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柱灭之刃之还未分别已思念

作者:吕轻侯 来源:晋江文学城

“啊!”

武裎冉尖叫一声,就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她摸了摸额头,上面竟然起了一层薄汗。

这已经是今夜第几次从能用惊醒,她也已经记不清了。

自从白天见了那姑娘之后,入夜以来,那张孤寂绝望尤带着泪痕的小脸就不断的出现在她的梦中,更为奇怪的是,每次那张面容一闪而过之后,她就梦见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高处向下看,那之后就是快速的坠落。

像是从高空失足跌落,那种速度,快的惊心,每次都能让她从梦中惊醒。

“公子?可是出了什么事?”大侍女瑶琴在门外轻声细语的问道。

武裎冉擦了擦头上的汗渍,却是再没了睡意。“来人,打热水来,我要沐浴更衣。”

公子不像其他皇子那般高高在上,对着她们这些下人也总是“我,我”的自称,虽然瑶琴听后心中一阵感动,可她毕竟是宫中女官出身,还是不免出言道:“是,公子。您虽体恤奴婢们,可是以后还是莫要再自称我了,被人听后难免有损皇家威严。”

“嗯。”武裎冉心不在焉的应称了一句,也并未在意。她现在脑子里,想的全是白天那个万家姑娘,难道她是对自己下了什么蛊毒吗?当真可恨。

武程冉沐浴更衣之后,穿着黑色鎏金祥云黑袍坐在书桌旁,点着一盏昏黄的小灯,翻看着一本民间志怪话本,书中说苗疆有一种蛊毒种在人身上,便让人对种蛊之人神魂颠倒,日思夜想,夜不能寐,难道是真的?

“可恶!”武程冉突然从木椅上站起,右手握成拳头重重敲在木桌上,木桌上放置的一应文房四宝皆是从书桌上滚落下来,声音如此之大,守在门外的瑶琴顾不得礼数,推门而入。今夜的公子实在是太过反常,令她有些担忧。

“公子,怎么了?”

“滚,谁让你进来的。”

瑶琴一愣,公子从不曾对她说过如此重话,毕竟她是元太妃赏赐给公子的,公子一向敬重太妃,便也对她高看了一些。瑶琴立即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公子,息怒,是瑶琴逾越了。”

武裎冉看了一眼瑶琴,乍看之下,吃了一惊,瑶琴已是满头鲜血,赶忙走过去,扶起瑶琴道,“瑶姐姐,你快别磕了,刚才是我心情不好,迁怒起了。”

瑶琴却不这么认为,她从小就在宫廷长大,后来到年龄了就被分给了那时还是贵妃的元太妃,元太妃注重宫廷礼仪,她自是从小便谨遵尊卑本分,从不曾逾越。“不不不,主子您责罚奴婢,向来都只是奴婢的过分,哪能让公子您认错。您若是再这么说,瑶琴便只能磕头以死谢罪了。”

武裎冉刚才也不知怎么的,实在是心情烦躁,这下被瑶琴一弄,更加烦闷了。瑶琴什么都好,只是太守规矩了,以前在冷宫的时候就是如此,宁愿一个人挨饿受冻都不肯与她同食一桌,同榻而眠,明明都饿的只剩一层皮包骨了,冻的全身冻疮。

固执的人向来如此,武裎冉摆了摆手,也就不再管她了。

瑶琴默默的跪在地上为武裎冉捡起地上散落的毛笔烟台纸张,武裎冉觉得有些意兴阑珊。她们同甘共苦,一道从冷宫走过来,可她却始终与瑶琴亲近不起来。

看着那跳动的火苗,那张小脸又重新出现,武裎冉轻叹一口气,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瑶琴说道:“子不语怪力乱神,什么鬼怪神志,都只是心在作怪。”说着就将那本志怪话本撕了个粉碎。

继而对瑶琴说道:“那万家小姐,如今可在意园。”

瑶琴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武裎冉,现在已经是夜半三更,实在是不知公子为何会提起万家小姐的名字,便低头回道:“按您的吩咐,把她安排在了东窗阁。”

