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长漂泊第十章

作者:归阙 来源:晋江文学城

王守仁见弟弟居然这么快就走了,有些傻眼。

他摸着自己饿得咕咕叫的肚子,有些不满意,气道,“娘,你看小五,咱们天不亮就赶马车过来,走了两三个小时才到这儿,连我们有没有吃饭他都没问。”

钱淑兰叹了口气,这个凤凰男还在和原身怄气呢。他倒是不难改造,有句老话说得好,有爱才有恨。

只要她解开王守智对她的‘误解’,说不定就能让孝心值上升。

可关键是,李彩英是个大麻烦。

按照原身的记忆和王守智的支言片语,钱淑兰觉得那就是个孔雀女,高傲得不行。而且,这两口子似乎是出现问题了。

她待在这里,恐怕还会介入他们的婚姻问题。到时候,她帮谁都不好,但是不管,似乎更不合适。

钱淑兰揉了搂额头,伤口似乎在结痂了,一直痒痒的,总想挠一下,但她又不能真的把伤口挠破,只能揉伤口旁边的地方,好缓解一下痒意。

她朝王守仁笑道,“没事,娘带你到附近吃大餐。”

王守仁还没在城里吃过饭呢,听到他娘说要带他吃饭,立刻高兴起来。

钱淑兰拿着王守智给的钥匙,带着王守仁出了门。

至于马车就锁在门口,王守仁给它喂了几把草料,它吃得很香甜。

两人刚出了家属区就闻到一股香味,两人顺着香味往右拐,不一会儿就看到一家饭店。这家饭店是属于公私合营的。

解放后,一些出身贫寒的手艺人开的铺子,被国家归拢到一块,盈利按“四马分肥”原则分配。“四马分肥”就是说:国家税金约为30%,企业公积金余额为10%~30%,职工福利奖金约为5%~15%,股东红利、董事、经理、厂长的酬金约为25%。

不过,这种公私合营的形式,到了文|革时期,就会转变为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也就是这店是公家的。到时候,这些手艺人不会有分红,只能拿些死工资。

钱淑兰曾经也在小饭店打过工,也知道这些小店的利润其实还是不错。

这饭店从外面瞧着特别不起眼,木制的门面上用红油漆刷着“红旗饭店”四个大字,门前土灶上架着个油锅,旁边铁架子上竖着一根根炸得金黄的油条,旁边一个土灶上架着好几层的蒸笼,最上面一层是包子,正冒着热气。

菜香不怕巷子深,说得就是这家。不大的门铺前挤得里三层外三层,许多赶着上班的人拿着钱和票一叠声地喊着。

一个十五来岁的小伙计正在给客人拿东西收钱,那老板站旁边一个劲儿地喊“排队,不许挤!”

钱淑兰和王守仁不赶时间,倒也没往里面挤,不到五分钟,时间指到八点,刚刚还喧闹的饭店立刻寂静下来。那些来不及买早餐的人,全都急急忙忙跑了。

两人赶紧走过去。

老板见他们穿的朴素,想来他们应该是乡下人,便笑着问,“咱这饭店是要粮票人的,二位有吗?”

他的态度很友好,跟刚才凶巴巴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钱淑兰愣了一下,王守仁却是尴尬得脸都红了。

钱淑兰回过神来,刚想问,粮食怎么抵粮票的,就听那老板下巴一抬,往对面的小巷子里指了一下,“那边是倒卖粮票的,二位可以去买一点,应应急。”

钱淑兰心下一喜,这是黄牛吗?当下也不准备用粮食换粮票了。

钱淑兰这次没有让王守仁出头,让他在饭店里等,自己顺着刚刚老板手指的方向,进了对面的小巷子。

刚进去就看到一个大约二十来岁的年轻男人,长得消瘦,颧骨突出,一副营养不良的架势,他的头发乱七八糟,两眼无神,倚在墙边一边用脑袋磕墙,嘴里一边数着数。

钱淑兰在心里暗暗琢磨应该不是这人吧,这人似乎有点傻的样子,她小心越过他,伸着脖子往里探了一探,这条狭窄的小巷子里只有他一人。

“老奶奶,您是想要粮票吗?”

