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祖传金手指就是他。

作者:醉酒鹦鹉 来源:纵横中文网

苏暮星从医院出来已经将近中午,之前代孕的案子约在下午采访,要去趟C大。

她开车先回电视台,打了把方向盘刚想拐进停车场,便看见唐林蹲在电视台大门的西南角,嘴里啃着面包,脚边放着喝了半瓶的矿泉水。

唐林是台里的摄影师,两个人经常一起搭档出采访,又是同一年进的电视台,关系还挺好的。

苏暮星停下车子,划下车窗喊人:“唐林。”

唐林拧开矿泉水的盖子刚把水送到嘴边,突然手一抖,敞开的瓶口向下,半瓶矿泉水哗啦啦的全倒在了他□□上,男人反应也快,一个激灵腾地站了起来,开始羊癫疯般的抖动,十足的电动小几巴......

“......”苏暮星看得脑壳疼。

唐林低头瞅了眼牛仔裤上的深色水渍,嘴角抽搐,这位置也太尴尬了点,太他妈像他尿了,一个大老爷们尿了......

他抬头瞪了眼笑的花枝乱颤的某人,弯腰拿过地上的背包和摄影机,朝对方走过去,拉开后座车门把东西放在座椅上,人绕到另一侧坐上副驾。

苏暮星收了笑,不解地看着上车的人,“你上车干嘛?”她是要开车去停车场,然后坐台里的采访车出采访。

唐林抽了一把控制台上的餐巾纸擦着□□,做最后的挣扎,并不想说话。

苏暮星看他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又好笑又好气:“哑巴了?”

唐林仇恨地把纸巾捏成一团随手扔到脚边,斜瞪着驾驶座上的人,“大姐,请问您约得采访车是几点?”

苏暮星很敏感,“我比你小。”大姐?你大爷的。

唐林挑挑眉,“也就五个月。”

“那也是小。”

“......”和女人聊年纪就他妈是傻逼,他声音抬高八度,把话题扯回去,“你约的几点!几点采访车!”

苏暮星无辜脸:“十一点啊,怎么了?”

唐林:“......”

苏暮星后知后觉抬腕看了时间,马上就要十二点半了。

她一只手虚握成拳掩在唇边干咳了两声:“打电话给台里的调度中心,让他们重新派辆采访车和司机过来。”

唐林对着虚空翻白眼,“您约的采访是一点,这边到大学城至少也要半小时。”他停了下,没好气地说:“赶紧开车吧。”

他本来就有气,约好十一点出发也留了午饭时间,硬是让他和司机面面相觑大半个小时,结果人司机被调去出紧急采访,留他一个蹲在路边吹冷风啃面包的也就算了,可他妈这人打电话还不接,他真是走也不行不走也不行,最后还来个湿裆。

苏暮星撇撇嘴,解开安全带。

唐林:“???”

苏暮星半眯着眼,“大中午的,有点困,你开车吧。”

唐林面部肌肉抽搐,嘴角的面包屑都抖了下来,他两脚一伸,语气很狗腿了,“我也困,想睡觉。”

某人冷漠脸开门下车。

苏暮星窝在副驾上眯了会眼,根本睡不着,唐林报复似的广播节目开得老响,一男一女俩主播不愧是社会主义接班人,能从今天中午吃什么扯到中国梦,唐林就一边开车一边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苏暮星认命,这困意一走,她就想起刚才在医院的场景,忍不住掏出手机给何嘉木发微信,“许清然你了解多少?”

何嘉木回:“两个礼拜前刚从第二军医院转来的,能力很强,前几天搭过两台手术。”

苏暮星问,“别的呢?”

“不太熟,怎么了?”

苏暮星说:“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在岩县救过我的男人吗?”

何嘉木回地很快,“当然,你上次不是还说见到他了吗?”

