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贵族学院之青春序幕在线阅读第一章

作者:黛安可 来源:飞卢小说网

楔子

十年光影

多少人走过心头

无处停留

遗忘无法遗忘

放手无法放手

命运的苦海

何处是甜蜜的码头

不管多久

握住他的手

我就站在天堂的入口

“各位乘客请系好安全带,飞机遇到强劲气流,需要紧急下降。过程中将发生颠簸,请大家注意安全。”洛杉矶飞往北京的航班突然播报了这条消息。全飞机的人都紧张起来,吵吵嚷嚷,只有一个时髦漂亮的女孩依然靠在身边男子的肩头睡得正香。

男子侧身推了推她:“青雅,遇到气流了,起来系好安全带!”

女孩似醒非醒,撒娇道:“你帮我系。”

男子摸索了一下,拉出安全带给她系上:“你不怕吗?”

女孩依然闭着眼睛,靠得更紧了:“跟你在一起,死也不怕。”

男子正过身来,英俊逼人。他把头靠在椅背上,也闭上了眼睛,嘴角微翘,挂着一抹微笑。突然一阵剧烈的颠簸,飞机里众人发出高低不一的尖叫,男子也吃了一惊,皱起了眉头,张开眼睛看向铉窗之外,死亡的恐惧猛地袭上心头,这一刻,他的眼前突然飘过一个女孩的影子:“不放手,我不会放手。”

“陈越,陈越!”戴戴被自己的叫声从梦里惊醒,看看窗外,城市的灯火比天上的星星多了几分色彩,夜正阑干。她摸了摸脸上,泪痕斑驳,不由得嘴角轻轻翘起,却是一声叹息:“又梦见他了……十年了,为什么……还是忘不掉……”

第一章暗恋

1998年6月。阳光炙热,但更炙热的是行之高中的篮球场。

篮球场的四周站满了学生,****,大家都十分兴奋地在观看一场球赛。

突然,人群里爆出一阵高昂的欢呼声。

女生尖叫:“他又进了一个三分!!!”

男生兴奋地:“我们赢定了?还有几分钟?”

哨声响起,比赛结束。赢的一边欢声四起,不约而同:“陈越!陈越!陈越!”

球场上一个面貌英俊的男孩子英雄一般地在众人的欢呼中灿烂一笑。他浑身是汗,连头发都湿漉漉的,少年的稚气中已经显露出成年男子独有的**。整个人连同他额上身上的汗珠子一齐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吹哨时,输掉的一边,一个健硕的男孩本来正要发球,听见比赛结束,火冒三丈,觉得陈越的笑分外刺眼,他一怒之下,突然把手中篮球狠狠地朝陈越脸上砸去。

围观的人们全都惊慌大叫,女生们更是分贝高昂,尖叫声似乎要刺穿耳膜。但陈越反应极快,眼看篮球就要砸到脸上,头略微一偏,右手轻松一抄,左手跟上,稳稳接住,一个漂亮的转身,双足离地,跳起,篮球空心入网。

惊叫声全都变成欢声,操场上一时喊声震天。

陈越伸手接过好友李佑递来的毛巾擦了一把汗,抬头有意无意地朝操场旁边的教学楼上望去。

“他在看我们!”一个站在二楼窗口的女孩子尖叫。

“别自作多情了。谁不知道咱们学校的黄花一朵就生长在隔壁!” 一个高个儿女孩半嘲讽半调侃的从窗口回到座位。

“噗嗤”另一个刚才也挤在窗口旁边的女孩忍不住笑了起来:“晓洋,人家明明是校花,你非管人家叫黄花。你这□□的嫉妒之心真是昭然若揭。”

晓洋笑道:“简称简称而已,姓黄的校花,简称黄花。小口袋,都散了场了,你还守在窗口干什么?看掉了眼珠子,那也是可望而不可及之陈越也。”

被叫小口袋的女孩子依依不舍地离开了窗口,坐到晓洋身边,叹了一口气,声音低不可闻:“看一眼少一眼,他马上就要毕业了。”

晓洋拍了小口袋的脑袋一巴掌,嘀咕道:“别说得跟个怨妇似的。你努力吧,我看好你,以你的成绩说不定也能上他被保送的大学。”

小口袋正色地摇着头:“追过去再看他跟别的校花甜蜜蜜吗?唉,现在多看几眼,将来还是远离远离远离为妙。”