钱淑兰心里一突,定定朝他看去,刚才还两眼无神的小伙子仿佛变了个人似的,双眼冒着精光,犀利地眼神直直往她脸上扫,钱淑兰在心里暗赞一声,好演技!

她从来没有看过哪位演员能把演技演到炉火纯青的地步的,这人简直是屈才了。

钱淑兰收回视线,立刻道,“对,对,我要粮票。多少钱一斤?”

“一毛钱一斤。”

钱淑兰心里一突,这么贵?她试探着问,“现在供销社一斤大米多少钱?”

小伙子不明白她问这话什么意思,但还是老实答了,“一毛四”

钱淑兰点了下头,“你手里有多少粮票?我都要了。”

小伙子惊讶了一下,见老太太神情很严肃,似乎是认真的,心里忍不住雀跃起来。

而后,飞快从自己上衣兜里,裤子兜里,袖子里,鞋子里,裤腿里,身上能藏东西的地方,全被他翻了个遍。

然后,把所有粮票全都叠整齐,数了一遍,一共有五十三斤。

等钱淑兰付了五块三毛钱之后,小伙子才把粮票往她手里塞。

交易完成之后,钱淑兰便向他打探,“小伙子,你知道黑市在哪吗?”

小伙子见这老太太似乎挺有钱,也有心交好她,“在成安街那边。早上五点,别起晚了。”

钱淑兰点点头。

回到饭店的时候,钱淑兰点了三屉小笼包,两碗胡辣汤,两根油条。

价钱也不便宜,四毛钱!

时下无论是国营还是公私合营的饭店,跟菜肉沾边的都不收粮票,唯独两根油条收了一两粮票。

钱淑兰点一样东西,王守仁就吞一次口水,把他缠得口水都快流下了。等服务员走了,他才反应过来,“娘,一顿饭就吃这么多,太贵了吧?”他是个勤劳节俭的农村汉子,还从来没吃过这么丰盛呢,馋过之后,就担心太浪费了。

钱淑兰用那双混沌的双眼慈爱的看着他,“今天你起了大早,拉着娘赶了好几个小时的马车,太辛苦了。娘怕你身子亏,特意给你补补。”

这话说得王守仁直想落泪,也把那孝心值从9分涨到10分。

钱淑兰激动得不行,她拍了拍胸口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她终于刷满一项了,虽然只涨了两分,可也是一项壮举有木有。

等菜上来的时候,王守仁也顾不上感动,拿着筷子就开始大快朵颐。

钱淑兰虽然是个老太太,可她年纪还算轻,只有52岁,牙口也不错,油条也能吃下去。

两人吃得满嘴是油。

包子没吃完,还剩下好几个,钱淑兰直接从垮包里(其实是空间里)拿了一个铝制饭盒,把剩下的小笼包全装了进去。

数了数,感觉不够家里孩子分的,又向老板再要了一笼,装了起来。

叮嘱王守仁,“家里几个孩子都瘦得不**样了,这些包子是留给孩子们的,人人都有份。你记得要公平分给他们。”

王守仁立刻答应下来。虽然他更疼自己的孩子,可其他孩子也是他侄女,再加上平时侄女吃得很差,脸色蜡黄,他看了也于心不忍。

现在能改善一下伙食,他也不能太自私。何况,他娘还是最心疼他,刚才那三屉小笼包子,他吃了两笼。他娘一个劲儿地催他多吃。

吃完饭后,王守仁就赶着马车回去了,钱淑兰怕他记不住路,又重复了一遍路给他听。

还不放心地叮嘱了好几次,王守仁都一一记下。

送完人,往回走的时候,钱淑兰开始问路人附近哪儿有粮油店。

原身从来没有来过县城,所以,她不知道粮食在哪买,只能问老板。

好在路人挺热心,帮她指了路。

钱淑兰到达粮店的时候,把剩下的粮票全买了。

她手里的这堆粮票居然全是细粮,所以她买得是每斤一毛一的细粮--白面。她没有买那种级别高的富强粉,毕竟那价格太高,她们家吃不起。

等她拎着半袋面粉从粮店出来的时候,她找了个背静处把白面全放进空间里去。

回到家的时候,她坐在沙发上狂喊系统。

她迫切想要看到金币增加,等系统把商城界面打开,看到20已经变成30,钱淑兰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她又刷了一下自己发布的求购信息,比较悲剧,已经被压到二十页之后了。