苏暮星说:“就是他。”

岩县是许清然救了她,送她去了县医院,她做完手术醒来,他就坐在她病床边,可那也是最后一面,好像是确定她没事了,他当天就走了。

后来不知道叶路哪里得到她出事的消息,连夜派了人赶来岩县,她一脱离危险一行人就把她接回了安城,送去最好的医院治疗养病。

她不是没有想过找他,离开医院的时候,她问了县医院的医生护士,可就是没人知道他来自哪里联系方式是多少,只知道他好像是来附近旅游的,是个医生,出了事就做了灾区的志愿者。

她连一句谢谢都来不及说,便是天南地北。

何嘉木的微信再进来——“送上门的,姐妹你不泡他?”

苏暮星想起医院那幕,男人问她是不是喜欢他,她回答不出来,可男人眼里的嘲讽她却看的清清楚楚。

她叹了口气,回:“有点难。”

“姐妹别放弃!只要许清然不是基佬,你就有机会。”

“......”

苏暮星收了手机,何嘉木不靠谱的,和她一样都是少了条腿的,这种问题还是请教同样三条腿的生物比较好。

她淡瞥了眼唐林,问地一本正经:“你们男生喜欢主动的女生吗?”

唐林吊儿郎当,“要开荤了?”

苏暮星他是了解的,同事快五年了没见她谈过恋爱,某次喝了酒,她偶然提过一嘴自己的恋爱史,有个青梅竹马,在一起两年,大一过完分的手。

苏暮星面不改色地胡诌,“我也是有需求的。”

唐林一噎,差点咬到舌头,大姐,您能稍微含蓄一点吗?

苏暮星淡淡甩下一句质疑:“你没有?”

唐林炸毛:“我有!我当然有!我怎么会没有!”他是男人,怎么会没有需求,这种质疑他不接受。

苏暮星管他炸不炸毛,斜睨了他一眼:“说正经的呢,靠谱吗?”

唐林打了方向盘,左拐说:“看脸。”

苏暮星一手托腮,抿唇微笑:“我这样的?”

唐林冷哼:“不靠谱。”

苏暮星有点焉。

唐林继续补刀:“你性格差。”

“......”

“脑子也不行。”

“......”

苏暮星冷冷刮了眼唐林,这人是诚心给她添堵。

唐林怼完苏暮星觉得全身都舒畅了,他见好就收:“这里哪里可以停车?”他知道苏暮星也是这边上的大学。

苏暮星视线飘向车外,原来已经到大学城了,她是A大毕业的,别人大学都是四年,她读了五年,休学一年。

“前面路口右转,有个小型停车场,免费的。”

———

采访约在大学城附近一家颇为雅致的咖啡馆里。

苏暮星他们到的时候,当事人林晓敏已经挑了一处相对角落的位置坐下。

“晓敏。”苏暮星走上前,见林晓敏望向窗外目光有些呆滞,她双手轻轻搭在她肩上,放低声音道:“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林晓敏见到苏暮星,想站起来打招呼,苏暮星连忙阻止,示意她坐着,自己绕过方桌在对面坐下。

“暮星姐,这位是?”林晓敏看着唐林,话是问向苏暮星的。

被林晓敏这么一问,苏暮星才想起之前都是自己代表台里单方面跟她私下接触,除了自己,她并没有见过台里的其他人,对陌生人心存戒备是理所当然的。

“唐林,摄影记者,今天是正式采访,所以他跟着一起过来。”苏暮星同她介绍。

林晓敏点点头,双手扶着桌上的水杯摩挲,微微蹙着眉。

苏暮星把手上的文件递到林晓敏手边:“这是今天的采访稿,里面的问题我昨天邮件给你看过,你最后再确认一遍,有什么问题还可以提。”

林晓敏目光落在手边的文件上,手依旧捂着杯子,她摇头:“没有问题。”

“好。”苏暮星见一边唐林已经搭好三脚架,摆好摄影机,她拿过桌上的采访稿:“那我们现在开始吧。”

苏暮星:“您先介绍一下自己。”

林晓敏:“我叫xx(化名),23岁,在上大学,今年大四。”

苏暮星:“您为什么会做代孕?”

