等的白玉石精工打磨而成,细看玉石壁面都刻着精美的梵文字体,每阶的文字形状却又各为不同。

枫承诺光脚踩在这平滑的石阶上,脚底传来丝丝凉意,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靴子,还在不离不弃的守护着魂兽的尸体。

枫承诺转身回头正欲夺回自己的战靴,可牌楼外却是另一番景象,一条宽敞的道路直通远处的一座城底,整个城被白色高墙团团围住,从这望去,只能看到寥寥可数几幢高楼的顶端。

他赶紧拉着惜语的手说道:“惜语,我的靴子还留在溶洞内,快开门让我先回去把靴子捡回来。”

惜语看着他乌黑的脚丫子摇头道:“哎哟,你那双鞋子都又破又脏了,你还想捡回来继续穿啊,不用操心鞋子的事了,我都给你想好了,等我到学院了给你弄几双新鞋穿。”

枫承诺一听这么好,还给我双新鞋穿。

开心笑道:“惜语,你看我这身衣服也破旧不堪了,是不是也......”

惜语善解人意的对我笑道:“好好好,都给你换新的,快点来吧,我们还有一段路要走呢。”

枫承诺这才兴高采烈的陪惜语踏上了漫长的石阶路,可刚走了不到一个时辰,他就像个老头一样开始腰酸背疼腿抽筋起来,整个人都没了精神。

而他望向身旁的惜语,她正悠然自得的欣赏着阶梯两旁的花草,就好像他与她并不是同一世界的人。

他用出汗的手心一把拉住了她的手,难过的问道:“惜语,走了都快一个时辰了,学院的大门怎么还没有看到啊!”

惜语见枫承诺有些着急,忙安慰的说道:“洛洛,已经不远了,再走十个这么远的距离就该到了。”

枫承诺一听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摇手乞怜对惜语说道:“惜语,你还是先走把,不用等我了,“咳咳”我的哮喘又犯了,需要休息一下。”

惜语不悦的埋怨道:“诺诺,这才两步路就把你给累倒了,还说要送我回学院呢!真没用!”

枫承诺心想:“我能跟你一个万年的魂兽比吗?爬了一个时辰的台阶,你连粗气都不带喘一口的。”

这时,他们身后传来了一群孩童嬉闹的声音,一群约七、八岁模样的小朋友,从他身边一拥而上围住了惜语。

小朋友在见到惜语后,恭敬的喊道:“惜语师姐下午好。”

而惜语见到小朋友后也开心的笑了起来,这时一个小胖子一把抱住惜语的大腿。撒娇的说道:“惜语师姐你离开了那么久,我每天都在想你。”

惜语抚摸着小胖子的头柔声道:“师姐每天也在想着你们这群小师弟们。”

然后又对其他的小师弟欣喜道:“小师弟们,你们有没有想师姐啊!”

小朋友们异口同声道:“师姐对我们最好了,我们每天都在盼着你回来陪我们玩。”

此时,纯真无邪的话语,让惜语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那是种他未见过的神情。

像是四月微风中的梨花,花瓣结白无尘有如夜雪初落,不沾半点尘世的污秽,花蕊抬头发散温馨甜美的气息,展现着别具一格的独特魅力。

这时,小胖子好像发现了他,然后用手指着躺在地上休息的枫承诺。

“大叔,你怎么像树叶一样躺在地上,你是垃圾吗?”

枫承诺见小鬼没礼貌,很是生气。

“小鬼,你见过像我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垃圾吗?”

胖子指着他的鼻子道:“我这不是就见到了吗?死垃圾。”

霎时,枫承诺双眼燃起熊熊烈火,手中握紧的拳头咔咔作响。

惜语赶忙一把拉住他道:“诺诺,童言无忌,这是我的师弟,你不要伤害他们。”

听到惜语柔声话语,他狂躁的内心又冷静了下来,赶忙摇手,对惜语解释道:“惜语,我是在和小朋友开玩笑呢!”

