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圣斗士]初代黄金养成记之第八章(8)

作者:燕禹青叶 来源:晋江文学城

聊着聊着,郑西铭就发现自己电话被挂了,他还冲着话筒掏心掏肺的坦白争取宽大处理呢,那边就嘟嘟嘟提示人没了。

“你怎么过来了,”渝雪松说,“前面有事……”

这时候正好有同事搬东西要过道,他侧身给让了让位置。

陆宜南则抢一步上来,抱过同事手里的箱子,“我来我来,我来帮忙的,搬哪去?”

同事虽然莫名其妙,不知道这孩子打哪冒出来的,不过还是大受感动,认为这届师弟真不错。

“就放外面就诊点,村子里的人会过来拿。”

“好嘞,”陆宜南抱着箱子,冲人一点头,顺便回答了他亲亲师兄的提问,“渝师兄,我过来看看有什么要帮忙的。”

他朝渝雪松眨巴眼,“我可懂事了,如果师兄也有什么要帮忙的,我一定随叫随到。”

渝雪松:“……”

他刚要说什么,陆宜南就潇洒的往外走了,阳光和穿林风落在他肩头,他肩宽腿长,倒不像抱着药箱,像是扛着战旗才刚攻城拔地打胜了仗的少年将军,得意极了。

渝雪松哑然失笑。

自信满满的人才知进退,小师弟肯定是没打过败仗的。

傍晚时分,天气渐渐凉下来,在城里还折磨人的日头,到了此时此地,就温柔起来,在远处群山上勾勒出绵延的金边,也在忙碌的医生、医学生眼睛里投射出金色的光点。

“大家今天辛苦了,”渝雪松从红伞下出来,送走了一位刚抽了血的大爷。

大爷由孙媳妇搀着走了,佝偻的身形渐渐远去,同时,光顾义诊点的乡亲们也都差不多回去做饭了,四处炊烟袅袅,小孩赶着河里的鸭群上岸回家。

大家都在收拾东西,结束了一天的任务,相互调侃着终于可以去农家乐打**了。

可惜有那么几个人的任务还没有完。

渝雪松等人在交接了工作以后,从抽屉底发现一叠检查报告,看日期还是上个月月末送去H医科大附属医院检查的报告,估计被忙忘了,压了箱底,迟迟没有给就诊人,义诊的流程其实也不如医院规范,于是稀里糊涂的也没人来领。

他们和乡里的干部一块,把这几个人的信息找了出来,想办法通知人过来领。来倒是来了几个,可剩下几个怎么也联系不上,听村里说家里没装固话,老人家又不会用智能手机,得上门去找,那样能找到。

渝雪松也不好让人村干部自己去送,送了还又让病人跑过来问这单子是什么情况,于是干脆分了几个人,分头由村委会的人带着,晚上去送单子去。

晚饭后,几个人各自上了路。

多亏新农村建设搞得好,家家户户门口都通了路,就当是饭后在乡村散散步,也挺惬意的。

渝雪松在前面走,陆宜南在后面跟着。

他嘴里叼根草,身后跟一憨厚活泼的大黄狗,这大黄自来熟,不知道怎么就跟上了小陆同学。

小陆同学也自来熟,不知道怎么就认定了师兄“需要我的帮忙”,跟上了师兄的步伐。

两人在乡道上边走边聊,时不时掺进一声大黄的汪汪汪,别有意趣。

“我爸老说,等他老了,就到乡下建个房子,自己养鸡种菜,”陆宜南说,“这么一看,还有点意思。”

“就是网不好,”他补充。

“一两个礼拜可以,呆久了就不行了,”渝雪松说,“山那边是垃圾填埋场,市里的垃圾都在那边,虽然都严格选址符合标准了,但不知道呆久了会有什么影响,再说了,常有一帮瘾君子和欢场客来这些地方潇洒,躲开监察——差点忘了,还有通缉犯。”

陆宜南:“????”

只见渝雪松唇角微微翘起,颇为怀念道:“我像你这么大,可能还小几岁的时候,经常和一群朋友上这条盘山公路赛车。”

陆宜南的脸上基本上是崩开了一条名叫‘人不可貌相’的大裂谷。

“……师兄还赛车?”他问。

渝雪松看着他笑。

又是看小朋友的神情。

“几岁的时候?”陆宜南忽然来了兴趣,“成年了吗?”

“成年边缘,”渝雪松低头想了想,“高中吧。”

陆宜南愣了半响,忽然笑起来,像发现了什么特有意思的事情一样。

“怎么了?”渝雪松问,“笑什么?”