她也没兴奋往下翻。

她反思一下,是不是应该买个广告位,毕竟靠她手里这点钱,要想让一家老小度过灾荒恐怕有点困难。

最后,钱淑兰还是一狠心决定买了,只是买的时候,还是不忘碎碎念,这商城简直坑人,第一个坑位居然要十五个金币,它怎么不去抢啊。

系统似乎屏蔽了她的碎碎念,一直没有说话,好在钱淑兰也就是发发牢骚。

她一咬牙,买了个中间位置,却要10个金币。

发出去之后,钱淑兰在等人来接她的单,但这些人似乎都忙着修仙打怪,愣是没人理她。

钱淑兰有些丧气,直接把商城关闭。

延伸阅读

高盛丝绸礼品加盟  http://www.therackstar.com/svjy.shtml
杭州高盛文化经营有限公司是驰名中外的国礼制造商,(公司旗下三大品牌:九盛中元,湖畔丝

凌之翼内衣加盟  http://www.therackstar.com/6cuw.shtml
企业介绍凌之翼贸易有限公司作为外贸原单内衣界具开拓性的领跑者,拥有良好的企业形象及商

盛大荣邦加盟  http://www.therackstar.com/ain7.shtml
盛大荣邦不锈钢材料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我们厂主要生产加工201不锈钢弹簧线,好2

华胜豆腐机加盟  http://www.therackstar.com/6ez8.shtml
人的一生,离不开豆腐,不管生孩、婚嫁丧娶,中国都有宴客的习惯,豆腐就成为餐桌上一道美

尤纳斯皮具加盟  http://www.therackstar.com/spdz.shtml
尤纳斯皮具加盟_公司简介尤纳斯座落在全国最大的皮具生产基地石家庄,是集设计、生产、营

高美堂夏尔加盟  http://www.therackstar.com/p5bj.shtml
高美堂洗发乳创办人本着三十几年美容护肤的经营理念,投资化妆品市场的开发,秉持着先前I

博赛尔干洗加盟  http://www.therackstar.com/iat.shtml
博赛尔干洗隶属于上海力涤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上海力涤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是法国博赛尔洗涤连

尊邦豪门加盟  http://www.therackstar.com/ds3u.shtml
尊邦豪门铝合金门是一家生产铝合金浴室门、阳台门及吊趟门系列的企业。产品采用意大利进口

百亮超市加盟  http://www.therackstar.com/35p.shtml
百亮超市倡导“超值生活,超值回馈”的经营理念,细化商品分类,全心全意向中国消费者提供

富兰迪欧卫浴加盟  http://www.therackstar.com/t4i.shtml
玉环梵欧洁具有限公司是从事卫浴五金挂件的制造商,公司创建于1997年,坐落在享有“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进争在线阅读第7节

    “呦,这不是秦风吗?”秦风抬头,就看到了一个虎背熊腰的人正站在自己面前。“李兵。”秦风低沉着声音回了一句,算是打了招呼。“秦风,你这是第二年来测试了吧?你说你都这样了,还费什么劲,武者测试不是实战强就可以的,第一道体侧你都过不了,是不会到实战测试的!”秦风皱眉。这个李兵说话听起来好像是劝诫,其实处处

  • 无处惹尘埃在线阅读至尊九秘,斗之战诀【跪求鲜花】

    秦阳此时自然不知道华蓉皇后已经再次生出毒计,将要请出恐怖人物对付他。就算知道,他也不会在意。他可是万古至尊体,潜力无穷,将来必定成就无限,镇压当世一切。况且他还是身怀系统的男人,一切阴谋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不过是土鸡瓦狗。如今他正在藏经阁之中,毫无疑问,他此刻正是在“面壁思过”。藏经阁不愧为赤阳皇朝