随后,他蹲下身来,对小朋友微笑着说道:“叔叔我,不,哥哥我只是爬山累了,需要休息那么一下下,所以躺在了地上。”

胖子眉头轻轻一挑,鄙视着说道“老人家,您体力这么差劲还来爬山,也不怕闪断了你的老腰啊,要不你先在这躺着,我去学院给你找张席子来,帮你盖起来裹尸可好。”

刚松开的拳头这时又被他握紧了,一拳就往胖子的肚子上挥了过去。

“啪”一记凶狠的右直拳,硬生生就打在了小胖子的大肚腩上。

此时,惜语用难以置信的表情望向了他,而他也为刚才的一时冲动懊恼不已。

可他正想收拳道歉安抚他时,胖子面上却露出诡异的微笑,随后胖子用肚子轻轻一顶,巨大的弹力让枫承诺一脚不稳,头和身子开始向后倾斜仰下。

就在他快要倒下连滚带爬的滚落台阶时,惜语一把拉住了他的手,又把他给拽了回来。

枫承诺刚想对惜语说声感谢的话语,惜语却松开了他的手,抚摸着胖子的头柔声说道:“小林师弟,这位哥哥是师姐的朋友,你就不要欺负他了好不好。”

胖子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道:“师姐,我一定做个好孩子,再也不会欺负弱小了。”

听到这里,枫承诺尴尬到了极点。“这白虎学院也太恐怖了吧,这不是在教学生如何习武强身啊,这是在培养未来的顶尖杀手啊。”

这时台阶上方传来声响“嗒嗒嗒”,枫承诺刚想寻声望去,来人却已跃到了他的面前。

只见,此人身材高挺,穿一件蓝色长袍,袍面上绣有竹林猛虎图,贴身的衣服让他显得玉树临风气场十足。

再望面貌,年纪约摸十八左右,剑眉下有着如鹰般锐利的眼神,好像任何风吹草动都在它眼前无所遁形,胆小的人绝不敢去直视这双眼睛,会让人看的心里不由发慌,好像自己就是它要撕碎的猎物,使人陷入无限的恐惧当中。

惜语见到来人,上前双手抱住他就哭了起来。

“有为师兄,可算是见到你了,知道么,我差点就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来人赶紧伸出手臂轻抚惜语后背,柔情的说道:“惜语师妹不哭了,为兄知道你的实力,一直都在学院等着你的归来。”

随后他又接着说道:“师妹,师父已知道你完成了任务,特命我来接你复命。”

惜语点点头,然后抹去开心的泪水望着枫承诺说道:“诺诺,你在这里等我,师父还在等着我回复任务呢,我先和师兄弟们一起上去了。”

枫承诺点头道:“惜语,既然你有师兄弟相伴,那我就不送你上去了。”

鹰眼男子见惜语对他说话,问道:“惜语,这是。”

惜语喃喃道:“路上认识的一个朋友。”

鹰眼男子听到这里,抱有敌意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就和惜语转身离去。

而这时,小胖子见惜语师姐走远,便对他冷言笑道:“死垃圾,你不会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我有为师兄和惜语师姐才是天生的一对,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听到胖子嘲讽的话语,看到两人相拥时的喜悦,想到有为敌意的眼神,枫承诺心情五味杂陈,决心不在介入到两人的世界里,便独自往山下走去。

台阶下,迎头走来一位手捧鲜花的女孩,她见枫承诺神情显得有些落寞,便伸手献上一株艳丽的牡丹,甜美的微笑道:“哥哥,要花吗?”

当他看到面前的女孩微笑着递上娇艳的鲜花时,脑中浮想起胖子临走时的话语,心情欠佳的他便一把抢过她手中的鲜花扔在了脚下,然后不断用脚用力踩踏着,不一会的功夫,鲜花就在他的脚下被踩成了扁平的标本。

此时,枫承诺还不觉得解恨,然后又对身前紧张的小女孩问道:“小妹妹,还有没有啊!”