反正也睡不着觉,也许见了本尊,就不会再想那么多了。

万意突然起身道:“别收拾了,陪我……本王到外面转转。”

瑶琴也知道武裎冉今天心情实在是不好,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夜半不游的扫兴话,而是拿了披风跟在武裎冉身后。

武裎冉走了半晌,只觉得这意园实在是大的离谱,怎么也走不到头似的,曲曲折折,路径崎岖,白天还好说,晚上就真的有些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咳了咳,道:“这意园可真大啊。”

瑶琴回道:“是啊,连奴婢都差点迷路呢,真没见过这么大的园子。”见武裎冉对这意园十分好奇,瑶琴便继续说道:“听说这园子原本是万家主送给女儿的生辰礼物,从万家小姐出生时便开始修建,整整耗费了十六年,穷尽天下能工之巧匠。”

“万家小姐?可是今天那姑娘?”武裎冉问道。

“是啊,她是万家的二小姐,名叫万意。这园子也因此而得名。”

说者无意,听着有心。武裎冉惨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右脸,白天那一巴掌可真不冤,这么大一座园子,刚建成就被自己给夺了,怪不得那万小姐那么大的火气。只是那样刻骨铭心的恨意又是从何而来?就仅仅只是为了这座园子?

“那东窗阁在何处?”武裎冉装作漫不经心的随意问道。

瑶琴不疑有他,便低了低头,挑着夜灯快步走到前面领路。

几经周转到了一处朱漆木门之外,瑶琴准备上去轻扣门栓,武裎冉去挥了挥手,“夜深了,你先回去睡吧,我再转会儿。”说着不等瑶琴反应,便抢先抬腿离了那院落。

瑶琴自知武裎冉看起来宽和可骨子里却异常执拗,一旦决定的事便不容其他人多加干预,虽然心中有些担忧,可她毕竟只是一个下人,下人就要紧守自己的本分,对于主子命令只能唯命是从,不敢多加顶撞。

于是将手中的披风递过去要给武裎冉披上,武裎冉却推据了,只拿过手中的夜灯,便一个人走在了那寂静无人的深夜中。

瑶琴看了看那紧闭着的院门,不知为何公子到了却不进去,又要离开。

只是默默的摇了摇头,也转身离去了。

武裎冉走了一段路,偷偷瞧了瞧后方,果然已经没人了,瑶琴应该已经走远了吧。武裎冉揉了揉自己的脸颊,总觉得自己故意支开瑶琴的做法有些不地道,可是可是……怎么脸颊越发有些发烫了。

想到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心口也有些微微发烫。

师傅教我武功是为了强身健体,以备不时之需,绝不是为了飞檐走壁偷窥她人的。

我这样做的话,是不是会令师傅她老人家寒心?

不不不,我只是……只是……

只要不被师傅知道就可以了。

今生只做这一次。况且我并没有其他心思,只是看一眼,对,没错。看一眼,便能死心,那些乱七八糟的感觉就都会消失的一干二净。

武裎冉匆匆再次走到东窗阁外,只是这次却是走到了一侧院墙外,将手中的长灯吹灭了烛火,悄悄掩藏在院墙外的竹林里,然后提气运功,借力墙壁的力量,一个反弹转身便落尽了墙内。

万意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是她醒来后,周围就是一片漆黑了,她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叫了两声没人应,便蹑手蹑脚的走出了房门。

这里屋子很多,可每一间屋子都黑漆漆的,她出了门就忘记了自己原来住的是哪间屋子,随意打开一间,里面空荡荡的吹来一阵冷风。万意心里越来越不安,总害怕那么多屋子,说不定打开一间就会从里面冲出一只怪物来。

一个人走在长廊上,这里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只有少许的月光倾泻进来,可那光亮实在太少,不足以照明,她小心翼翼的走着,却觉得这廊道越走越长,似乎永远也没有尽头。忽然听到远处有一阵阵声音传来,万意侧耳倾听,竟像是人的哭声,一阵又一阵。

全身颤抖的厉害,她虽然不信鬼怪,可经历了穿越再到重生,总对这诸天神佛存有一丝敬意。不由得更加加快了脚步,可是那声音却像是尾随她而来,越来越近,隐隐的竟然听到了人的脚步声。