陆宜南说:“我觉得你特像我哥,你们要是认识一定能一见如故。”

“哦?”

“我哥呢,每天上班穿衬衫都会把最上头两颗扣子扣紧,你和他说一百句话他回你一句,但其实以前他上高中的时候穿破洞牛仔裤,还开一摩托车停在学校外面,全家只有我知道他真面目——因为他不把我放在眼里。”

渝雪松一听也乐了,这人听着还真和他以前是一个风格的。

陆宜南还没说完呢,“我们家呢,我爸妈掌握生杀大权,我哥就在他们面前装模作样。爸妈让他负责我的功课,他不想搭理我,但又得让爸妈觉得他对我特好,于是他就随便打发别的同学来教我,又或者给我发红包让我自己请家教去,还说不喜欢和蠢货浪费时间,你说可气不可气。”

他作势捂胸,表明自己痛心疾首。

渝雪松没忍住,笑出了声,这哥俩太有意思了,像这样打打闹闹长大,肯定热闹。

两人说说笑笑来到村户家门口。

一直跟着陆宜南的大黄狗咬着他裤脚往另一边走,他干脆就在外边和狗玩,让师兄自己进去了。

大黄狗拽着他到旁边一大树下面,前后爪子并用的刨啊刨——刨出两根大骨头。

陆宜南看着自己脚底下裹了泥土的一根大骨头,哭笑不得。

大黄狗舔着爪子坐在一边,时不时悄悄瞥他一眼,骄矜的等着新朋友表示感谢。

陆宜南一直就喜欢狗,他养的一条金毛去年寿终正寝,之后一直没找新宠,这时候在山里碰上条田园犬,倒觉得特别喜欢、特别对胃口。

陆宜南蹲下来揉它脑袋,挠他脖子,“大黄同志,你家在哪?我把你带回城里吃香的喝辣的行不行?”

“汪——”

“嗯?汪一声就是行了!”陆宜南站起来,一指路,“走着,带我上你家去。”

“汪?”

一人一狗,面面相觑。

两双圆溜溜的眼睛对望着。

半响,大黄狗突然嚎了一声,往身后飞速扑了过去,尾巴摇的特别欢。

陆宜南扭过脸,看见了一个黑脸汉子,一手提着砍刀,一手倒提一只认不出品种的野生动物,估计是刚从山上打的野味。

那人又警惕又好奇的看了这个陌生的白净男孩几眼,大黄狗围着他脚下打转,他不耐烦的往狗腿上踹了一脚,狗嗷呜一声退后了几步,然而还是眼巴巴的看着他。

“别叫了!”汉子不耐烦的吼。

看样子这就是大黄狗的主人了。

陆宜南上前一步,非常亲切友好的打招呼:“大哥,我是义诊的志愿者,你们家狗真机灵,讨人喜欢。”

男人没回话,上下看他几眼,面色阴沉的冷哼了一声。

“走,”他又踹了狗一下,接着就扭过脸走了。

大黄狗一边跟上,一边又不住回头看陆宜南,依依不舍。

陆宜南:“……???”

我怎么你了?这么凶的吗??

直到进屋去找渝雪松,陆宜南都一直是满脑袋问号的状态。

门敞开着,渝雪松坐在一把竹椅上,主人家给他端了茶,茶梗飘在水杯上,他放到了一边。

他拿过来的检查结果是这家男人的,人家一家刚吃完饭,都围着渝雪松问这问那。

陆宜南进去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坐这里坐这里,”主人家给他也让了个椅子,让他坐下来,给他端了茶水。

“谢谢,”陆宜南赶紧接过道谢。

“……情况就是这样,具体的治疗方法和一些别的问题我也回答不了,我也只是转达骨科同事的意见。我们建议最好是入院观察一段时间,至于癌细胞扩散程度,只能在手术过程中才能得知,现在看不仔细。”

骨癌?

陆宜南竖起了耳朵,医学生的学习之心上了线。

他注意到,屋角有个轮椅,是经常用的样子,而屋内一家四口人面色犹豫,迟迟未正面谈及病情。

这家人沉默良久。

“那我们就先走了,”渝雪松站起来,客客气气道,“多谢招待。”

陆宜南一抬头,这就走了?

渝雪松向他点点头,示意离开。

主人家也没留客,说了几句感谢的客套话就送他们出来。

“哎,等会儿,”陆宜南喊停,回头问送客的中年男人。

“大哥,我想打听一下,村里头有没有一个……很黑,这么大块头,寸头,养一条大黄狗的?”