晓洋侧目而视之。

小口袋又突然转为抒情式地:“星星之所以如此让人遐想,是因为它们离得如此遥远。”

晓洋哈哈大笑,眼睛一瞟看着旁边一位正在念书的男生:“那……你不如看看近在眼前的人……”

突然门口有人叫:“戴戴,钱老师叫你去趟办公室。”

被晓洋叫做小口袋的戴戴停了打闹,跟晓洋面面相觑,想不明白钱老师找自己会有什么事。

学校后门有一间小吃店,也卖冷饮什么的。陈越和李佑站在门口拉拉扯扯。

陈越:“直接回家得了。”

李佑:“哎哟,这都到门口了,进去喝点东西吧。刚才打球都热死了。”

陈越无奈地被他半推着进店。

他们进店后李佑挑了一张大桌也不问陈越,一屁股坐下。陈越看了一眼旁边的小桌,有些不解,但也懒得跟他啰嗦,跟着坐下。大妈手脚极快地给他们上了冷饮。

两人一边喝着,李佑从包里拿出一堆信件来,递给陈越:“给,你小子桃花太盛了,全是人家请我转交的。你说,我成天站在你这棵桃花树下,怎么就没有几片桃花飘到我头顶上呢?”

陈越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把信一封封拿过来并不拆开,就这样看了看。全看完了放成一摞推给李佑:“看完了。你看着处理吧。”

李佑放下手里的勺子:“陈越,说真的,我有时候真的挺烦你的。你也太虚伪了吧?”

陈越笑:“你又发作了?再忍忍,很快就毕业了。”

李佑:“你说你人前跟谁都笑嘻嘻的,连大妈你都不放过。人后你怎么就这么冷酷呢?人家说不定熬夜给你写出来的情书,你连看都懒得看一眼。真是的,算了,我也没法儿同情那些女孩儿,放着我这么富有爱心又仗义的男孩子看都不看一眼,就知道冲你流哈喇子……活该!”

陈越放下手里的杯子,似笑非笑地看着李佑:“那你想我怎么办?每人写一封回信,跟她们约会。我会成为全校男生公敌的。”

李佑一拍桌子:“你现在就已经是全校男生的公敌了。大家都盼着你这个祸害早点毕业呢!”

陈越无奈:“我这不马上就毕业了吗?放心……”

他顿了一下,若有所思地:“我挥挥手,顶多也只会带走咱们学校的一片云彩。”

李佑立刻来了精神:“你有目标了?校花黄?你们两个校草配校花……。”

陈越挑了挑眉毛:“校花黄?我……”

刚刚说到这里小店的门开了。一个令人眼前一亮的漂亮女孩子一身娇黄,身后跟着另外两个女孩子进来。她一进店看见了陈越和李佑,眼光一闪,旋即大大方方地走过来,一边笑嘻嘻说道:“李佑,好巧啊!就你们两个,我们能坐这儿吗?”

李佑背着陈越对她眨了一下眼睛,立刻转过身去背对着她们给陈越挤眉弄眼。陈越这才明白自己被李佑卖了,但事已至此,只能点了点头。李佑大喜,回头笑得见牙不见眼:“黄一萱,这么巧?人多才热闹啊,一起一起。”

众人都围着点了喝的吃的。陈越除了笑并不说什么。跟黄一萱一起来的女孩子也只是害羞地喝着饮料。

李佑看看陈越又看看黄一萱,突然问道:“你们待会儿去哪儿?直接回家吗?”

黄一萱回答:“我们想去看电影。你们去不去?”

一双黑莹莹地眼睛飞快地偷瞟了陈越一眼,又若无其事地转回来看着李佑。

李佑撞了撞陈越:“一起去吧?啊?”

陈越不太情愿地:“你不高考了?还有,“陈越转向黄一萱她们:”你们不是快考期末考试了吗?”

黄一萱可爱地嘟着嘴:“考试就考试呗,反正马上升高三了,考不完的试。”

李佑立刻帮腔:“哇,我太佩服你了。最烦那些把考试看得比天还重要的人了!至于我,已经复习得头昏眼花,该歇歇了。”

说着故意瞥了陈越一眼。

陈越在桌下踩了李佑一脚,李佑咬牙挺着:“你同意了啊,你同意了啊!”

这边,戴戴回到了教室,同学们都走得差不多了。晓洋还在等她。

一见她回来,立刻问道:“什么事?什么事?”

戴戴:“没什么,说今年咱们年级校级三好生选了我。挺奇怪的吧?”

