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冰封王座之漫游漫威第二章在线阅读

作者:雨花石 来源:飞卢小说网

“滴,滴”手表的指针一下一下地转出声来,不大的声音回荡在不大的卧室里。

没有人,除了这个已经把自己摊在chuang上许久未动的人。

(“亲爱的蒲茉小姐,感谢你对芝加哥大学的兴趣,但是很遗憾的,你未能达到芝加哥大学的录取标准。

但是,我们常说,永远有另一个选择。……”)

卡塞尔学院……蒲茉心里反复念叨着这个名字。

原本的计划是做模考卷子的,可是她就像丢了自己一样,完全没有那个自觉。

发呆,这是她常做的事了。她没有男孩子用手作枪的习惯,她就喜欢这样,或坐或躺,有时候想一肚子没头脑的事直到自己揪到一个解决办法或是理清这些的思路,有时候却是有意识的把自己带偏,也是想些天马行空的事。像现在这样放空脑袋的时候还真是,太少见了。

她出去前放在桌子上的卷子连同她最爱的点心在现在的她看来都是一点注意点都没有。随信寄来的N96手机放在旁边,太像梦了。

(“茉茉,其实我本来还在想怎么告诉你,你刚收到的那封是最后一个了,既然有希望了就去试一下吧,我对那个学校不太了解,要是合适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最后一封了啊……蒲茉终于从复读机的状态中走了出来。写的真奇怪啊,另一个选择……本来以为,不可能的,一点准备都没有啊……

想起了什么似的,终于是动了动,翻身拿起手机,看了看手机Q,Q上灰着的头像。我在想什么啊,这种时候,应该都在好好复习才对啊,是啊,好好复习才对......那为什么,她没有一点儿要复习的自觉?总是这样,一切都在意着的,明明在意着的,可是,又像是一点也不在意,一点儿也不......刚收到的来信实在是太突兀了,太突兀了。是不是马上就会醒来,然后自己重回那个奋笔疾书的自己,那个人,是自己吗?

“小茉,我们回来了!”啊,梦该醒了吧?她眨了眨眼,坐起。可是那封信,还在桌子上,还有N96的包裹,一切,都不是,梦啊......

......

“小茉啊,这是好事,有机会就试试看”果然毫无意外地同意了啊。

“那就试试吧。”蒲茉笑了笑,对这两个对自己异常上心的父母,还真是,有些舍不得呢,不管这次是否出国,大学一旦开始,自己就会离他们远了啊。

“那我们明天就打电话。”蒲爸爸笑了笑,一副和蔼亲切的老师模样。“嗯。”

......

次日上午,xx酒店。

一家三人还未进入,便隐约感受到了这学校的不凡。这里蒲爸爸不常来,他不是喜欢热闹的人,比起酒店,教室更适合他。不过以前有学生回来倒是带他来过这儿。他拍拍蒲茉的背,示意她打起精神。

随着侍者乘电梯来到顶层,一个银发的魁梧老人立刻迎了上来。“你好!蒲茉!”

蒲茉很是不适应:“你好,古德里安教授,您真热情......”这么一个热情的操着一口流利中文的外国教授,还真是,蛮奇怪的......

“欢迎新生嘛,当然要热情一点哈哈”好脱线......

“早餐准备好了,一起来吃吧。”教授领着三人转过一个小走廊,宽敞亮堂的贵宾房就这么展现在了眼前。一个有着火红头发的少女坐在靠窗的椅子上,看见众人,站起。“陈墨瞳,华裔,叫我诺诺就好。”小魔女看向不太在状态的某人。

“啊,你好,我叫蒲茉。”

“诺诺是卡塞尔学院的学生,这次作为我的陪同来天朝。”父母看见诺诺,暗暗觉得这女孩儿气质真是不错,那股自信是学生里颇为难见的。

蒲茉坐在了离诺诺不远的能看见窗外的地方。这是她的偏好,喜欢待在能看见天空和外界的地方。可是有外界这个定义,又在隐隐的表明,她总是待在一个恰似隔绝的世界,望着两者的间隙......