林晓敏:“我家庭条件不好,父母只是普通的工人,去年下岗了。有个哥哥,家里勉强能供我上大学,我平时自己兼职打工加上奖学金,生活费基本不用父母出。但是去年冬天家里出了意外,大火把房子给点着了,等发现的时候已经太迟,虽然人都逃了出来,可房子没了,一下子欠了一屁股债,母亲一病不起,今年春,哥哥要娶媳妇,对方要好几万的彩礼,我实在没有办法,没有办法才…才…去做代孕,这一胎就是一百万啊,一百万啊...我没有办法了…”

林晓敏越说越激动,眼泪噼里啪啦地砸,苏暮星抽了几张餐巾纸递过去,等她稍微平复了点,才继续采访。

苏暮星:“您是怎么认识雇主的?”

林晓敏:“我们是通人介绍进去一个代孕的圈子,她们是会员制,有准入门槛,需要申请认证核实个人信息,先是自己报名和提交个人信息,然后他们会有专门的人来核实,去医院做全方面的身体检查,等一系列的考核通过,就自然会有雇主找你。”

苏暮星:“您目前遇到的情况是?”

“我…我现在有四个月身孕了,可是…雇主突然不要我这个孩子了。”林晓敏迟疑了一下,继续说:“他们不要我肚子里的这个了,让我自己去打掉,我一分钱也拿不到,肚子里还多了个孩子……”

……

采访结束的时候,苏暮星和唐林把林晓敏送到C大门口。

苏暮星他们打算离开,林晓敏却叫住了她:“暮星姐,能单独陪我说会话吗?”

这几年做记者,采访过形形色|色的人,也算见过人生百态,这社会就是这样,她只是一个凡人,没那个能力解救普罗众生。

苏暮星见她眼眶通红,脸上又是泪痕累累,终究不忍,她让唐林先回车里等她。

林晓敏拉着她在湖边的棕色桌椅坐下。

两个人坐了一会。

林晓敏犹豫着开口:“暮星姐,其实我骗你了。”

她咬了咬唇,半响,才继续说:“我之前说我只是代孕,其实不是的...当时他们把我接到别墅找了保姆日夜照顾的很好,可是一个多月的时候孩子还是掉了,我原以为这件事就这样结束,没想到......那个男的他......”

“是他强迫我的!我第一次没敢说,忍了下来,可是...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后来我也认命了。”

好一会,林晓敏都没有说话,望着不远处的湖心发呆。

苏暮星微微皱起眉头,她说:“晓敏你不应该瞒我,你还有什么是没说的?”

万事求个真,做新闻的更是如此,她不能接受一个对真实有所隐瞒的当事人。

林晓敏微垂下视线,声音很小,“那男的瞒着自己老婆,让我有了孩子,她老婆一直以为是之前代孕的...所以...一个月前那男的对我动手动脚的时候被他老婆看到了,他怕老婆,逼问之下就什么都说了......”

所以才会不要孩子。

暮色四合,天渐渐暗了下来,一群飞鸟掠过湖面,飞向远方。

苏暮星心里消化着林晓敏的话,她等于被迫做了情妇,只是代孕的话,孩子起码是雇主和妻子的结合,现在的话,她等于做了小三,还有了孩子。

包里手机震了起来,铃声“叮叮”响个不停。

陌生号码,本地座机。

苏暮星走开几步,接起电话,“您好,苏暮星。”

对方公式化地说完,苏暮星眉头紧锁,她草草收了线。

转身看向林晓敏,不知道怎么开口,现在这种情况一走了之不太好,可她又非走不可。

林晓敏明白她的心思,不勉强,“暮星姐,你陪我很久了,你去忙吧,我也想一个人呆会。”

苏暮星拍了拍她的肩,安慰说:“好,记得早点回宿舍,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

三十分钟的车程,她只花了一刻钟。

苏暮星踩了急刹车,车泊在警局门口,轮胎与水泥地面摩擦留下几道极深的痕迹。

唐林惊魂未定,咽了咽口水,“卧槽!你车技也太燃了吧!”