晓洋听了立刻开心地敲诈她:“喂,管它奇怪不奇怪,这么好的事,你得请客!”

戴戴不好意思地:“这有什么好请客的。”她突然看见旁边看书的男生抬起头来了:“人家文林去年得了也没有请客啊。”

晓洋笑嘻嘻回头看着文林:“诶,一回归一回,不过文林要是补请我也不反对。对了,文林,你被戴戴呛了,不会讨厌我们戴戴吧?”

文林面孔一红,紧张地:“怎……怎么会?我一直都……”

他慌张地停住了嘴。

晓洋眨眨眼:“一直都怎么?”

坐在文林身边的孟晖冲晓洋挤眉弄眼:“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文林脸一红,觉得自己有点傻,上了晓洋的当:“我,我,我一直都无所谓的。真的。”

晓洋严肃地:“什么,你一直都对戴戴无所谓的?”

戴戴看她一直逗文林,推了她一把:“人家文林才不在乎这个三好学生呢。是不是?今天我请吧。”

孟晖看了文林一眼,说:“你确实该请客,好像是有人发扬了风格……”

文林慌忙推了他一把,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去年是我,我没请,我……我今天补请吧……”

戴戴:“今天还是我来好了。”

晓洋拉住戴戴:“人家文林都说请客了,你就别别扭了。总要给男生一点面子嘛?对不对?”

晓洋冲孟晖眨巴眨巴眼睛。

孟晖立刻会意:“就是,就是。文林家那么有钱,咱们今天就劫富济贫一把。戴戴你要是实在过意不去,考完试,你再请我们,怎么样?”

晓洋立刻跳起来:“同意!!!这就叫一石二鸟!”

文林结结巴巴地:“那,那……我请什么好啊?”

晓洋笑眯眯地:“当然是……电影了。”

因为是平时,电影院里人不算多。戴戴等四人买了票往里走,突然听见迎面走来的人议论。

“那一对真是我见过最漂亮的一对了。”

“真的,真的,那男孩子怎么不去做明星,保证红透半边天。”

他们顺着人群的眼神看过去,原来是陈越他们五个人也正要进影厅。陈越身材高大挺拔,脸上轮廓分明帅气逼人,只是简单的一件蓝色文化衫,已经鹤立鸡群。身边的黄一萱也是让人不能否认的美女,一身的娇黄在影院的人流中显得分外醒目。周围的人都纷纷回头看他们两个。

戴戴眼神一暗,脚步也慢了。晓洋也吃了一惊,脱口而出:“原来校花和校草真的是一对儿!”说完又后悔,看了一眼戴戴,伸手拉住了她,凑近她耳边低声说:“你没事吧?”戴戴摇了摇头,可表情完全不像没事的样子。

两边距离本来就不远,陈越听见晓洋的声音一回头,眼神一滞,旋即笑了笑,冲文林招了招手。戴戴从孟晖和晓洋的中间看过去,陈越和黄一萱并肩站立,一副金童玉女的模样,旁边的人都成了陪衬,心里有些难过,暗自吸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清醒。

四人走过去,陈越招呼文林:“文林,介绍一下吧,都是你们班的同学?”

文林简单地:“这是孟晖,这是晓洋,这是戴戴。”

陈越指着李佑:“这是李佑,剩下的,李佑你来!”

李佑:“是,大少爷。我就是一跟班的。这位是大名鼎鼎的黄校花黄一萱。这位是她的朋友杨丽倩,这位还是她的朋友莫燕。我,本人,就是青松之下一棵草,跟陈越在一起,永远被埋没的——李佑,不过就快拨云见日了,哈哈哈。”

众人都觉得好笑。晓洋笑得最大声。戴戴本来心情不好,被他这么一逗也露出了笑容。黄一萱本来好容易通过李佑约了陈越,现在突然冒出别的女生,陈越又很热情,完全不像刚才那样冷淡,心里老大不乐意,但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牢牢地霸住陈越身边的位置,淡淡一笑,对陈越说:“走吧,进场了。”

陈越似乎还有话要跟文林说,进场的途中,特意走在他的旁边。本来跟文林一排的戴戴,不由自主地慌张起来,抓住了晓洋的胳膊,拖着她紧走几步,晓洋被她拖得差点儿跌倒:“你慢点儿,哎哟……”。两人飞快朝前走去。陈越见了,眉头皱了一皱,突然对文林说:“人不多,既然碰到,大家坐一起吧。”