古德里安教授的准备相当充分,已经开始一件一件地排出各种资料照片给他们看。可是蒲茉显得有些拘谨,不很自然的笑着,这所学院的热情,古德里安教授的热情让她有些不适应。她喜欢静,喜欢一个人时,风声呼吸声,每一粒微尘的声音,可这并不代表她总喜欢这样。她也喜欢满屋子都是自己的朋友,真心的,知心的朋友,但凑着凑着,又很容易发现,能应邀的人并不多,少的可怜。她待人尽自己的努力真诚,真诚到使人感到做作,但她又讨厌做作。她似在追索着什么,但总像有一道屏障,一直一直的存在于她与旁人中间,化不开。这番的热情,也是太难被她感知到的了......

静静地坐在那儿,眼神有几分空洞,有那么几分钟什么都没有想,不去理会桌上的佳肴,不去关注看窗的魔女,也不去教授的海谈天谈。就这么静静地坐着,静到你坐在她旁边连呼吸都听不见。

诺诺将火红的头发捋至耳后,侧过身来看着呆滞的蒲茉,一言不发,许久,“你很累吧。”

“?抱,抱歉,我没事的,有点走神了。”父母还在听古德里安介绍,没听清蒲茉的话。“不用那么拘谨啦,自然点好,你太紧张了。”诺诺像是个高傲的魔女,特别是那头火红的发,似有无穷的魔力。“或许吧,可能只是没睡好吧。”

“小茉,我觉得这个大学很不错啊,师资好,各项条件也好。”蒲妈妈赞叹的目光落在她手中的资料上。“茉茉,你觉得呢?”蒲爸爸看着比平常还要走神些的蒲茉。

“是很不错。那个,我有问题想请教一下教授。”其实没有这个问题也是可以的,毕竟对方的态度这般诚恳,可是,就是,太诚恳了些......

“你说吧,我很乐意解答呢。”一如开始时的热情。

“教授,不是为了生物来的吧。”虽然有些失落,可即使有兴趣,明面上的成绩也是拿不出手的,而且,到现在为止,他倒像个销售员,而不是面试官。按理说,不是应该对方苛刻些,自己更主动的争取机会吗?“而且,奖学金,会不会太多了?”

“这,我确实是为了你的生物来的,履历上说你对此兴趣很浓。学校很乐意收因为兴趣学习的学生。这个奖学金,也很合理啊,里面包括了对学生家庭的扶助加成。另外,除了生物,你的各项成绩都比较均衡,哦,你的美术天赋也很高不是吗?”

“抱歉,我对这个答案不太满意。我需要一个比较有说服力的答案。”他说的都没毛病,但就是缺了些什么。

“这个,其实我也只能这样解释了,有件事情,本来想等你同意入学了再说的,不太确定,不知道怎么说好。”古德里安犹犹豫豫的。蒲父母也有些疑惑。

“我们也不确定,据我们了解,你们是收养家庭吧?”蒲父母沉默片刻:“这和小茉入学有关系吗?”

“当看到这份简历的时候,我们校长想起了一对夫妻,他们是我们学校的老校友了,姓路,当初是long凤胎,后来因为某些原因,女孩不满周岁就失踪了,找了很久都没有结果。”沉默。

诺诺听着,余光观察着蒲茉的反应,蒲茉没说话,仍旧静静的。

古德里安教授继续道:“我们联系了他们,他们希望能查清楚,因为不知道说什么好,没有写信给你,但他们听到消息后很激动。考虑到这个原因,我们决定不论如何来见你一次,要是真的是你的亲生父母的话,我想他们和你们都会很高兴的吧。”

“我能,看一看他们的照片吗?”声音有些发颤。

“真抱歉,我这里暂时没有,应该在校长那里。”

“我知道了,你刚刚说,long凤胎吗?”是,哥哥吗?梦里的,哥哥。

“啊,是啊,他叫路明非,今年毕业,和你同级,也申请了卡塞尔学院,过几天我和诺诺就去北京见他。”古德里安心里松一下紧一下的,生怕她说个不字。

太巧了吧......轻声在心里说着,怎么这么多年平平淡淡,高中一毕业,整个世界好像都要变了?“那,他们也在北京吗?”