中年男人正想着呢,他女儿便从后边冒出头来,快言快语道:“他说的是曹俊!”

男人一愣,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哎!”

“认识呀?”陆宜南赶忙接着问,“是这样,我还挺喜欢他养的那条狗的,您知道他们家什么情况吗,我要是想买下那条狗,合适吗?”

渝雪松侧目,就这么一会儿,他还和一条狗结下了要拐回家的情谊?

男人大笑道:“买什么,走,我去你牵过来!”

诶?

女孩说:“什么你就牵过来,曹俊能让你牵吗”

男人粗声粗气道:“怎么不让了?他老子牵条狗还要他点头?”

陆宜南笑着说:“原来你们是一家人,真是巧。”

“切,”女孩白眼,“谁和他一家人,还嫌不丢人。”

“多久的事了,别说了,”母亲赶紧制止他们,“穆忠,你去送两位医生,狗的事晚上我去问问俊俊。”

陆宜南一听,狗的事还能引起他们家庭纠纷,马上就后悔提这事了,“那个,阿姨,要是不方便就算了,我就是问问,没想麻烦你们。”

“不麻烦不麻烦,你们帮了我们这么大忙,应该的,”女人在衣服上擦擦手,提了个红色塑料袋出来,“我们乡下也拿不出什么好东西来招待你们,这是我们家自己做的腊肠,猪都是吃草的,不吃饲料的。”

这家人是真的挺热情的,还要给他们俩捎上自制的腊肠,两人百般推却,表示不接老百姓一针一线,然而最后还是提上了一袋腊肠踏上了归途。

延伸阅读

吉祥如意防开裂接缝王加盟  http://www.threadsnstitches.com/yayw.shtml
吉祥如意防开裂接缝王产品执行标准(GB18583-2001)通过了中国轻工产品质量保

正宗赖茅酒加盟  http://www.threadsnstitches.com/u0ww.shtml
正宗***作为国酒茅台不可或缺的一份子,在酿造工艺上,秉承茅台传统的酿造技艺,酿造品

普尔玛整体衣柜加盟  http://www.threadsnstitches.com/sfst.shtml
普尔玛家居木作系统(北京)有限公司是一家独具设计风格的家居木作一体化产品制造企业。凭

媚惑天使加盟  http://www.threadsnstitches.com/x6ci.shtml
媚惑天使时尚内衣产品外销内销兼顾,国外市场为西欧、美国和澳洲.港澳台等几十个和地区,

百纳加盟  http://www.threadsnstitches.com/xsbu.shtml
百纳布艺窗帘成立于1999年,从事窗帘生产、加工及进口窗饰产品代理的注册公司。可提供

英格莱洗衣加盟  http://www.threadsnstitches.com/urf6.shtml
长沙市开福区英格莱洗衣坊,是英格莱国际洗涤连锁有限公司中国大陆加盟总部,系国际洗涤行

伊斯曼干洗加盟  http://www.threadsnstitches.com/slmo.shtml
“欧式单件隔离干洗”摒弃了国内传统的所有衣服一起洗涤的洗衣模式,既可达到卫生隔离的要

美偲俪加盟  http://www.threadsnstitches.com/a3yd.shtml
美偲俪孕妇时装项目介绍:孕妇是很脆弱的,因此孕妇的健康是需要格外关注的。美偲俪孕妇时

新大加盟  http://www.threadsnstitches.com/pjq2.shtml
山东新大精细化工有限公司,始建于2000年,是与山东大学、沈阳药科大学、中科院联合创

银燕悬灸加盟  http://www.threadsnstitches.com/guy1.shtml
银燕悬灸这种养生方式来自于中国古代,日本推崇的“汉方”其实是我们祖国养生的精粹!它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死不要脸的我发财了车祸!!

    “宝贝,乖,别乱跑。在这等我,我去给你买蛋糕。”说完,蓝俊熙宠溺地摸了摸凌雅涵的头,转身朝对面的面包店走去。雅涵看着蓝俊熙的背影,觉得自己很幸福。虽然自己父母双亡,但还有一个很爱自己的蓝俊熙。今天是自己的生日,蓝俊熙给了自己很多温暖和关怀。想着想着,忽然听见蓝俊熙在对面喊着自己的名字:“雅涵!蛋糕!