戴戴拉着晓洋看见陈越他们已经被其他的影客隔开了,这才松了一口气。进了影厅,晓洋拿出票来,找到了位置,跟戴戴坐下,兴奋地朝文林和孟晖招手。没想到陈越也和文林孟晖一起朝这边走来,其他人跟在身后。晓洋有些吃惊,看了一眼戴戴。戴戴还在低头整理自己的情绪,没有注意到。

等他们都到了这边,才发现一排没有那么多空座位,坐不下那么多人。

陈越突然说:“你们坐前面吧,我坐后面。”也不等别人回答,自己就跑到戴戴他们后面一排坐了下来,座位正好在戴戴身后。

灯灭了,四周漆黑一片。银幕上开始放例行的广告。戴戴坐在那里僵硬如化石。陈越居然会就坐在她的身后!这种存在感实在太过强烈了。她似乎能感觉到陈越的目光盯着自己的头和侧面的脸。她紧紧抓住晓洋的手,晓洋被她抓得有些疼,侧头低声在她耳边:“瞧你这点出息!小心我哪天当了叛徒……”戴戴咬着下嘴唇,松了手,双手合什,做了一个央求她的手势。晓洋伸手握住了她的手:“看电影!”

电影开始。美丽的罗丝步出车外。快乐的杰克潇洒地玩着**。戴戴拼命想要集中精神看电影,但是,她的每根神经,每个细胞都强烈地感觉到陈越的存在。她甚至能听到坐在后排的陈越的呼吸声,感觉到他的气息从后面吹到自己的腮边。比起电影里的男女主角的对白,传进耳中的却是自己响如擂鼓的心跳,戴戴觉得自己真的要疯了。

银幕上,想要跳海的罗丝听从了杰克的劝告,握住了杰克伸出去的手。等她转过身,想要爬回来时,却被长裙一绊,脚下一滑,差点掉下海去。杰克紧紧抓住悬挂在栏杆外的罗丝的手,坚定的说:“我抓住你了。我不会放手的。”此情此景,一语双关,这句话像吹过星星的风,吹进戴戴情窦初开的心头:“爱原来是这样的。握住他的手,永远不放开……”。戴戴开始被带入这一对生死恋人的命运之中,为他们欢,为他们急,为他们痛。

当小提琴师领着乐师们在甲板上奏着无人聆听的乐曲时,戴戴已经哭成了泪人。她不住地用手抹去脸上的泪珠。文林默默将纸巾放在她的手中,戴戴低头看了一眼,转头对文林一笑,低声说:“谢谢。”她分了一半给晓洋,盯着银幕,继续不断地流着眼泪。

巨船断裂,机灵的杰克拉着罗丝翻到船铉之外,杰克再次说了这句话:“把手给我,把手给我,我抓住你了,我不会放手。”罗丝信任地伸出手。戴戴紧紧地握住自己的手,屏住了呼吸。

大海从人声喧嚣到一片沉寂。只有罗丝,望着晴朗的星空,低声歌唱。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看见了寻人船只的灯光,激动地摇动杰克的手,但杰克却已经不知何时化成了冰人,永远不能再回答她的呼唤。戴戴捂住嘴,拼命压抑自己的哭声。罗丝似乎很快接受了现实,她开始挣扎求生。第一件事就是用劲将手从杰克手中抽了出来。戴戴低呼一声:“不要,不要!”但罗丝不是戴戴,她轻吻了一下杰克的手,便任由至死都紧握她手的杰克沉入冰冷无底的海水之中。杰克曾经如此神采飞扬的脸孔就这样慢慢地沉没在一片黑暗之中,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电影对于戴戴而言到这里已经结束了。因为戴戴完全不能接受这样放开杰克手的罗丝。那是那个无论什么情况下都永远握住罗丝的手,永远不会放弃罗丝的杰克。

走出电影院的女孩子都早已哭得红肿着眼睛。男孩子们眼睛也是红红的。大家站在电影院门口,有些不舍得分开。

黄一萱突然说道:“罗丝真傻,干嘛从小船上跳回到大船上去,杰克那么聪明,一个人反而能逃生。”

晓洋不服气:“那是因为她太爱杰克了,想跟杰克同生共死。”

黄一萱:“爱?不能现实点?爱他反而害死他?”