  • 赘婿修真在都市在线阅读第9章

    Hao123已经是创办了好几天了,由于简洁的页面和收录了网民经常要用的各大站点,提供最简单便捷的网上导航服务,自创立之日起来到这里的朋友快速找到自已需要的网站,而不用去记太多复杂的网址,所以网站的知名度也渐渐的在网民中间传开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起Hao123。相对以前来说,孙浩天每天要工作的时间

  • 我的相公辣眼睛第7章在线阅读

    听说过中国有句古话吗?叫置之死地而后生。老子说出来头,不信你还敢厚脸皮赖着我!虽然换作是其他富家子弟的话肯定是直接上报给家族,让上头的人来整他,不过!谁让她是青婉池呢?想要看透一个人很简单,关键是你有没有掌握正确的方程式。青婉池的脸骤然凝固了。“怎么?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夜中天讥笑。“你想接近我?

  • 特种兵:不要怂就是刚缘起春徽芳菲乱,平澜一曲梦南柯

    民国年间,那是我第一次听见他唱戏,也是我们孽缘的开始。“哎,醒醒!还睡呐!这都快响午啦!”梁源迷迷糊糊地感觉有人在推她,于是下一秒蒙脸上的头巾被扯开,刺眼的阳光直接扎到她眼上。她吓得一个激灵,赶紧坐起来,差点滚到地上。钟新联捂脸……“钟哥?你昨知道我在这儿?”梁源看到是他松了口气伸个懒腰,把头巾收起

  • 焦糖拿铁珈蓝山脉上的人们

    珈蓝山脉,司空宅邸,2015年11月10日,那是一座犹如城堡的住宅,尽管它没有真正的城堡那么雄伟壮丽,没有真正的城堡那样高不可攀。但是,在这样的深山之中能够建起这样一座房屋,不禁让一些建筑师都为之汗颜。透过住宅的一道玻璃窗,来到一间还算宽敞的屋子。屋内的少女在床上静静地侧卧着,没有丝毫要苏醒的迹象。

  • 终极系列之恶魔在线阅读第二节

    根据日程表,第二天是清北两校节目选拔的日子。段哲早早地来了,坐在位置上,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桌上的圆珠笔。过来审核的人,就四个,清北的两个文艺部部长和两个主席。苏洋又要迟到了。迟到的主席,当个什么主席?。段哲心里默默地给苏洋记上一笔。心平气和,心平气和,心平气和。段哲深吸一口气。“主席咋还没来啊?”旁边

  • 他们都叫我老祖宗旗木朔茂

    东神耀没有想到只是在苦无考核的时候获得了第一名,就开启了成长功能。开启成长功能后,东神耀获得了一个任务,在手里剑考核之中获得第一名。这对于东神耀来说并不难,虽然他也只是刚刚学习手里剑的使用,但是毕竟身体素质在那里呢。获得任务的第三天,吉田进行手里剑的考核,没有丝毫悬念的,东神耀获得了第一名。而就在吉

  • 夜王纪在线阅读第四章

    “接下来我们有请王先生再次走上舞台。”主持人把话筒递给了王晨。“谢谢大家对我作品的喜爱,我只是个新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会多多向优秀的千倍学习,今后为大家提供更优秀的作品。”“这是我的第一本书,我想把它送给一个人。”王晨的话一出,所有人都激动起来。看王晨的才华以后一定会有一番大作为,而他手上的这本

  • 兵王的退休生活第二章初战黄巾

    寇仲等人招兵卖马后没过多久,人报黄巾贼将程远志统兵五万来犯涿郡。黄巾来犯的消息,在涿郡引起一片慌乱,郡太守刘焉慌忙欲逃,郡校尉邹靖上前制止:“太守张榜募集四方乡勇后,多有民间豪强聚乡勇练习,以图保家园。我听说城外十里的桃庄有大户张飞兄弟四人,聚有千余人,日夜操练。可即刻招他们前来,率乡勇迎战黄巾,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