莫名的想起了“一双绣花鞋”的鬼故事,深夜里一双绣花鞋紧紧的跟在人的身后,却只有鞋子,而没有人……

武裎冉脚步刚落地,就见一人急匆匆的向她奔来,本来只想暗中偷窥的,却没想到如此被人抓了个现行,正尴尬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却见那人连看也不看她,一直的掠过她往前跑去,前面可就是院墙了。

不会要撞墙自尽吧。

想不到她竟然是如此贞洁烈女,武裎冉心里吓了一跳,赶紧踮起脚尖追去。

万意不敢睁眼看,可是那脚步声却越来越近,突然撞到了什么东西,她颤颤巍巍的伸出双手摸了摸,下面硬邦邦的,上面软软的……

这是什么东西?

还热热的?

传说中的鬼打墙。

武裎冉现在脸上的表情很奇怪,万意摸了她的肚子,又摸了她的胸,因为刚刚沐浴更衣过,她只披了见黑袍,里面并没有穿多少,不像百日里,里三层外三层,十分华贵。万意的小手抵在她身上的时候,她只觉得痒痒的。

下一刻,就变得惊慌失措,本想着太黑的缘故,她可并未束胸啊。

延伸阅读

玛斯米亚加盟  http://www.4seasonstanningco.com/njbj.shtml
玛斯米亚时装(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Maxmiya)系台湾独资企业,注册资本200

七度加盟  http://www.4seasonstanningco.com/nyzr.shtml
企业简介深圳市七度银匠世家实业有限公司深圳市七度银匠世家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

利可秀珠宝加盟  http://www.4seasonstanningco.com/skrn.shtml
上海利可秀珠宝位于丽水路81号,西靠上海人民广场,与城隍庙商业旅游圈相映成辉,向西步

仕昂加盟  http://www.4seasonstanningco.com/xydu.shtml
仕昂车载导航精英汇集,技术力量雄厚,拥有各种出众生产,试验,测试设备和独立的产品研发

少林禅茶加盟  http://www.4seasonstanningco.com/g0qf.shtml
企业简介:北京少室阳光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是与国内外佛教寺院河南嵩山少林寺授权经营少林系

天风饰品加盟  http://www.4seasonstanningco.com/b0po.shtml
天风饰品加盟详情义乌天风饰品有限公司营项目:饰品批发。15027,15027,652

优娜加盟  http://www.4seasonstanningco.com/dsdu.shtml
优娜家用纺织品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诚信、实力和产品质量获得业界的认可。欢迎

品家楼梯加盟  http://www.4seasonstanningco.com/gu1w.shtml
上海品家楼梯有限公司始创于一九九八年,座落于上海莘庄工业区。拥有数千坪面积标准厂房,

艾比斯母婴用品加盟  http://www.4seasonstanningco.com/saar.shtml
艾比斯母婴用品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深圳市艾比斯化妆品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从事婴幼儿及孕妇

成净高科加盟  http://www.4seasonstanningco.com/nfn.shtml
高科净化设备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空气过滤器生产商专业生产空气过滤器、高效空气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甘负如来不负卿之墓室的死尸(2)

    紧张的气氛在耳室蔓延开来。只感觉就连吸入的空气都有些冰冷了,后背如冰冷汗直冒。“你们两个跟紧我,放机灵点,总感觉不对劲。”林子、啊飞各应一声。天佑从包里面拿出防爆野外照明灯和有害气体分析仪,在这个紧张的气氛中,手电已经满足不了自己的害怕心理了。虽然照明灯很是明亮了,但是在这如此空旷的墓室里还是显得不

  • 重生之妖妃你中计了gl在线阅读第4节

    时间过的很快,叶云在自己的家里带了一段时间,准确的说应该是在自己母亲肚子里待了一段时间,还是胎儿的叶云百无聊赖的等着系统的加载,好不容易终于等到了系统初始化完成,叶云的意识被抽离到一个独立的空间类似于主灵空间的样子,看下一下自身,叶云发现自己居然又变成了二十多岁的模样,叶云想到,虽然自己穿越了,但灵