晓洋:“什么害死他?谁知道最后只有一块门板?要不是她,杰克早死在船舱里了。”

黄一萱本来就看她不顺眼,立刻尖锐地:“那是之前,后来她都上船了,杰克自己不更容易脱身吗?非要拉着她,最后一个机会让给了她,才会死的。”

晓洋见她语气不好,更加火大:“你懂什么?这就是爱情!都像你这么算计!”

她转身找戴戴做同盟军:“戴戴,你说是不是?”

戴戴意外地摇头:“爱情?我觉得杰克对她是爱情,她对杰克不是的。”

“什么?”晓洋和黄一萱难得意见一致。

戴戴:“如果是爱情,她就会跟杰克一样,永远都不会放手。”

晓洋不同意:“罗丝活着,杰克才能活着。就像最后罗丝说的这个叫杰克的人一直都活在她的心里。连她后来的丈夫都不知道。”

戴戴反问:“这根本是自欺欺人。真的可以心里一直爱一个人,然后跟另一个人谈情说爱,结婚生子吗?”

晓洋被问住,她疑惑地想:“也是,要么忘掉过去,重新开始。要么记住杰克,孤独终老。心里爱着杰克,又跟别人谈情说爱,结婚生子?是真的爱情吗?”

黄一萱嘲讽地:“那你的意思是,罗丝也跟着杰克一起死,才叫爱情?”

“不是一起死,而是……”戴戴一时也想不明白。

陈越突然接话道:“如果是你,你会放手吗?”

也许是从杰克那里得来的勇气,戴戴第一次没有躲闪地正视陈越的眼睛,决绝地说:“不放手。我不会放手。”

陈越看着她笑了:“所以说你不是罗丝,你是戴戴。”

戴戴看着他的笑,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无法思想。

那是戴戴第一次跟陈越面对面地正视对方。而之后的很多年,她不断地梦见掉到海里的人是陈越,每次,戴戴都被自己的哭叫声惊醒:“陈越……陈越……”。而陈越从来没有回答过她的呼唤,只是渐渐消失在茫茫一片黑暗之中,也不知……是海还是夜。

延伸阅读

哥贝早教加盟  http://www.recinmexico.com/uq06.shtml
哥贝早教加盟培训机构商机发展前景如何,如今社会在稳步的攀升和发展,哥贝早教培训机构因

德尔客汉堡加盟  http://www.recinmexico.com/a5bp.shtml
我们的快餐市场是一个有需求的市场,其中的汉堡美食是不能错过的,我们的汉堡店加盟当然是

况珈儿女装加盟  http://www.recinmexico.com/ggse.shtml
深圳况珈儿服饰有限公司是香港况氏集团时尚品牌CLANLINE在大中华区域的全权运营机

麦卡加盟  http://www.recinmexico.com/aiql.shtml
麦卡车身贴膜成功获得各地车身贴膜巨企tac全线产品及技术运营权限,麦卡培训基地也凭借

淑妮加盟  http://www.recinmexico.com/x9bl.shtml
韩国sunnay(淑妮)株式会社成立于1986年10月,总部设在韩国汉城,淑妮生物护

小乐娃加盟  http://www.recinmexico.com/ppc2.shtml
暂无相关详细信息,请直接留言咨询项目官方!暂无相关详细信息,请直接留言咨询项目官方!

奔马辉腾加盟  http://www.recinmexico.com/nbpl.shtml
奔马辉腾玻璃贴膜拥有独立玻璃膜效果设计人员5人,销售人员10余人,施工人员30余人的

呆呆兔加盟  http://www.recinmexico.com/dytz.shtml
呆呆兔毛绒公仔总部是毛绒玩具布偶周边玩具、短毛绒水晶很柔玫瑰绒等面料以及辅料等产品生

温屏、美盾加盟  http://www.recinmexico.com/d2je.shtml
山东温屏节能玻璃有限公司属皇明洁能控股公司,位于中国太阳谷内,占地3000亩,建筑面

TACSYSTEM加盟  http://www.recinmexico.com/gwix.shtml
想了解的可以加我QQ840482341.或者加我微信15915767973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NBA之我是鲁迪盖伊第一章在线阅读

    上古时期,盘古开天辟地,清气上升化为天,浊气下降化为地。因天地太过空旷,盘古有感身化万物,他双眼化作日月,头发变做星辰。身体化作大地河流。最后,他的元神一分为三,化作三清。天地始得,天道出,功德降下。机缘巧合下,盘古的一颗牙齿偶然得到半层功德,早万年化形,提前拜入三清门下。因两人却有师徒缘分,被元始