“不在,他们是考古人员,听说是一直在忙一个很重要的研究课题,所以这些年一直在南美的丛林里钻进钻出。路明非一直寄住在他叔叔家。”有些遗憾。

“......你们打算再过几天去北京?”蒲茉看了看蒲父母,眼睑微微下垂。

“如果可以的话,明天就能走了。”

蒲茉沉默,她需要时间思考一下,事情进展的太快,也太不可思议了。

“小茉,你大胆去就好,不用担心我们,我们也希望你能早点儿找到亲生父母。”

“爸,妈......不管是不是真的,我会像以前一样的,这儿有我的回忆,我的,家。我想好了,我想去看一看,还有很多疑问的,你们也不要太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卡塞尔学院,应该是个很不错的地方吧。”

“小茉。那我们先回去,明天到哪儿找你们?”“明天下午四点,还在这里,可以吧?”“可以,那,教授你先忙,我们先走了。”

过了十几分钟,诺诺站在古德里安旁,开口了:“那个蒲茉,生活的并不快乐。”“也是啊,孤儿,家庭,还有血之哀啊......”诺诺沉默。

延伸阅读

千奇百怪专卖店加盟  http://www.gzsy188.com/gkoa.shtml
《千奇百怪连锁专卖店》是北京腾远华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旗下的正规连锁品牌。《千奇百怪专

酷威加盟  http://www.gzsy188.com/p0g4.shtml
酷威家具的产品分为:大班台系列,办公台、电脑台系列,办公椅系列,会议台系列,文件柜系

俊安加盟  http://www.gzsy188.com/nebl.shtml
俊安家纺布艺总部经销批发的四件套、三件套、靠垫、抱枕、枕芯、被芯、毯子、多件套、桌布

天天洗衣加盟  http://www.gzsy188.com/ukxj.shtml
天天洗衣实体门店已遍布广州各区,未来的经营业务会覆盖整个华南地区,方便人们送取衣服,

申辰加盟  http://www.gzsy188.com/x2x2.shtml
申辰泵业是蠕动泵蠕动泵价格恒流泵蠕动泵灌装机微型蠕动泵申辰蠕动泵管硅胶管精密蠕动泵计

厚街别墅装修工程承接加盟  http://www.gzsy188.com/gc1x.shtml
厚街别墅装修工程承接厚街别墅装修报价博艺廊供一、公司介绍深圳市博艺廊家居装饰工程有限

悠蓝茶作加盟  http://www.gzsy188.com/gf9.shtml
奶茶越来越普遍的出现在了人们的生活中,似乎它就适合在这个年代出现,尤其是悠蓝茶作与人

安博编码主机加盟  http://www.gzsy188.com/p37v.shtml
安博以楼宇对讲、门禁、保护等弱电系统工程的服务为主,提供从安防工程方案设计到综合布线

古凯古洗发水加盟  http://www.gzsy188.com/ue29.shtml
嘉禾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是一家专业从事洗发护发的企业。主营古凯古洗护,产品

银座健身加盟  http://www.gzsy188.com/6unx.shtml
银座健身是目前山东省最专业、规模最大的会员制健身俱乐部,其品牌形象专业、时尚、健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行歌在线阅读第三节

    “相公,可是要出门?”高氏见柳潜带着素日里最与之亲近的柳姜向柳府大门走去,脱口问道。“夫人,我正差人想告诉你一声呢,你倒是先碰上了,”柳潜回过身来,看着从里屋走来的高氏,“我出去一趟,费时不多,想来至多下午便回来了。”“嗯……”高氏走到柳潜身边,伸手为他整了整衣襟,将昨日楚娘所绣香囊与平日里柳潜素不

  • 喰种之末世夜令第五章在线阅读

    方闻天一路被她拽着,看着四周繁华朴素的街道,不由得感慨起这个和自己世界相似又不同的地方。他们的世界里种族多样性的差异,被作者展现的淋漓尽致。而他,作为狼族里最骄傲的王,曾经不可一世的将整个世界占为己有。他低下头,看了看一直拼命拽着自己袖子前行的女孩。昨天,一觉睡醒,他不仅被自己所在的书世界丢了出来,