小女孩听到他恶魔般的声音,赶紧把手中鲜花藏到了身后,吓得不停哭喊大叫了起来。

“你是坏人,我要回家。”

见到女孩难过,枫承诺心如蚁在食倍感难受,赶紧俯下身来做出不同的鬼脸以求得到她的原谅。

“小朋友,不要哭了,再哭大灰狼可就会跑出来吃你了哦,你听‘嗷呜嗷呜’。”

这时,小女孩哭得更大声了“爷爷,快来救我。”

枫承诺忙望向四周,见并未有人,于是关心的上前拉住了小女孩的手。“小姑娘,你的家人是不是也找不到了啊,那要不要哥哥帮你找家呀。”

小女孩见枫承诺动手,挥出一拳打在了他的左眼上,然后拼命向台阶下跑去。

“爷爷,你再不出来,我就要被坏蛋抓走了。”

直到这时,台阶左侧茂密的草丛中才站起了一位老者。

只见,他提了提裤子,怒气冲冲的问道:“谁,谁敢欺负我的孙女。”

小女孩见到老者赶紧跑了上去,手指向我身前一指道:“就是这个大坏蛋,不止踩坏了我辛苦采摘的鲜花,刚刚还用鼻孔用力的瞪我,爷爷你是不知道,鼻屎好大一坨好可怕的。”

老头听完后一拍大腿怒道:“实在是可恶,孙女站在这等我,看我如何收拾他。”

小女孩却捏着鼻子恶心的说道:“爷爷你身上好臭,你刚才蹲在那里该不会是......”

“你爷爷我就不是那样的人,诶呀,刚才情急好像忘记用纸......!”

枫承诺用手遮住受伤的眼睛,望向小女孩,见她已经找到了家人,便继续踏下石阶准备离去。

小女孩见状大呼道:“爷爷,你再不出手坏人可就要跑了。”

老者闻声快步向前,伸开右手拦住了枫承诺的去路。

“小子,做了坏事就想跑啊。”

“你瞎啊,我要是想跑还等你来拦我啊。”

“小子,我白家莫离也是你能随便欺负的,说吧你是想留下一双手还是一双脚。”

枫承诺见来人口气不小,便抬头对他仔细打量了起来。

只见面前站着的老者瘦脸凹腮,额纹深陷、目无神光、顶秃却在脑后束了一条马尾,胡子拉碴杂乱不堪,给人一种不拘颓废的感觉。

“老人家,我跟你孙女只是个美丽的误会,而且你又不是山匪什么的,出口就要卸胳膊断腿的跑来吓人有意思吗?”

“小子怎么害怕了,想不缺胳膊断腿的也行,但你必须能接下我的三掌。”

“老头,你是不是傻,我为什么要站着让你打三掌,你要真觉得自己很厉害,为什么不是我来打你三掌。”

“小子,你倒是挺会诡言擅辩,别说我欺负你,我就闭着眼睛站在这里接你三掌,我如果移出一步都算我输了放你离去,如你未能办到的话就当场自卸一条手臂如何?”

“我不习惯掌法能不能用拳。”

“随你好了。”

枫承诺觉得对方开出的条件还挺诱人,便马上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这可是你说的,你可不要输了翻脸不认。”

老者哈哈一笑道:“老夫乃白虎学院五院主白彰舫,以白虎学院的名誉起誓绝对不会骗你。”

随后,老者也不跟他再啰嗦,站起身后紧闭双目,挺起胸膛准备接受三拳。

“来吧。”

见状,枫承诺也不跟他客气,全力使劲挥出两拳“啪啪”两拳落下,老者却并没有移动身体,但他还是生气了。

“小子,你好狠啊!居然敢打我的眼睛。”

“老头,我这是和你宝贝孙女学的,再说了你也没规定不能打眼睛啊。”

“再来一拳,看我怎么扯断你的一条胳膊。”

枫承诺摇了摇头向台阶下离去,随即小女孩大声喊道:“爷爷,他要逃跑了。”

老者睁开双眼怒斥道:“小子,你要去那里啊。”

“老头,我当然是要回家咯,你可别乱动啊,你动一步可就要认输了。”

这时,老头犹豫了一下,还是踏出了步伐望着他。

“老头,你输了,我先走了,我看我们以后就不要再见了吧。”

“爷爷,你怎么又让人给骗了啊,真笨,我以后都不想理你了!”