他和苏暮星认识这么久,从来不知道她开车的水平这么吊炸天,他差点吓尿了,靠,他今天还真他妈是尿上瘾了。

苏暮星拎过储物盒上的挎包,解开安全带,“你先回台里。”

“需要我一起吗?”唐林问她,路上苏暮星简单说了一下情况,他又补充道,“你一个人能解决?”

“没事,你先回台里吧。”

苏暮星动作利索地下车,反手甩上门。

视线里,一辆黑色奥迪打了个漂亮的漂移左拐进来刚好刹在另一边,干净利落,车门拉开驾驶座上的人下来,身影颀长,长腿迈开。

“许医生?”

延伸阅读

良树宝贝智能体验馆加盟  http://www.nahmias-arc.com/sams.shtml
良树宝贝智能体验馆中国第一品牌,是唯一推出室内儿童乐园结合早教感统教育相结合的智能体

正泰加盟  http://www.nahmias-arc.com/p6yx.shtml
正泰钥匙扣原料是羊毛组成,他的性能隔热防寒防震防漏硬毛毡抛光性能好,软毛毡吸油性能好

丹尼斯便利店加盟  http://www.nahmias-arc.com/fqd.shtml
丹尼斯百货是一家专业的百货零售企业集团,相信很多人都是丹尼斯百货的忠实粉丝。丹尼斯百

精比例加盟  http://www.nahmias-arc.com/givk.shtml
精比例童鞋总部经销批发的休闲鞋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

海贝童装加盟  http://www.nahmias-arc.com/63o4.shtml
公司简介“I`HAPPY”海贝童装由杭州乐真服装有限公司开发,依托海贝女装品牌的强大

艾宾浩斯智能教育加盟  http://www.nahmias-arc.com/6kp5.shtml
品牌简介:北京捷足先登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艾宾浩斯智能教育是在世界信息化、智能化的

福仕灯饰加盟  http://www.nahmias-arc.com/xpb.shtml
灯饰是每家每户都需要的硬性资源,有人的地方就需要灯饰,正因如此才让整个灯饰市场迎来了

米米奈児美甲加盟  http://www.nahmias-arc.com/un1r.shtml
MimiNailDesign米米奈児在这里,您会看到的是踏实,是沉着。您会感受到我们

VR体验英语加盟  http://www.nahmias-arc.com/swk0.shtml
四川爱维奇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从事软件电子产品的开发、销售,以及相关技术支持的公司

利尚电子加盟  http://www.nahmias-arc.com/yt4u.shtml
利尚电子创立于2003年9月,总部位于中国创新活力的深圳特区。是一家自主开发、生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铁匠剑灵在线阅读对自己的力量一无所知

    秋风扫突然意识到,或许,他现在的状态在别人看来,跟以前是一样的。意思就是,他现在所拥有的匀称健壮肌肉线条明显的身材,在别人看来,依旧是如以前一般瘦小皮包骨和营养不良。秋风扫知道自己的身体经过神秘液体改造后已经跟以前有了很大的改变,虽然没有很是魁梧壮硕,但绝对不是王才口中说的那样骨瘦如柴。他可不认为刚

  • 死神——明天的幸福之第九章

    当时昼看到椅子上双目微阖,气息奄奄的白琅钰时,心中颤了一记。时昼作为灵魂纯洁的白鹿,突然的到来唤醒了云明霁的良知,他低头看着自己布满双手的鲜血以及被折磨的白琅钰,薄唇紧抿。时昼双目沾满了怒意,额头青筋暴起,手中聚起仙力对着云明霁,咬牙切齿的质问他:“是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云明霁眸中沉了一片墨