  • 魂宠店在线阅读第一章

    尸体是证明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证据——XXX二零一一年,九月十号,午夜时分的明州城,已是凌晨三点二十分。明州大学内的保安李大叔和往常一样,起了一个早,披着一件外套走出了保安室,拿着一个老式的手电筒想去明州大学后山转转,顺便抓一些野味回来,改善下伙食。虽然学校内这几年一直传闻后山闹鬼,李大叔也无意看

  • LoL之你的心态炸了我就变强在线阅读第九节

    乔迁看着将自己堵在路上的美人,千年不变的美究竟是怎么保养的。“你为什么装作不认识我?”风吹雪的语气一贯的温和,可是听在乔迁耳朵里怎么有点*气的味道。“到底谁假装不认识谁啊?”认识风吹雪已经快一年了,刚开始的那半年乔迁基本上每天都会跟他千里传音一般的聊着,基本上大部分时间都是乔迁在问,风吹雪在答。按理

  • 渣攻宠夫记[穿书]第4章在线阅读

    许晗感觉有人走到了自己身后,然后腰上一紧,许晗的身体瞬间绷紧了,然后才反应过来,是一只有力而宽厚的手扶住了他的腰。身后的人存在感强烈,许晗感觉到他离自己很近,这种感觉似曾相似。果然许晗看见了男人的侧脸,刀削斧凿,线条凌厉,不怒自威,仍旧和那天一样,令人心惊。正是那天在兰庭遇见的男人。唯一不同的是,今

  • [hp]爱丽丝之梦之无限升级王系统

    华夏,凌晨十二点。“医生,我儿子郭开没事吧。”郭开的妈妈张小兰一脸焦急的看着正在给郭开诊断的医生问道。“没有大碍,应该是短暂性休克,在家好好养养就行了。”医生看了看张小兰,安慰道。“要不要吃药打点滴什么的。好的也快点,还有几个月就高考了,不想让他耽误功课。”张小兰还是一脸担心的问道,她既担心自己儿子

  • 同病相怜在线阅读第9章

    不是第一次来到女孩子的房间了,但每一次,都会觉得十分特别,尤其是蝴蝶忍的房间。除了一些化妆品,大部分都是草药,使得整个房间都充满着一种特别的香味,而这种味道,经常可以在蝴蝶忍的身边闻到。虽然不是第一次闻到,但每次,绯村云都会忍不住多嗅几口。当然了,自然是偷偷摸摸的那种,免得被人当成变态,顺便一提,炭

  • 网游:我成了自己笔下的男主之八殿阎罗来袭

    本应进入灵台处的灵魂居然在全部进入肉体的一瞬间,四散到沐雨生肉体的全身各处。“怎么回事?”松口气的楚江王,突然紧张了起来。连忙释放出灵力探查沐雨生,可当灵力即将触碰到沐雨生的时候,卧居在沐雨生灵魂的金光再次绽放出光芒,将楚江王的灵力反弹而出。“怎么办?怎么办?”楚江王异常焦急,沐雨生可不能出任何问题

  • 宠物妖怪店之蛋蛋你这是要拆家的节奏啊(5)

    “蛋蛋,我出去买一包零食啊,旁边没有小卖部,我去便利店看看,如果没有的话,那我只好去超市买了。你别再捣乱了,否则我回来打你。我去一会儿,一会儿见哟,拜拜!”云绵绵临走之前唧唧歪歪的讲了好多的废话。终于关上门了,蛋蛋竖起耳朵,仔细的听了听,还有云绵绵出门“啦啦啦啦啦~”的声音,蛋蛋立马缩回白色脖子,趴

  • 冷少甜宠落跑娇妻在线阅读第9节

    (嗯,我要说,前面的弄错了,不是兰兰,是蓝蓝)皮蛋从小盒子中将两件宝贝小心翼翼的拿了出来,仔细的观摩,那深邃的眼眸中仿佛看出了几点端详。接着皮蛋又摇了摇小脑袋“什么嘛,没什么特别的呀,那个历史老师不会是哄人的吧!”皮蛋也是抱怨的说了几句,对,仅仅也就几句,毕竟人家可是权威,自己总不可能去挑战权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