枫承诺大约走了一盏茶时间,夕阳落下傍晚来临,此时玉石板的寒意让他光着的脚丫冰凉,突然有种放水的冲动。

快步踏入茂密的草丛,解开束缚刚想滋润面前的大地。

此时,却吹来一阵强劲的冷风,草丛向一边倾斜不起,他身前袍子的前襟也像块抹布一样扑上了脑袋,令他眼前一片漆黑。

枫承诺掀开前襟,刚褪下里裤耳边却出现似曾相识的声音“嗒嗒嗒”。

他赶紧蹲下往石阶上望去,天色虽已渐暗,但身形和那双明亮的眼睛却是骗不了人,来人正是惜语的师哥有为。

只见有为来到台阶前停了下来,一双鹰目望向枫承诺身前晃动的草丛。

而枫承诺在夜晚的寒风中看到这双的眼睛,让他有些不知所措,竟无意识的拉开了鱼塘的泄水口,“哗啦啦”放起了水来。

有为望向他,左手拉开衣襟随即用力一扯,手中扯破的衣服,就像战旗一样在风中飘扬。

此时他强健的体魄露与面前,八块腹肌凹凸分明,胸肌突出隆起。

随着强劲的风再次袭来,有为松开了左手,撕破的长袍就像是离开了蒲公英的花伞,飘向了远方。

枫承诺一看对方下战书的气势十足,赶紧像个男人一样,把裤子提了起来。

枫承诺用袍子擦了擦手道:“你是惜语的师兄吧,找我有事吗?”

“听说你欺负师叔的孙女,师叔便命我来陪你玩玩。”

“输了不好意思自己动手,喊你这师侄来帮忙,佩服佩服,怎么你也要接我三掌吗?”

有为冷傲一笑,跨步一跃就向他胸口拍来一掌,掌心充斥着蓝色闪光,掌落胸口像被百枚铁针刺到,只感到胸肌一阵剧烈的收缩迫使他不得不抖动了下身体。

枫承诺强忍笑容道:“过瘾再来啊。”

有为见他面露苦笑,还要嘴硬着头皮口是心非,随即第二掌拍去,手中蓝色闪光化为白色闪电,瞬间击入枫承诺身体。

枫承诺只觉身体传来一阵抽筋般的麻痹,当即瘫倒在地口吐白沫的抽搐了起来,而他的脑中也感到一种摇晃的晕眩。

就在他感到晕眩之际,鼻内却充斥来一股烤焦的肉味,寻味闻去胸口上惊现一只焦黑的掌印,看到这里枫承诺又站了起来。

愤怒,让他忘却了晕眩和疼痛。

“你们都想爬到我的头上拉屎撒尿,真把我当茅房了啊。”

随即他一拳挥出,凶狠的右勾拳打在有为冷俊的脸颊上,他带着一脸吃惊的表情飞了出去。

不一会,有为爬起拍去屁股上的灰尘,嘴角上扬笑道:“很好,这样才有点意思。”

随即,右手反掌撑天起,嘴中轻吟一声:“有为,夜幕衬繁星,无为,春雨送寒冰。剑名‘繁星’。”

顿时,一道闪电划落,惊雷炸裂,触电的手中竟握着一把宝剑。

只见有为把剑置于胸前拔剑而出,剑身脱鞘紫电缠绕其身,有为随即往下一挥,紫电触地消散而逝。

此剑,剑体呈灰色,如月色灰幕,剑长约两尺,剑身缠绕白光环绕,就像是夜空中闪耀的星光,而剑柄护手为五星法环,剑穗挂饰则是两片墨绿的铜钱草叶。

当此剑出现时,枫承诺并没感受到对方的气场,身体活动自如,让他很是失望,正想言语嘲讽一番。

突然,夜幕中闪现耀眼光芒,七颗流星一同陨落,巨大的陨石不偏不倚正向着两人面前的石阶急速撞来。耳边,陨石与大气摩擦产生的空爆音,如狂风暴雨来临前的炸雷,轰轰作响震耳欲聋。

眼前,随着巨陨咆哮长空,陨体也在不断的分崩瓦解,化做无数的陨石碎片落下,形成一场火红密集的流星火雨。

枫承诺见到流星雨划破长空向自己飞来,正不知如何是好,身旁的有为却收剑入鞘跃入了空中,只见他转身落下,响指一甩。

“啪”的一声响过,这时台阶下竟不知窜出了何物,正以惊人的速度急速飞驰而来,因其速度太快根本来不及看清它的面貌,只觉是一道白色闪电在台阶上飞驰。

当有为即将落下的时候,白光纵身一跃,稳稳的把他接住,随即虚影一晃,消失在了远方台阶的深处。

对于面前发生的一切,惊呆在原地的他感到发生在眼前的一切是如此的虚幻,而就在他惊讶之余,台阶的颜色也开始变得红亮,抬头望去,是一场急速向他坠来的流星雨,密集如山围突袭万箭齐发。