  • 微粒人生在线阅读第5节

    第五章组织的魔手“叮铃铃…”随着放学的铃声响起来,帝丹国中三年级(初中三年级)的学生们纷纷起身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悠,去踢足球吧!还有佐藤,青木他们也一起去。”新一对悠说道。“好,等我收拾一下吧。”悠回答道,“好了,走吧!”看着悠与新一一起走出教室,小兰不禁说道:“你们的关系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呢!”“

  • 人道之劫在线阅读第一章

    所谓一无所有。是在本有的情况下,忽然发生变故,而后除了这条命之外的身外之物都一清二白了。林言易远远站在马路对面,看着工人把最后一件家具搬上皮卡。一个西装革履的人拿着封条往门上一贴,两条大白纸把所有都封在了里面。他蹲到地上点了一根烟,轻轻呼了出来。住的好好的房子,居然被司法拍卖。林言易把包里的钱点了一

  • 穿成炮灰后我掰弯了反派总裁在线阅读意外之外

    陕州.陕县苏谦初捏了捏手上仅剩的几两银子,看着旁边的包子铺心想:“就这点,没当我到长安的时候就早都饿死了,早知道就把面子甩开,多要一点呢,”苏谦初本想买个包子,快步走向包子铺,但刚踏出第一步就立马缩了回来,摇了摇头,灰头土脸地离开了。“今日好像上官府的三小姐要抛绣球招亲,”“天呐,到底是天下怎么样的

  • 梦在桃源在线阅读第二章

    等云影艰难地再次睁开眼,突然有一种时隔多年的错觉。这个时候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天空中的云彩变换着绚丽的颜色,着实令人心旷神怡。可忽然思及昏迷前,她在古墓中的种种遭遇,顿时没了欣赏这美景的闲情逸致,惊得一个轱辘坐了起来。这动作忽然拉扯到她腿上的伤,疼得她一阵阵钻心。然而,当看到眼前这双穿着绣花布鞋的小

  • 俯首在线阅读第9节

    这日,紫颜去往上院送完了上院师兄弟们的换洗衣物就偷偷跑向了白芙蓉上早课的课院方向,她手里拿了杂役院师兄弟们送与白芙蓉的礼物。白芙蓉被选为前去参加荒王城群英会的弟子也让他们心有荣焉,毕竟白芙蓉是从杂役院走出去的,也曾和大家一起生活过很久。白芙蓉虽然冷性冷脸,可在外面若是遇到杂役弟子受欺负她都是会护着他

  • 修罗之舞之捣乱魔界(求收藏)(7)

    接连几日,小霜柒是把魔界闹得鸡犬不宁,那些魔物魔将的看见小霜柒逃都来不及。封宸眼见如此还是把她当成小女孩,不与她一般见识。“丫头,今天玩够了嘛?”小霜柒正在寻思还有什么好玩的,封宸就出现了。“我正在想还有什么好玩的呢!”她直接回答。“我带你去别处玩玩?”封宸一时兴起便问道。“你魔界到处都长得一样,我

  • 重生之豪门一代在线阅读第7节

    “啊?”黎葵子眨巴眼睛,她爸是要把她丢出家门了吗?“黎叔这不妥!”苏木桂差点在长辈面前拍了桌子。“……”宋寅宏倒是没讲话,不过表情也十分僵硬。“黎先生,我……”黎明学摆摆手,“小官,别叫得这么生分,跟木桂一样叫我‘黎叔’就行了。”“‘粟种’是好,可‘粟种’里也没养过闲人,葵子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更不

  • 午夜命谱在线阅读第6节

    诚然,这一缕元气屁用没有,但却是苏白入道的证明!如今,他真正入道,开始正式修道了!有了这一缕元气,当苏白再次入定坐忘时,效果就完全不一样了!止心随息,气息微弱似无,心念不存,又好像无处不在!定静中,苏白不再浑身发抖的自发动功,反而是体内那一缕元气顺着静脉,游走全身!随着元气游走,苏白只感觉心神无比安

  • 西游:叫我齐天大圣在线阅读第六章

    我打工的奶茶店就开在校门右手边第二家门面,叫作四季奶茶店,店主是一对三十来岁的夫妻,老板话很少,老板娘则刚好相反,为人热情又开朗,虽然两个人性格迥异,但是,却出人意料的和谐,店里的生意特别好,一到放学时间就爆满,除了我之外,店里还有一位长期工作的女生,大概二十来岁的样子,老板他们叫她菊子,她让我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