  • 最强科技制造商 [参赛作品]第六章

    蔺晨回到琅琊山已是半月之后,这一路为了摆脱掉祁宣派来的人真正是费了一番功夫,弄得一身狼狈。黎纲正在轻扫竹屋前的积尘,蔺晨突然落在他面前,吓得他将手中扫帚一扔,“蔺公子,你怎么这个样子?”蔺晨轻哼一声,拍拍长衣上沾到的残叶,“长苏可好?”“前两日老阁主替少帅,不,是公子拆了纱布。公子沉默了一阵后,让我

  • 灵气复苏:我的眼睛变异了第三章在线阅读

    林莹是泉来市人,在高楼大厦间长大,每日行走在精致的铁框之中,遥望天边漏出来的一点晚霞,步履匆匆地挤上公交回空荡荡的家里。亭南镇是泉来市的一个普通小镇,像每一个不起眼,听了名字转头就会忘的小镇那样普通。而周村,又是普通小镇——亭南镇里的普通同姓小村落,它离镇中心约有半小时的车程,不远不近。离泉来市区却

  • 饥荒之荒野求生在线阅读第10章

    高达运转了一会儿机器,果真如那位卖高达机器的那人说的一样,机器停了。高达看着机器,默默的将里面的失败品拿了出来,抱起机器,准备砸在地上,可刚抱起来就又放下了,因为这台机器可是值一万元的。高达看着眼前的这台机器不知道该干什么。“这啥情况?坑人也不带这样的,我的树果啊!”高达看着眼前的机器欲哭无泪。“算

  • 邪花葬神在线阅读第2章

    按照孟曲对假期的设想,她来到人间之后,找一山明水秀之地,呼草木之清香,吐兰芷之芬芳,好好晒晒太阳,正面晒热了翻个面儿,把在地府千年的阴冷之气驱一驱。事实上却是,一桶泡面没吃完,门就被踹的震天响。外面的人中气十足,战斗力强悍,隔着厚实的门板都能震的人耳膜发疼。“姓程的,你给我出来!你这个有爹生没娘养的

  • 与灵魂的对话在线阅读第六章

    转眼已经是傍晚时分,杨天挂完两瓶葡萄糖后心情愉悦,医院躺在虽然难受,可是多挂了一瓶葡萄糖也让他省下五块晚餐钱,拽着兜里的几枚五毛硬币,心里一阵小激动。挂完瓶后小护士帮杨天解下粘在手上的绷带,准备把下针头时,却发现针头像是长在了杨天肉里一般,费了好半天才把针头拔出,然后用棉花让杨天自己按着。杨天也只是

  • 倩女幽魂之无限修仙在线阅读第8章

    第八节龙葵出现景玺周围泛起一圈圈涟漪。徐长卿为他施法,随即那一圈圈的涟漪,化为白色的屏障包裹住了景玺。景玺觉得一阵眼花。当模糊的视线变清楚了以后,他已经置身于一间类似密室的屋子里“这就是镇妖塔?并没有发现什么妖怪啊。”景玺自言自语。他拿出掌门给他的那两张黄条,就在拿出来的几秒后,一道蓝影不知从什么地

  • 豺狼当道第7章在线阅读

    “好了,傻丫头,快去吧,我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一有机会我去看你的!”叶凡看着小乔在那磨磨蹭蹭的,不愿意离开的样子,笑了笑摇着头说道.....“真的?好哦,小凡,你一定要记得来看我哦!那我走了!”陈乔恩听到叶凡的承诺,脸上一下子出现了笑容,一步三回头的坐车走了。看着乔恩离开,叶凡心里空落落的,还有些不

  • 不知者在线阅读第三节

    “芸儿姐,我不知道你是在为了我,为了我煲鱼汤。我太着急了。对不起。”陈铭有些手足无措。“我知道,没有关系,要不是你,今天大家都要有危险。”林芸儿抬头看着陈铭,有些惊讶地问道,“不过小陈,你是怎么知道有黑凯门鳄的?”看着林芸儿炯炯美眸看着自己,自己总不能说刚才做了个梦吧?那应该怎么说呢?猜到的?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