转瞬之间,面对疾驰而来的流星雨,他只感到身上各处传来烙烫的灼烧,而蛮横的撞击力也将他瞬间砸倒在地。

剧烈的疼痛让他禁不住望向自身,胸口已被碎片击穿,凹陷的伤口如烙铁烫伤冒起丝丝升腾的焦烟。

当他看到自己不完整的身体,他开始恐慌了,他不知道身上的破口还能否再次复原,在这恐惧害怕中他只感到恶心和头昏,想吐出什么却因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诺诺,诺诺,别睡了快醒醒!”

枫承诺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有人在呼唤着他。

“是谁,谁在叫我,啊娘是你来接我了吗?”

“诺诺,醒醒,太阳都晒屁股了快别睡了!”

枫承诺缓缓睁开了眼睛,面前的惜语正不停的摇晃着他的手臂。

“惜语,你怎么也下来了,地狱为什么会这么冷呢!”

“诺诺,瞎说什么呢!你没事,师兄跟我说了,你惹师叔不高兴,师叔让他出气,只是跟你开了个玩笑,你看到的只是师兄操控剑魂时使用的幻术。”

枫承诺一听,赶紧看向身体,拉开破袍子往里一看,还真是一点事也没有。

虽然无事,但还是很生气的说道:“那怎么会是玩笑,我昨天可被他打了两掌呢。”

“诺诺,你打了师叔两拳,他不还你两掌怎么回去交差啊。这个我可以替他作证,有为师兄可是二院主的亲传弟子,如果师兄真要打你两掌,你早就死掉了。”

“我看未必,看着还像个猛虎,可是宝剑却是把垃圾,那把剑也只能拿出来骗骗我这种不懂的人罢了。”

“诺诺,无知不是你的错,无知还要装懂就不对了。”

“惜语,那你说他那把剑那点好了。”

惜语生气却又不想跟他再作过多的解释,只是把她手中的包袱推给他道:“诺诺,本来还想留你在学院玩几天,可是你闯祸了把师叔给惹脑了,你还是早点回家去吧。这包袱里面是我给你路上准备的盘缠、干粮、衣服,愿你早日与你的家人重聚。”

“嗯,惜语,等我找到家,再回来看你。”

“好啊,等师叔消气了,随时欢迎你来看我,不过你下次来可不要再惹祸了。”

“好了好了,知道了知道了再见!”

“诺诺,再见。”

就这样,枫承诺告别了白虎学院,朝着不远处的西汖城内走去。

进入西汖城内,他望着人来人往的街道,他就想着找人问路。

这时,一个包子铺老板正在大声吆喝,他快步上前赶忙问道:“老板,你好,我想跟你打听一下西王城怎么走。”

老板看了他一眼不悦道:“你买包子吗?”

他拍着包袱道:“老板,我还有干粮,就是想打听下路怎么走。”

老板随手一指道:“你往东走十天就到了。”

枫承诺高兴的向老板道谢离去。

不知为何,第二天他又回到此地。

再次见到老板感觉好亲切,马上上去问道:“老板你好,你和我昨天遇到那个卖包子的好像啊,你娘有没有告诉你有个从小就失散的兄弟。”

老板看了他一眼道:“怎么又是你,你不买包子想问路是把。”

他点了点头微笑道:“老板,你和你兄弟真是心有灵犀,居然猜到我想要问路。”

老板又随手一指道:“你往北面走九天就到了。”

听闻枫承诺又兴冲冲的离去了。

第三天他又故地重游来到包子店,一见到老板,箭一样冲到老板面前,惊喜道:“老板你是不是有两个兄弟,你家人有没有告诉你......”

老板彻底恼火了怒道:“你是不是傻子,我就想卖个包子,你迷路的话就找个镖师,押着你上路啊!”