  • 你好,简小姐GL私塾(2)

    姚笛最是喜爱凑热闹,这不,见集市之中有一群人围观着,于是也上前一探究竟,而姚祺因为护“弟”心切,只能硬着头皮向着人群挤去。“这把扇子我要了!五十两!”人群之中隐隐出现倒吸冷气的声音,这下姚笛来了兴致,到底是什么样的扇子能在街头卖出这样高的价格!她将头往里探,看见一个老妪手中拿着扇子,样子很是不知所措

  • 佛系巫医第8章在线阅读

    小蛇吐着蛇信“嘶嘶”地叫着,女孩儿瞳孔微微收缩,被绑在椅背后面的手指不自觉紧攥发白。左绅在一旁笑着观察着她的表情。“原来小姐姐怕蛇啊。”他嬉笑着收回了手腕,又远远地坐回了椅子上。地下室里太过昏暗,直到听到声音江袅才辨认出来是谁。长睫轻轻颤了颤:“左绅?”她嗓子干涩小声叫了声,听见那个年轻干净地声音笑

  • 写下自己的日记在线阅读生死一线

    曲阳魂儿听这个浑身惨白的夜叉一番话,惊得目瞪口呆,没有想到它们三个竟然是阴间的鬼隶,而且还扬言抓自己是向什么鬼司交差的,惶恐起来。“我还没有寿终正寝,而且也没有做出过穷凶极恶的事情,你们为何要将我的魂儿摄取走?难道,你们要违背天道,就不怕受到老天的惩罚么?”曲阳魂儿厉声大喊道。这三个夜叉彼此对望一眼

  • 玉暖生香草木荣在线阅读第四章

    车子朝着目的进发,走走停停,为了与对向车道的列车错开,中途在集散点停留了长达半小时的时间。童繁星有些头晕,没错,她晕车了。或许是列车上乘客太多的缘故。人很多,车厢里显得闷热。童繁星实在晕的厉害,她起身,打算去趟洗手间,却发现,车厢的过道上都聚满了人。这车上还有很多无座的乘客,有的随身携带了小凳子,找

  • 今天大佬也是团宠第十章

    阳光毒辣,官道两旁栽种着两列整齐青葱的杨树,枝繁叶茂。不远处,有一小摊,摊主着粗麻字,肩膀上搭着一条方巾,手脚麻利的给客人盛了一碗冰凉的茶水,见再没客人便坐了下来。“听说天府书院开院门了?”客人搭话道。“嗨,对啊,今天开始考招学子了。”摊主又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这天府书院不是四院之首吗?怎么没见

  • 你好,白教授第五章在线阅读

    那神龙血滩乃是神罚之地,终年雷霆霹雳不曾停歇。这般神雷之下,也就孕育出了诸如“血煞狂雷”这等天材地宝。也就是俗称的“红雷精魄”!这乃是十二天雷精魄之一,蕴含强大的气血之力,也正是破解浅烨体内封印的关键之一,浅烨对此,势在必得。他几番修整之后,于次日清晨出发,朝着大剑远行而去。途中,一旦遭遇魔兽袭击,

  • 名模非要和我谈恋爱在线阅读第3章

    “你不是老板,你跟我在这装什么老板?”宋棠勃然大怒,面对他的笑脸,她感觉自己像个傻子一样。“我只是想先安抚你,以免你打扰到外面的客人。”他说,“再说了,他们都不认识你,但我知道你是谁。”宋棠听到这句话更加暴怒,咬牙道:“你知道我是谁还浪费我时间?你是存心找碴的?”“你误会了,我真的想帮你。”他微笑说

  • 神上她只想偏宠反派[快穿]之第七章

    负责老师接过浅夏递给他的A4纸,粗略地扫了一眼后,眼中满是不敢置信:“真不可思议,你们想出的策划案和之前一组男生想到的完全一样。”浅夏清澈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随后便被了然取代,大概只有萧泽祁那组了。“虽然不知道图书馆的馆长是怎么想的,但我有预感,你们两组的策划案都会被采纳。”负责老师笑嘻嘻地在她们的

  • 一爱倾心之回家(5)

    声音不大,只有苏柔能听清楚,她能感受到自己的脸在发烫扭动身体背对着宇文尘,脸埋在座位里,轻声呢喃:“流氓,哪有一见面就说这么羞人的话。”随后又想起了宇文尘兜里的卫生巾,更是慌乱不知所措。宇文尘笑着,摇摇头,苏柔羞涩的样子跟柔儿更是有几分相似。剩下的时间在沉默中度过,直到高铁到站,苏柔不敢看宇文尘,站