  • 网游之乱世豪杰在线阅读第8章

    本来陈善明他们都以为,枪法上面何晨光绝对能稳压温国栋呢。没想到,最后的结果竟然是完败。其实温国栋本身的枪法并没有这么好,他之所以打的这么准当然是有原因的。原因就在于他的三勾玉写轮眼,有了这个写轮眼,他就可以自动锁定目标。用**里上挂的术语就是自瞄,他的写轮眼可以自动锁定目标。也因此,他才打的这么准。

  • 正派公主爱上熙少爷亵渎真人NPC

    每个假期的时候,学校里都会腾出一幢宿舍楼给申请假期住校的学生暂时居住,很幸运的,雷动他们几个住的这幢宿舍楼被学校选中,所以他们就不用再般出去,还有一点让几人兴奋的是,放假期间学校不会断电也不断网,要不然就不止蛋疼了,估计连咪咪也会疼。当雷动回到宿舍听到这个令人兴奋的消息时,车祸压抑在心头的阴影才稍有

  • 花千骨-宠师狂徒之嫂子

    林振刚接了雨衣,正在这时,忽然有人横出一手,一把抓过林振手里的雨衣,直接仍到地上的泥水里面去了!众人皆是一惊,连付晖都为这戏剧性的变化,错愕的半张着嘴,抬起头来看看这人是谁?!林振和林荫看到来人,不约而同的喊道:“妈妈!”来人正是林振和林荫的妈妈黄秋菊。付晖第一次见到黄秋菊,不由得仔细打量着黄秋菊的

  • 综漫之关于被世界宠爱的穿越者若干事在线阅读第六章

    【呜呜(┯_┯),小红你说她是不是没有拿我当朋友啊?为什么她走了都不给我说一声!!!】在从和华锦住在一个小院里的外门弟子那边打听到华锦早上天刚亮的时候就已经收拾好东西下山去完成试炼任务之后,慕南星沮丧的离开了。她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越想心里越不舒服。华锦这个大渣女!【宿主不必太伤心,可能她是不想连累

  • 陈情令之你看不见第5章在线阅读

    “爷爷!”看到自家老爷子来了,林寒瞬间走到他面前,一本正经的称呼起来。“乖孙子,让爷爷看看!”林天龙看到自己唯一的亲孙子来了,原本怒气腾腾的表情,瞬间变得十分可爱可亲,对于他来说,这辈子什么事情都经历过,尤其是活到了他这个年纪,基本上属于那种无欲无求,唯独这个孙子,他可是看的最重的,谁敢欺负他孙子,

  • 我五行缺你在线阅读第9节

    站在孤舟似的平台上,凝裳害怕的躲到了紫缘怀里,紫缘慈祥的安慰着。“前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四周突然黑了?”慕天一震惊而不安的问道。“其实我也不明白,四百多年里都平安无事,只是在最近才会偶尔变成这样,没事,过一会儿就好了!”紫缘笑着安慰道。时间流逝,黑暗仍旧没有消退,九道最为璀璨的星光忽然慢慢变黑

  • 娇宠(清穿)在线阅读回忆初恋

    洛景明牵着安宓,来到一个很炫酷的机车面前,然后递给她一个头盔。“川崎H2r。”安宓几乎没忍住脱口而出,怎么这个世界的时间线这么快?她记得穿书前她都还只是提前交了预购金而已。机车黑而亮,马力十足,更重要的是,那股咆哮声很有力,很猖狂,机车造型也很符合她的审美,尤其是那水波状的绿纹珍珠漆。她这时候才想起

  • 小娘子受宠日常在线阅读第一节

    九州崩塌,地狱毁灭,邪灵尽出。人间成为了炼狱。白骨堆积,人死无数……邪灵没有了转世的机会,轮回通道关闭,人间再无活着的婴童出生。有的,只有死婴。他们的出生,就是为了等待有着前世记忆的邪灵来夺舍他们的身体。然后,存活下来。……千年后。卧龙山。山路崎岖,林荫闭日。“妹妹,这里的路不好走,你可要小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