他一听,原来我是迷路了,但老板每次都要我买包子,应该是我没买东西,才不愿意告诉我正确的方向,所以我才会迷了路。

于是,他微笑的说道:“老板有一百个包子吗。”

老板一听,不悦道:“没有没有,快给我滚!”

见到老板有生意也不做了,肯定是在气头上,他决定先行离开。

于是,他往唯一没有走过的南门离去,打算去其他地方问问看。

可是不知为何,隔天,又鬼使神差来到这里,见到老板碰运气的问道:“老板,有一百个包子吗?”

老板见他这次没有问路,一上来就问包子,应该是包袱里的干粮吃完了,微笑的笑道:“小哥,今天没有这么多包子了,要不明天再来。”

枫承诺无奈的说道:“明天我还不知道会不会再到此地了。”

老板听闻赶紧道:“小哥,你看要不这样,我现在就给你去做,你在这里稍等片刻。”

枫承诺:“好的老板,不过要快点啊!”

“放心,很快很快的。”

可是一个时辰过去了,老板还是没有出来。

枫承诺这时迫切的想要回家,便催到:“老板,你弄好了吗?”

老板端着热气腾腾的包子赶忙跑了出来。

“客官,你的包子好了。”

枫承诺开口问道:“老板,有一百个包子了吗?”

老板点着头激动道:“有了有了,刚出炉刚好一百个”

枫承诺高兴的说道:“老板,那给我来个最大的,谢谢。”

老板气的脸都绿了,咆哮着对他怒道:“混蛋,给老子滚远点,以后别让老子再看到你。”

他见老板本来还是好好的,却突然变脸了,应该是生病了,于是只好无趣的离开。

正要找路人问路,一群人却朝他身前冲了过来。

延伸阅读

米泰尔地板加盟  http://www.kabegami-mega.com/04q.shtml
米泰尔追求的就是从生活中去挖掘时尚的元素,去放大,去关注,去解读。米泰尔注重线条的勾

亲亲鱼加盟  http://www.kabegami-mega.com/nvk9.shtml
在国内刚一出现就吸引了成千上万的人,去体验次在温泉中与鱼儿亲密接触,引起了社会各界的

玲雅加盟  http://www.kabegami-mega.com/aoi7.shtml
暂无

雅香居加盟  http://www.kabegami-mega.com/a30m.shtml
雅香居床上用品总部是床上用品、布艺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亚誉加盟  http://www.kabegami-mega.com/p8d6.shtml
亚誉装饰装修是一家集装饰设计、施工、工程监理、装饰材料、工程咨询服务为一体的装饰企业

饰空间加盟  http://www.kabegami-mega.com/gal4.shtml
上海饰惠礼品有限公司一、公司简介1、专注饰品经营十二年上海饰惠礼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

晶城石域加盟  http://www.kabegami-mega.com/bt1s.shtml
晶城石域加盟详情北京晶城石域珠宝经营部(北京总部)成立于2004年,生产基地位于广东

汤姆客跨学科英语加盟  http://www.kabegami-mega.com/6xrq.shtml
汤姆客跨学科英语(中国)加盟总部传承AINT跨学科教育理念,与学习研究机构美国圣智学

一点心意礼品加盟  http://www.kabegami-mega.com/pjnd.shtml
一点心意礼品主营苍溪猕猴桃红心果,果心呈放射状红色条纹,口感及佳,清香四溢。能促进新

邦科加盟  http://www.kabegami-mega.com/galh.shtml
我国新一轮娱乐产业的敛财战火已经拉开,邦科3D夜场娱乐机招商中心拥有强劲的发展武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沉渊[星际]第七章在线阅读

    “……,老师,您说那个小姑娘会不会有事啊?”龙皓晨讲完后忍不住问道。星宇摇了摇头,道:“不会有事,她和那白衣人应该是一起的,都属于刺客圣殿。”“刺客圣殿?”龙皓晨眼中充满了好奇。星宇拉起他那带着戒指的手,自言自语的道:“这难道是一枚空间戒指?”一边说着,他的手指似乎突然闪亮了一下,指尖碰触到那勿忘我

  • 我不是孙悟空在线阅读浮萍

    “天色尚早,你怎地胡言起来?”楚凰歌哼了一声,对安华的话并不放在心上,“殿下,你该明白一件事。我和你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干系。”楚凰歌对安华的并没有什么偏见,只是觉得这是个被宠得过头的公主。这个颇受宠爱的公主,拥有的权力实在是有点大。楚凰歌自认为她是讨厌麻烦,哪怕她有时候会自找麻烦,但这并不代表她愿意

  • 大明:从假太监开始第4章在线阅读

    妇人生完孩子后,身体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来恢复精气,也就是所谓的坐月子。这段时间除了一些基本的忌讳外,最重要的就是不能同房,这时候同房会给妇人带来难以想象的伤害。黄翠儿被胡一鸣折磨了一晚上,那天夜里胡家的其他人就跟聋了似的,没人过来阻止他,在他们心里,孩子是最重要的,况且黄翠儿没奶喂养,胡母对此十分不满

  • (古龙同人)摘星揽月第五章

    下午二点四十,白晓音开车赶往崔西的礼服店。雨水依附着车窗自上而下滑落,穿过了暮霭和尘埃。车窗外潮湿的道路反射着来来往往车辆耀眼的远灯,不断刺激着人的眼眸。车窗内有一层温暖的水蒸气。虽说是上赶着去送钱,但也不能表现得太过急切,因此白晓音的车速慢慢悠悠,十几分钟的车程硬是被她开了二十分钟。掐着秒钟般准时

  • 每天签到一个女神姐姐之第八章(8)

    从前的顾卿卿虽然性子骄纵,但是对于绿水来说虽不是言无不尽,但也从没这么当着其他人面给她下过面子,若说方才绿水只觉得小姐是有些生自己气了,这会子她是明明白白的感受到了小姐对自己的不喜。绿水红润的脸颊一下子就褪了下去,有些慌神。作为丫鬟,若是不得主子欢心,那还有什么盼头。不过一边又有些怨恨,因着小姐从前

  • 末世女配之漠视女主在线阅读第3节

    幸运的是,钻心痛感在几分钟之后渐渐消失。河边小路大车子开不过来,排队穿制服走来的是派出所九个民警和三个协警,后面跟上来一群阿飞是白千雪金属冶炼厂的刺头。看来白衬衣男子口中的白老板就是白千雪。白千雪的金属冶炼厂污水乱排,甚至打了深井直排到地下水,几个大烟囱放的都是毒气,已经民愤极重。警察和刺头一见面,

  • 黄巾记第二章在线阅读

    第二章名为试音的过程男子弯腰平视龙介,笑容满面地说:“你好,我是你表哥的朋友杉田游马,叫我游马叔叔就好了——”尽管杉田游马并不是很信任龙介,甚至恨不得穿越到一年以前强行拉着龙介去报个声优学习班,但此时有由贵在旁边,他也不好把自己的不信任表达的太过头。因为跟这人很熟,所以由贵也懒得装模作样,直接面无表

  • [综]超高校级的日常在线阅读第四节

    “大家好,我是安泠冉,安全的安,三点水加个令牌的令,冉冉升起的冉。”我是高二下学期转过来的,底下的面孔我一个也不认识,心里很是忐忑。“冉冉物华休,有美人兮,见之不忘……”完全没有关系的诗句,被一道好听的声音连在了一起,在安静的教师里久久回荡。我看过去,是个长的很好看的男生,其他人的目光也随之看过去,

  • 农门有匪第一章

    城南深巷有小肆,烹以灵魂,佐以岁月,凡所愿,无不得。一腊月,天寒地冻。冬季的日头短,才过午后,那阴冷透骨的寒意便驱散了日光带来的一点点暖意,天空中云层也厚了起来。衣衫单薄的年轻人搓着手,在冻土路上来来回回地走,试图抵挡住那无处不在的寒风。走了许久,他猛然一抬头,透过城南破落的建筑物,他看见太阳终于隐

  • 重生之征服第三章在线阅读

    日向遥斗最终活了下来,他凭借自己坚韧的意志撑过了三天,等到了解药——医疗忍者在出院报告上这么记录下来。在那之后,宁次再也没有见过宇智波鼬,他活跃在战场上,逐渐从后勤到了前线。*木叶47年12月。一场小型遭遇战结束,依然是木叶占据上风,死伤惨重的云忍仓皇逃窜,木叶的大部分忍者都选择收手,只有日向宁次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